第12章 炫目的灯光 公主的婚礼 亮亮

咚。

咚。

那是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瓶子,还是窗户上的玻璃呢?

不知道。

那种破碎的声音,刚开始听的时候,好难受。后来呢,就慢慢地习惯了。

你知道魔石城堡的瓶子吗?

你知道魔石城堡的雕像吗?

你知道魔石城堡的城堡吗?

咚,破碎,然后融合。

咚,再破碎,然后再融合。

你有想过,有一天,它们真的会碎掉吗?一个完整的瓶子,雕像,城堡,哗啦啦,碎了一地。

哈哈哈,原来你们也会碎。

哈哈,原来你也会碎。

你和你们都会碎,原来。

那可真逗。

不知,从支离破碎的状态回来的你们,感觉如何呢?

是的,像是知觉跟着身体,碎成了一块块的,然后慢慢地聚拢,聚拢。最后,就又回来了。

亮亮的知觉最开始出现的地方,是在,冰的深处。那个时候,他唯一的感觉,就是冷,极冷极冷。

再后来,他开始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恢复,支离破碎的身体,竟然一点点地,融合起来了。

支离破碎的身体,竟然和极冷的冰,融合起来了。

那种感觉,又冷,又痛。亮亮想要大声叫,但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直到,冰,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那种叫声,才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啊!!

亮亮睁开眼,看见了桃桃,还有明明。

亮亮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他看见,呼吸的空气都凝成了冰雾。

他伸手看看自己,发现到处都有一个一个的小冰块,像是镶嵌在自己的身体里。

“我,我怎么了?”

“你忘记发生什么了吗?”

亮亮仔细地回忆,他想起来,他们去给魔石城堡的公主过生日,后来就回来,后来他就送了桃桃一个礼物。

对了,礼物呢?

亮亮看着桃桃,他记得,送给她礼物之后,她还啥都没说呢,他想问她,但不知道怎么开口。

桃桃说:“亮亮,你不记得我了吗?”说完就在他眼前挥了挥手。

“不,我记着呢,你是桃桃。”

“嗯。”

亮亮接着想,后来,国王突然来了,说什么公主在奇奇家门口昏迷了,什么的,然后就和气球王国打了起来,莫名其妙的。

“对了,国王呢?他不是正和我们闹呢么?”

“他走了,他说这是一场误会,公主好好的。”

是嘛?

就是误会?然后就什么都没了?这都什么呀?什么什么呀?

“哦对,我记得我巨化了,毁了好多城堡,然后爆炸了。”

“对啊,我和明明找了好久,为了救你,要找好多你的碎片。后来实在找不齐,还是王子救的你呢。”

“王子?”

“嗯。他说,用冰块来填补缺失的碎片是一个好方法。”

亮亮试着拿住周围的空气,空气都凝成了冰霜,一拳打出去,墙上瞬间出现了一拳冰霜,气流拳都变成冰气流拳了。

天呐!好棒!

“哇,怎么会这样?这些冰为什么不会融化?”

“王子说,他在你身体里面放了冰力原石,这样你就和冰燕姐姐一样,成了他的手下了。”

“什,么?我成了他的手下了?”

“对啊,毕竟是他救了你啊。而且,做他的手下也不委屈啊。”

明明跟着说:“你不想做啊?我也是他的手下了,你看这把剑。”

亮亮就看着明明的那把剑,上面有一个冰块,明明也用剑气流挥了一剑,哇,果然带着冰霜的气息啊。

“强啊,你的剑上的石头会融化的吧?”

“嗯,但他说,你在旁边的话,就不会,融化了就再找他嵌一个,反正他不缺,哈哈。”

亮亮一下子坐起来,他还是想问问桃桃,觉得送她的礼物怎样,他说:“那什么,我们出去看看大家的房子怎么样了吧。”

“好。”

他们一起出去,看见旁边有几个人正在修补房子,他们用气流拽住房子,说着“一,二,三。”把房子一点点地拉起来,然后再找到缺口,用气球碎片补上去。

他们到处走,好多人家的房子都已经被修好了,还有好几家的房子正在修,路上的缺口也有好多被补起来了。

明明说:“看来,国王是真的走了,哎,不管是怎么回事吧,总算没有不可挽回的损失啊,我们有人受伤了么?”

“有,有好多。”桃桃说:“那些魔剑被闪了雷电之后特别厉害,我们的好多很厉害的人都受伤了。”

亮亮看着眼前的自己的家,这场莫名其妙的闹剧,真的就这么结束了吗?

“我们去村长爷爷家看看吧,村长爷爷和国王打了好久,都累倒了。”

“真的吗?那我们赶紧过去看看。”

说着,他们就朝村长家走去。

路上,有人说:“这不是亮亮吗?他们说,是你终止了国王和魔剑的攻击啊,你真是我们的小英雄啊,呵呵呵呵。”

“我?不是我啊。”

“不是你?那是谁?”

“我也不知道。”

“嗨,那肯定是你啦,呵呵呵呵。”

亮亮根本不知道怎么了,大家居然都觉得是他结束了这场莫名其妙的闹剧。他一直都不承认,但大家都说他就是英雄。

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勉强,就这么认了吧。

啊哈哈哈哈。

英雄啊,小亮亮也成了英雄了。

啊哈哈哈哈。

不一会儿,他们就走到村长爷爷家了。村长爷爷已经站起来啦,一看见他们,村长爷爷就说:“亮亮,我的好孩子,你好了吗?”

亮亮说:“没事,村长爷爷,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以后,不准使用巨化术了,听见没?”

“放心吧村长,现在的他已经不能用巨化术了,你看他,全身上下都是小冰块,这些冰块可不能随便变大,他要是再巨化,直接就碎了,啊哈哈哈哈,看他还敢吗?”

“呵呵呵呵,也是。”亮亮挠挠头说:“虽然侥幸活了过来,不能变大变小了,呵呵呵呵。”

村长爷爷说:“能活过来,就是万幸啊。刚刚国王传信过来,说,亮亮爆炸的时候,魔帘骑士和罗衣女巫是真的在为公主疗伤,魔帘为了救公主,本来就消耗了巨大的魔力,最后为了抵挡倒塌的城堡,护住公主和罗衣,不幸身亡了。”

听到这里,他们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亮亮一下子愣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身体该怎么动了。

村长爷爷说:“罗衣也受了重伤,而且,据说,公主受了很大的打击,你们快过去看看吧。”

亮亮说:“怎么会,这样呢?”

明明和桃桃也啥都没有说。

“国王为了修复被亮亮摧毁的魔石城堡,据说,一夜之间,就白了头发。他想自己可能不久于人世,所以想把公主许配给一个可靠的人,据说是王子,过几天他就要给公主和冰雪王子举办婚礼,你们快过去帮帮忙吧。”

“我?我们过去?是我们把那里毁成那样的啊...”

“国王说了,这件事不能全怪你们,是他们没有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就胡乱地做了决定,而且,亮亮并没有毁掉公主的城堡,是魔剑刺到了亮亮,亮亮的爆炸导致公主的城堡倒塌的,所以也有他们的不是,反正国王说了,不计前嫌,希望我们也不计前嫌,可以去参加公主的婚礼。”

“公主和冰雪王子?公主真的愿意吗?”

“公主正沉浸在失去魔帘骑士的悲痛之中,可能不会愿意。你们还是赶紧过去看看吧。”

“好。我们,这就走吧。”

“哎,回想当初那个孩子过来邀请我们的时候,还那么精神,那么有礼,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我们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公主怎么会莫名其妙受伤呢?又怎么会是在气球王国呢?你们不如先去见见公主和罗衣,把什么礼物,什么疗伤,搞清楚,也许就明白了。”

听到魔帘骑士居然死了,亮亮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难受。看来,公主受伤一定是真的,不然国王也不会生那么大的气。本来还觉得,他们什么都没有搞清楚,就贸然进攻我们气球王国,现在,自己也有些莽撞了。

不过,亮亮自己并没有打算摧毁公主的城堡啊,他只是吓吓他们,谁想到...

“魔帘...身亡了,是什么意思呢?他真的死了吗?不能像亮亮那样活过来了吗?”

“不知道。我们先别气馁,也许可以呢,他是一张布帘,还不能活过来么?罗衣那么厉害,我们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他们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又坐上村长爷爷的大气球,前往魔石城堡了。

这条路他们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次了。

云还是那些云,风也还是那些风。

不知什么事发生了变化,每次走过这条路,心情总会或多或少地发生些变化。

比如说这次,难受得,说不出来一句话,对么?

傻孩子们,没事,魔石城堡那么厉害,救活一个小小的魔帘骑士,不是轻而易举吗?放心地过去吧,别再难受了。

明明和桃桃一路上没说一句话,他们一直看着天。谁都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变成这样。

又过了一会儿,他们就看见魔石城堡了。天呐,亮亮整个人都惊呆了,那里的房子和街道已经完全愈合了,一点被他破坏过的痕迹都没有,你看你看,公主的城堡,也是好好的啊,什么事都没有。

厉害厉害,这才多少时间,我们气球王国的房子还没有都补好呢,这里已经完全没事了。这都是国王大人修好的吗?太强了。

“哇,已经一点事都没有了啊,这里。”

“就是说啊,太强了。”

“那些魔剑还在那里到处飞呢,他们会让我们过去吗?”

他们就这么往过走,那些魔剑看见他们,一个个都飞走了,飞到了离他们更远的地方。

“他们是怕我们么?”

“不,他们是不想理我们。”

“这样啊...”桃桃的眼睛,不知道那是怎么了,看着很难受。

“没事的桃桃,他们不想理我们,我们还不想理他们呢。不是他们毁了我们的家么?”

桃桃还是刚才那个眼神,一点变化都没有。

他们在公主的城堡前跳下来,一点一点地走上去,回想当初亮亮和明明来这里找公主一探究竟的时候,走的也是这条路,那时候,好多人挡着他们。现在,就是有几个人,几个小石头,也躲着他们走。亮亮心里,其实,要说有多在乎,并不是那么在乎,甚至,一点都不在乎,但他也忍不住,有点难受。

等他们走进城堡的大门的时候,突然看见一张黑色的布帘从上面掉了下来,亮亮心里炸的一惊:魔帘?!

随后就听见了公主的尖叫声:“骗子!你们都是骗子!”

他们赶紧跑过去去看那张布帘,没想到,那布帘居然变成了冰雪王子。他们三个都惊了。

“王子?”

“对啊,是我,怎么了?”

“你怎么?变成魔帘了?”

“罗衣让我变的啊,你以为我想变?哎,我就说别骗她,结果被扔出来了。”

“魔帘,真的回不来了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罗衣说不能就不能了吧,我对一张布帘来回乱飞这件事情本来就不太能理解。”

“罗衣呢?她也受了重伤吗?”

“你说呢,这都是托你的福。”

“我...”

亮亮还想辩解点什么,结果什么也说不出来。

话音未落,从楼上走下来一个女孩儿,带着弱弱的咳嗽声,亮亮知道,应该是罗衣。不出所料,就是她,她憔悴了好多,再也没有以前那么活泼可爱的样子了。

她说:“魔帘死了,我怎么也不敢想,他真的就那么死了,我本来觉得,这里怎么可能会发生什么意外呢?没想到啊,原来还有你这样的高手。”

“我...”

“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魔帘有生命危险的时候过来,你说,你是不是成心要害死魔帘,你说!”罗衣突然咳嗽了好几下,她看着,真让人心疼。

亮亮心里啥话也说不出来,他只是用唯一的一句能想到的话辩解:“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罢了,这里也有我的不对,我不该相信你们,我觉得既然你做了一朵冰花送给别人,恰巧公主的魔体就是那朵冰花,我把公主放在那个盒子里的时候就该预想到可能会有危险,她一心想去你们气球王国找你们,没想到,最后的最后,居然害死了魔帘。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说到这里,罗衣整个人失声痛哭起来,她的哭声,她的眼泪,都飘荡在这个大殿之中。亮亮再也不能承受,也忍不住哭了起来,他的眼泪也是那种透明的小气球,簌簌地落到了地上。

“你说,公主的魔体也是那朵冰花?我告诉你,我没有把那朵冰花送给村长,我送给了桃桃,不知道她——”

桃桃?

“桃桃呢?刚才不是在这里吗?”

“桃桃!”

一转眼她就不见了?!刚才不是还在这里的吗?

“明明,桃桃呢?”

“我也没注意。”

“我刚才好像看见她出去了。”王子说。

“那你看见她出去了,也不说?”

“我这不是说了吗?”

快出去找!明明和亮亮马上骑着自己的小狗,飞在了魔石城堡的上空,喊着:“桃桃!桃桃!”

他们去了很多地方,包括那个碎掉的雕像哥,还有他们刚来魔石城堡的地方,还有公主带他们游玩的地方,几乎都走了一遍,可是,哪里都找不到桃桃。

“桃桃!”

桃桃!

她能去哪里呢?

“她会不会回家了呢?”

“会吗?她如果回了家,会一声不吭吗?至少会跟我们说一下,不是吗?”

亮亮在找桃桃的过程中,就不停地想,为什么,桃桃走了?为什么公主会受伤?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真的不知道吗?公主偷偷变成了那朵冰花藏在了礼物盒子里,后来把礼物送给了桃桃,后来公主就受伤了,现在桃桃也走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呢?

你说?

“不,桃桃没回家,我知道,她去哪儿了。”

“啊?你知道?她去哪儿了?”

“我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是怎么回事了。你先回去找罗衣和王子,我找到桃桃,就和她回来找你们。”

“啊?怎么回事?你说啊?”

亮亮骑着自己的小狗飞走了,他觉得桃桃一定是在那个地方,这件事情,恐怕就是因她而起的,公主受了伤,应该是因为她,或者说,是因为...

“亮亮!你快点回来啊!”

亮亮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其实他早该想到的,这件事情本来就很简单,桃桃她...哎,还有国王,还有魔帘,还有罗衣,还有公主,甚至还有村长爷爷...如果不是这样,这件事情也不会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当然,还有亮亮自己。

你说,能怪谁呢?你说?亮亮想着想着就哭了,他的眼泪,被风吹开了,吹到了脸颊的两边,吹到了,远方。

他一直朝着那个地方飞行,他知道,桃桃很有可能在那里。不,桃桃就在那里。

不一会儿,他就到了。这是一个,宁静,冰冷,美丽的地方。果然,你看,桃桃就在那里,她在看那些冰花,那些美丽地,在这个地方,永远不会凋零的冰花。

亮亮慢慢地走过去,他知道,桃桃在哭,她不哭的话,是不会走掉的。她一个人蹲在那里,双手抱着自己,肩膀微微的颤抖,她在微微地啜泣。

亮亮悄悄地走过去,什么都不说,就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他和桃桃在一起看那些花,那些美丽到极致的,冰霜凝成的花。你能看见霜雾么?即便是这么一点点的光,那些花都是亮晶晶的,她的花瓣只有2个,一圈圈冰圈保护着她,实在是太美了,对么?

“你说,这些花是真的很漂亮,对吗?我自己做的气球花一点都没有这些花好看。”

桃桃什么都没有说。

“我知道,王子说过,这些花离开这里就会融化,我怎么会把这里的花摘走送给你呢?”

说到这里,桃桃一下子扑到亮亮的怀里,呜呜呜地大哭起来,“可是你送我的花就是这里的花,不是什么气球花...”

“我知道,我知道。”亮亮也轻轻地抱着桃桃,感受着她的委屈,“这件事情不能怪桃桃,是我把魔帘害死的,不是吗?”

桃桃哭得更凶了,她的眼泪哗哗地向两边飞出去,“我不知道,那朵花就是公主,我以为你偷摘了这里的花,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如果我摘了这里的花送给你,你一定会生大气,所以我给你的是气球花啊,气球花是折不断的。”

“是我害了大家,是我害了公主,是我害了王子,是我害了罗衣,是我害死了魔帘,原来都是我,原来真的是因为我,我一直都不敢说,我早该想到的,你怎么可能会摘走这里的花送我呢,我早该想到的...”

亮亮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地让桃桃倾诉她的委屈,这件事情不能全怪她,绝对不能。

“瞎说,是我变成了巨人,毁掉了公主的城堡的,是我害死的魔帘,怎么会是你呢?”

桃桃什么都没说,还是在哭,但她哭得没有刚才那么凶了。

“走吧,我们去跟公主和罗衣请罪,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害死了魔帘,让她们处置我们,好不好?你放心,最大的错误在我这里,毕竟,是我直接毁掉了公主的城堡啊,你说呢?”

又过了一会儿,桃桃不哭了,她说:“公主和罗衣会原谅我们吗?”

亮亮说:“不原谅又怎么样?这件事情本来就不能全怪我们,就算把公主藏到礼物盒里,好歹告诉我一声,哎,她俩恶作剧都习惯了,这回,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朵花,怎么会是公主呢...怎么最后这件事情变成了这样呢...”

“别哭了,傻桃桃,走吧,我们回去,把这件事情说清楚,看魔帘能不能回来,走吧。”

他们慢慢地骑上自己的小气球狗,慢慢地飞起来,慢慢地往回走。他们都对不起公主,他们都对不起罗衣,他们更对不起魔帘,不过,他们两个人一起犯的错,认错也可以有个伴,不是么?

亮亮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总觉得,自己和桃桃,也没做错什么,不是么?如果自己真的摘了一朵真的冰花送给桃桃,她怎么会开心呢?她怎么不会生气呢?如果国王和魔剑真的把气球王国伤害成了那样,亮亮怎么会不想办法替气球王国出气呢?况且,他根本就没有要毁掉公主的城堡啊,谁知道...

对,就怪魔剑,就怨他们,就知道刺我,难道不知道变大的气球人被刺一下会爆炸吗?就怨他们,就怨他们...

想着想着,亮亮自己都底气不足了。他也不知道,该怨谁了,哎,就怨自己吧,就怨亮亮,和桃桃吧,让所有人,来怪他们两个吧。

不知不觉,他就牵住了桃桃的手,他们的小狗在飞,他们的手牵在空中,桃桃自己都自责成那样了,以后的责怪还不知道有多少,如果不是亮亮和桃桃一起承受那些责怪和埋怨,还有谁和她一起承受呢?

就让所有人,来怨我们吧!

亮亮和桃桃牵着手,一起往魔石城堡飞行,以前,他们可从来没有这么做过,也许,就算,那朵气球花送到桃桃手里,也不一定会有这样的结果吧,你说呢?

享受一下片刻的幸福吧,一会儿,就要面对很多的事情了,对吗?

不一会儿,他们就飞回到了公主的城堡,明明已经在那里等他们了,他说:“亮亮,你真厉害,你真把桃桃找回来啦。”

“嗯,这多简单。”

他们从气球小狗上跳下来,一齐往前走。他们决定要和公主和罗衣说清楚这件事情了。

“走吧,明明,我们一起去见公主。”

“怎么?你真的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嗯,走吧。”

“公主真的是被我们气球王国的人伤到了?”

“是。”

“什么!”

......

他们一起走到楼上去,公主紧闭着房门,他们能听见公主小小的哭泣声,她的魔帘骑士真的不在了,应该是这样吧。

“公主,你听我说,你藏在我的礼物盒里之后,我就把礼物盒送给了桃桃,可是,盒子里不是气球冰花,而居然是一朵真的冰花,你们就没有想过这样的结果吗?王子说的很清楚,那些冰花离开那里就会死,桃桃以为我偷摘了那里的花,所以一气之下就折断了冰花,之后的事情你们就都知道了。”

桃桃就挽着亮亮的胳膊,头也靠在他的胳膊上,什么都不说。

“你说什么!”

他们一转身,看见了罗衣。

“那你为什么要骗我,说是送给村长的!”

“我...”

我...

呵呵呵呵,你说呢?你说,我为什么会说,我是送给村长的,难道我能跟你说,我是送给桃桃的?

呵呵呵。

呵呵。

呵。

“是,我骗了你,那礼物是送给桃桃的,她脾气很大,看见我偷摘了冰花送给她,就折断了花。你要怪,就怪我骗了你吧。”

“我...”罗衣一说话,眼泪就掉下来,她哭得时候眼睛会动,颤抖着流泪,最后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现在好了,魔帘死了,国王也为了修好魔石城堡,一下就老了,他要把公主许配给冰雪王子,这样他就放心了,是,这样,我也就放心了,魔帘也就放心了。”

“就算王子确实很可靠,但是也要问公主自己的意愿啊,她要是不愿意,也不能为了国王自己就勉强她吧。”

“我愿意。”

公主的房门打开了,眼睛哭红的公主,头发也是散乱的,她说:“我愿意嫁给冰雪王子,你们过几天来参加我的婚礼吧。”

“公主,你?”

“你刚才说的我都听见了,不怪你们,是我害死了我的魔帘,是我一直在闹事,不怪你们。”

“公主,你...”

“魔帘真的死了吗?真的回不来了吗?”

“罗衣那么厉害,他—”

公主把她身上的帘拿了下来,说:“这就是魔帘,他失去了所有的魔力,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帘,你们放心,我知道,他是因为我才死的,你们放心,我会一直穿着这件衣服的。”

亮亮惊呆了,说不出一句话来。

公主说:“回去吧,记得给我准备一个礼物,谢谢了。”说完公主就进去了,顺带关上了房门。

罗衣用手轻轻地擦了一下流到下颚的眼泪,说:“回去吧,记得来参加公主的婚礼。”

看着罗衣走出去,亮亮的心里好像突然一下子空了点什么,罗衣的步子也渐渐地变慢,变慢,时间好像停止了,他想在这个时间停止的点去接受他自己害死魔帘的事实,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他不知道该对公主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对罗衣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对桃桃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对明明说什么,他该怎么办呢?是他害死的魔帘吧,毕竟,他是气球王国绝世的武林高手啊,其他人怎么会有摧毁一座城堡的能力呢,是他害死的魔帘吧,应该是的。

桃桃说:“亮亮,你别这样,是我害死的魔帘,是我把大家害成这样的。”

亮亮看着说话的桃桃,说:“不,是我害死魔帘的,我就该听魔剑他们说的,他们没有骗我们,魔帘和公主和罗衣真的在里面,是我没搞清楚,是我。”

亮亮接着刚才的想法想,他也不知道怎么和村长说,不知道,怎么和大家解释这件事情,可怎么解释呢,魔帘死了,一切都不好解释了,还说什么呢?

亮亮已经忘记他们是怎么回去的了,他怎么还会记得呢,好像一切都朦胧起来了,一转眼,他们就回去了,那些日子,桃桃天天来找他,因为他觉得是自己害死的魔帘的话,桃桃的难受感就会少一点,或者,桃桃也是这样想的吗?他们一起在气球王国的各个地方散步,在气球王国的后面,有一座山,上面都是各种气球花和气球草,他们一起去坐在山上看风景的时候,亮亮就看着天,什么都不说,好长好长时间,他和桃桃都什么都不说,偶尔说一句:“你说,魔帘会怪我们吗?”亮亮问这个问题自己都觉得可笑,他被你害死了,他会不怪你?他被你害死了,他还能怪你?过一会儿,桃桃说一句,“不会的吧,他那么好,会埋怨我们吗?”是啊,以前和他一起玩的时候,感觉那么开心,感觉这种开心的生活就会这样下去,感觉公主伤好了之后就会和魔帘一起来找我们玩,我们带他们在气球王国玩一玩,尽管好像没什么好玩的地方,后来就算发生了意外,感觉也应该会收场吧?公主的魔体被桃桃折断了,不也救过来了吗?亮亮的身体整个支离破碎了,不也救过来了吗?怎么到了最后,还是有不能挽回的事情发生呢?

时间过得好像很慢很慢,亮亮每天都恍恍惚惚的,可是又好像过得很快很快,一转眼,公主的婚礼就来了,这回,村长也和他们一起过来了,他们一起来参加公主的婚礼,村长这回给公主准备的礼物,在亮亮看来,有些伤人,说真的,太伤了,那是什么呢?你应该猜到了,就是魔帘,就是跟魔帘几乎一模一样的气球小精灵,他穿着黑色的衣服,披着黑色的披风,除了一看就是气球之外,其他的和魔帘没什么不同了,他一开口就说:“公主你好,我是魔帘。”他们以前送给公主的小精灵自称为小公主,村长还给那个小公主和小魔帘一人做了一个婚礼服,给他们穿上,他们一人跟着公主,一人跟着魔帘。

魔帘?!

亮亮看见公主和魔帘走在一起的时候,心里突然一惊,魔帘活了吗?他活了,罗衣把他救活了,对吗?但他一转神就想明白了,这是王子,是罗衣把他变了,对对对,原来是这样,上次来的时候已经看见了,不是么?罗衣可真行啊,你看,这不是一模一样么?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这是魔帘呢。

亮亮心里突然又特别的难受,你说,你们就让王子变成魔帘和公主结婚,你们......

“你难受什么?王子是他自己愿意的,他说这样公主会好受一点。”

亮亮他们一转身,看见了冰燕。

“你,你都知道了?”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王子变成了魔帘的样子和公主结婚,罗衣给公主喝了抑制悲伤情绪的药,所以她看上去啥事都没有,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说完她一转身就走了,她走到了大殿外面,亮亮悄悄地跟上去,发现她哭了。他感觉到她哭了,但是他想看看她哭了没有的时候,冰燕就往前走了走,她不想让亮亮看见她的脸,那她应该是哭了,对吗?

“对不起,是我害死的魔帘,公主会嫁给王子,也是我害的。”

“害?什么害?他俩结婚,我很高兴,他俩都高兴,是你让我们都幸福的啊,怎么能是害呢?”

“我——”亮亮说不话来,他不知道,他不敢说,也许冰燕是喜欢王子的吧,他不敢说。他说什么呢?他该说点什么呢?

“那个,婚礼都开始了,我们进去吧。”

“我不了,我的小鸟可以看见的,你进去吧。”

亮亮又在那里愣了愣,实在是说不出一句话,他就准备要走了。当他回头的时候,冰燕跟他说:“王子为了救你,在你身体里面放了冰力原石,对吗?”

亮亮觉得,她好不容易才主动跟他说话,所以他马上就说:“是啊,他是在我身体里面放了冰力原石,怎么了?”

冰燕说:“那你不用进去了,就跟我一起看吧。”

亮亮说:“啊?怎么看?”

“来,把手放在我的手心上,你就能看见了。”

亮亮半信半疑地把手放在了冰燕的手心里,然后,他自己就变成了一只小鸟,煽动着翅膀,扑腾扑腾地飞,他看见的都是那只小鸟看见的东西,那只小鸟飞向高空,看见白发苍苍的国王大人在那里跟客人说:“各位,欢迎大家,来参加,小女的婚礼——”说完他猛烈地咳嗽了几声,“我已经老了,可能不久于人世,我希望我的女儿能有一个好的依靠,魔帘骑士是我的女儿最可靠的骑士,我把她托付给魔帘,相信在座的各位都不会有意见吧。”在场的客人都广为称赞,原来他们都不知道,魔帘其实是王子变的,他们都以为公主是嫁给了魔帘骑士,是吗?哎,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然后,那只小鸟就看见了面无表情的公主和魔帘,冰燕说罗衣给她喝了抑制悲伤情绪的药,看来是真的了。公主穿着雪白的婚纱,她的小精灵也穿着雪白的婚纱,魔帘穿着黑色的长袍,他的魔帘小精灵也穿着黑色的长袍,他们一齐走上了大殿,他们绕着大殿走了一圈,冰燕的冰小鸟也跟着他们走,他们看见了村长爷爷,看见了桃桃和明明,看见了魔石城堡的许多奇形怪状的客人,他们都在欢呼雀跃,因为他们的公主有了一个可靠的寄托,欢快的音乐声回荡在大殿中央,没有人觉得这样的配乐会让人感觉到一阵悲伤,非常非常的欢快,公主的婚礼啊,怎么能用悲伤的配乐呢?

公主和魔帘在大殿走了一圈,然后就一起走向了公主的房间,他们从此就要一起生活了吗?等魔帘的变身时间结束,等抑制公主悲伤情绪的药失去作用,他们真的能在一起生活吗?

在座的客人都欢快地饮用各种饮品,食用各种食物,有的客人突然就变成了庞然大物,有的客人突然就消失不见了,有的呢,突然飞向了高空,有的呢,突然就变换了位置,也不知道这具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大家都很开心,就对了。

你看,连国王都笑得乐呵呵的,你伤心个什么呢?

冰燕的冰小鸟没有直接绕着公主和魔帘走,它悄悄地飞到了大殿外面,飞上了高空,飞到了这座城堡的最顶端,它要去公主房间的窗户外面看看,公主和魔帘,哦不,王子,看看他们怎么样了,魔帘变成王子了吗?公主嚎啕大哭了吗?

那只小鸟悄悄地飞上去,几乎没有一点声音,它悄悄地站在窗边,向公主的房间里张望。

你猜,它看见了什么?

它看见,魔帘,并没有变成王子,公主也没有嚎啕大哭,公主一下抱住了魔帘,依偎在他的怀里,说:“魔帘,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嗯?

亮亮一下子惊了过来,冰燕也一下子惊了过来,他们互相看着对方:

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背后,一个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俩。

在。

干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