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章 争端
  • 观中谋天下
  • 搞笑道士
  • 2825字
  • 2022-06-02 17:04:27

1600多年前,天下本没有陆地,只有一片后来被人们称为神海的海洋,不知从何时起,不断的有陆地从海底漂出,慢慢的聚合在一起形成了现在的万物大陆。

慢慢的陆地上出现了人和妖,从此在这片陆地上开始了新的篇章。

如今的大陆经过1600多年的沉淀,分分合合的成为现在七个诸侯国,三个妖族国与四个人族国。

最北部的是有着天下兵器出巨猿的巨猿国,大型猿为贵族。中部的自东向西,依次为宗政国、嘉南国、西海国与金角国。南部为狐仙国与巴中。每个诸侯国都有其特点,宗政国善武、嘉南国善文、巴中善用毒。

西海国为中立国,很多江湖比武,文人斗墨都是在这举行的,在这个战争横行的年代能不参与战争,其国力也是不可小觑,这四个为人族诸侯国国内主要以人类为主。

金角国善战车,实力也较为强劲,在巨猿国武卒横行的时候都可以与之抗衡。而狐仙国有着“美女之国”的称号。

在嘉南国与西海国中间有个小岛,小岛位于整个大陆的中心,得名天元,被巨猿、嘉南、西海、狐仙四国包围。

宗政国梵州境内一小镇,名为宝罗镇,取自包罗万物之意。

这个小镇原本是个小山村,村中也只有老人和孩童,能使用的耕地也少的可怜,青壮年为了生活下去只能去镇上给地主做长工。

直至几十年前,村中来了三个人,他们三人由王都安阳一路延行至此,一路为人卜卦、治病,来到此地便在山上建了一个道观,名为宝罗观。

很多达官显贵,或为算官运,或为医难症,都慕名而来,镇上的父母官也是聪明活络之人,一眼便看出了财路,将这个小山村,列为本镇重点修葺对象。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当年那个人烟稀少的小山村变为了举国闻名的宝罗镇。

临近中秋节,镇上的人异常高兴,家中长辈出门购买酒食,家中孩童约上三五个伙伴出门玩耍,家家户户脸上洋溢着笑容。

最让他们兴奋的不是节日的来临,而是宝罗观要在中秋节那天收一到两岁的孩童为徒,镇上的人都本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心思。想着自家孩子定能成为大师的徒弟,万一有天赋修行有成还能光宗耀祖,最不济还能延年益寿

由于宝罗观收徒的原因,让本就繁荣的宝罗镇更加热闹,镇上各大客栈和驿馆也都人满为患,就连镇上最贵的酒楼“客香楼”都座无虚席。

这座酒楼的价格十分昂贵,镇上鲜有人舍得花这么高的价钱来喝酒,这座酒楼显然是为来山上求医问道的达官显贵准备的。

这座酒楼的主人也是这个镇上的首富张致乾,此人是曾来为妻求药的商人,因妻子病重无法完全根治,需要常年到山上求药,便迁居至此,家中只有一妻,也没有孩子,平时广善好施,结交了不少朋友。

楼内台上说书先生说的是人们最爱听的岳正霖岳大侠游历江湖的故事,台下看客听得津津有味。

这时从门外走进四个人,带头的是个约莫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叔,虽然穿的朴素,但气质不凡,一看就不是平民百姓,身后跟着两个带金刀的随从,眼神凌厉,四处张望像是捕食的老鹰,还带着一个大概三岁的孩童。

进来后便坐在了平日里不会向外人开放的天字号包房。带头大叔招了一下手,然后侍卫便从楼上向说书先生的桌子上扔了一锭五十两的银子说了一句“讲讲山上的宝罗观”。

说书先生被这突如其来的银子吓了一跳,快速的调整过来,讲了起来“这山上的宝罗观原本只有师徒三人,观中天师专为人卜卦,医病,但要说这观中师傅最擅长的还是与人论道,不少江湖高手闻名而来。

如果你是江湖中人,想要待在这里也很简单,那你要遵守这里的规矩,“不为避难而来,不为自由而去”。

说白了就是不能给这宝罗观带来麻烦,想走也待有理由。自建观至今由最初的师徒三人变为现在的师徒十八人。

听着说书先生讲的,带头大叔不由得笑了起来,自语道“不过是一群老弱病残罢了”。

宝罗观建在山上,由小镇上宝罗观需要走三千节台阶,有钱人都在山下找苦力坐轿子上去,没有钱的只能自己往上爬。

人们大概都知道这次机会难求,为了让孩子能够成功入选,都选择住在台阶上,有一个人这么做,大家就都开始纷纷效仿,曾经供人行走的台阶,如今真应了那句以天为被以地为榻的光景。

“老东西你这破观,香火挺旺啊”山下带头大叔对着曾为宗政国御史大夫的杨宗瀚,现为宝罗观的天师说道。

那人也不搭理他,对着身边的健壮道士说道“道能,你先把这个孩子带到山上去”遣散身边侍卫的二人,沿着山下小路来到一处凉亭。

那个带头大叔说道“我知道你有气,但为了宗政国的将来,为了子孙后代,岳将军必须死,这一战也必须打”。

杨宗瀚冷冷的说道“为了你们所谓的狗屁将来,就要有千万人丧失生命,我们与岳将军亲如手足,你都下得去手,元尚景你真不愧是王上的好丞相啊”。

“你要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参军,如今宗政国兵强马壮,大王如今也一百余岁了,若是再突破不了四品,怕是难过大关,你觉得大王能放过这次机会吗”?

“岳将军在军中的威望已然超越了大王,这也能理解,可他还是主和一派,这就意味着他必须要死,到时宗政国人人都知道岳将军被狐妖所杀,朝堂上群臣激愤,民间仇意高涨,其他诸侯国也没有理由站出来帮她们,到那时出兵必胜”,那个叫元尚景的带头大叔面无表情的说道。

杨宗瀚喝了一杯酒狠狠说道“到底是出现的机会还是你们创造的机会你我心知肚明,当年先王御驾亲征狐仙国,遇袭驾崩在路上,相必为了这个复仇计划,你们计划了好久了吧,从岳正霖与苏以沫相见那一刻你们就已经开始计划了吧,大王走之前,你觉得能放过你我吗”。

“我知道我不能善终,我也不怕死,我只怕死之前没能看到我宗政国能强盛,当年你我和岳乘光助大王将宗政国版图扩大于此,若不是先王遇刺恐怕早已将狐仙国纳于我宗政国的版图,就算是我们计划好的那又如何,既然岳乘光不愿开战,那我们换个人也无妨”,元尚景说道。

二人各自喝着,许久喂未说话,元尚景率先说道“好了,如今说什么都晚了,刚才那个孩子是王上最小的公孙,你收他为徒,我在宫里也有一个徒弟,日后等咱们去了地底下让徒弟接着斗”。

杨宗瀚也不回答,拿起石桌上的酒杯说道“敬岳将军一杯”,元尚景正要举杯然后看见杨宗瀚自顾自的喝了下去。

杨宗瀚说道“妄想做罪在当代,功在千秋的人,痴心妄想罢了”。说罢,便转身上山去了,元尚景朝着着远去的背影喝了一杯酒。

岳乘光也就是人们常叫的岳老将军,岳乘光王都安阳人,家中世代从军,因在南征中战功卓越后被封为太尉。

两天后,王都安阳太尉府内,“乘光,正霖快回来了,来信说要带孙子和儿媳一起回来,儿子外出游历十余年也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岳乘光的妻子范君曼高兴的说道。

岳乘光面无表情的的说道“君曼,有个事我没有告诉你,儿子娶的是苏以沫,是当年参与刺杀先王的苏以沫”

“宗政王室最痛恨狐妖了,而且明令禁止跨种族繁衍后代,我明明已经派人送信让他不要回来,如今怕是有人要亡我岳家,能有如此手段的想必与王室宗亲脱不了干系,看来大王要对我岳家动手了啊,你去把下人都遣散了吧”。

范君曼越听越惊讶,最后摔倒在地,许久后才缓缓的说道“为什么,大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没有你为宗政国鞍前马后能有现在的版图吗,没有你拼死救出大王,大王还能有今天吗?王室薄凉啊”。

“好了,不要再说了,去按我说的做吧”。

范君曼这才起身向外走,没走几步又跌倒了,几乎是爬出门外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