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997年某个炎热的夏天,S市某农村。

下过雨的农家院子中摆着一个长椅,余存懒散的躺在上面,不算刺眼的阳光把他唤醒,他伸了个懒腰,闭眼说道:“小张,帮我看着点领导,顺便把窗帘拉上,昨天打了一夜的游戏,我想再睡会。”

见小张一直没有回答自己,余存有些生气,自己怎么着也是个小组长,你一个普通职员竟然敢不理?便大声说道:“你怎么回事儿,没听到啊?”

随后挥了一下手,直接做了起来,等看到眼前的景象,瞬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嘞个乖乖,这是哪儿?”

看着眼前的红砖瓦房以及满院的杂草,余存说道。这是被绑架了?没道理啊,平时这么光凭磊落的一个人,怎么会被绑架,也就脾气不怎么,可年轻人谁还没点脾气啊?

这不是被绑架的理由!

那就是自己在做梦?余存立刻掐了胳膊一下,钻心的疼痛提醒他这是在现实中。

怎么会在这儿?余存内心不停的问自己,他记得昨天下班以后和同事一起吃的晚饭,喝了不少酒,最后又在网吧打了一夜游戏,到早上才想起来今天还要上班,于是立刻跑到公司,由于实在太困了就在座位上睡了一觉。

醒来之后就是这个样子了。

神奇啊!余存内心不禁惊呼道,一定是自己喝的太多酒还没醒,躺下去在睡会就好了。

正当他刚闭眼的时候,院子外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随后那人出现在了院子中,是个秃顶老头,让他想起了自己的老板,这人手里拿着跟棍子,凶神恶煞的看着他。

余存立刻精神起来了,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这个人和自己有深仇大恨,或许就是他把自己弄到这个地方的。

那要赶紧想办法离开!

“我告诉你,不管你是谁,如果敢对我动手,立刻就报警!”余存说道。

老头立刻怒了,边跑边说:“你个小兔崽子,还敢报警,以后别回这个家了,外面闯的那些祸,自己想办法解决去!”

余存看着他朝这边跑过来,吓得汗毛都竖了起来,院子里没有多余的东西可以作为武器,只好围在院子里转。

刚醒过来就碰到这样的事情,试问谁能受得了,作为生活在21世纪的人,是要讲素质的,怎能平白无故的打人。

可现实是,棍子在谁手上,道理就在谁手上,人家不遵守你那些条条框框的规矩,就是要动手,你也没办法。

“大叔,你起码也要让我知道我错哪儿了?”余存有些绝望。

“叫我大叔?我看你这是让人给打糊涂了!少用这种把戏在我面前装可怜!”老头年纪毕竟在哪儿,根本追不上年轻人,不过一会功夫就一直在哪儿大喘气。

“可我真的不知道,这下真的喝大了!”余存一脸犯难。

“给我站哪儿,别看老子现在不年轻了,一样可以教训你!”老头指着他说。

余存一看这老头嚣张的样子就来气,反驳道:“我凭什么站在这儿让你教训,倒是想知道招惹你什么!”

听到这儿,老头的脸色变得比之前更难看了,追着他说:“还敢提这件事情,我看你就是成心的,今天老子不教训你,你小子永远不知道什么叫规矩!”

余存被他的气势吓倒了,来不及多想,现在保命要紧,他从院子中溜了出去,老头也跟着追了过去,愤怒让他多了许多体力,速度明显比之前快了。

这时,从房子里跑出一个中年女性,看到后大叫道:“他爹,你就是打他也没用,事情都发生了!”

老头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追,这个儿子如果再不教训,以后只会闯更大的祸,没人想害自己的孩子,都是不想让他坠入深渊。

中年女性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也跟着追了过去,并一把抱住老头,大喊道:“快点跑,今天不要回家了!”

余存知道这话是对自己说的,只是搞不懂她话中的意思,什么叫不回家了?这压根不是自己的家啊。

“快放开!”老头气得浑身颤抖。

“不能放,你这是在跟谁生气呢?你可就这么一个孩子,他要是出点什么事,让我怎么活!”中年妇女哭的梨花带雨。

“你啊!”老头咬了咬牙,“他今天变成这样就是被你惯得,这不能打那不能说,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走了弯路!这孩子就像是树,你不修就不能成长,怎么就这么糊涂呢!”

“不管他干了什么,那也是我的孩子,只要我还在,就不能看着他被打,你要是真的有气,直接打我吧!”中年妇女看着他。

老头子把棍子扔了出去,连着叹了几口气说道:“这个儿子我是管不了,以后出了什么事情你自己想办法吧!”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他是你亲儿子,你都不管还想让谁管?”

“谁爱管谁管!”老头气得说道,“他今年也二十岁了,以后遇到什么事情让他自己解决,你也不要管!”

余存心一直在跳,附近都是瓦房或者茅草房,这个陌生的地方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来来回回一直在附近打转。

他随便找了个房子,用力把门撞开躲了进去,打算先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再想办法离开。

老头又捡起地上的棍子,朝余存跑的方向走。不管怎么说,终归是自己儿子,嘴上说不管,现实根本做不到。

“你干什么?”中年女性惊恐的说道。

“我去把他找回来,免得再给我惹什么祸!”老头回头说。

他在附近转了转,一直没能发现,余存顺着窗户看到他到了房子前,内心无比紧张。

这老头是不是抽风了,怎么揪着自己不放?余存想着,在这间不大的房子到处转着。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房子是新盖的,这年头农村基本上都是楼房了,很少有这种新盖的瓦房,也可能是为了怀旧。

房子中的设施也是明显的上世纪风格,老式电视,收音机,花花绿绿的床单,以及婚纱照。

婚纱照!

这张照片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不是因为上面的两个人和照片的崭新程度,而是从照片的反光中看到了自己。

那脸,明显不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