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哪来的二愣子

互相靠近,对方的一举一动能够更清晰地感受到,就连呼吸似乎都变得不太自然了。

就在这般局促的状态下,周堒带着人七拐八拐的,叶汐都走迷糊的时候,看到人打开了大门,接着把她领了进去。

周堒又快速的给她打了盆井水,是冰冰凉凉的那种,叶汐也没有推脱,很舒适的抹了一把脸,感觉浑身都爽快了。

身上黏黏的,要是能冲个澡就更好了。

当然了也就是想想,她还没有迷糊到忘却男女大妨。

叶汐打量了一眼屋子,家里冰冰凉凉的,是那种地地道道的泥房,倒是旁边的围墙是用砖砌起来的,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周堒挠挠头给她解释了,屋子是老一辈搭建的,泥墙是倒塌了,他又给围上的。

大厅很宽敞,左右上下各一个房间,两扇很高很厚的木板门,门口有高高的门坎,两边还有一个石墩,进出都得抬脚才能跨过。

不是那种搭建窄小,很逼仄的楼房,这里反倒是很空旷的感觉。

“周堒,你不是说咱们不该再有牵连吗?我以后能找个门当户对的,不知道你今天把我带回家,是几个意思啊?”

叶汐舒坦了,没有了燥热感,就多了点撩人的心情了。

本来是一人坐在一个门墩上的,叶汐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人长得高大就是有优势,哪怕端坐着,存在感也是极强的,她并没有多少优越感。

周堒瞬间抬头挺胸,整个身子坐得很端正,抬头看着她时一脸拘谨。

他当时脑抽了,才会说那些话的。鬼知道他这些天有多难捱,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她的身影。

无论白天黑夜都在纠缠着他,让他想入非非,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

猛的站了起来,就接着就把娇巧可人的她,紧紧的搂在怀中。

动作粗鲁,加上手臂上硬邦邦的,叶汐不自觉的脸色的皱成一团了,是钢铁铸造而成的莽汉吗?

把她勒的骨头都快散架了,急忙的拍了拍对方的胸膛,挣扎的把人推开。

“你要死啊,动作不知道轻点,想要把我给勒死啊?”就她这个营养不良的小身板,可禁不住折腾。

周堒慌里慌张的把人放开,看着她紧皱的眉头,整个人如同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一般,脸上瞬间被失落感袭满了。

小姑娘是讨厌他了吗?因为他不识趣的拒绝,所以,与机会失之交臂了吗?

叶汐抬头看着人的瞬间,看着硬邦邦的人脸上都是失落感,那种违和感简直是难以言喻的。

至于吗?不就是一句话说的重了点,这抗压的能力,难不成还比不上她一个小姑娘了。

“下次动作轻点,你没看到我身上都没二两肉的。”他一个手臂勒紧都能要了她的小命了。

周堒听到她这般说法,脸上就露出了傻兮兮的笑容,像个二傻子一般都没眼看了。

傻了吧唧的,也不知道穷开心啥。

“那,可以咬嘴巴吗?”周堒问着,那炙热的眼神一直盯着她弧形饱满的唇看着。

叶汐:“……”这是哪来的二愣子?赶紧领回家去吧!

这种事情难道不是情不自禁,顺其自然的发生吗?

这般询问,搞得她像是一个迫切有需求的人,直接就理直气壮的拒绝,“不行。”

语气坚定,态度中带着不容置疑。

小姑娘微微的扬起下巴,昂首挺胸的模样,周堒看着脑子变成了浆糊,根本就忘了她刚刚说些什么了。

直接就笨拙的咬上了她的唇,动作粗鲁,不得章法。

眼神中透露出红光,仿佛是备受刺激的莽牛,一副随时进攻的姿态。

叶汐快要窒息前把人推开了,这大块头的莽汉,除了一身的莽力,根本就没有丝毫温柔的模样。

周堒被推开后,傻乎乎的露出牙齿的笑着,甚至还回味无穷的吧唧了一下嘴。

好心情一览无遗,浑身散发出来雀跃的神色,就差蹦起来了。

小姑娘的滋味就是甜,就是午夜梦回一直被纠缠,他都觉得甘愿了。

两人就在大院里待了半小时,坐在门墩上纳凉,挡住了西晒的太阳,屋里传来清凉的感觉很舒适。

周堒也没有把人往里面领,他怕自己化身成为禽兽,毕竟面对小姑娘的时候得全神贯注,稍微放松警惕,就会控制不住想入非非的。

他很满意目前的状态,要是再进一步,怕是会被小姑娘给揍死呢!

大男人没有吃零嘴的习惯,家里空荡荡的,心里懊恼着,以后该准备一点才是。

“那个,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周堒询问人的时候,喜欢看着对方,这是基本的礼貌。

叶汐看着人调侃着,“都不知道我名字就敢欺负我,你胆量也太大了吧!”

周堒顿时就理亏了,他当时把她救出来,只是想讨点利息的,结果不知不觉把自己陷进去了。

甚至于想尽办法的去堵人,见到人的时候更是心花绽放的,他就知道自己没救了。

“你叫我小汐吧!”叶汐觉得,李芳这名字得改改了。

小七听到了叶汐心中所想,顿时就跳起来了,“主人,你可不能做个任务,把别人女配的名字都给换了。

而且用着别人的身体撩男人,这算怎么回事啊?”

叶汐面色不动分毫的,却是再次把小七给锁上了,甛躁,还没有眼色,分不清谁是掌舵之人。

她是叶汐同时也是李芳,撩男人怎么了?谁不想谈一段甜甜蜜蜜的恋爱?

她以前是没机会,找不到这样硬朗的汉子,现在机会摆在面前了,不抓住是傻子。

周堒看着天色稍微的阴凉了,就提意着送她回去,再过半小时,左邻右舍的工人就回来了。

被人发现了对她名声不好,虽然他一个无所事事的街溜子,名声也不好听,但还是不想连累了她。

叶汐看了看天色,站起身来,倒是没想到他会顾虑诸多,一肚子弯弯绕绕的。

这时期对名声还是挺在意的,不过只要脱离了李家,到时候也无人能耐她何了。

就是进度缓慢,她有点不耐烦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