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聪明人懂得扭转乾坤

80年代,小偷小摸的人是很猖獗的,一些镇上做生意赚钱的,就连晚上睡觉都得格外的注意。

可在村子里碰上那么狂妄的,还是少有的,看来是菌子赚钱勾起了一些人的狼子野心了。

叶汐捏着扁担的手紧了紧,趁着人不注意,朝着人肩膀打了过去,趁着人疼痛慌乱的时候,扁担专挑四肢打。

这也是多亏了她适应了黑暗的光线,还是能大概的看清人影,而对方点着灯来的,突然就陷入黑暗中,眼睛会有个适应的时间。

趁着人被绊倒摔在地面时,叶汐直接不客气的拳打脚踢起来。

很庆幸人是瘦弱的,又被她打个措手不及,所以才没在第一时间反抗。

而错失了最佳的机会,就没有了他还手的能力了。

叶汐直接找来绳子把人结结实实的绑着,确定逃脱不了,拿一块擦桌子的布,直接塞在了他的嘴里。

这么一番折腾,让她气息有点混乱,也庆幸这段时间的劳作,让她体魄强劲了,不然贼子没抓到,怕是自己的人生安全都受到威胁。

把人捆好后,出门叫人,跟着一个大男人共处一室,除非不要名声了,不然还得有家人在场。

这一晚叶家的人都不用休息了,看着被捆绑着的人,是村里游手好闲的混子,天一擦亮直接扭送公安。

出了这等事情,村长知道后急忙的往叶家赶,结果人已经先一步的被扭送走了。

“老叶呀,你看这有何损失的?咱们内部处理,把事情闹腾出去,咱们村子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村长也听到了叶家发迹的事情,倒是没想到还有这般的波折。

“闺女好不容易折腾的这番事业,咱们不求赚的满盆满钵的,但至少能糊口。

可菌房被人撬了,三更半夜的还被人摸进家里来,要不是我家有身强力壮的大男人,今天怕是被人家里都给掏光了。

人上门前没顾忌同个村子里的,那就别怪我不顾脸面了。

人是我儿子抓到的,决定也是他们下的,那家人要是怨怼我,直接让他们找上门来,我叶家绝对不怂的。

都跑到头上来撒尿了,还想着私底下解决,这是把我叶家的人当成傻子对待了。

一条村子里住着,我叶家一向与人为好,这家人结交不起,您也不用觉得为难,这是我们的私人恩怨。

要是找上你了,直接把皮球踹过来就行了。”

叶父态度很强硬,要不是闺女有点力气,或者说对方太瘦弱了,晚上会发生什么还真是不可预料的。

村长脸色也不好看,没想到老叶年纪大了如此的固执,油盐不进的,这种事情流传出去得让人笑话了。

这能赚钱的人,果然是底气都变足了。

这一次的交锋,以叶父胜利为高捷,都欺负上门了还轻轻的放下,这样谁都能踩上两脚了。

所以,叶父的态度必须强硬,而且丝毫不能软弱了,一旦软弱了,以后想再强硬起来就困难了。

把人扭送到公安的是叶成军和王野,小偷小摸的人抓到了就得先改造,不说掉层皮,也能让人不舒坦了。

叶成军回到家里之后,深思熟虑之后决定,菌房派一个人守着,这凌厉的手段应该也能起到了点震慑的作用。

短期内不至于还有没眼色的。

傍晚,叶汐拎了两斤肉,去了村长家里,对于村里的土皇帝还是不能得罪的。

“叔,婶,在家吗?”叶汐边走边喊着。

村长听到声音仍旧板着脸,他对叶家也算是挺给脸的,没想到对方却是下了他的面子。

村长媳妇却是热情的迎了过去,他家这口子就是太好面子了,人家叶家多会做事,每一次麻烦啥事儿,就没有不带谢礼的。

“叔,别生气,我这给你赔罪来了,我爸说话硬气了点您别在意,他之所以那么气愤,是三更半夜歹人摸进家时,就我们几个妇女在家里。

那种情况但凡换成力气强悍的,怕是都讨不着好了,所以气焰就有些收不住了。

他经常说您是最好的,公平公正,管事还妥帖,这谁也没想到,村里的那些瘪三会干出这种事情。

给予了一点惩罚,也算是敲响了一个警钟,到时候您管理肯定能够更加的妥当了。”

叶汐一上门就先示弱,毕竟人都会同情弱者,接着又把村长夸了一通,谁都喜欢听好听话,不然怎会有马屁精很吃香的说法。

“你这丫头,别给我戴高帽子,一大清早就被人扭送公安了,这不是看不起我吗?

村里的名声坏了,对你们也没好处啊!”村长想起都气愤,这是想直接越过他了,不然何至于一大清早的就赶过去了?

“叔,瞧您这话说的,就您的能耐谁越过您,我都觉得那是他不识趣。

一开始父亲是说算了的,我们还就此展开讨论了,也就我们家男丁旺盛,真发生这种事情最多把人打出去。

可真要是换成人丁单薄的人家,三更半夜都被人摸出进去了,先不说钱财,这是黄花大姑娘也经不起折腾啊。

最后想了想,为了一绝后患,也让大家能够提前做警惕,所以才决定把人扭送公安的。”

叶汐之所以把话题往姑娘家身上扯,那是因为村长有两个如花似玉的闺女,一旦把情况套入自身的,对于这种摸上门的贼人就是厌恶的。

果然,村长媳妇就跳脚了。

“当家的,你可不能拎不清啊,这种人扭去公安是最好的决定了。”村长媳妇想着,要是有人摸进她家来,那才抓瞎呢!

儿子在读书,家里就两个适龄的闺女,可是一丁点都不能承受起这种祸害的。

村长本来是气愤填膺的,可被叶汐这么一搅和,换位思考后那点怒气就消散得差不多了。

“行了行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你爸本就是个老固执,忧心你们也是情有可原。

把你的肉拎回去,我还不至于小气巴拉的让你们来请罪。”村长把脸撇开,说得很坚决。

村长媳妇的脸上瞬间就露出不舍了,为了送儿子念书,家庭条件已然是困难了,都好些天没尝到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