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被盯上了

“嫂子们自然是一顶一的好,不然我就该扫地出门了,哪里还有现在乐呵的日子。”

叶汐嬉皮笑脸的跟着叶母腻歪了一会儿,继续把剩下的菌子给清理了,自然又卖了个好价。

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菌房建好时,叶汐已然是又卖了一批,有营养液这逆天的存在,收获想不丰盛都难。

毕竟开挂的东西总是得有点用处的,不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花生还不够饱满,但为了赚钱也勉强拔掉了,叶汐一连几天都在连轴转,但凡嫂子们不不懂的地方都会亲自提点,总算弄好了。

叶汐手上攒的钱让她有点底气了,让叶父帮着跟村长买了闲置的地皮。

村里本就是一方小天地,王野经常出现,又经常拉着东西,虽然都是大清早交易的,总是会有好奇心旺盛的人盯着,他们种菌子能赚钱的事情在村里传开了。

接着,叶汐就发现菌房被人撬开了门,里面有人踩踏的痕迹,这是有人想要摸清他们赚钱的门路了。

叶汐唯一庆幸的就是菌子没冒头了,不然就得被人祸害了,就是不知被踩踏的地方,对菌子的生长是否会有影响。

好在后面搭建的菌房都是比较结实的,不是轻易能撬动的,这是唯一的优点了。

叶汐没说,打算来个抓贼抓脏,事实胜于雄辩。

但叶母一天总要去遛达几趟的,自然是看到了,那叫一个心疼,担心菌子被糟蹋,赚钱的根本断手里了。

回去后就骂骂咧咧了,叶大嫂听后心中咯噔一声响,想着出门去叫骂,

这那个挨千刀做的缺德事啊!

叶汐急忙把人拉住了,“嫂子,稍安勿躁啊,你出去叫骂没意义,只会让人看笑话,希望咱们活计被破坏的大有人在。”

毕竟都是差不多条件的,叶家突然就能发迹了,谁看了都会眼馋的。

叶大嫂气不顺啊,这好不容易菌房建起了,菌子都没能收上一批呢!这就叫人抓瞎了。

“你们可以瓮中捉鳖,到时候捉到了损坏菌子的人就胖揍一顿,也别管认不认识就直接往他身上招呼。

咱们只是抓贼,打折了腿都是活该的。”

叶大嫂看着叶汐,气焰稍微的消散了,朝她竖起大拇指。

这天杀的,看揍不死他。

不住的点头道,“这主意好,不把人打怕了,还以为是好欺负的,这谁都想上来践踏两脚,真的把人当泥捏了。”

叶大嫂就是个闲不住的人,一直在烦躁的等待着,天一擦黑就想去盯着了,有种势如破竹,一定得把为非作歹的人抓住的感觉。

反倒是叶汐挺佛系的,不急不躁的,菌子没冒头,还没被祸害那就不算大问题,顺便也想试试营养液的能量有多强悍。

叶汐在家里慢悠悠的愰着,除了她就是一堆小萝卜头了,看到阴暗中突然出现的身影吓了一跳。

冲破黑暗看到王野时,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愕,自从菌房搭建好后,王野就没出现了,除了过来拿菌子,两人就没有了交集。

还以为人歇了心思,这突如其来的又冒出来,真是打得人措手不及的。

“你怎么来了?”叶汐看着人熟门熟路的,单独相处时,他似乎就没了太多的束缚,跟着人流涌动时,还真是有天差地别的区别。

“成民哥让人给我带了口信,说是有急事找我,是家里出了啥事儿了?”王野脸上都是紧张,一路过来也是着急忙慌的,额头上还淌着汗水。

叶汐:“……”这二哥怎么净扯后腿呀?家事把外人牵扯进来,也不看适不适合。

“没啥事,我二哥那人一惊一乍的,还累得你白跑一趟了。”叶汐恨不得人马上扭头就走,可下逐客令,她却没那么厚实的脸皮。

“别听小汐胡说,我正需要你呢!”叶成民跳着脚回来,估算着王野到来的时间,还好及时,人没被赶走了。

叶成民气息带着点急促,手紧紧的抓住了王野的手臂,拖着就想把人带走。

叶汐看着她这二哥摇摇头,做事情也不知道多动动脑筋,绕个弯的,一根筋到底都把人拉进是非之地了。

叶汐急忙的拦在两人面前,“二哥,你不能拉着他过去,这件事情他掺和不适合,你这不是把人陷入了麻烦的困境吗?”

叶汐这么一说,叶成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瞧我傻了,的确是不能拉着你掺和啊,这不就是你能力强悍,不知不觉的就忘记你不是村里人了。”

“菌房被人撬了,所以就想着晚上堵人,顺便把人教训一顿,你是外村人的确不适合插手,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纠纷。”

同个村子的就算把人揍狠了,那也是活该,谁让手脚不干净。

可外村的人一参与了,就会让人钻空子,容易引起大家的讨伐。

简短的对话,王野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

王野看着烦燥的叶成民安抚着,“你在家里待着,我过去瞧瞧看,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说完大步迈了出去,完全没考虑事情对他是否会有影响。

叶汐就知道会如此,瞪了她哥一眼,后者摸摸鼻子,抛下句话也遛了。

叶汐虽然心急如焚的,但家里都是一堆萝卜头,乌漆麻黑的,小丫肯定害怕得哇哇直叫了。

就在叶汐无可奈何只能陪着人睡时,脑海中突然响起了小七的提醒声,说是有人摸进家里来了。

这是猜想到赚钱了,家里人全守着菌房,直接来摸钱来了。

叶汐看着熟睡的娃,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间,拿了根扁担,靠在大门后躲着,想着人进来时,就要把人打得措手不及。

不能给人反抗的能力,不然有可能误伤了自己。

脚步声轻巧的踩在地面上,声音很细小,要不要小七提醒,她根本不可能惊醒的,还真有可能让人有可趁之机。

一旦被人偷了钱,那真是白折腾了。

没亮灯,灯光很暗,对方拿着钥匙捣鼓了半天,等得叶汐耐烦心尽毁,想要喊人时,门总算开了。

接着就走进来一贼眉鼠眼的人,身形清瘦,一看就是惯犯,居然都不见心慌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