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拿捏得妥妥的

叶汐看着人愤怒的转身离开,嘴角洋溢起了一抹弧度,眉开眼笑的,看得出心情肆意。

“李佳,你可别叫我失望呢!”

叶汐等人走后,去市场了解行情,从李家出来后,她也缺少不了吃穿。

现在天气炎热,她打算做个小摊贩,煮点茶叶蛋,再搭配着一些冷饮,就做最简单的清补凉,应该会有市场的。

在外面遛达到了饭点才返程,打开门的瞬间,看到母女俩已经埋头苦吃了,根本就没她份的模样。

叶汐双手环胸的看着她,这种自私自利的行为,李芳或许习以为常了,可她却是不能忍受的。

“妈,没准备我的饭菜说一声啊,我可以去食堂跟着爸爸吃的,我相信他肯定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饿死的。”

叶汐说着站起身,一副转身离开的模样,把李母吓得够呛的,急忙起身拉住了她。

脸色带着一点皲裂,嘴角都直抽抽,“别去打搅你爸了,我们也是刚吃呢,赶紧坐下来吃吧!”

李母脸色都扭曲了,话说出口都带着点咬牙切齿的。

以前挺好糊弄的人,现在叫上劲了,每天花费的钱都得翻倍,还真是个赔钱货。

叶汐自然不会没脸没皮的跑到车站食堂去吃的,不过这不妨碍她拿来威胁李母。

短暂的接触,对他们已经有所了解,拿捏得自然是轻而易举了。

李母这人有些清高,在家里对她表现出多般的厌恶,可在外人的面前,却是一位温和的母亲。

还是一位体贴的妻子,肯定不会拿家里琐碎的事情去牵绊丈夫的。

所以说要拿捏住她简直是轻而易举的。

李佳一脸不快的拿着筷子捅着碗里的米饭,这种人就不该吃饭的,饿死活该。

她回来时,刚巧碰上家里有人在,接着又吃午餐了,想要跟母亲提议断绝关系的,结果又搁置了。

不把人撵出去,她的工作绝对是黄了。

叶汐自然看出对方坐立不安的,吃饱又出门了,虽然说外面热的像个蒸笼,也好过在家里跟人斗智斗勇的好。

费脑子,而她不想那么热的天动脑。

叶汐一走,李佳就是出了浑身解数去说服李母了。

“佳啊!好不容易把人养大,找一个婆家能赚不少彩礼钱呢!”李母不愿到手的钱溜了。

李佳瞪了母亲一眼,真是眼皮子浅的人。

“妈,李芳现在的德性你也看到了,她肯定会紧抓着工作不放的,她胳膊肘都往外拐了,你觉得她会把钱给你吗?

她那模样能攒到多少彩礼钱?360元怕是顶天了,两个月我都能给你带回来了。”

李佳拼命的给她洗脑,当务之急必须得到工作,然后再把那定了亲,肥胖恶心的男人给甩了。

李母一想也是,李芳现在翅膀硬了,不仅仅知道顶嘴了,说也不听。

这工作真的落到她的身上,保不齐赚到的工资,还真的不会上交到她手里呢!

李佳看着母亲松动的痕迹,继续卖力的游说。

“妈,咱们从小怎么对她的,人家怕是记忆深刻呢!又不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何必把她留在家里?

人家以后有出息了,要是反咬你一口,还平白无故的受堵呢!”

李佳说到这份上,李母最终点头赞同了。

找了纸张写了断绝文书,叶汐提到的,李佳全以书面的形式写下。

母女俩对于那即将倒塌的老房子也不在意,李父到了工龄后,又能继续被返聘回去,到时候他们还能分配到崭新的房子。

对于那老旧,住的又遥远的老宅,是一点都不稀罕了。

叶汐此时在闷热的街上溜达,脚上的布鞋踩在热烫烫的石子。

鞋底被踩薄了,还能感到脚底心热烫烫的,让她恨不得马上换一双崭新的鞋子。

奈何囊中羞涩,只能暂时的隐忍了。

闲着也是闲着,叶汐就去周堒经常出现的地方溜达着,不说对人了如指掌,但该有的了解却是不能缺少的。

这俗话说太阳的暴晒,总算不是一无所获了。

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耀眼的人,高大伟岸的身姿,带着冷酷的人设,往那里一站,像是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

叶汐朝着他缓慢的走过去,旁边看着她的人瞬间变得呆若木鸡了。

这不就是把他们坤哥抵在墙面上亲着人吗?

虽然他们当时没有看到确切的场景,但不代表脑海中不能幻想啊!

不然堒哥为何会屁股尿流的落荒而逃呢?

就他哥威武不能屈,多坦荡,多光明磊落的一人,怎么可能表现出如此弱鸡的模样?

“堒哥,快看,嫂子找你来了。”

“堒哥真是走大运了,这姑娘俏得很啊!”

周堒听到了人热切的呼喊声,转眼的瞬间,冰冷的盯着人,瞬间就感觉如同被冰雕给冰住了一般。

后者缩了缩脖子,很没出息的退后了。

坤哥的眼神犀利得让人忍受不了,明明他说的是实话。当时心急如焚的模样,现在却想当个不负责任的负心汉,变得一本正经的了。

这样的堒哥是很容易就被人唾弃的,再也不是他们那个坦坦荡荡的头儿了。

“别胡说八道,省的败坏了姑娘家的名声。”周堒警告着,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被他们嚷嚷着,到时候肯定流传出去。

叶汐在他教训了人后,走到他面前。

亭亭玉立的人屹立在旁边,精致的脸上带着浅笑,让人不知不觉的就会被吸引。

“周堒,有空吗?有点事情想要咨询你。”叶汐表现得很坦荡,一副真有事相求的模样。

旁边看好戏的人,视线万分黏糊的黏在他们身上。

周堒一个错身挡住了她的身影,不想他们贪婪的视线盯着她身上。

一众人:“……”堒哥占有欲可太强了。

大家想要打招呼,又怕被堒哥教训,一个个的憋得脸都红了。

实在是太痛苦了,明明能够看好戏的,却是得顾虑繁多。

堒哥也就敢威胁他们,到了人家姑娘的面前,还不是一样的缩着脖子,比他们还要没用呢!

别问怎么知道的,问就是亲眼所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