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掉进福窝了

叶汐快速的去收拾了她的嫁妆,大衣柜哥俩联手帮忙打造的,还得要牛车拉运。

叶成军掏钱让帮看热闹的人帮请了一辆牛车,自然不乏有跟王家不对付的人,很乐意跑了一趟。

王建伟不乐意啊,他费尽了千辛万苦取的媳妇,怎么能够回娘家了呢?

嫁给了他,那就是他的人了。

“你们不能带她走,我可是给了聘礼的。”王建伟梗着脖子的说着,这会儿无法顾及是否会挨揍了。

叶成民冷哼着,“你今天怕是教训没尝够,不让走你倒是挺能耐的,有本事的你就上来拦拦看,看我揍不死你丫的。”

叶成军稍微理智点,但也没有阻拦弟弟,丫的欠教训,揍两顿就老实了。

叶成民拳头快挥舞下去的时候被人给拦住了,王野不想掺和进去的,可看着人被揍死了,对他们只会百害而无一利。

“你谁呀?是他的帮手啊,做错事情了还那么的理直气壮,有能耐就干一架啊,哥俩绝对是不怂的。”

叶成民咬紧牙根,大有跟着人决一胜负的打算。

叶汐记忆当中对人没有印象,应该说她对谁都没印象,除了经常跟王母拌嘴的人,别的人她根本就没有见面的机会。

平时都是大门紧锁,被关在家里的,也不知道原主是怎么得了的,像被锁在牢笼一般,换成她是一天都无法忍耐的。

“你们只是想要把东西拉走,要是跟他们杠上了,反而处在不利的位置,刚刚也教训过人了,别把你们上门的目的给忘了。”

王野说话条理分明的,叶汐急忙上去拉住了暴躁的二哥,对方说的没错,他们只是想把事情解决了,可不想闹大了。

在王家村他们占不到便宜,别最后被人给留下了,反而得不偿失的。

“要走就走,你一个下不了蛋的母鸡,谁稀罕留着啊。”王母嘀嘀咕咕的说着,叶汐冷哼一声,就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检查报告。

“村里有识字的人吗?这是我去医院的检查报告,我身体是没问题的。”叶汐把报告递给了村里旁观的人,接着就转头盯着王母。

“你不是一直质疑我为何怀不上吗?那就得问你儿子了,他都没那能耐,我怀不上有何稀奇的。

你有功夫在这里编排我,还不如带着他去医院查查看。”

叶汐说着拉着哥俩就离开了,反正她把自己摘出来了,要离婚也是名正言顺的。

不是因为她的原因,反而是对方干了对不起她的事情,毕竟她可是有证人的,比谁都理直气壮。

牛车慢慢悠悠的往岭村而去,马上就能远离这对母子两人,对于叶汐而言,是件欣慰的事情。

母子俩面对村里奚落的眼神,一屁股席地就鬼哭狼嚎的叫了起来。

无外乎是挨千刀的,狗娘养的,胡言乱语编排着她儿子。明明他儿子强壮着呢!修车独一份的能手有几个能比较的。

至于她的言论有几人听在耳中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有目共睹的事情,热乎的医院证明,大家看在眼中,想来也造不了假。

至于这事情真相如何,就当是看热闹了,也不会去过多的追究,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谁有闲情逸致去搭理啊!

叶汐就这样名正言顺的回了娘家,大嫂是个嘴皮子厉害的,也不管她是否伤心,就直接戳心窝子的说着。

“白瞎了这张脸了,长了这般模样都拢不住丈夫的心,有啥用啊?

还不如多长两把子力气,好歹也能养得活自己,瘦了吧唧的,以后还等着嫁人,被人搓磨自己呢!”

叶汐:“……”这大嫂嘴皮子挺利索的,这要是换成原主,怕是得难受的躲着淌泪了。

虽然句句戳心,但里面蕴含的恨铁不成钢,却是听出来了,这是彪悍的大嫂在心疼她呢!

虽然表达方式有点奇葩,但一颗心却是挺真实的。

相比较大嫂的雷厉风行,二嫂就小家碧玉型的,说话柔柔弱弱的,动不动还抹两把鼻子,跟着原主性格倒是挺贴切的。

“小汐,你可真是太命苦了,那么漂亮的一人,村里的独一份呢!王建伟真是眼瞎了,挑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居然那么不识趣的埋汰了,你以后可怎么是好啊?”

二嫂说的就泪眼婆娑,开始抹泪了,这让叶汐看着眼睛都瞪直了,这泪水收放自如啊。

她都没哭呢,她倒是先哭上了,这水做的人儿,也不知道二哥是怎么忍受的,偏偏感情好得那叫个如胶似漆的。

“行了,赶紧把你脸上泪水收收,这人才回来呢,这哭着多晦气啊!”

大嫂是最受不了妯娌性格的,动不动就哭得肝肠寸断的,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哭丧呢!

二嫂脸上的泪水顿时止住了,显然是适应了大嫂管教了,擦掉了脸上的泪水,柔柔弱弱的把叶汐拉进了大厅。

原主挺有福气的,两个嫂子性格各不相同,却都不是那种厉害拿捏人的角色,她回了娘家,往后如何打算还不得知,居然没有表现出丁点的介怀和嫌弃。

光是这一点,叶汐就觉得掉进福窝里了,只可惜呀,原主怎么就想不开了呢?

把自己生生的给熬死了,只能说脑补的太严重了,怕是还没开口,就以为别人挤兑她了。

这要是在哭唧唧的,叶母一看到岂不是疼的心颤了,肯定得埋汰两个儿媳容不下人。

以大嫂那性格能忍住?家里不闹的鸡飞狗跳都是假的,这般状态下原主生无可恋,似乎也在情理中。

“大嫂,二嫂,太谢谢你们了,我还以为你们不乐意我离婚回娘家,我得流落街头了呢!

你们放心,经历了这一次打击我长大了,我要做一个像大嫂这样能干的人,手脚勤快,干活一等一的。

也不白吃家里的粮食,等我想到法子赚钱了,我就出伙食费。”

叶汐把态度表示得明明白白的,嫂子们乐意是一回事,她懂做人又是另一回事,如此住在一起才不会闹疙瘩,引起不必要的矛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