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长见识了

叶汐很淡定的爬起,一出门就对上了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的王母,那一双满含怨恨的眼神,盯在她的身上仿佛要把人刺穿了。

“叶汐,你个死烂货,谁允许你宰我的鸡的?那是留给建伟补身体用的。

就你个死烂货,臭赖皮,居然也敢去霍霍我的鸡,看我撕不烂你这张贪吃的嘴。

长着一张妩媚的脸就罢了,现在都敢打我鸡的主意了,明天得骑到我头上来,看我揍不死你。”

王母说着就扑上来想要撕打人,长得矮小的人,力气却并不小,再加上她狠厉的眼神,原主这样娇软的人,还真不是对手呢!

可叶汐是谁,从来就不会退缩,害怕的人。

仗着身高优势,轻而易举的捏住了对方的手腕,利用巧劲把人给隔开了。

“婆婆,一只鸡罢了,我一日三餐伺候它们还吃不得了。

建伟要补身体,我也需要啊,他在外面伙食可没有被克扣过的,没道理我们在家要过得那么抠抠搜搜的。

你说话最好也放尊重点,我去医院检查,人家医生可是说了,生不出娃是夫妻两人的事儿。

你要真的想早日抱上孙子,那就劝劝你儿子跟着我一起去检查。

咱们早检查早治疗,问题要真出在我身上,我给他腾位置,可不是我身上的原因,我也不能受污蔑的离开。”

原主的记忆,她这婆婆不仅每天把她锁在家里,还偷偷的带着村里的姑娘跟着王建伟接触。

当然了,这般隐晦的事情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王母被轻巧的隔开了,还有点愣神,这死烂货什么时候这么有力气了?

可随后想着她胡乱的编排儿子,顿时就怒气横生的,儿子就是他的命根子,谁都说不到,当下就更加的愤怒了。

叶汐也不是吃素的,在推搡的过程中,不仅没让人占到便宜,还为原主出了一口恶气。

王母年纪摆着,也就嘴巴厉害,不仅没占到好处还损了腰。

顿时就鬼哭狼嚎了起来,叶汐看着人表演的那么的活跃,也不能真叫人瘫在地上,让人看到就得挑她的错了。

“婆婆,您伤哪了?我就说让您别那么激动,咱们工作要做,可该进补也得进补,看看您这般劳累身体都累坏了。”

叶汐不由分说的把人扶到床上躺着,在这个短暂的间隙,就有不少看热闹的人上门溜达。

“小汐,这是咋了?你婆婆又挑你错处了?”

“照我说也就她嘴巴厉害的模样,也就是你软弱,一直被她拿捏着,你也该强硬一点,不能一直让她欺负着。”

隔壁的邻居看着这欺负人的样子,都有点受不了了,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叶汐表现出大方得体的模样。

“谢谢婶子们操心了,看着婆婆腰不太好,我宰了只鸡,想着婆婆劳累着给她补补身子,挨骂也没事儿,只要她身体好就行了。”

叶汐这话一说出口,邻居们对王母更加唾弃了,瞧瞧这儿媳妇多好,知道关心人。

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叶汐脸上一直带着浅浅温润的笑意,把人送走后就去找了村里的土大夫,自然而然的又得到了一波美名。

叶汐炖着鸡汤伺候着,自己也跟着吃得舒舒服服的。

王母每天避不可免的咒骂,叶汐全当听不到,把人无视到底。

王建伟每个周末有一天假,因此手上拎着一坨肉就兴高采烈的回来了。

知道母亲病躺在床上,当下就化身为孝子,虚寒问暖去了。

叶汐的心啊七上八下的,让她面对这虚伪的男人表现出一副满心欢喜的模样,真是难为她了。

恨不得他把老母亲捧在手心上,最好是侍奉在床前,这样就能避免尴尬的一面了。

叶汐就在这般的状态下,忐忑不安的回房了,既然最后都被离婚退场,作为丈夫的肯定逃脱不了责任,那就没必要再有无妄的牵连了。

结果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身上一阵刺痛,腰间的肉被人狠狠的掐了,疼痛感让她从睡梦中惊醒。

王建伟安抚着,手上动作再次想掐上来时,被叶汐迅速躲开了。

怎么小七没说对方有家暴的嫌疑啊!

这都已经上升到了身体上欺凌的问题了。

“小汐忍忍,每个女人都得经历的。”王建伟的话,叶汐恨不得脱口一句艾玛。

这哪里来的傻缺?不会就这般哄骗原主,这就是洞房花烛夜了吧!

这要是能生下孩子,叶汐名字倒过来写。

王建伟大约是害怕她看出端倪,并未在房间久待,打开房门走出去了。

叶汐:“……”意义何在呢?

难道说为了表现出他回来后跟着媳妇感情亲切,所以才有的这一系列的后续吗?

怪不得原主身上青青紫紫的,原来都是这般“洞房”的。

长见识了!

叶汐大清早醒来精神不济的,还以为这丈夫有多心疼媳妇呢!

结果也就嘴巴会哄人,漂亮话说的天花乱坠的,真到干实事的时候,踪影都下见了。

叶汐烧了饭,至于母子俩嘀嘀咕咕的,她都懒得去听了。

不外乎是王母告状,加上心疼儿子,叮嘱不要太过劳累了。

吃饱喝足了,还得收拾一摊的家务,王建伟就好整以暇的坐着,所以原主的婚姻坚持的意义在哪?

王建伟看着叶汐好不容易空闲了就凑过去。

“小汐,妈身体不好你多担待了,她要是说什么心堵的话你别放心上,你是最好的,为了我多包容包容。”

“放缓心态,孩子总会有的,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感情融洽,没孩子也无所谓。

等妈身体好点了,不用人照顾了,我就接你到镇上去。”

王建伟每一次出门都会灌一堆的灵魂鸡汤,怪不得原主那么死心塌地的守着她。

多担待?还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有能耐他一日三餐不停息的挨骂啊,能忍受两天,就算他能耐的。

还让她别急,孩子总会有的。

除非给他带一顶绿帽子了,不然生个球去哦!

还感情融洽,有个屁的感情。

就赤裸裸的一个挡箭牌,只配作为他隐瞒身体缺乏的存在。

至于跟去镇上就更是痴人说梦了,住大街上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