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80年代糟糠妻

昏暗,沉闷的灶房里,小小火炉里汤药噗噗作响,浓重的中药味散发着,闻着刺鼻的味道让人作呕。

一个纤细瘦弱的女孩,拿着布包着炉子,把汤药倒到碗中晾凉。

如此娴熟迅速的动作,早已是熟能生巧的,汤药晾凉后小心翼翼的喝进口中,顿时一张轮廓精致的脸庞皱成了一团。

喝完后拼命的咽下想要呕吐的想法,这些药就是她的救命稻草,一点一滴都舍不得浪费。

接着出了厨房,叶汐感觉场景瞬间转换,一道犀利又狠毒的女声响起。

“我养只鸡还知道给我下蛋呢!娶了你这么个连屁都闷不出来的,王家简直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长了一张狐媚子的脸,把我家建伟勾的七荤八素的,都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整天扒着你这样的货色,这是让我王家断子绝孙啊。”

“滚蛋,整天就会在我面前添堵,家里的生擒喂食了吗?整天愁着一张苦瓜脸,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王家亏待你了呢!”

叶汐挣扎着,感觉到自己整个意识都被束缚住了,万分疲倦的感觉,想要费力的睁开眼,却再次迷糊的陷入了梦境中。

“小汐,我妈拉拔我长大不容易,你多包容点,你心里不痛快就骂我,使劲骂。”

“小汐,你是最善解人意的人,咱们多年来感情如此的亲切,你不会忍心离我而去的,对吧?”

叶汐感觉自己的脑袋整个眩晕着,脑袋里就像有几个人在争吵着,都快要爆炸了。

等到她总算挣脱束缚的时候,感觉浑身泛软,有种使不上劲的感觉。

这次穿梭太操蛋了,小七绝对是故意报复她,强硬的改造它的性子,让她承受着这种非人的煎熬。

穿就穿呗,还不给个痛快,恶梦连天的

叶汐看着面前的景色,发黄的蚊帐,一个站立的木制柜子,中间镶嵌着模糊的镜子,两边是单独的柜门。

抬起手来捏了捏胀痛的太阳穴,由于时空穿梭机的挑选,角色跟她同名同姓,进入到全新的界面,上个界面的记忆会全部抹消。

所以又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小七。”

有意识呼喊的瞬间,小七立刻屁颠屁颠的跑了出来。

“主人,我来了。”语气轻快带着俏皮,不待询问又继续娓娓道来。

“你的目标对象叶汐,她丈夫不能人道,结婚三年一直无所出,承受着婆婆挑剔,外人的指指点点,最后以离婚收场。”

“八零年代,基本很少有离婚的,原主忍受不了别人的眼光,慢慢的抑郁而终,你的到来就是改变她人生的际遇。”

叶汐:“……”同名同姓也很出戏啊!

再结合她梦中断断续续梦到的内容,顿时有种一言难尽的感觉。

“主人,以你闭月羞花,美轮美奂,倾国倾城之姿,这么点小问题肯定能够信手拈来的,轻而易举的就能够破解掉的。”

“我相信主人出手,肯定能够解救对方于水火之中的。”

叶汐:“……”这彩虹屁拍得过了点,似乎有点改造过大了。

此时,一道惊天怒骂声响起,那尖锐的声音,听得耳根都撕了。

“连蛋都不会下的人,整天就只会娇气的装病,不就是借着狐媚的样子,把我儿子的心都给笼络过去了。

让我王家断子绝孙的,也不怕天打雷劈。”

毫不客气咒骂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出来,房间里的叶汐眼皮一抬,脸上显而意见的不耐烦。

该是原主婆婆王母了,随着噼里啪啦的声响,接着房门被踹开,不仅仅是声音尖锐了,就连长相都是刻薄之人,尖嘴猴腮的。

“还没死就给我赶紧的爬起来,别以为装病了就能躲懒了。

不会下蛋的废物,连个女人都没活明白,怎么没病死你,活着都是污染了空气,简直就是晦气。”

王母骂骂咧咧的,到底没敢动手,怕儿子回来这骚货又跟着告状。

王建伟学到了点修拖拉机的技术,在镇上很吃得消。

农村和县城,那是天差地别的变化,县城是天,吃商品户的地方,那农村就是低入泥沼的地,连吃顿肉都是斟酌再三的。

儿子在镇上工作,对王母而言也是格外有出息的,自然不能拖后腿的。

为了让儿子安心,王母也只能捏鼻子认了。

叶汐挣扎的爬起来,这具身体也是真的虚弱,整个人就是弱不禁风的,一阵风吹来都能吹跑了。

感受到饥饿时,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感觉,肚子里没有一丁点油水,瘪得不能再瘪了。

春天本该是生机勃勃的,原主却像是那秋天的落叶,枯黄而没有生机的。

王母不见身影,没有骂骂咧咧的声音,只留下一室的清净。

按照原主的性格,应该麻利的把家里的生禽给喂食了。

叶汐却只有一个想法,摸着饥肠辘辘的肚子,许久未沾到荤腥了,身体有些发虚,需要点食物的填充。

进了昏暗的灶房,打开了那盏被油烟熏的发暗的灯,灶台上只留下一碗清澈见底的稀饭。

叶汐撇撇嘴,三两下的就把稀饭喝完了,依旧没有太大的饱腹感。

叶汐在不算宽敞的院子里溜达了一圈,门口被人从外面锁着,所处的地方像是一个牢笼般。

叶汐没有溜达的心思,当下还是填饱肚子要紧。

因此她盯上了在院子里觅食的鸡,看着颜色就很光泽透亮的鸡毛,转身进灶房烧水。

接着拿出刀碗,利索的抓住了扑腾的鸡,手上捏住翅膀和头,拔掉几根阻碍的细毛,干脆利落的下刀。

轻轻一割,血滋啦的滴入碗中。

如此简单的事情,叶汐闹腾了一身的汗。

抬起手来轻轻一抹额头,感受着身体里能量慢慢的储存,小七带来的福利让她感觉浑身轻快了。

宰了鸡,拔了毛,炖了汤。

舒舒服服的喝着鸡汤,小半只鸡进了肚子里,总算感觉舒服了。

回到房间继续补眠,这一觉直接到被鬼哭狼嚎的撕喊声给叫醒的,不用想都知道精力十足的人是谁了。

除了原主那尖锐厉害,一嘴巴没有素质的叫骂声,没别的人选了。

精力十足,叫嚣得完全不会疲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