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一天不打上房揭瓦

叶汐以为周堒带着她散心呢,结果看到熟悉的学校门口,顿时就一言难尽了。

“周堒,你心理还好吗?”不会是出啥毛病了吧?

两人以前谈对象,也没看到他这般的紧迫盯人啊!

周堒疑惑的看着媳妇,淡定的回答,“我很好啊!”转念一想,就知道媳妇的顾虑是什么了。

“小颖马上就是上大学的关键时期了,咱们要给予她贴心的关爱,考试才能没有后顾之忧。”

叶汐一言难尽的看着他,就他闺女那欢脱的性格,只怕连紧张都没太大感触呢!

贴心的关爱,也不嫌矫情!

怕是想盯着闺女,是否在外面悄悄谈恋爱呢!

又找上了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她都懒得戳破了。

“咱们要不打个赌,你闺女见到你的第一反应,肯定会拉你去大吃一顿,美其名曰积攒能量,才好全力以赴。”

周堒:“……”

对于媳妇把闺女性格掌握的妥妥的行为,周堒无力反驳。

周颖见到两人的瞬间,不仅拉着吃一顿香喷喷的午餐,还在外面溜达了一圈,浑身舒爽的才返回学校。

这哪里像是争分夺秒学习的模样,反而更像是出来放风的,不受管制就撒欢了。

叶汐看着周坤的眼神,仿佛在说你瞧,我说的对吧?

得瑟的模样没有丝毫掩饰。

回程的过程中,叶汐一直似笑非笑的盯着他,让周堒浑身紧致,对于媳妇勾人的模样,他一向是没办法抗拒的。

“周堒,你有了女儿忘了媳妇,你看看你心心念念的都是你闺女了?”

“你这样是很容易失去我的,你是想着孤独终老了,是吧?”

叶汐语气很平淡,眼神中却又是汹潮暗涌的。

周堒轻缓的踩了刹车,车子停稳,看着面前云淡风轻跟自己对视的媳妇,觉得操了蛋了。

媳妇真是一天天的能耐了,都威胁上他了。

“你刚刚说啥了?我给你个改口的机会。”周堒手搭在她手上,语气隐隐带着危险,说话都是咬牙切齿的。

一天不打上房揭瓦。

媳妇许久没被教训了,都生出了抛女弃夫的想法了,欠收拾!

叶汐抬起手来拍了下他的手,可一点没有被威胁的感觉,纸老虎不足为惧。

“我说你要是不惦记着我,你就该没媳妇了,别整天分不清楚主次,瞧你这担惊受怕的模样。”

“闺女有天真的跟我一样了,她眼光肯定也差不了,虎父无犬子,同理可得,我养出来的闺女眼光一定是顶顶好的。”

“当年要不是我胆大妄为,就你那小心谨慎,胆小如鼠的模样,囫囵吞枣,怕是还没尝到滋味呢,就独自找地方缩着笑嘻嘻了。”

叶汐很不客气的奚落着,周堒脸上都是一言难尽,还真是不好反驳。

毕竟在那个年代正式职工家的闺女,那是根本不敢去惦记的,光是想想就是痴人说梦的,更谬论娶回家了。

毕竟他那会儿名声可不好,谁也不会想着把闺女推入狼窝的。

周堒哪里还有收拾媳妇的念头,他这个食物链底端的,只配苟着。

“我回去给你做好吃的,我记得你最喜欢吃清补凉了。”

瞧瞧,这多能屈能伸啊!

该服软时就服软。

男子汉大丈夫,一双拳头硬邦邦的,对准谁都不能对媳妇。

媳妇只能捧着。

叶汐看着这狗腿的人,满意的笑了。

孺子可教也。

“愣着干嘛?赶紧开车啊!”

回去后周堒就一头栽进了厨房里,叶汐在一旁悠哉的坐着,看着人熟能生巧的,许久未折腾,做起来依旧是条理分明的。

以前就最喜欢看着他忙碌着,全神贯注的样子总是能够吸引人的目光。

特别是现在越发沉稳的模样,轮廓线条更加分明了,没有年迈的困扰,反而经过岁月的沉淀,稳重的气息越发的勾人心弦了。

叶汐还没来得及品尝,屋外的拍门声就响起了,顿时就有种被打搅后不爽的感觉。

真是挺没眼力见的。

叶汐起身过去打开大门,李母瞬间就推开她走进了院里。

叶汐看到人的瞬间整张脸庞就冷了,“我家不欢迎你,不知道吗?哪来的脸踏进我家门啊?”

自从闺女小时候发生那件被她拐卖的事情,两人的关系就水火不容了,每次看到人,她都有把人抓起来胖揍一顿的想法。

李母盯着她看的视线带着厌恶,因为病痛整日得依靠药物维持,瘦的快脱相了,给人一种更加刻薄的感觉。

“谁稀罕来你这里,我都还嫌弃晦气呢!你爸生病住院了,他一把年纪在你酒楼出的事情,你就不能置之不理。”

“住院费还没交呢,你别忘了过去交钱。”李母趾高气扬的说着,就仿佛别人欠她的,让人不爽极了。

叶汐快一步的拦住了她,“我可没跟他签署过员工协议,他生病了你赖到我身上,我还说你们碰瓷呢。”

“想让我给他治病可以啊,他以后每个月的退休金我来掌管,如此这般,我治得心甘情愿的。

倘若你不乐意,又想捏着他的退休金,又想让我给他治病,你觉得我是个傻子,站着任由你们使唤。”

真是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脸面,小的时候拼命的使唤,现在她事业有成了,还妄想着占便宜,不把她一棍子打出去就不错了。

“对了,你亲生女儿还没去通知吧?父母生病了,不是应该先通知子女吗?不然也对不起你们从小对她的宠爱啊。”

“我就不在这里耽搁你了,想不清楚你就先去想想,不然就去找你女儿商量。

先不说她的能力,就她嫁进的家庭,也不至于冷漠无情到袖手旁观吧!”

叶汐捏着人的手臂,把人给送了出去,接着“崩”的一声把门锁上了。

好心情是荡然无存,全部都被破坏掉了。

周堒自然也听到了两人的谈论声,干净的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拉着人吃东西去了。

“你就不觉得我狠心肠吗?居然能够袖手旁观的。”

“胡说,我媳妇明明是最深明大义的人,而且最是心软了,还给了不少儿童学习的机会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