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发现你变狗了

周堒看着妻儿进入了梦乡,眼神中一闪而过狠厉的光芒,趁着人熟睡之迹离开了家门。

既然李母已经进去了,就别想轻而易举的就出来了,就在里面好好的待着,好好的享受一下被人“关照”的滋味吧!

一些事情从不在媳妇面前表现出来,但不代表他就没有自己的手段。

虽然他很不屑去做,但真要干了,也不过一句话的事。

毕竟三教九流的人,总会有一点自己的能力,不过是平时不显山露水罢了。

叶汐自然不知道周堒有过交代,李母在里面承受着非人的折磨,雍容华贵的人瞬间就萎缩下去了,变成了干巴巴没有雨水滋润的枯草。

就算她知道也会说上一句活该。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李母本来可以幸幸福福的安享晚年的,结果因为自作孽,把自己生生的熬病了,只要不死,就别想着提前出来。

等到她好不容易熬过了,通身的病痛,甚至因为长期的饥饿还被胃癌找上了。

一出来就住进了医院,承受着病痛的折磨,感受着生命的流逝。

叶汐知道以后暗暗的觉得活该,不仅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有种暗爽的感觉。

自作孽不可活。

但凡她没有心生歹意,安安稳稳的待在家里,就不会有现在无法避免的结局了。

李母躺在病床上鬼哭狼嚎,恶毒叫骂,叶汐没露面,反正一点都不想看到她那一副恶毒的嘴脸。

就连李母动手术叶汐都不屑于露面,用她的言行举止在告诉他们,他们曾经犯下的错误不值得她原谅。

叶汐看着女儿一步一阶段的变化,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那种我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心中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唯一的遗憾就是太挑脱了。

而叶汐也从最有活力的小姑娘,慢慢的长成了典雅成熟的女老板。

生意不仅仅是蒸蒸日上,还扩大了规模,总之是赚的满盆满钵的,彻底的实现了躺赢的人生。

叶汐不是个能空闲的人,脑子里一堆的主意,生意上面的手腕比男人还要凌厉,在县城里就没有不对她拍手称赞的。

取之民用之于民,叶汐又不是个吝啬的人,周边附近贫困的山区,还无偿的建立了两所小学,更是美名在外了。

李父退休在家了,李母不用人照顾了,似乎是赎罪一般的,每天无偿的干着门卫的活。

赶都赶不走的那种,又不敢跟着推搡,长此以往如愿以偿地留下了。

叶汐懒得搭理他,软弱不是原罪,他但凡能够强硬一次,局面肯定不会是如今的这般。

叶汐因此没少跟着周堒吐槽的,语气当中都是烦躁之意,周堒总是耐心十足的听着。

知道她只是想要宣泄心中的不满,并不是真的能对人无视了。

周堒敷衍的态度就招惹到叶汐的不乐意了,顿时就开始撒泼了。

“周堒,我发现你现在变狗了,都开始学会敷衍我,是不是我年老体衰你就看不上了,所以就敷衍了事了。”

叶汐无理取闹的模样,插着腰气鼓鼓的,哪里还有她在外面表现的稳重干练的样子。

周堒哭笑不得的,哪有人倒打一耙运用的如此熟练了。

“我有很认真的听,性格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的,他这性格怕是一辈子无法改变了。

他喜欢在那里待着你就随他去吧!把人赶走还显得你多小气巴交呢!”

周堒知道她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如此诸多的抱怨,不过是恨铁不成钢罢了。

真的要大义灭亲把人撵走了,她反而不痛快了。

反正他会让人时刻的紧盯着,抱着善意而来他永远不会阻止,但凡起了别的念头,就别怪他手下不留情面。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善人,因为叶汐的到来,让他拥有了一个和和美美的人生。

谁要是妄想去破坏,他都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周堒:“行了,你不是想着要去接闺女吗?咱们得出发了,再晚点赶不上你又得抱怨了。”

叶汐本是紧随而至的,随后又停顿了。

“你这话不对,明明是你焦急万分,怕你闺女被晒了,我急什么呀?我一点都不着急。”

叶汐看着周堒叹息着,最后点头如蒜倒,直接不跟着辩论,就同意了她的言论。

不是一样妥妥的妻奴吗?

所以说媳妇能不能听劝导,性格是嚣张拔扈还是温柔和煦的,跟着丈夫性格柔软是没有太大的关联的。

一个人心本就长缺了的人,是怎么都纠正不好的。

叶汐满意了,安心踏实的跟着去接人了。

周颖性格开朗跳脱的,知道父母会来,就耐心的在门卫处等待着。

不愿意在外面逗留,一个是太阳炙热,另一个是别人注目的眼神让她想揍人。

她长了张乖巧的脸蛋是让人随便看的吗?

不得不说,臭屁得不行。

周堒撑着伞去接人的时候,叶汐翻了个白眼,不愧是上辈子的小情人,这么小段距离都怕晒化了。

周颖快速的爬上了车,腻乎在叶汐的跟前,“让我看看美丽大方的汐女士,今天有没有打翻醋桶。”

周颖一上车嬉皮笑脸的话,就挨揍了。

“你看看你对得起你的名字吗?怎么也得温柔娴静,典雅大方,怎么像个猴子一般上蹿下跳的。”

周颖一上车就面对编排,顿时朝着周堒表现出意味深长的模样。

仿佛在说着看看你媳妇的性格有多暴躁。

“这俗话说得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

想要我温柔娴静,典雅大方,那也得有这个基因,我才能够继承啊!”

周颖说着缩到了一旁,随时警惕着挨揍。

周堒却挺满意闺女的性格的,跳脱一点没什么不好的,至少不容易被人欺负。

太安静的性格,反而得整天提心吊胆的。

他这辈子担心媳妇就够了,可不想多一个闺女来操心。

周颖看着人没有动静,更加得寸进尺了。

周颖:“晚上咱们吃点什么呀?是不是得露一手啊?”

叶汐:“口齿伶俐的喝西北风就行了,哪里还用得着吃啊?”

周颖:“……”嘴贱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