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拐卖未遂

就在他们翘首以盼中,叶汐怀孕了,惊天的喜气充斥着整个家里。

周堒高兴的像个孩子,搂着媳妇傻乎乎的笑着,那模样就是个愣头青,傻了吧唧的。

叶汐也高兴,身边没有了滋事挑衅的人,生意蒸蒸日上的,现在还心想事成了,这无疑就是人生赢家了。

带着期待等着小家伙的来临,周堒很熟练的把家里的活全部操持了,就连工作也撇在一边。

他那些个跟着他混的兄弟,谁不是调侃着他变成了个妻奴。

周堒直接充耳不闻,妻奴怎么了?

他乐意!

这帮混小子怎么懂得其中的乐趣呢,他的身份马上就要跃级了,走上了人生巅峰,又岂是他们能够比拟的。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也就只有眼馋的份,不过是羡慕嫉妒恨,计较了反而落入他们的圈套。

叶汐哭笑不得的,却有些得意,她改造过的人就是不一般。

不像别的男人,要是被朋友这么拾掇,怕是为了面子去做一些证明自己能耐的事情。

又不是没有见识过,男人的劣性根子,只是于她无关,懒得理会罢了。

“堒哥哥,为了奖励你那么听话,我今天亲自给你做份清补凉,毕竟我可是许久没有从操就业了。”

周堒却是战战兢兢的跟在一旁,想要严辞拒绝的,他可不想为了口腹之欲,把媳妇给折腾坏了。

可看着她兴致勃勃的,很明显就是馋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周堒二话不说就熟练的给她操持着,全部煮好晾凉,到底是不敢让她吃冰镇过的。

毕竟今时不同以往,吃出毛病来了得遭罪。

叶汐脸上带着盈盈笑意,心满意足的捧着碗吃着。

果然周堒才是最了解她的人,突然就馋了,而且还到了抓耳挠腮的地步。

吃到时,简直是心满意足,浑身爽快。

“慢点吃,我又不跟你抢。”周堒细心的给她擦掉了嘴角的痕迹。

叶汐笑嘻嘻的凑到他面前,“这不是有你帮忙吗?而且是你娃想吃,也不是我想吃。”

瞧瞧,理由多么的正大光明。

厚脸皮的模样无人能敌了,随口胡诌,把锅就给推掉了。

周堒也不跟着一般见识,反正也争辩不赢,还不如省点口舌。

好在叶汐还是有顾虑的人,并不会任性妄为的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你也尝尝嘛,煮这些配料挺辛苦的了,不吃点都白亏了在灶房耽搁许久的时间呢!”

叶汐舀了一勺递到他嘴边,满含期待的眼神,周堒根本无法拒绝。

“不亏,只要媳妇心情愉悦,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不然三更半夜的闹腾他起来煮,那才更加的疲惫,不过媳妇喜欢他自然是不遗余力的准备好的。

毕竟怀孕是个很辛苦的过程,能够分散点注意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是应该的。

“不愧是我堒哥,就是最贴心的。”叶汐很不要脸的拍着马屁,这看人脸色的能耐是日渐增长了。

日子就在折腾与纵容中度过了,叶汐有动静时,把周堒吓个半死,特别是进医院,生产艰难时得签一堆同意书,直接吓得腿软。

女娃平安生产后,周堒直接汗湿全身,就仿佛在鬼门关上走一遭的人是他一样。

叶汐恢复良好,周堒却依旧沉浸在当初恐惧的状态中,看着叶汐的眼神黏糊,夜半三更甚至直接被吓醒了。

叶汐发觉是真的把这硬朗的汉子给吓住了,还耐心的安抚他恐惧的内心。

顿时就有种一言难尽的感觉,仿佛养了两个让人操心的娃。

夫妻两人都是闲不住的,一开始带娃慌手慌脚的,到后来越发的娴熟了,时间就富余了。

叶汐不愿把人拘在家里,大刀阔斧的把人撵出门了。

叶汐也过上带娃工作两不误的日子。

周颖小朋友很聪慧,一岁会走,两岁伶牙俐齿的,在酒楼里混得风生水起的。

安稳的日子,因为周颖的不见,而瞬间轰塌了。这无疑是晴天霹雳的,叶汐差点一头晕厥过去。

全酒楼的人都出动了,有人说看到周颖跟着李母交谈的场景。

叶汐眼中蕴含着冷意,想到李母憎恨她的模样,是真的什么都干得出来,顿时冷汗直飙。

又去联系了周堒的朋友,他们眼线多,有自己的渠道,找人能够事半功倍。

李母也是瞬间产生的念头,看着李芳事业蒸蒸日上的,就想着毁掉她,让她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因为紧张,自己都是手忙脚乱的,整个人心慌意乱的,行事完全没有章法。

拽着周颖的步伐渐渐的变得凌乱,周颖发现不对劲就大声喊叫,引起周围人的不注意。

李母:“孩子闹腾不听话。”

周颖:“这是个人贩子,想要拐卖幼儿。”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就在这般闹腾的状态之下,叶汐得到准确消息,快速赶过去。

看到李母完全没有丝毫的手软,就交给了紧随而至的公安,看着人在凌厉的咒骂声中被带走了。

李母一直坚持自己是孩子的外婆,只是想带着孩子回家玩。

叶汐却是严厉指控对方拐卖的行为,并且给出了彼此断绝关系的文书,更说明了彼此之间产生的纠葛。

李母虽然拐卖未遂,狡辩也是颠三倒四的,一时的念头横生,还是必须得接受该有的惩罚。

叶汐没有丝毫的手软,完全就是公事公办的模样,如果不是及时的找到孩子,撕了她的心都有。

李父,李佳都过来央求了,叶汐态度强硬的拒绝,甚至一律不见。

以前叶汐还会有点心软,毕竟养育过原主,可李母的言行举止,叶汐跟李家是彻底决裂了。

周堒得到消息,速度的赶了回来。

叶汐受到惊吓,想着但凡再找慢点,女儿可能就会被那恶妇卖了或分了,无论哪种结果,对她都是晴天霹雳的。

孩子还小,忘性大,对她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叶汐却是被吓得半死的,夜半三更时还会被惊醒,短短两天时间,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直线下降。

看到周堒的瞬间,一身的紧绷僵持才得以放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