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自做孽不可活

“回来待多久啊?”叶汐看着硬朗非凡的人,很熟练的在他身上占便宜,看着人面上平静无波的,就更加的得寸进尺了。

周堒看像小心翼翼瞄着他的人,哭笑不得的,每次都像是只偷腥的猫儿,带着点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没有被阻止以后胆量就放大了。

得偿所愿以后,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特别是璀璨的眼睛,带着敛艳的光芒,格外的勾人心魄。

“待到你厌烦为止。”周堒不加思索的回答,工作上步上正轨了,不用他时刻紧盯着,难得空闲肯定是媳妇最重要的。

他要是再不回来宣告主权,怕是有人以为是无主的,想要来采摘他美艳的娇花了。

叶汐眼神顿时就亮了,兴致勃勃的坐起身,春光顿时乍现,美轮美奂,让人稀罕的紧盯着。

叶汐对上了黏糊的眼神,后知后觉的发现了自已此时的状态,特别是周堒带着炙热而又欣赏的目光,让她带着点羞怯的又缩了回去。

就仿佛是那打开的蚌壳,因为触碰,而又快速的缩回了壳里。

“你陪我去市里晃晃吧,我都好久没出去闲逛了。”做到了财富自由,就没必要那么的拼搏了。

空闲了还是多多为自己谋福利,领略一下这个时期的特有风光。

等到时光流逝,以后会有惊天动地的变化,就没有初建规格的模样了。

周堒熟悉她身体的变化,心情洋溢的答应了。

至于刚刚安静下来的状态,再次变得波澜起伏了。

两人把白日宣淫这个词展现的淋漓尽致的。

腻腻乎乎的,一直到翌日的大早上才相伴着出门了。

两人都不喜欢高调的炫耀方式,都喜欢闷声发大财,依旧是坐着车去的。

也不着急,就是慢慢悠悠的闲晃着,感受一下市里跟县城的区别。

出行避免不了衣食住行,新衣服总是能够让人心情愉悦的,自然避免不了大肆的采购了一番。

又去装修雅致的地方吃了顿饭,结果还免费的看了一出大戏。

刘鹏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是胖胖墩墩的一个人,脸上表现出很随和的模样,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个完美的对象。

他对面坐着一个乖巧,长相亭亭玉立的姑娘,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

所以说李佳这是被人撇到一边去了,丢了芝麻捡西瓜,结果现在一无所获。

啧啧……

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周堒看着媳妇看好戏的状态,扭过头来看了一眼身后。

“怎么了?”

叶汐摇摇头,自然不可能说她看热闹不嫌事大,对于李佳的机遇她是一点都不同情。

两人吃饱喝足了,悠闲的出来,在门口碰上了眼神怨毒的李佳,盯着里面的那一对佳人,恨不得啃其骨肉。

至于从他们面前走过的叶汐等人,她根本就没瞧出来,在她的潜意识中,李芳依旧是那一个邋里邋遢,根本就不配穿着打扮的。

叶汐也没有跟人打招呼的想法,直接当成个陌生人,很淡定的走过,给对方留下一个背影。

周堒则是妥妥的妻奴,只要媳妇高高高兴兴的,别人与他无关。

“刚刚吃饭的时候,咱们后面的那桌胖子,你还记得吗?

他原来是李佳的对象,李佳嫌弃他长得胖胖的,借着去车站上班的机会,在那里悄悄的谈了个对象。

后来闹得退亲了,只是不知为何又搅和在一起,现在好了,那胖子明显是跟着对方相亲来的。

李佳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叶汐没忍住,分享了她雀跃的心情。

周堒看着媳妇兴灾乐祸的模样,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能够让媳妇高兴也算是他们的福气了。

完全不觉得自己双标的模样有何不对呢?

反正媳妇是永远不会有错的,能够让她看好戏的状态,肯定是对方得罪她了。

不得不说周堒真相了,这猜测见鬼的贴合现实。

另一边的李佳,眼神中崩发出强烈的恨意,尖锐的指甲戳进了手心中,这两年她在刘鹏的身边伏低做小。

凭借着伶俐的口齿,的确是日子过的舒坦了点,可也没少受到折磨。

尤记得当初的她一身是血,刘鹏不仅没感觉到害怕,反而极度的兴奋,眼睁睁的看着她小产了。

整个人蜷缩着,脸色惨白,最后昏倒了过去。

最后清醒的时候,依旧是躺在地上的,捡回了一条命,身体却是虚弱了。

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动不动就会觉得眩晕,很明显贫血的状态,后来可没上服用滋补的药物。

她本来都认命了,反正日子也过得舒舒服服的,还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谁知道刘鹏居然背着她定亲了,一有空就陪着人出来,这就让她无法忍受了。

凭什么她承受着折腾,却让别的女人高高兴兴的嫁进刘家,这对于她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刘鹏高高兴兴的领着人出门,见到李佳时,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警告的盯着人看了一眼,随后淡定的走了。

李佳忍住了挑衅人的冲动,回去后耐心的等待着。

见到刘鹏过来时,仰高下巴的质问着,“不打算给一个解释吗?

要是你的解释不能让我满意的,你就等着我把你家闹得人仰马翻吧!”

李佳这两年可是搂到了不少实用的信息,刘鹏要是敢糊弄她,大不了就是两败俱伤,反正她无法忍受自己成为一个见不得光的人。

看着他们卿卿我我的,把她当成一个笑话,那就别怪她把婚事给搅黄了。

“你想要什么样的解释?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刘鹏悠哉的坐着,常年累月的相处,他早就对对方了如指掌了。

李佳心大着呢!

一直想哄着他娶人,刘鹏倒是也挺满意的人,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就他们亲密的关系,答应也无可厚非。

可唯一让他不满意的,她的肚皮一直没有动静,他可不想断了香火,这才是他不松口的原因。

李佳冷哼,“鹏哥,你想结婚,你就试试看是否能心愿得程,就不知道那心地善良的女孩,会不会忍心拆散我们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