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挑衅人果然爽快

“你本来就是捡回来的养女,可有可无的存在,你要识相的就不该跟我争。”

李佳看着叶汐的眼神带着怨毒,仿佛她们之间有不可调节的深仇大恨。

叶汐了然于心的点点头,“原来是养女啊!怪不得你们能够狠心搓磨我,养只狗都还有感情呢,合着我在你们眼里,连狗都不如。”

叶汐近似嘲讽的话,李母却是破罐子破摔了。

“既然你知道了,那就不用隐瞒了,摆清自己的位置,职工的位置本就该是李佳的。”

叶汐真想呵呵他们一脸,真是想美呢!

“想让我同意也可以,脱离养父母的关系,旧宅的房契,那些宽敞的泥房全是给我的补偿。

在写文书前给我做顿饭,记住了,必须是李佳平时用餐的规格,我要吃肉。

还要给我准备50块钱,一床被子,两套干净崭新的换洗衣服。”

既然彼此互相看不顺眼,那就别勉强,一别两宽各自安好,不过该要的她也不会手软。

叶汐说完,李佳直接愤怒呛声,“你休想,要了房子还想要被子衣服,简直是痴心妄想。”

李佳习惯性的抬手指人,却被叶汐紧紧抓住用力一掰,就听到了鬼哭狼嚎的声音。

“别用手指着我,要是没控制住把你的手给折了,到时候成了残疾人,我可不敢保证啊!”

叶汐把人推开后,无视她们警惕的眼神,依旧那副我行我素的模样,语气也很强硬。

“这是换取工作的唯一途径,你们要是不乐意,那我就继续去工作,一个月也得有小200的工资呢!”

叶汐提到钱,李佳瞬间又焉了,气愤难当,却无可奈何,这李芳怎么变得那么难缠了。

李佳妥协了,没有支缓的李母只得愤怒不已的进了厨房。

真是邪门了,平时不是任由人搓磨的吗?

怎么像是变个人似的,为了闺女的工作也只能忍了。

真是晦气,马上就能够嫁人的年纪了,还能赚一笔彩礼钱呢!现在想脱离,痴心妄想。

李母在心里在盘算着要打消这丫头的想法。

叶汐舒服的吃了顿饭,看着人盯着碗里减少的肉,眼睛都快穿了,叶汐就觉得暗爽,才几块肉就心肝疼了,她还没开始造呢!

叶汐吃完也不收拾,扔下碗筷洗澡去了。

李母看着碗里吃的一干二净的,一张脸乌云密布的,没忍住指桑骂槐,李父自然而然的又成了出气筒了。

“你可消停点吧,但凡能一碗水端平,也不至于闹到这地步了。”李父话音未落就被搪塞了。

“她一个养女也配,我能养着她就不错了,你别给我找晦气。”

李父嘴巴蠕动,反驳声到底咽了回去。

叶汐听到嘀咕声,懒得理会,舒适的躺着。

一觉睡饱醒来,平时都是李芳忙碌着,她直接一改常态,洗漱后看着早餐摆上桌,好整以暇的坐下吃着。

李佳看到的瞬间,想要抬起手指着人骂,想到昨天被拧着手,手指酸痛的,到底不敢太过嚣张,不过依旧是冷嘲热讽的。

叶汐不跟她傻子行径计较,慢慢悠悠的吃着。

一大早上母女俩就同仇敌忾的模样,叶汐身上快被叮出了一个窟窿了。

“别那么紧迫盯人,我还是这个家的人,食物自然有我一份。

你们继续闹腾,我不介意去车站主管处问问,作为职工是否可以虐待子女?”

叶汐蕴含威胁的话,母女俩瞬间被噎住,顿时气得七窍生烟的。

这个家全靠李父的工资持家,要是闹腾的工作丢了,喝西北风啊。

叶汐这顿早饭自然是吃得浑身爽快了。

吃完后催促着买衣服了,李母自然是不肯的,让她给这糟践的贱丫头买衣服,简直痴心妄想。

叶汐舒适的靠坐着,姿态庸懒,“不同意也罢,我去预约爸的工资,我穿的那么的寒颤,领导应该会动恻隐之心吧!”

李母被拿捏住,感觉胸口都胀痛了。

李佳在一旁翘首以待,暗暗祈祷着母亲答应后,自己也能趁机买上两套呢。

母女两嘀嘀咕咕的,明显一肚子算计的出门。

叶汐懒得搭理,去车站溜达了一圈,有些关系不用白不用。

俗话说礼多人不怪,谁也不会嫌东西烫手,趁机拉好关系,以后也能多个退路。

溜达一圈,掐着点回家,李佳兴奋的拿着衣服比划着,她旁边扔着的两套衣服,一看就是大妈穿的廉价货衣服。

果然还是没长教训呢!

叶汐冷哼着,抢过她手上的连衣裙,款式不是她喜欢的,但不妨碍她抢夺,换取点利益。

“你干嘛呢?这是我的。”李佳眼睛急成了兔子眼红彤彤的,当下就愤怒的想抢夺。

叶汐捏住了对方的手腕,把想要撒泼的人给治住了,“想要衣服啊,把这两套换成正常的。”

叶汐云淡风轻的态度,把李佳刺激得七窍生烟,有些口不择言了。

“李芳,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贱人,你有什么资格在我家里白吃白喝的?你还想抢我的衣服,简直就是不要脸的臭烂货。”

叶汐看着说得兴奋无比的人,抬手直接抽了她一巴掌,不长记性,该教训。

“啪”的一声,李佳愣住了。

“李佳,长点记性,说话没个把门我不介意把你的嘴巴给抽烂了。”

叶汐看着她眼中流露出来的狠辣,李佳完全没了刚才的趾高气扬,顿时觉得收拾一顿挺完美的。

果然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气愤吧?恨不得把我从这个家里赶走吧?我等着你的行动,别那么没出息,让你父母写个断绝书都写不出来。”

叶汐抬起手来轻轻的替她把头发给捌到耳后,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

李佳却是害怕的往后倒退了一步,总感觉她的笑容里面阴森森的。

“你,你别过来。”李佳平时狐假虎威,一被反抗就成软脚虾了。

叶汐看着对方战斗力归零,还真是挺没挑战性的。

“脸上的伤知道怎么找借口吗?”

“如果你不乖的话,我不介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哦,街溜子的能耐你应该不想去领教。”

语气一顿,随后又靠近了她的耳旁,“你要是没有我的运气,你这辈子想要荣华富贵,怕是就难如登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