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脑子当摆设的吗

李佳感觉到肚子传来疼痛,就像整个腹部都被搅碎了一般,刚刚是直接被刘鹏踹在小腹上的。

一个大男人力气本来就不轻巧,李佳感觉她都快要死了,接着就有一股温热的热流流淌而出。

刘鹏看着这一幕,轻轻的舔了一下唇瓣,语气犹如坠入地狱中的恶鬼一般。

“真是好的很呐,都揣上野种了,很可惜呀,他没有见到这世界的机会了。”

刘鹏找来了一张椅子,就这么安稳的坐着,看着她疼痛难忍求饶的模样,觉得很痛快。

有一种快感席卷而来,爽快的让他浑身都变得颤栗了。

李佳感觉她快要坠入地狱一般,感受着那种剥离的感觉,疼痛的感觉让她都没知觉了,最后一脸惨白的昏了过去。

李父李母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依旧不见女儿回家,这是从来没出现过的。

夫妻两人当下就摸黑去找了李芳。

叶汐此时正忙碌的准备明天的东西呢!有周堒搭把手,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的,不慌不忙的就弄好了。

夫妻两人到的时候,他们刚刚停手。

听到拍门声时叶汐很疑惑,还是淡定的开门了,看到了熟悉的面孔,有了片刻的纠结,她刚刚应该装作已经睡着了。

按照她白天听到的小道消息,李佳工作已经黄了,李父又被调岗。

怕是李佳如同那无头苍蝇,正跳脚呢!

依她的性格肯定会先去找王鑫的,一个姑娘家把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人了,肯定会紧抓着人不放的。

打开门之后,叶汐还没来得及询问,李母却是先一步的指着鼻头骂了。

“李芳,原来你变成那么堕落的人了,好好的人家不跟,跟这样的一个混子。”

叶汐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恼怒,接着走上前把她的手给拽开。

“以后上门请你学会尊重别人,我想找谁就找谁,与你何干?

你有这功夫还不如多去管管你女儿,真是厉害呢,把两个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现在一切真相大白了,上班一个月就成了车站的大笑话,也不知道你怎么还有心思过来指点我。”

叶汐毫不留情的话,让李母往后退了两步。

闺女被革职的事情也是听丈夫说了才知道的,没有了工作,又没有了家室雄厚的对象,这简直就是鸡飞蛋打了。

“是不是你进车站里面去告发的?不然这么隐秘的事情,怎么会有人知道?”

李母只能想到这个可能性,除了他们家的人,就没有别人知道了。

“我说你的脑袋是长着当摆设的吗?刘鹏能够帮助你女儿更换路线,难道想要了解车站里面的事情还不简单吗?”

“别以为自己养的闺女很聪明,就是一个愚昧无知的人,偷吃了还不知道擦嘴巴的。

刘鹏有没有去退亲?如果去了,那就表示一切都是他了然于心的,甚至于你们的工作都是他动的手脚。

别把人当傻子,别人的关系硬着呢,还妄想着玩弄别人,结果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叶汐从来就不会去可怜李佳,这一切如果不是换成了她接手,那么李芳会一步步的掉落陷阱。

刘鹏是一个有变态嗜好的人,也会在熟悉以后一点点的暴露出来。

跟着这样的人相处,就只有沦为万劫不复的地狱。

李佳敢哄着人,拿着他手上的好处,等待着她的下场会如何,她都能够猜测到两分了。

不过这些可跟她没关系,一切都是咎由自取罢了。

“你们有事说事,没事我要休息了。”叶汐直接直接下逐客令了,她可不想跟着他们在门口边争吵。

是白天工作不够累,还是她吃饱了撑着,跟他们争执这些没必要的事情,完全是费劲。

李母瞬间就想起了过来的要紧事。

“看到李佳没有,她肯定是深受打击,现在都不见踪影呢!”说着一颗心不免又提了起来。

叶汐“呵呵”一笑,神色不屑的回答,“什么时候我能跟你们佳佳有联系了?”

“每天穿的花枝招展的,最怕的就是跟我扯上关系了,你觉得我会知道她的下落吗?

你们还是去别的地方找找吧,别耽搁了,不然要是闹出个好歹,岂不是耽误了你们的时间?”

叶汐可不会口下留情,都赶到她面前来找存在感了,她像是以得抱怨的人吗?

李父很安静,几次欲言又止的,叶汐直接视而不见。

但凡他能介入家里,李芳也不至于会落到了这般田地,现在想要悔悟,却是悔之晚矣了。

“你们毕竟是姐妹,要是知道了她的下落,别想着隐瞒。”李母到了这般地步,还想要把她们强行捆绑。

真要是感情融洽的姐妹,也不会闹到这般水火不容的地步了。

“别,咱们没关系,我也没那个能耐跟你们攀关系,咱们还是各自安好吧!”

夫妻两人到底是焦急,被呛了一通也没心思反驳,急匆匆而去了。

周堒把门锁上,看了一眼她的神色,平静无波毫无波澜的。

把人轻轻的搂进怀里,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别难受,他们不喜欢你,那是他们不识趣。”

叶汐顺势搂上他的腰,脸上却是带着璀璨的笑容,“你从哪里看出来我难受了,为他们那一家子犯不着。”

“既然已经断绝关系,他们的一举一动对我都造不成任何伤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抱着太大的期望,最后失望的只会是自己。

我还不至于那么没用,连这么点小问题都缓解不了。”

不过因此赚到一波的安慰挺值得的,毕竟名正言顺吃豆腐的机会可是难能可贵的。

叶汐的手搭在他的后腰上,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很有当女流氓的潜质啊!

动作已经是越发的闲熟,犹如训练多日一般。

周堒眼神一言难尽的看着她,眼神绷直的,对象似乎越来越喜欢对他动手动脚了。

对于这种甜蜜的煎熬,是既高兴又难熬的,让他有点把持不住想要干坏事了。

“小汐。”轻轻的呼唤声带着一些沙哑的味道,仿佛带着磁性一般的,在人的心间里缠绕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