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梦游了吗

周堒看着人熟睡得像一只小猪,顿时就无可奈何了,就这迷糊的状态,怕是还以为在梦里呢!

顿时就有点哭笑不得了,抬起手来轻轻的捏了捏她的鼻尖,不忍心吵醒她安然的梦乡。

却也贪心的不舍得离开,把人稍微往里面移动,接着顺理成章的躺下,搂着香软可人的对象倒是睡得舒舒服服的了。

叶汐疲倦的睁开眼睛,感觉到窒息,像被八爪鱼钳制住,呼吸都变得不顺畅了。

动了动浑身僵硬的身体,扭头就看到了一张放大的脸庞,此时感觉更加的清晰了。

一双修长有力的腿压着她,手臂松弛的搭在她的小腹上,完全把她当成了一个抱枕对待。

闭上眼睛,睡得憨甜的样子,简直让人欲哭无泪。

叶汐哭看了一眼是在自己的房间,顿时就哭笑不得了。

难道他是睡梦中,梦游走过来的?

女孩子害怕这无可厚非,大男人的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更宁愿相信他是见色起义,心痒难耐偷偷溜进来的,也只有这个解释才更加的合乎常理。

把沉重的腿给掀开,周堒也从睡梦中睁开了眼睛,眼神中带着迷茫的看着她。

叶汐直接快速的爬起,急匆匆的解决生理所需,这才去洗漱。

周堒紧跟着爬起来,洗漱完毕又是精神抖擞的状态,一副精力十足的模样。

叶汐斜了人一眼,胆量巨大啊,都敢三更半夜的偷遛进房间了,她原先以为吓得屁滚尿流的人,都是假象啊。

“周堒,你有梦游的状态啊?”叶汐凑进他,温柔的语气拂到他的脸颊上,让他产生了一阵痒意。

抬起手来不自觉的轻挠了一下,随后没有丝毫回避,很坦荡的直视着她。

“我明明是名正言顺的走进去的,怎么能算是梦游呢!明明你还醒来很热情的邀请着我的。

你当时殷切的拉着我的手臂,怎么都不让我离开,难道说现在都忘到天边了吗?”

周堒的话叶汐反而愣住了,她昨天晚上有拉着人不放吗?

难道说她在睡梦中,都还揩拭着对方的身体,暴露出了她色女的习性,紧抓着人不放?

叶汐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太羞耻了吧?

她都不敢想象自己是个如此急切的人。

摇了摇脑袋,把一脑子的想法给挥散了。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要爆炸,无地自容了。

清了清嗓子,面上装成平静无波的,“别墨迹了,赶紧替我把东西装进瓶子里吧!”

这么一个容易让人误会的话题,自然是截然而止了。

叶汐借着忙碌掩饰自己的别扭,完全漏看了周堒嘴角微微扬起的笑容,以及他眼中流露出来深切的纵容。

东西全部摆放完整,叶汐就开始撵人了,“你去忙自己的吧,这里我能行。”

周堒就这么被撵走了,不过离开前心情很愉悦就是了。

虽然彼此都不太适应近距离的接触,不过潜移默化的,肯定能够慢慢适应的。

今天过来买清补凉的人络绎不绝,她听到关于李佳的议论声更是不绝于耳。

她徘徊在作死的边缘,是一去不复返了,完全是不害怕承担后果啊!

一个好好的车站是供着乘客来回往返的,结果成了他们约会的场地,经常看至腻乎在一起,完全不害怕流言蜚语了。

而且还有更让人津津乐道的,李佳调换到往返市区的路线了,这样就能名正言顺的跟着喜欢的人配合了。

多了相处的时间,又没有了乌烟瘴气的环境,李佳别提多爽快了。

高兴的日子随着那胖子的出现打破了,李佳看着对方真的给她调换了路线,虽然很不情愿,但休息的日子还是陪着对方出去了。

李佳跟着人骑着摩托车去了市里,一路上屁股都快颠坏了,不过却是享受了许多人瞩目的眼神,虽然难受,但也忍耐下来了。

刘鹏很会讨女孩子的欢心,带着人买了很多清新靓丽的衣服,又给她买了一块昂贵的手表。

李佳脸上总算是绽放笑容,对他表现的也不再那么的抵触了。

刘鹏很高兴,果然就没有金钱搞不定的女孩啊!

看着她俏丽的模样,顿时就有点心痒难耐了,回去的过程中还把人带到了安静的偏僻之处。

李佳心中咯噔一声响,后知后觉的发现了死胖子的意图,顿时脸色就变得有些阴沉难看了。

“刘鹏,你干嘛把车子开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啊?你不会像借着这荒郊野地的,就想对我动手动脚的吧。”

“如果是这样,我真是看错你了,你根本就不是想堂堂正正的娶我,只是想玩弄我呢!”

李佳严厉的指责声,声声入耳的,一句比一句更为严厉,刘鹏顿时歇下了心思了。

的确啊,这是他堂堂正正要娶回家当媳妇的人,可不是那些随便玩弄的,他也应该多点耐心才行。

“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停下来喝口水罢了。”刘鹏说着像模像样的,拿着水杯灌了一口水。

李佳看人不再有心思了,这才放心了。

要是让她跟这人发生关系,她绝对能够恶心死的。

一堆的肥肉,脸上都是肉堆积着,难看死了。

回去以后,李佳自然是不敢让父母知道她跟刘鹏有联系的,贵重的手表自然是藏的严严实实的。

想着明天上班就能见到心上人了,可以穿着今天买的漂漂亮亮的衣服,想想就是心情愉悦的。

美美睡了一觉,大清早的就起来收拾自己,接着就昂首挺胸的出门了。

见到王鑫时自然是一脸的娇羞模样,两人又亲切的问候着,忙碌的一天,两人很珍惜彼此相处的每一刻。

下班后都还是含情脉脉的注视着对方的,最后免不了又约到了秘密基地。

李佳很享受现在的状态,跟着王鑫打得火热,偶尔应付式的敷衍一下刘鹏,日子倒是平平淡淡的过了一月了。

李佳捧着到手的工资别提多兴奋了,给了一点给母亲,其他的全部留下了。

李母看着闺女长大了,到了需要打扮的年纪了,也不好逼着全部上交,就随她去了。

可好日子总会有捅破窟窿的时候,本就没有不漏风的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