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别说的那么好听了,谁还不懂谁呀!别把我当成一个傻子看待,好吗?”

叶汐翻了翻白眼,不耐烦的说着,最后给他盛了一碗清补凉。

这么一点东西,她还是舍得施舍的,李芳怕是对他这父亲还多着期待呢,但也不好做的太过分了。

说来说去,不过归结于性子太软弱罢了。

不过他这种性子也是让叶汐最厌恶的,只会活稀泥。

李父没有办成事情,一直在原地踌躇着,就连手上那一碗冰凉的清补凉,对他都没有诱惑能力了。

叶汐能够看不出他心中所想吗?

她也真的要过去,所以就顺坡而下了。

“行了,别表现从我难为你的样子,午饭过后我会过去的,我宁肯在外面吃的饱腹感十足,也不敢舔着脸去吃你们的。

毕竟那只剩清水的稀饭,我是一点都不想喝了,一肚子的水,走动的时候还能听到砰砰作响。”

叶汐毫不留情的就撕破脸了,李父面色有一丝的僵持,最后才缓慢的转身离开。

至于他手上端着那一碗清补凉,再见到李佳的时候就给她了。

李佳自然是一滴不剩的全部吃完了,这种清爽可口的味道简直就是最喜欢了。

此时的她还不知道这东西是她最讨厌的人做出来了,以后还会再三的拜托同事帮忙去买呢!

而叶汐,此时正在忙碌着,虽然只折腾两个吃食,但是销量却是顶顶好的,毕竟茶叶蛋的味道香喷扑鼻,再搭配清补凉的清爽可口。

自然就有很多热衷的人,也掳获了很多人的喜好。

东西一直卖完了,收完了摊才慢慢悠悠的过去,至于等待着的人,她可不会有那么好的闲情逸致去在意。

最好是在李家待的时间更久一点,把李母的耐心全部耗尽了。

那个人可是最懂得糊弄人的,也让他尝尝心情焦躁的感觉。

果然如同叶汐所料,当她一出现,李母脸上露出了喜色,接着拉着她就是热情的推销,就仿佛她是代价而沽的商品。

“芳,这是你刘叔刘婶,这是刘鹏哥。”李母拉着她就热情的介绍着,叶汐眼帘微抬,点头当成打招呼了。

刘鹏看了一眼人,眼神中是波澜不惊的,就她穿的这一身的廉价衣服,蓬头露面的,跟着李佳可完全没有可比性。

这样的姑娘娶回家,你不是让人取笑吗?

笑话他眼神磕碜。

既然要娶,肯定就娶最漂亮的那个。

而且李佳还有正式工作,能够赚钱养家,他依旧可以悠哉的享受生活了。

叶汐几乎是一眼就看穿了对方的想法,上辈子李芳可是被精心的打扮过的,一眼就让刘鹏上心的那种。

后来他们的盘算自然而然的就成功了。

换成了叶汐,她本就不是一个轻易妥协的人,想要打她的主意,那就等着脱一层皮吧!

所以一直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众人的脸色,神色也很坦荡,没有丝毫的焦虑。

“叫我过来有事吗?我还忙着呢!”

“你们家里有两个赚钱养家的人,一个月妥妥几百块钱收入囊中,我可是得辛辛苦苦才能赚钱养活自己呢!”

叶汐一语挑破了对方的资本,能够赚钱,这不管在谁的眼中都是很稀罕的啊!

金疙瘩谁又不喜欢呢?

李母听到她的说法,眼皮就跳动了,急忙的阻止了她接下来的话,“你这丫头胡言乱语什么呢?”

“你刘叔刘婶家庭可是很浑厚的,家里殷实,不愁吃穿的。

你刘鹏哥以前跟你订了亲,嫁过去以后,你就等着吃香的喝辣的,好日子等待着呢!”

李母还想要继续夸赞的,却被叶汐出声给打断了。

“别啊!咱们之间可没有任何关系了啊!”

“对方那么优秀,以你平时一贯的作风,不是都会紧着你女儿吗?

那么优质的人选居然会拱手让人,不会你其实说的是反话吧!

觉得对方长相肥胖,完全跟你那乖巧可爱的女儿不相称,你又想要找一个金龟婿吧!”

叶汐直接捅破了李母的算盘,接着视线就对上了刘鹏。

“你说说你啊,定的好好的未婚妻马上就要飞了。

李佳长相卓越,能力非凡,现在都有正式工作了,以后只会越发的让人望尘莫及。

你这一刻把人放走了,下一刻人家能找上一个能力卓越的,你就等着别人相亲相爱的。

而且像我这样的,你娶回家不仅占不到便宜,还多了一个麻烦。”叶汐说完停顿了一下,看向了在场的人。

“李家有好工作想的是自己的亲闺女,现在不满意的对象又想推给我。

你看我长得就那么的像傻子吗?任由着你们全权掌控着。

我今天就把话撂这里了,不论条件多好,我都绝不要李佳剩下的。

你们可以算计我,不过就想着能不能够承担后果,毕竟长年累月的接触,一包老鼠药总归是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投放的。”

叶汐看着大家都震惊的眼神,很满意自己投放出来的炸弹。

看着李母愤怒得想要吃掉她的模样,偏偏又焦急万分的解释着,一副手脚慌乱的模样,她就觉得痛快。

“这件事情不需要给一个明确的解释吗?当初可是你们上赶着定下的亲事,才会给你家老李周旋的。

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人,工作安安稳稳的,却要当一个背信弃义的人了。

我儿子看上你闺女,那是她的福气,别以为一个小小的乘务员就能上天了。

要是不乐意结亲就以两千块钱买断,当初为了帮你们可是费了一番周折的,加上给的聘礼,如果没有我们的帮忙,父女俩也不可能有今天的好日子。

你们想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我们也不好拦着。”刘母愤怒的说着,逼迫着她给一个选择。

李母一年都攒不上两千元,毕竟吃喝拉撒的,她们又享受物质上的满足,钱基本上是挥霍得七七八八的。

李母唯唯诺诺的说不出一个理所当然,刘母却是不管她一脸的纠结,直接扔下一句找到适合的日期,就让两个孩子结婚。

而且对象必须是李佳。

刘母又不傻,怎么可能娶一个随时都敢把全家撂翻的人,又不是嫌命活的太长了。

毕竟发狠的人可是不会顾虑繁多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