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收拾人毫不手软

周堒快速的奔跑着,感觉心脏在砰砰的跳动着,越发的激烈,而他的呼吸似是都不能平缓了。

最后撑着膝盖,看着已经被甩在身后,完全不见身影的人,脑子里依旧是对方娇俏可人的模样。

一屁股蹲坐在地上,脱掉了身上碍事的衬衣,拎在手上随意的抹了一把额头。

最后脸上露出了傻乎乎的微笑。

一个大男人,平时也是稳重聪慧的,他这般年纪谁不是媳妇热炕头的,也就他孤家寡人的。

今天这趟真是赚大发了。

想想都甜到心坎里了。

抬起手摸了摸唇,一脸的憨笑,眼睛快迷成缝了。

叶汐看着落荒而逃的人,再看看这空寂的地方,嘴角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还真是一个可爱的大男孩呢!

似乎来上一段甜甜的爱情也挺不错的。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要找人还不是信手拈来的。

看向不远处那辆都生锈的自行车,搭脚在脚蹬上,借力把车子溜出去,接着跨腿,熟练又平稳的坐上了车。

往着李芳记忆中熟悉的家而去。

接下来还有一场硬战呢!

这时候的职工,可是高大上的工作,李佳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过她等着就是了,又不是任人搓磨揉捏的人。

李家居住在窄小的楼房,发黄带着浸水的墙面,空气很潮湿。

两个房间,李芳只能睡在角落的折叠床。连房间都不能踏入的人,可想而知根本没有存在感。

李佳见到人的瞬间,脸上多了抹错愕,她不是被流氓缠上了吗?

应该闹得沸沸扬扬才是啊!

怎么可能平安无事的跑回来了?

叶汐看着李佳百转千回的神色,面上波澜不惊的,还是太年轻,不会掩饰,心思一览无余。

“你不是被流氓给玷污了吗?怎么还有脸面跑回来?”李佳的声音因为尖锐而破音了。

叶汐薄唇轻启,随口道:“没有让你得偿所愿,真是抱歉了。”嘴上说着抱谦,可看着她的眼神却带着点挑衅。

李佳的脾气瞬间就炸了,拼命的控制着,还看到胸膛此起彼伏的。

叶汐嘴角露出了嘲讽的弧度,当她还是那个任人予取予求的李芳,还想着三言两语就能够命令她呢!

真是好大的脸面。

叶汐抓着李佳的胳膊,趁着人愣神的空隙把人抓进了房里。

“找街溜子想陷害我啊,可惜太愚笨了,这要是暴露出去,你说说你得承受什么?”

叶汐抬起手来轻轻的拍在她的脸上,眼中一闪而过的狠劲。

李佳潜意识退后了一步,却又被叶汐紧紧地拽着衣服拉了过来。

“怎么?小小年纪敢做出这般龌龊的事情?现在害怕了吗?”

“我以前太好欺负了,才会让你们揉搓,我现在不乐意了,你敢算计我,就等待着被我报复。”

“瞧瞧这脸蛋多嫩啊,打扮的多漂亮,肯定有会有人蜂拥而至吧?”叶汐阴冷的声音,李佳身体一软跌倒在地面上。

抬起头来震惊不已的看着她,想要反驳,却发现被恐吓得浑身发软。

李佳害怕的往后缩,“我不知道你说什么。”说完身体还抖了下。

叶汐冷哼,“嘴硬吗?要不要找人对持啊?”

说完抓着人的头发往后一扯,彼此视线交汇,“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一人,你们一家,你要是敢拿命跟我相搏,那就放马过来。”

叶汐说着把人甩到一旁,接着开门走出去。

门“砰”的一声,李佳浑身打个哆嗦,后知后觉的发现后背的衣服汗湿了。

李佳躲在房里,感觉李芳浑身邪性,有种不管不顾跟人同归于尽的感觉,让她心生恐惧。

叶汐安稳的坐着,夫妻俩回来打破了一室的宁静,李母进了厨房,递给丈夫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李父一脸为难,叹息一声,还是走向了李芳。

叶汐看着一家子同仇敌忾的,明显站在同一阵营,李芳怪不得会失望透顶,不被重视的人留下也是个悲哀。

“芳芳,你把职位让给佳佳吧,你一向是个懂得谦让妹妹的,等到以后有空缺了,我给你买。”

看看,这就是李父,空头支票张口就来。

怪不得世上会有人又当又立的。

还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叶汐直接充耳不闻,她还嫌弃污耳朵呢。

傻子都知道这是随意糊弄的了,买一个位置有那么简单的吗?

一个萝卜一个坑,除了退休接班,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位置安插进去。

这是把她当成傻子糊弄呢!

以为随便两句话就能让她软化了。

“爸,如果我说佳佳找街溜子想败坏我名声呢,你还想着要我让吗?”叶汐紧盯着他。

李父面上震惊,明显是不愿相信的。

“是不是有误会?佳佳从小乖巧听话的,她怎么可能去陷害你?”

叶汐“呵”了声,真挺为李芳悲哀的,这就是她期待的家人了,如此让人唾弃。

但凡能够站在她的立场上考虑,她也不会想着撕破脸。

她给过机会了,只是某些人已经亏了良心罢了。

“我不让,没道理我年纪大,我就要让她,有能耐你们就越过我给她,只要别怪我闹得人尽皆知就成了。”

叶汐强硬拒绝,李佳瞬间跳起来了,“你别自以为是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养女,你凭什么占着我的位置。

我家养你多年,你就该感恩戴德了,而不是在这里鸠占鹊巢。”

有了父母撑腰,李佳也从刚才的软弱,瞬间就变得强硬了,压抑在心中,愤怒的话脱口而出。

叶汐冷哼,多理直气壮啊,微微抬起眼,眼神中闪过波澜,随后又变得平静无波。

总算是捅破了,披着这层皮,真是让人不爽呢!

“李佳,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陷害不成,又来挑拨离间了吗?”叶汐犀利的眼神盯在她的身上,就如同被毒蛇给咬了一般。

李佳被她紧迫的眼神盯着,退后一步,刚才的恐惧感再次席卷而来。

看到旁边的父亲,想到她说的是事实,就又变得理直气壮了。

她不能退缩,退缩了位置就得拱手让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