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好奇心旺盛着呢!

周堒本就不是愚笨之人,自然知道人言可畏,无媒无聘的,的确是占了下风。

“你就打算让她们胡搅蛮缠的,今天的事情有一就有二,怕是不会轻易的放开到嘴边的肥肉。”

叶汐无所谓的摆摆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总是不会让他们占到便宜的。

而且我估计他们很快就没心情搭理我了。”推算着时间,李佳未婚夫在知道她有得体的工作时,找上门来的。

很快他们就应接不暇了,到时候想尽办法把人给弄走,自然就没功夫搭理她了。

怕就怕她们还会往她的身上打主意,毕竟李芳就是被她们推入火坑的。

不过这个猜测就没有必要告诉周堒了,不然这人唬起来,还不一定能干出啥事呢!

“我被你吓唬了,你就不打算做什么安抚吗?毕竟我的心就像放在火炉上面煎烤着一般,七上八下的。”

周堒看着人,说话的语气低沉,带着点魅惑,望着她的眼神也是如沐春风,蕴含着满满的情谊。

叶汐脸色有瞬间的皲裂,随后理直气壮的反驳着,“明明我这个对抗的人,才是最应该被安抚的,你不能做个本末倒置的人。”

瞧瞧这下巴微抬,傲娇无比的模样,真是……惹人疼呢!

周堒有想法的瞬间,捏住了凑过来的脸庞,手指在上面轻轻的摩擦着,眼中透露出了温润如玉的光芒。

叶汐望着他,不知不觉的就走神了,这硬朗的颜值,让她稀罕的不得了吗?

光是看着就欲罢不能了,这再相处长久一点,就彻底的沉沦了。

前一刻有多痛苦失望,这一刻就有多欢喜若狂。

叶汐呼吸声都变得有些小心翼翼了,感觉这个时候的周堒带着点危险。

仿佛随时都能够给猎物至命的一击,虽如此,却又不舍得离开,真是一个带着矛盾的结合体。

她自己都说不清楚如此别扭的感觉,只觉得备受煎熬。

初见时他慌乱无比,占了便宜后手脚无措的,高兴而又夹带着害怕的情绪,整个人带着点焦燥。

再到现在,学习迅速,轻而易举的就让她的思绪跟着他一起转动,不仅一点点占据主动权,还学会威胁恐吓她了。

这瞬息转变,真是非常人能及,不愧是进步神速的人,还真的是自愧不如。

叶汐觉得她都没有那么快速的学习能力,这转换得比她灵活多了。

“周堒,我今天不摆摊,不如你带我去见见世面吧!我都没有机会去外面溜达过呢!也想去看看你工作的环境。”

叶汐转移话题,总感觉他这般状态,眼神幽深的不是她能够招架的了的,所以就暂且的允许她软弱的投降了。

顺便也见识见识她没有了解过的,好奇也是真好奇,毕竟机会难能可贵,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周堒达到目的了,把手松开,侵略性十足的感觉消失了,叶汐跟着一个大喘气。

叶汐啊叶汐,立住你强悍的人设。

不能怂啊。

都还没有实际性的举措,不就是眼神威慑力强悍了点吗?又不能把你给吃了。

好歹也是全挑万选,霸气十足的汐姐,打脸啪啪啪的就够了,自己可不能先软了下来。

周堒一眼看穿她的神色,无奈摇头,这会儿又像个好奇心旺盛的小姑娘了,“见什么世面?你以为是拉帮结派去揍人吗?

老百姓想要安份的讨生活,不吝啬一点的安保费,能够踏心生活。

街溜子得以维持生活,花费一点力气维持着安稳罢了,都是为了生活,谁又想动刀动枪的。”

周堒说完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难不成还以为喊打喊杀的,一副随时干群架的模样,那不得都蹲墙角去了

叶汐听着了解的点点头,心中有那么点遗憾,还以为能够见到那种惊心动魄的画面呢!

原来还是自己脑海中胡思乱想的,也是啊,安稳的生活谁又不喜欢呢?

“有这功夫你多歇会儿,天气闷热,别瞎折腾,我去给你弄点柴。”一天蒸蒸煮煮,耗费的量是大的。

叶汐眼前一亮,跃跃欲试的,一直雀跃的说要跟着。

“我也想去,你带上我嘛,我看看拾柴的地方远不远?我一个人可能过去,毕竟你也不能时刻的跟在我身边。”

周堒对上她兴奋的模样,没挨过她的请求,带着雀跃不已的她一起去了。

叶汐住的地方,在县城的周边,要想去砍柴还得走上一段路,到地后,叶汐暗暗决定,下次还是买煤球吧!

这地远,让她一个人来,怕是还得胆怯呢!

周堒一眼看穿她的神色,无奈道,“让你别来还不听,杂草纵生的,没什么好看的,天气炎热还会有各种蛇虫,你细皮嫩肉的跟来受罪。”

叶汐摸摸鼻子,有点心虚,她也是想体会一下,倒是跟想象的有点出入。

不过也见识了他不同的一面,怎么不知道他还喜欢碎碎念啊!这念叨劲,一路过来就没有停止的。

“周堒,你告诉我哪里有煤球卖,这里你以后也别来了。

随时都会出现蜇人的东西,要是碰上了反而得不偿失。”叶汐看着环境,皱皱眉头。

道路两旁厚实的草坡,路都快遮挡了,高耸的树下都能闻到泥土潮湿味,树叶散落都散发淡淡的霉气。

周堒听着她的话点点头,没有反驳她的提意,怕自己有疏忽,她一个人肯定不安全,用煤球自然再好不过。

村里一般都自给自足,靠山人家肯定不缺柴烧。县城人大多是正式工,能够维持生活开支,自然不会费劲过来折腾。

叶汐就在一旁捡些干柴,顺便偷偷的看着周堒挥汗,高大威猛的身姿,动作迅速又利索,动作熟练,干活都还在挥发着男子汉气概呢!

动作格外的熟练,仿佛是做惯了,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枯燥无味的事情在他的手上,居然没看到有丝毫的不耐烦和嫌弃。

反而做的很认真,并没有因为事情的微小而有丝毫的敷衍。

她果然是捡到宝贝了,瞧瞧这干劲十足的,真是便宜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