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服软真香

小狼狗可以骂,她却是不能够投降的。

不然她这个穿梭而来,人人敬畏的汐姐,岂不就是徒有虚名了。

可是想到周堒唇很软,胸很硬,腹肌又精湛,顿时又觉得她可以稍微的软弱一点。

叶汐啊叶汐,你不能这么颓废的,表里表气的模样不适合你啊!

怎么能轻而易举的就投降呢!就算是暴露出这样的痕迹都不行了。

就在叶汐像个蛇精病一样的时候,周堒还是过来了,明明很没出息,当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过来的心思。

在家里一直都是胡思乱想的,他需要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敲了敲门,叶汐打开门之后,一脸的心虚模样,眼神闪烁的都不敢跟着他对视了。

不过还是很乖巧的让出位置,把人给迎了进来。

实在心虚啊!把人骂得有多爽,现在就有多窘迫。

周堒从旁边挤了进去,拉着一张椅子坐着,修长有力的大长腿就这么搭在地面上。

眼睛就这么炯炯有神,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着。

某人骂着他的时候,那叫一个意气风发,完全不带考虑的。

现在龟缩起来倒是挺熟练的,也完全不觉得丢脸了。

“不说说吗?你骂得理直气壮的,要不要给个解释呢?

你骂我的那些话,你现在回头想想,换到你的身上觉不觉得难受,像不像身上被插了一把刀子?”

周堒板着一张脸,固执的问着,让人看着倒是挺吓唬人的。

叶汐眨巴眼睛,瞬间就憋了下去,主要是她也做不到理直气壮的反驳,对方说的就是事实。

在当时的情况下,她要是不把人骂走了,肯定更加的纠缠不清了。

李母肯定会抓着人不放,言语犀利的指责着他,小狼狗她可以骂,听着别人骂算怎么回事啊?

好歹她也算是身经百战的汐姐了,泼妇骂街还是交给她就好了。

“我错了,我错了,你别生气,给个机会呗!

是我分不清楚状况,明知道你是过来帮我的,还没眼力的把你给骂了。

当时的情况下,你过来不是等着被人揪辫子吗?两个女人对战,你加入我就处于劣势了。

其实也没打算骂你来着,你看看你长得英姿非常,气宇轩昂的。

喜欢都来不及,怎么舍得骂呢?

骂着你,就如同拿着鞭子抽在我身上,虽然没有看到实际性的伤害,却也是血肉淋漓了。”

叶汐是个能屈能伸的人,该服软的时候就服软,人要懂得看清局势,不能一味的硬刚。

周堒直接不客气的冷哼了,她倒是挺会找台阶下的,瞧着这熟练的模样,真的是难为她在心里盘算多时了。

不过他却没打算轻轻的放下,必须给她一个深刻的印象,不然下次同样的错误肯定还会继续再犯的。

“你的事情跟我有没有关系?”周堒并不打算轻饶了她,继续逼问着。

叶汐拼命的点头,很干脆的承认,“有关系啊!你都打算跟我钻一个被窝里了,怎么能没关系呢?

你看我多喜欢你啊,我还没这么喜欢一个人呢,都快把面子都不要了,你就不要生气了吧!

我当时也是无可奈何啊,都被人逼到那个份上了,也只能让你先离开了。

我可不想听人说你一堆的污言碎语,哪怕是一句我都听不下去。

你是最好的,值得最好的对待,可没吃李家的一粒米,咱们不受她的恶气?”

周堒看着她伶牙俐齿的,任何事情到她的嘴边,都能够扭转乾坤了。

“那你呢?怎么没说受气了,每次见她情绪都不好。”周堒心里不是滋味,像是他就能够看她受委屈一般。

明明近在咫尺,却只能被她给骂走了,帮不上忙。

叶汐凑到他的面前,露出了讨好的笑容,“我没受气呀,我都把她骂的铩羽而归了,她在我这里就没讨过便宜。

女的干架不过是磨磨嘴皮子,她还没那个能耐跟我动手,真的要动起手来,我也不一定弱啊!

所以你就把心踏踏实实的放进肚子里,我肯定是全须全尾的,不能让人占到丁点便宜的。

而且杀猪焉用牛刀,就她那样的段位,还不用把你摆出来,你在我心中就是无所不能的,必须在关键的时刻才能用上。

这种虾兵小将是不配你出手的。”

叶汐嘴巴叽里呱啦的,一堆的捧人的话,再多的气焰都能给消散掉了。

“我还在等你找着媒婆,三媒六聘的把我娶回家呢!

到时候咱们感情融洽,亲亲密密的,给你生一窝的小狼崽,亲切的唤着你爸爸,那感觉多爽快啊。

你应该把力气使在这个方面,然后把咱们像一条绳子一样绑着,紧紧的栓在一起,以后谁还敢上门欺负我,你就堂堂正正的站出来。

往那里一站就是最好的定海神针,谁都不敢动荡了。”

叶汐求生欲爆棚的,这个时候脸面于她而言都不重要了,把人的火气给降下去才是至关重要的。

周堒信了她的鬼话呢!依她的性格,碰上同样的事情依旧会再犯的。

瞧瞧这小嘴噼里啪啦的,灌的迷魂汤轻而易举的就把人火气卸掉了。

当务之急还是找媒婆提亲,才是刻不容缓的了。

“你别在这里跟我灌迷魂汤的,就没谁的嘴巴比你能说会道的,你的保证在我这里还有待考察呢。”

叶汐拼命点头,“对对对,你说的都对,我态度很诚恳的接受你的考察,咱们这个话题是不是可以翻篇了?

对了,你要是找媒婆的话,直接带着人来找我就行了,我现在可以自己做主了。

你可别去找李家的人啊,我跟他们不对付,彩礼钱要是交到他们的手上,我得怄死的。

咱们的钱还是得攒在手上,这样才利于以后完美的幸福生活。”

周堒看着她顿时就一言难尽了,有谁娶媳妇?直接让媒婆找当事人的。

就她这小财迷的模样,看着心底的怒气就不知不觉的消散了。

毕竟像她这样能言善道,又能够让他心软的,也就只此一人了,对她总是无底线的纵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