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挺大的脸

“行,我让,谁叫我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养女,既然已经决定断绝关系了,那就大路朝天,人各一边。

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安稳的活,你要是搅黄了,我活不下去就拉着你们做垫背的。”

叶汐看着对方眼神闪烁的,到底是面皮不够厚,她在加把火就能够把人给逼退了。

结果在这紧要关头的时候,周堒迫不及待的跑过来了。

一脸慌乱无比的,因为奔跑胸膛此起彼伏的,脸上都是惊慌失措,把心里的担心表现得淋漓尽致的。

叶汐默默的叹息了一声,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女人的战场,一个大男人的跑来干嘛?这不是给她招惹麻烦来了吗?

得了,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让旁观的人站在她的立场上,这下怕是得破功了。

果然如此,李母瞬间就站了起来,指着李堒的鼻子就开始破口大骂。

“是不是这个街溜子蛊惑你的,所以才让你跟家里离了心?”

李母质问着,随后又指着周堒骂,“你一个一事无死的混子,有什么资格来招惹人。”

“我堂堂正正的人家,是你这样的身份能过来招惹的吗?”

李母严厉呵斥之后,又去拉着叶汐,语重声长道,“芳啊!你可不能被这样的人给蛊惑了,妈一定会给你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

李母这般说法,心里的盘算打的叮当响的。叶汐不耐的翻翻白眼,言行举止都是昭然若揭了,她看着像傻子吗?

不过在旁边围观的人不懂,就以为叶汐真的被人蛊惑了,真是一出好手腕。

但凡不关心子女的,怎么会想着给她找上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

肯定是母女之间闹别扭呢!

这下场面完全往李母那一边颠倒了,不知情的人都会猜测着她是被男人骗了。

果然呐,李母这人别的不行,却是很会挑选便利的场面。

“周堒,你先走。”叶汐面色冰冷的看着他,下着逐客令。

周堒脸色瞬间就垮掉了,仿佛深受打击一般,个人的精气神都变得萎靡了。

脑海中只有一个意识,他迫不及待的赶来,整个内心都是慌乱的,对方却是言辞让他离开。

这对他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的,就仿佛是一腔的热情,全被冷水浇灭了。

“你走不走啊?这是我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啊?这一副横冲直撞的模样,不会是想着博取好感吧。”

叶汐言语犀利,语气冰冷,的确是最容易直搓人心的,果然就看到周堒一身颓废都跑了。

人走以后,叶汐的状态就好了,不用顾虑重重的。

“走吧,咱们去找车站管事的解决问题,你已经影响到我了,耽搁我赚钱。

我要问问,职工的家人就能如此的横行霸道,自己有得体的工作,就不把辛苦劳作的农民看在眼中了。”

叶汐本来想着把对方吓退就完事了,现在她心情不爽,就决定胡搅蛮缠了。

她都快把小狼狗给哄到手上来了,结果倒好,直接言辞的把人给骂走了。

所以她现在万分的不爽,那就必须有人来缓解一下她的情绪。

李母脸上多了一丝慌乱,她是绝对不会过去车站里的,这岂不就是给他们父女俩招惹麻烦了?

李芳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灵牙俐齿?行事作风也是一套一套的,完全拿捏在人的把柄上。

明明知道她害怕什么,却越是叫嚣着。

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这样的人应该一开始就扔在孤儿院的,真是糟蹋了粮食白养了一场。

李母没想过的是,李芳是有自理能力领养进这个家,也就享受那么短短半年多的幸福时光。

等到她亲生女儿出生以后,如同天堂般的生活就转瞬即下。

后来因为生病,以前的记忆都损失了,不可能一直勤勤恳恳的,为这个家里奉献自己的一生。

而叶汐,明显不是她能掌控的人。

李母怎么可能会愿意呀!找到了一个空隙,人员围堵不是那么的密集,就急忙快速的扒开人群溜了。

心里在懊恼着,真是流年不利,应该抓住钱包的手再快速点的,包里的钱乱糟糟的堆做一团,5角,1元的,怕是都得有几十块呢!

这活计那么赚钱的吗?

一天赚个三四十的,一个月下来得赚多少啊?

李母瞬间就不平衡了,早知道就让她当乘务员,然后把她这手艺给学会了,就等着财源滚滚来吧。

叶汐不知道她想法,知道了准会呵呵她一脸。

人没多大能耐,却挺会异想天开的,白日做梦还来得更加迅速呢!

一心一意为她这个家的人不知道珍惜,现在芯子换了,又恬不知耻的粘上来,真是好大的一张脸。

叶汐还剩几碗也没心情卖了,特意找着车站里的长舌妇,送了人两碗,又可怜巴巴地把自己的遭遇控诉了一番。

最后表现得无比凄惨的,被伤透了心的人设,收拾东西回家了。

回去的途中,叶汐唉声叹气的,这下可把她给愁坏了,把人往死里得罪了。

人被她给狠狠的骂走了,当时她那一副狠厉的模样,自己想想都觉得心虚啊。

叶汐啊叶汐,你当时怎么就不知道委婉一点,语气稍微的弱一点都是好的。

也不至于把情况变得这般的糟糕了,都快要把前面畅通无阻的道路给封闭了。

谈一场甜甜的恋爱,这还没开始呢,就无疾而终了,变成了空欢喜完全没有希望了。

心塞呀!一颗心哇凉哇凉的,比生吞了冰块还要冰凉。

唉声叹气的,干活都不起劲了。

叶汐为了表现出自己苦楚的人设,第二天就决定不摆摊了,心里难受就允许她摆烂一天吧?

主要也是天气太炎热了,浑身泛懒了,加上心情不美丽,干活没劲了。

周堒还真就不出现了,真是长出息了,骂了两句开始耍脾气了。

一个大男人的怎么能够小气巴拉的呢?就算是被骂了,也应该坚强的舔着脸的过来啊。

谁还不是一个有脾气的人呢?她一个姑娘家家的上门去求人,那多丢人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