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想娶你

周堒在家里等得抓耳挠腮的,恨不得马上就狂奔而去。

“堒哥,好不容易碰上那么正点的人,干嘛不守在身旁啊,要是被不长眼的人欺负,岂不是亏大了?”

“对啊,亲着人的滋味怎么样?是不是爽翻了?”

“搞得我们想入非非的,也想去找个姑娘欺负啊。”

周堒听着七嘴八舌的话,二话不说就把人全部赶走了。

“赶紧滚蛋,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他喜欢上的人也是他们能够惦记的吗?

至于亲着人什么滋味,他又怎么可能跟着分享呢!这帮街溜着,一个个嘴上没把门的。

说漏嘴了,让小姑娘知道了,岂不是羞死了?

他恨不得藏的严严实实的,夜深人静的时候拿来缓解寂寞。

当他等的耐心耗尽,迫不及待的赶过去,车子轮快踩疯了,结果却等来了一个寂寞。

小姑娘早就已经没影了,空荡荡的街道让他的一腔热情付之东流了。

万般急切的想要找过去,又担心没有理由唐突了人,把自己弄成了那煎锅上的煎饼,整个人都快要焦化了。

叶汐可不管他心里做何感想,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行径,她没道理要在原部等待着。

要么堂堂正正的,以正常关系往来,她可不屑于隐藏行踪,弄出不能见人的模样。

而且她要让人尽快的做下决定,随着李佳工作,他那肥胖又有暴虐性子的未婚夫,很快就会找上门来的。

她可不想再成为算计的对象。

一成不变的生活,依旧大清早的出门,打开门后就看见等待着的人。

她能够感觉到周堒是有点不自信的,这大概跟他生活环境有关系。

不过却又迫切的想要跟她相处,这就形成了很矛盾的两个极端。

“周堒,你是过来给我帮忙的吗?虽然大清早的人流量少,但也不是荒无人烟的。

咱们之间要是闹出流言蜚语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需要义正言辞的辩解,还是严肃的否决咱们之间的关系。”

叶汐也不着急出门了,毕竟不用紧赶慢赶的去占地盘,因此也就逼逼他,让他摆出态度来。

周堒显然没正视过这问题,看着她像个哑巴一般的都不会反驳了。

叶汐靠近人,抬起头来眼神中蕴含着晶光。

“说话呀,你把我摆在了什么位置?是唾手可得随时能够抛弃的女人,还是搁在你心里要娶回家的人。”

叶汐也有自己的骄傲,虽然很哈对方的颜值,但也不能不明不白的。

毕竟人言可畏,唾沫星子都能把人给隐埋了。

周堒拳头紧紧的握着,随后大力的把人家压在墙面上,低下头含住了她。

叶汐就这般看着他,周堒本该是热情似火的,却在这般炯炯有神的注视当中,停止了下来。

语气郑重其事的说着,“我想娶你,我想让你给我当媳妇,想跟你睡在一个被窝里。”

周堒语言露骨的说着,盯着她的眼神也越加的炙热,仿佛要随时把人给拆卸入腹一般。

看着黏糊的眼神盯着她,叶汐脸上笑容满面的。

两情相悦,自然是最好的状态。

叶汐满意的点点头,“行啊,那我就等着看你表现吧!

在你一切准备妥当之前,你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晃悠了,至于这辆自行车,就暂时被我征用了。

我这做法,你能够认同吧?”叶汐直接板上钉钉,根本不给人反驳的机会。

周堒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人扬长过去了,毋庸置疑的,他被抛弃了。

车站里人来人往的,叶汐自然也看到穿着像花孔雀一般张扬的李佳。

一身打扮得像是出来选美的,根本就不像是工作的。那昂首挺胸,不可一世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刷存在感来了。

但愿她晚上下班的时候,还能有如此气淡神闲的模样。

乘务员虽是份得体的工作,但也要看你跟的是哪条路线。

路线条件恶劣的,路面坑坑洼洼的,还有可能碰上一些素质低劣的,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的安稳。

叶汐忙碌着就把人抛在脑后了,本以为彼此相安无事的,结果李母却是堂而皇之的找上来了。

二话不说,就想去抓钱包,被叶汐眼明手快的给拽过去了,拉扯的过程李母还看到里面散乱的钱。

“你这死丫头,翅膀长硬了,你能安稳的在这摆摊,还不是占着你爸的关系,别赚到就分不清楚好赖。

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肯定不会管钱的,留在我这收着,需要用的时候我再给你拿。”

叶汐能信了她的鬼话连篇吗?这钱但凡进了她的口袋,就别想掏出来了。

因此把钱包紧紧的挂在身上,一点没有放松的迹象。

“咱们就别那么虚伪了,行吧!”

“都断绝关系了,我的摊位也是花了钱租的,你们的面子还没大到能够让我平白无故的就得到一个摊位了。”

“既然没关系了,那就没必要再有牵连了吧!不然到时候闹得议论纷纷的,怕是彼此都面上无光啊!”

叶汐这翻话,李母但凡要点脸面的,肯定是不能纠缠了。

可低估了她对于金钱的渴望,居然像农村妇女一般的摊在地上撒泼的叫喊着。

“老天爷啊!我辛辛苦苦拉拔长大的闺女啊,翅膀硬了,就不跟我一条心了。”

“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哪里会管钱啊!不就说了一句替你收着,结果却是恶言相向了。”

车站本就人流量汇聚的地方,一时间大家都是注目不已,议论纷纷的。

李母想用言论的压力迫于她就范,叶汐却偏偏不想如她的愿。

“没事,您继续这么蹲着吧!反正炎热的天气也冻不坏的。

您的确是养了我,不过自认为这些年也尝还了你的恩情了。

一天两顿饭,清彻见底的稀饭清晰可数,都是每天收拾家务换来的。

就算是保姆,都不仅仅能换到一碗清汤寡水的稀饭吧?

我以为熬着,这样的日子总会到头的。一个正式工的职位多体面啊?我以为自己能见到曙光了。

可是你呢,不惜跟我断绝关系,也要把这位置留给您的亲生女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