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梭即颠峰

七月,烈日炎炎。

县城车站,三岔路口往不同方向延伸,窄而逼仄的小巷里,地面上沙石泥土垒平铺起的细碎小路上。

一辆破旧生锈的自行车横倒在小巷口,隐约可见轮胎仍在缓慢转动中。

三两个街溜子伸出脑袋,炯炯有神的盯着前方看着。

“快看,快看,要亲上了。”街溜子甲语气雀跃,带着兴奋莫名。

“咱们看琨哥的好戏,会不会被揍扁呢?”街溜子乙说着缩了缩脖子,他们细胳膊细腿不禁揍啊!

“不能吧!琨哥忙着呢!哪有空搭理我们啊?”街溜子丙感叹着。

这小妞俊着呢!琨哥真是有福气啊!

那小腰细的哟!臀部还足够挺翘,娇软可人的。

亲上一口,死都干愿啊!

炎热的大夏天,空气闷热得像蒸笼,一个个看得口干舌燥的,恨不得顶替了周堒,可这福气也不是谁都能有的。

周堒把人堵在墙上,双手撑着痕迹斑斓的墙头,牢牢的把人禁锢住。

隐约可见手臂带着颤抖,凑过去的瞬间,轻轻的贴在了那红润的唇瓣上,几乎是刚碰触到,就着急忙慌的退开了。

明明内心雀跃万分,却又不敢再去采摘甜美的果实。

心脏砰砰的跳动着,仿佛要跳跃出胸腔,弹跳而出了。

周堒第一次体会到这种紧张又刺激的感觉,兴奋感都快要把他给燃烧了。

看着小姑娘又黑又亮的秀发,束成辫子,随意的搭在左右两侧。

巴掌大的小脸上,因为紧张局促脸色苍白的。

本该黑又亮的眼睛,此时微微紧闭着。

挺俏而又饱满的鼻子,红润而饱满的唇,看着格外的诱.惑。

仿佛在向他呼唤着,让他去采摘。

周堒内心欢腾,赶走了流里流气的臭流氓,没想到他还有这福气。

哪怕是浅尝截止的,都足够他回味绵长了。

叶汐睁开眼睛的瞬间,看着放大的脸庞,愣神的瞬间才又快速的恢复镇定。

这穿得措不及防啊!

叶汐是名绑定快穿年代系统的人,穿梭不同年代为女配改造人生。

此次女配人物李芳,李家养女。

李父退休,有个顶替职位,李家人想留给闺女李佳。

李佳愤怒李芳与其争夺,花钱请了街溜子败坏李芳名声,让她与名额失之交臂。

这才有了她一穿梭而来,就跟街溜子面对面的情况。

看着面前蓄着胡须的脸庞,给人感觉蛮横无理,却又带着点不容忽视的紧迫感。

一双锐利有神的眼睛,仿佛是盯住猎物的雄鹰。

饱满的鼻翼,加上紧抿的薄唇,虽被胡须挡住了容貌,但一眼就能看出样貌不俗。

这姿色,绝了。

跟着女主肥胖的未婚夫比较,那她宁愿接受一个容貌卓越之人。

想着抬手抓住了对方的背心,薄薄的款式,瞬间被拉着靠近了她。

微微的扬起一抹微笑,下巴往巷子口的方向抬了一下。

薄唇轻启,“不把你的跟班打发一下吗?还是有人旁观更能提高兴致。”

周堒完全愣住了,浑身僵硬的,按照她的指示行动。

对着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挥挥手,顿时几个街溜子瞬间就溜了。

开玩笑,堒哥的热闹是能够瞎看的吗?

又不是皮痒痒了。

几人一窝蜂的溜了,周堒带着点讨好模样的看着叶汐。

他自然不知道自己此时的模样有多狗腿,那里还有让人敬畏的样子。

叶汐满意的点点头,接着紧迫逼人的逼问着,“你刚刚亲我了,要对我负责任,不然你就是耍流氓。”

周堒懵圈了,询问的语气傻乎乎的,“负责任?要赔钱吗?”

他亲了小姑娘,而且味道甜美的,似乎赔钱也是理所应当的。

叶汐翻了翻白眼,语气强硬道:“肯定得负责,但谁让你赔钱来着。”

“你亲了我,那就娶我吧!”

周堒瞬间傻眼了,怔怔的望着对方。

他一个左邻右舍都认为是无所事事的街溜子,有什么资格娶正式职工家的女儿?

周堒瞬间就想溜了,他不该因为狐朋狗友的闹腾,而鬼迷心窍的。

就算是雄心豹子胆都不敢有这样的念想啊。

周堒眼神带着点闪烁,想着偷遛又不伤人的办法,毕竟他的薄背心还在人手上拽着呢。

要不是外面还套了一件衬衣,他一个牛高马大的大男人就该窘迫死了。

叶汐猜测他心中所想,趁着人魂不守舍的时候逼问,“为了表明诚意,你先说说名字和住址吧。”

周堒鬼使神差般的把名字,住址全都说了,说完后神色带着点一言难尽。

叶汐点点头,这名字还是挺有男子汉气概的。

“周堒,你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大男人,不会想着要落荒而逃吧?”

叶汐说着又朝着他凑近了一点,温柔的呼吸声都能拂过了他的脸颊了。

周堒拳头紧紧的握成拳,因为用力,手上青筋都泛起了。

甚至于还感觉到掌心中传来的湿润,因为紧张,手心都冒汗了。

在这炎热的天气中,承受着甜蜜的煎熬。

面对着叶汐炯炯有神的眼神,最后弱弱的吐出了一句“不逃。”

叶汐朝着他露出了璀璨的笑容,一对迷人的眼睛,眼尾微微的往上翘,仿佛能够魅惑人心一般。

“周堒,想不想体验身心愉悦的感觉!”

周堒感觉他脑子完全就不能思考了,注意力全部在她一张一合的唇上。

红润,柔软,让人想入非非。

此时此刻想要欺负人的念头在咆哮着。

叶汐似乎是洞察先机一般的,言行举止都带着一点点的勾魂摄魄。

“周堒,刚刚昙花一现都没感觉呢!不如咱们讨教讨教?”叶汐说着,在他瞪大双眼的状态下靠近他,快速凑上去,干脆利落不带丝毫迟疑的。

周堒完全就傻了,脑子就像是一桶浆糊,完全不会思考了。

特别是个中滋味,根本不是刚刚的浅尝辄止能够比拟的,感觉格外的撩人。

一个大男人就这么落慌而逃了。

像是身后有饿狼在追赶一般,脚步虎啸生风的,像是一阵风一般瞬间就跑没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