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传下去,林咏焱虚了
  • 一明元素
  • 奔跑的虾米
  • 5018字
  • 2022-05-22 22:01:36

精神上的疲劳总是会比肉体上的疲劳更加严重,林咏焱现在就是这种非常难受的情况。

林咏焱现在除了每天吃饭的时间会离开戒指以外,其余的时间全部都待在戒指空间锻炼。

虽然说离学院考试还有一年的时间,但是林咏焱还是想要在高三上学期前激活元痕,毕竟有句话说得好,一步领先,步步领先,我现在领先一年,到时候就能一飞冲天。

而在学院考试中,总体来说有两项测试,一就是普通的检测元痕是否能够承载元素力,这一关通过了之后就可以选择进入绝大多数学院,如果连这一关都没有通过只能回去重读高三级。

因为在高三级的课程内容中,正常的学习课程基本上已经在高二结束,剩下的就是体质提升和基础巩固。

但如果在第一项测试中,如果你的元痕激活之后表现非常优秀,可以容纳更多的元素力和带有三种属性以上的元素,那么就会安排你进入隐藏的第二项测试——体力极限测试,这项测试没有明确的标准,考官只看你身体的综合数据是否达标。

只有通过第二项测试的人,才能选择进入学院中的特殊院校:华夏战争学院。

这所院校位于龙洲中部,主要培养特殊人才,专职单兵战斗与团队配合行动,只有在这所学院完美毕业的人员才可以进入被称为“华夏利刃”的龙牙军团。

而每年进入华夏战争学院的人有几千人,完美毕业的却只有几十人,而这几十人无一不是在未来身居高位或掌握大权。

华夏战争学院无论是入学要求还是毕业要求都十分严苛。

但每年还是有非常多的人想要进入华夏战争学院,不为什么,就为了更高的师资力量,获得更强大的力量还有更好的资源。

林咏焱拖着炎狱•朱雀在两倍重力下哼哧哼哧地缓慢移动,但速度已经比刚刚拿起炎狱•朱雀的时候快了不少,很明显,双重压力下的林咏焱进步神速。

但是林咏焱仍然觉得不够,没有那种绝对疲劳的感觉,只有让自己陷入绝对疲劳的状态,才是锻炼最有效果,进步最大的时候。

“朱雀,能不能给我适当的增加一点难度?重力就算了,三倍重力拿不起炎狱•朱雀还怎么锻炼?我也没有空手去拿炎砖了。我需要那种接近极限的临界点,我觉得两倍重力还是太慢了。”

“你倒是给我出了个难题,不过我还是有办法的。”

朱雀一挥翅膀,地面上凭空出现了一副………………手铐????

林咏焱:“(||゚Д゚)你这是干什么?我可是班里的三好学生,平时尊敬老师爱护同学,一没偷二没抢,长这么大,我一直都光明磊落,为人君子,然后怎么到你这突然变成阶下囚????”

朱雀用翅膀捂住额头,突然觉得击杀四大凶兽的任务任重而道远。

“你不是说嫌炎狱•朱雀不够重吗?那你就把这个玄重环戴上,这东西可以调节重量,等你戴上之后调整到自己认为合适的重量再训练,就算你的实力提升,它也可以完美的契合你的实力涨幅。”

“原来这个东西叫玄重环?我靠,这么好的东西,你干嘛不早点拿出来?”

“因为它最高只能调节到30公斤,如果你以后的力量超过了300公斤,那么这东西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哦,我还以为能无限调节重量呢。”

“但是对于你现在来说刚刚好,不是吗?”

林咏焱带上玄重环,转动旋钮,调整为十公斤,再次抓住剑柄,试着从地上提了提,感觉还是差点意思,再次调整为十五公斤。

“嗯~这下好了,感觉不错。”

林咏焱再一次拖动炎狱•朱雀,空间里只剩下剑身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单调而持久。

而远在龙洲中央的一座庞大建筑内,视线透过地面向下看,千米深处有一个巨大的空间,空间中密布着颜色各异的阵法,而在中央最为巨大的黄色阵法之下,是一片紫黑色的潭水,看起来十分粘稠和压抑。

潭水表面一片死寂。

突然,潭水表面开始搅动起来,似乎下面好像有什么生物在活动。空间内部的所有阵法突然亮起,颜色各异的能量全部汇入中央最大的黄色阵法中。

一道两米直径的能量光束从阵法中央释放,击穿了粘稠的潭水,击中了潜伏在潭水下方的生物。

那神秘生物并没有死亡,在潭水下方发出了不甘的怒吼,但因为上方结界过于强大,最终无奈地翻身下潜。

潭水再度恢复了平静,而空间中的众多阵法也逐渐暗淡下去。

三个身影瞬间出现在这片空间内,年龄不相近,高矮也不尽相同,唯一相同的只有他们身上的红色服装和一条龙形的勋章。

勋章主体为红色,上面雕刻着一条金色的巨龙,巨龙大张着嘴巴,尖利的龙牙夺人眼球,仿佛下一刻就会从徽章中腾飞而出,咬碎这世上的一切不洁之物。

一道声音在这个空间内响起。

“为何魔灵近几年的活动愈发频繁?”

“我不知道,但是它们的活动让我有一些不好的感觉。”

另一道苍老的声音也在此时回应。

“我倒觉得没什么大碍,就算它们活动再剧烈,也不可能突破布置在魔渊之口的法阵。”

“还是让人去检查一下吧,顺便修复一下法阵,面对这种东西还是小心一点好。”

第三道声音响起,听起来比前两道声音都要年轻。

“我同意。”

“我也赞同。”

“可是让谁去呢,我们都不精通阵法。”

“不是还有一个人吗?”

“你是说……邹荣?”

“不然呢,除了他,我们其中还有谁精通如此等级之高的阵法?”

“可是他不想回来。”

“国事当前,可由不得他如此任性!赶快传讯!”

“收到,我这就去通知他。”

“行了,快去快回。”

“…………”

“……”

地下空间彻底安静下来,只有众多的阵法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视线回归。

林咏焱依旧吃力地拖着炎狱•朱雀,朱雀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似乎是去休息了。

“呼~~~~~~~”

林咏焱在完成十圈训练之后,放下了这把重剑,他走到自己存放物品的地方,拿起了一块赋灵石碎片,林咏焱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朱雀的身影。

“朱雀!在不在?我有事情想问你。”

“哦?小家伙,又有什么事情想要问姐姐我?我一定会非常耐心的回答你哟!”

林咏焱没有理会朱雀言语中的调戏之意,直接开口问道。

“朱雀,这块东西到底要怎么用啊?”

“你现在又用不了,为什么要问?”

“我问问不行吗?反正也没几天了。”

林咏焱理直气壮地说。

朱雀看到林咏焱这么振振有词的样子,决定打击他一下。

“你现在还得训练,看你每天累死累活的样子,要是你的朋友知道了,都不知道会怎么嘲笑你呢。”

“朋友?你是说钟进是吧?他咋就能嘲笑我了?我的知识储备可是杠杠的。”

“我又没说是基础知识方面,我是说他的元痕已经达到要求了。”

林咏焱:Σ(っ°Д°;)っ

“啊?为什么?不过也好,这样我们俩就能选同一所学校了。”

“看不出来呀,你的心胸还挺豁达的,难道你就不好奇他为什么能元痕达标吗?”

“有点好奇(很想知道),但我反正十几天之后我也能元痕达标了。”

朱雀看到林咏焱脸上那有些扭捏的样子,也没有开口戳破,而是继续开口说道:

“钟进的体质似乎本来就异于常人,你觉得他胖,但他绝对不是虚胖,他可能还是一位练家子,只不过这段时间懈怠了,身材有些变形而已。”

“好像也是,他小时候身体挺壮的,力气也蛮大,好像以前他去练武术去了,然后上了高中就变胖了。”

“所以喽,人家基础好啊,练了十几年呢,他的身体达标也是挺正常的。不过你现在只用一个多月就快追上别人了,也是蛮不错的。”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这东西到底怎么用啊?”

“多简单,让我用火把它烧化了,你再喝下去就行了。”

林咏焱:o_O???

“你想让我生吞岩浆吗?拜托大姐,作死也不是这么作的,起码换个不痛苦的方法吧?”

朱雀笑骂道:

“谁跟你说趁热喝了?赋灵石一旦融化,就算你把它冰冻起来,它也不会变回石头,它会永远的保持液态,所以你在喝的时候得小心点,不要洒了,不然到时候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你觉得我像是得了帕金森的样子吗?”

朱雀:→_→

“说不准呢?”

林咏焱:“▌°Д°;)っ”

“不跟你说了,帮我把重力限制解除,我要尝试挥舞炎狱•朱雀,适应它的重量,到时候就算下盘很稳,对这把剑的重量分布不熟悉,挥舞所用的力度也不熟,学了招式也是白搭。”

“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样的觉悟,本来我还想着看你笑话的,唉,真是不解风情,连姐姐这一点小小的愿望都不能满足,以后啊,姐姐怎么能向你索取那些呢?”

朱雀的视线瞄向了……

林咏焱:这是我这种单纯的小孩子不给钱能看的吗?

停停停停!!!我要下车!!!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快开门!快开门!放我下车!卧槽!车门被哪个狗日的焊死了!!!

朱雀最终还是解除了多倍重力。

林咏焱走到炎狱•朱雀旁边。

双手紧握炎狱•朱雀的剑柄,猛然发力,将这把重剑从地上提起,用力一挥。

不出所料,林咏焱再次摔倒。

“嘿,我还真就不信了,我还能被一把重剑给支配了不成?算了,先拿着它尝试练练最简单的重剑招式吧。”

林咏焱在知道自己会拿这把重剑当武器的时候,就去图书馆里找各种有关重剑的书籍,学到了一招两式,只不过很皮毛就是了,不过对于林咏焱这种新手还是很有用的。

林咏焱开始拿着炎狱•朱雀向前方挥舞。

重剑之所以叫重剑,就是因为它势大力沉,不易掌握,并且在不熟练的时候很可能会反伤自己。

普通的剑共有基础八式,分别为:刺剑,劈剑,撩剑,挂剑,云剑,点剑,崩剑,截剑。

而重剑属于剑的一个偏门分支,基本上只能使用劈剑:立剑,由上而下为劈,力达剑身。但在劈剑的基础上又诞生了其他重剑招式。

虽然重剑的招式数量远远不如普通轻剑,但重剑的每一招都有排山倒海,开山劈石之能,在战场上是十足的战争利器,即使是在单挑的时候也可以利用重剑的重量和长度来压制敌人,使敌人难以近身攻击。

但是重剑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也是它的重量所导致的,因为重剑力量沉重,也会给使用者带来巨大的负担,从而使重剑的挥舞速度并不如轻剑。

在遇到速度比较快的敌人的时候,会显得有一些难以招架,除非你的力量和对自身的掌控程度远超敌人,让敌人完全无法寻找到你的破绽,甚至可以让自己故意露出破绽,诱使敌人攻击从而利用重剑的特性将敌人一举击溃。

林咏焱把炎狱•朱雀全力高举过头顶,然后用力下压,向前劈砍。

炎狱•朱雀。在前方画了一道完美的弧线,然后砍到地上。

“铛!!!!!!!”

炎狱•朱雀应声脱手飞出。

林咏焱再次应声倒地。

“我靠,这反震的力量怎么这么大?我手都麻了。”

“所以喽,你想要完美的适应这把重剑的所有部分,还是要多加练习,否则,贸然掌控只会反伤自己,不仅打不到敌人,还把自己给伤了,两头都讨不了好。”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不就是多加练习吗?我先想想怎么解决这个反震的力量。”

林咏焱从杂物堆里找到了自己送进来的那床棉被,多次折叠,变成一块软厚软厚的垫子。

“你这是干什么?你把棉被拿过来也没用啊。”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我已经找到了解决反震力量的方法了。”

林咏焱再一次把炎狱•朱雀高举过头顶,向着地上的棉被劈去。

“等一下!这样不行!剑身上有……”

朱雀话还没说完,炎狱•朱雀已经劈到了地上的那床棉被。

炎狱•朱雀在接触到棉被的短短一秒内,地上的棉被猛然变成一个火球,不到十秒就被炎狱•朱雀所携带的火元素力焚烧殆尽。

林咏焱:Σ(っ°Д°;)っyee~

朱雀看着地上的那堆残渣,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倒是忘记跟你说了,炎狱•朱雀上面有不断流转的火元素,除了握住这把剑的人,其他东西只要碰到这把剑的剑身就会被剑身上所附带的大量火元素加热,直至焚烧殆尽。”

林咏焱愣愣的看着朱雀,然后再看看炎狱•朱雀,最后看向地上的那堆残渣。

“你怎么不早说?”

“我这不是忘了吗?而且我也没想到你会把那张棉被当做缓冲物啊,我提醒你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呜呜呜,我最爱的棉被,就这样被我自己给一把火烧了……”

“这个世界上基本上没有能抵挡得住炎狱•朱雀接触十秒以上的东西,除了这戒指里面的石砖。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适应这股反震力吧。”

“那我要多久才能完全掌握炎狱•朱雀?”

“看你的造化喽。我估计不了,每一次估计都是会被你提前完成,姐姐我丢不起这个人。”

“算了,我还是先练横斩吧,纵劈的反震力我现在是解决不了,横斩的话我还是行的,至少对手掌的负担不会那么大。”

林咏焱向前大跨一步,左右手同时发力,将炎狱•朱雀从身体左侧挥出,画出一个完美的弧度,攻击范围是一个半径为两米的半圆,在身体右侧收力,剑尖点地,稳住了因为用力过猛而险些失去平衡的身体。

这一次,林咏焱挥出了一招半式而没有摔倒。

“嗯,还不错,小家伙,你再一次刷新了我对你的认知,你对身体的控制能力似乎不错,对机会的把握也还算上乘,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你对这把剑重量分布的熟练度,嗯~多练练就好了。”

“那是,你不看看我是谁?”

“啊对对对。”

林咏焱:T^T

“你就不能多夸我两句吗?”

“不能,身为神兽必须要诚实。”

“那你馋我身子也是真的喽!”

朱雀:?????????

林咏焱成功反杀。

“又在这耍贫嘴,还不快点去练!”

“啊对对对。”

“草!(一种植物)”

林咏焱最终还是拿起了炎狱•朱雀继续训练,只不过脸上出现了几个来源不明的淤青。

生活不易,小焱叹气。

生活果然还是对我这涉世不深的小动物伸出了魔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