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蓝星从未是安全之地

  • 一明元素
  • 奔跑的虾米
  • 5269字
  • 2022-05-18 09:44:01

一个月后。

高二学期终于结束了,林龙中学迎来了最为漫长的假期。

暑假。

“芜湖!放假了!!”

“先别走,你欠我的钱还没还呢!”

“来追我呀,追得上我就让你嘿嘿嘿。”

“呕,别恶心我了。”

“莹莹酱,我们等一会儿去商场看看吧!”

“好呀,听说好像又上了一批新的洗面奶和口红呢。”

林咏焱背上书包,站了起来。

此时的林咏焱跟一个月前相比,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身上的肌肉数量较一个月前增加了不少,也变高了一点,一个月前只有一米七八,现在的他已经达到了一米八,一跃成为班里最高的男生。

“呼~~~~~~”

“一个月过去了,今天再试一下拿起那把炎狱•朱雀吧!”

炎狱•朱雀在戒指空间中摆了整整一个月,在这期间林咏焱非常识相的没有去动它,因为他知道自己在没有由量变达到质变之前,自己是不可能拿起那把剑的。

而现在,一月之期已到,养兵三十日,用兵一时。训练的成果就在今天得以展现!

林咏焱走出教室,迎面碰上了刚从外面打水回来的钟进。

钟进盯着林咏焱上下扫视,拍了拍林咏焱的肩膀。

“看看你小子,一个月前瘦的跟竹竿似的,你现在看起来,啧啧啧,不知道有多少班上的女生都偷偷看着你呢,老实跟我讲,去哪锻炼了?要是你再锻炼下去,暑假回来说不定都变成一肌肉猛男了。”

“你就别调侃我了,我现在每天累得要死要活的,还不是我主动去练的,要是你拿着两块砖走来走去,然后还得跑起来,如果你也这么练的话,不用一个月,你也能练成我这样的身材。”

“我靠,还没放假你就去打工了,搬一块砖多少钱啊?要是价钱高的话,我或许会去看看,最近我妈说我花钱太多,都不给我零花钱了。”

“谁跟你说我去搬砖了?我只是打个比方,我是说我手上拿着个很重的东西,然后在负重的情况下行走跑步训练。话说你的钱都用到哪里去了?我平时也没看你经常买吃的。”

“可多了,我的卧室里面现在有几十个手办和模型呢,我还特意买的金属材料的,还斥巨资买了个粘墙上特别紧的玻璃橱窗呢,免得哪些亲戚朋友的熊孩子跑到我卧室来,一巴掌全给我凎翻了。”

“你买那些玩意干啥?”

“拿来看啊!那可是老婆诶,谁不喜欢?”

“我没有这些世俗的欲望。(;`O´)o”

“人不好色好什么,how are you吗?”

“………………………”

林咏焱: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有什么爱好,我不管,你先赶紧把我那本笔记给吃透了,要不然的话,我到时候去青州首府学院了,你就见不到我了。”

“好家伙,志向那么远大,你要去青州首府学院吗?我突然感觉我又行了诶,对了,你可以在暑假的时候,每个星期来我家一次教教我,拿着手机问你问题总有点怪怪的。”

“哪里怪怪的了?”

“只要我拿起手机问你问题,后面的门一定会被我妈推开。然后我就变成了一直在玩手机,没有写作业。然后我没有用手机,我妈打开房门的时候,她一定会认为我刚刚放下手机,做样子给她看。”

“你这,你这也太可怜了。行吧!每个星期三我去你家一趟,只要你下个学期成绩好起来了,就算你写作业玩手机,你妈都不会说你了。”

“唉,但愿如此吧!”

“那好,下个星期见!”

“再见,星期三记得来啊!”

“知道了!”

林咏焱回到家,放下书包。

吃过饭之后,林咏焱向母亲打了个招呼,便再次进入须弥空间。

林咏焱开始今天的训练,一个月过去,曾经的五倍重力变为了七倍重力,手中的炎砖也从两个变成了四个。

不仅如此,林咏焱还在行走的过程中对炎砖进行托举,提升自己的臂力。

如果林咏焱感觉到现在的阻碍对自己的训练效果增强不大时,便会要求朱雀增加一倍重力或者增加炎砖。

在这一个月中,林咏焱已经记不清自己摔倒了多少次,炎砖不知道爆炸了多少块,也记不清自己曾经灰头土脸地倒在地上多少次。

林咏焱曾经在学校的体育馆测试过,自己前几天的臂力已经达到了五十五公斤,即将达到拖动炎狱•朱雀的最低要求,如果在训练一些时日,就可以尝试举起六十公斤的炎狱•朱雀。

现在已经是约定一个月的月末。

林咏焱曾经问过朱雀,炎砖到底有多少块?朱雀非常悠闲的告诉他,炎砖的数量是无限的,只要朱雀意念一动,就可以凭空出现一百块炎砖。

林咏焱在空间里拿着四块炎砖行走了十圈,随后,把炎砖随手往远处一丢,开始在七倍重力下慢跑。

朱雀立在炎狱•朱雀的剑身上,看着远处在强大重力下依旧坚定奔跑的身影,眼神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咏焱这时也完成了五圈慢跑,这是他四天前达到的七倍重力最远距离,但是今天,完成五圈之后,他并没有停下,而是再度迈开大步,开始用更高的速度奔跑。

林咏焱这种在高压下锻炼进步的速度其实让朱雀有一些惊奇。

在朱雀看来,一个月让林咏焱拿起炎狱•朱雀其实是很勉强的,但是她却忽略了一个重要因素。

林咏焱自身所拥有的意志力。

林咏焱不断的挑战自己的极限,在休息的时候也没有让朱雀解除高重力,休息完毕就立刻起身继续训练。

林咏焱不光完成了负重移动和不负重奔跑,还给自己增加了外界的体育运动项目,朱雀知道他经常训练的最多的就是俯卧撑,无论是对自己的臂力还是平衡能力都有极大的裨益。

林咏焱甚至带了一些学习资料进入戒指空间,在高重力的环境下学习和思考。

这股疯狂的劲让见多识广的朱雀都有些啧啧称奇。

“按照你现在的进度,我估计你两个月之后元痕就可以达到要求了。”

林咏焱听到这话,停下训练,抬头看向朱雀,笑道。

“其实我从来不相信估计的东西,能被估计的人生,那还能叫人生吗?最多只能算是别人的剧本而已。而我要做的,就是自己执笔写下属于自己的人生。”

朱雀听了这话,沉默了很久。

“你或许是对的,我们错误的估计了它们………”

“你是否相信,我们现在所在的星球,其实从来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很显然,我不信,要是蓝星不安全,华夏又怎么会存在?”

“它们一直都在,甚至可以追溯到万年以前,与我们同处一个时代,只是现在它们仍在沉睡,但是现在万年已过,它们或许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但是我们现在仍然还是灵魂体,根本没有抵抗之力。”

“你说的它们,是什么东西?”

朱雀没有正面回答林咏焱的问题。

“盘古开天地之时,轻而洁净的物质向上飘为天空,重而污浊的东西下沉为地,绝对污浊的东西沉之于地心,而我们,是盘古从天空带下来镇守于地面的元素之灵,从此,世界才有了五大元素。”

“在创世至那万年之前,我们并没有理会地底之下的极恶污浊,而我们没有预料到,污浊竟然在极其漫长的时光中诞生灵智,孕育出了四大凶兽,还诞生了数以千万计的魔灵。”

“哪四大凶兽?”

“它们分别名为梼杌,饕餮,穷奇,混沌。”

“而万年之前,地底污浊暴动,四大凶兽带领魔灵涌出地面,我们并没有准备,只得仓促应战,幸而盘祖以一己之力击溃两大凶兽,但盘祖因力竭溘然长逝,而我们五大元素灵与其余两大凶兽与数千万的魔灵开战。”

“我们称这场战争为,神魔之战。”

“幸而天道眷顾,我们最终还是赢下了这场战争,但仅仅只能是把它们封印,它们还活着,而这个世界与我们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天地元素灵气十不存一,我们五大元素之灵肉身尽毁,灵魂也只剩六分之一。”

“神魔大战千年后,世界再度出现一位如盘祖般的人物,小家伙,你或许会听说过这位人物,她创造了你们人族以及如今的盛世,她名为娲祖,但可惜的是,她在创造人族之后便不知所踪,在我的记忆中也实在搜寻不到关于娲祖的任何其他信息。”

“而如今时间已过万年,凶兽仅仅只需要血气和任何形式的能量就能恢复,而万年以来,世界消失的生命何止千万亿,血气充盈,正利于它们的恢复,并且饕餮还有吞天食地的力量,在沉睡中也能持续吸取能量,并使它们的恢复速度加快。”

“而我们只能吸取着天地这稀薄的元素缓缓恢复,待到四大凶兽恢复全盛,我们或许仅仅只能重铸肉身。”

“如果四大凶兽再度卷土重来,此盛世或许很快就会变为人间炼狱。”

林咏焱张大嘴巴,这种上古秘辛是我这种根本没有实力的小东西没给钱就能听的吗?

“等会儿等会儿,我脑子现在有点乱,你是说有四大凶兽即将苏醒,而我们无能为力吗?”

“非常遗憾的告诉你,是的。”

“就连我们华夏的高层战力也不可能打得过吗?”

“没错,你听好了,是根本不可能,现在的世界天地灵气如此稀薄,根本不足以支撑你们前进到很强的地步。”

林咏焱傻了,傻得非常彻底。

“或许,你能这么碰巧地得到这枚戒指,有天道在干涉也说不定。毕竟盘祖离去之后,意志已然融入天道,或许他也不想人族就此覆灭吧。”

林咏焱沉默了很久,开口说道。

“你确信吗?”

朱雀也沉默了,许久,缓缓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或许吧。”

“但你现在得到了这枚戒指,我们就会帮你搏一搏那最后的希望,尽管这个希望近乎于不可能。”

林咏焱的声音骤然响起。

“为什么是选中我?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不是伟人,也不是英雄,我没有绝世的天赋,也没有强大的力量,为什么要选中我?!”

“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你,但从我这几十天对你的观察来说,你确实没有你说的任何特点,那你有一样东西比那些都珍贵,你的意志和对实力的渴望。”

“你毫不掩饰你对于更高境界的渴望,也愿意为强大的力量付出惨重的代价,尽管那个代价的名字可能叫死亡。”

“你为什么不能把对力量渴望转化为救世的悲悯呢?”

“我有这个义务吗?为什么戒指选中了我?我就一定要拯救这个世界?”

朱雀愣了愣。

“你确实没有这样的义务,但我们也没有,我们随天地而生,本来可以与凶兽和平相处,毕竟天地初开之前的混沌根本没有洁净与污浊之分。”

“我们万年之前为天下苍生而战,万年之后,你又为何不可为人族未来而战?”

林咏焱沉默了许久。

“可…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办法对抗这样的灾难啊。”

朱雀看到林咏焱态度动摇,笑着说道。

“我们或许没有办法,但你可能有,但在此之前,我们得先去寻找一尊雕像。”

“什么雕像?”

“五行灵界之像,这就是白虎在万年之前用天外陨铁所铸雕像,你手上的戒指可以打开五行灵界,那里有我们为了第二次神魔大战所能做的所有准备。”

“那这尊雕像现在在哪呢?”

“我也不知道,但当你实力强大之后,戒指与雕像之间的联系就会加强,你还会愁找不到吗?”

“而现在,你所要做的,就是尽快激活元痕,没有元痕,我们今天所说的一切全部都是无稽之谈。”

“而现在,时间不多了,所以,你准备好了吗?”

林咏焱一脸茫然。

“准备什么?”

“准备,无痕境修炼的最高压力,十倍重力!外加八块炎砖!”

林咏焱大惊。

“等会儿,我还没有准备好!”

话音刚落,林咏焱就被重力狠狠地给拍到了地上,林咏焱再次感受到第一次被重力支配的恐惧,更加难受的是,朱雀所召唤出的炎砖全部被朱雀摔了一遍。

“现在你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要想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就要先承受更巨大的痛苦!”

“否则,失去亲人和朋友的痛苦比你现在受到的皮肉之苦要疼痛百倍!这是我能给予你最真实的忠告!”

林咏焱看着朱雀脸上的那种严肃的表情,开口问道。

“你失去过什么吗?”

朱雀愣了愣,脸上的表情瞬间破防,神色颓然。

“现在的我,除了还未苏醒的其余四个家伙,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失去了。”

“不好意思,提起你的伤心事了。”

朱雀摇摇头。

“我没什么大碍,反正都已经过去了,再想也没有用了。”

“但是我想说,你是不是忘记了我要尝试拿起炎狱•朱雀,拿着那玩意儿锻练不是更好吗?”

朱雀再次一愣,用翅膀拍了拍头。

“过去的事情想太多了,心里有些乱,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空间重力恢复正常。

林咏焱先是在地上,然后一跃而起,大踏步走到炎狱•朱雀旁边,用手用力抓住冰凉的剑柄,然后全身发力。

“喝~!!!!!”

炎狱•朱雀那巨大的剑身开始颤动,随着林咏焱使用力量的提升,剑身的抖动开始愈加明显。

林咏焱能感觉到炎狱•朱雀即将离开地面,大吼一声。

“给我起!!!!!!!”

林咏焱手臂一粗,肌肉猛然收缩,爆发出巨大的力量,而躺在地面上一个月之久的炎狱•朱雀随着林咏焱最后一声大吼应声而起。

炎狱•朱雀被林咏焱提起来在空中画了个半圆,然后,林咏焱就摔倒了。

“卧槽,还是太重了。刚提起来就被这玩意儿给带倒了。”

林咏焱再次起身,用手抓着剑柄扭头对着朱雀大喊。

“给我来两倍重力!我要拖着这玩意儿训练!”

在林咏焱的感觉里,两倍重力下自己还是能拖动炎狱•朱雀的,这么好又这么顺手的负重不拿来训练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林咏焱的脑海里已经开始想象自己拿着炎狱•朱雀在空间里训练的时候大开大合的场景了,想想都爽。

两倍重力袭来,林咏焱感觉手里一沉,炎狱•朱雀再次躺在了地上,林咏焱用手握着剑柄,再次使出了刚才的力量,而现在,这把大剑只能随着林咏焱用力的方向缓缓移动。

“我现在已经能拖动一百二十公斤的东西了吗?我靠,那岂不是说我能拖动一个半钟进!”

钟进:你礼貌吗?

“等你什么时候能有力的挥动炎狱•朱雀并且下盘很稳的时候,我就会教你我所使用的重剑招式。”

林咏焱看了一眼朱雀。

“就你那鸟样还怎么教我。”

朱雀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林咏焱发出一道火元素能量。

林咏焱躲闪不及,被能量打飞出去。

“用不用让姐姐来教你怎么跟女孩子说话呀,只需要让我打你一顿你就会了哟!”

林咏焱赶紧爬起来,猛的摇头。

“不用不用,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解人意的大姐姐,朱雀姐姐你最好了。”

“嗯,这还差不多嘛。”

朱雀语气一转。

“还在这贫嘴,还不快去训练!”

林咏焱:ヽ(●゚´Д`゚●)ノ゚呜哇~!

还让不让人活了?快瞧瞧她那资产阶级的嘴脸啊!这种压榨程度让资本家看着惭愧,犹太人看了都落泪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