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垂死病中惊坐起

  • 一明元素
  • 奔跑的虾米
  • 4255字
  • 2022-05-16 20:52:52

家中。

卧室里的林咏焱突然剧烈地抖动了一下,他猛然睁开眼睛,一下子起身坐起在了床上。

林咏焱使劲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大口喘气。

“这朱雀真是太baby辣,居然偷袭我!不讲武德。下次进去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报复她!”

“不过,好像我也没什么报复她的好办法啊。”

“她所说的万年战争还未结束又是什么东西?现在的蓝星上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林咏焱低头看了一眼戒指,摇了摇头,把这种想法抛之脑后。

“想那么多也没什么用,到时候了她自然会告诉我。”

抬头看看时间,距离自己平时起床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算了,再睡一会儿,反正不会睡得多沉。”

林咏焱笑着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

再次醒来,抬头。

“卧槽(#゚Д゚)!怎么都快上课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林咏焱如上岸的虾米一般猛然弹跳起来,在三分钟之内完成了洗漱,穿衣出门,速度之快令他自己也不敢相信。

果然,人的潜能是无限的。不要以为自己不行,那是因为后面没有人逼你一把!

林咏焱骑上自行车,经过一段风驰电掣的骑行之后,终于赶在铃声响起前一秒踏进了教室。

“呼,还好赶上了,没迟到!不愧是我!”

林咏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等待老师上课。

李鹏举坐在林咏焱的旁边,用手撑着头看着他精神奕奕的样子,不禁有些疑惑。

“唉,咏焱,你的黑边眼镜哪去了?昨天一定睡了个好觉吧!”

林咏焱:?

好个屁,被某只鸟拉着聊了一晚上的天,还被那玩意儿给踢出来了,这能觉睡得好吗?

这时林咏焱才意识到重点。

“我的眼睛旁边没有黑眼圈吗?”

“没有啊!你昨天的黑眼圈早就消了。你昨天晚上一定睡得蛮香的,不像我,睡到一半,自己醒了,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T_T”

“你眼睛旁边也没有黑眼圈啊!”

“我这人体质就是这样,没睡好你也看不出来。”

“哦,这样啊!”

直到这时林咏焱才发现虽然昨天晚上在戒指里好像呆了很久,但自己的精神好像没有什么疲惫的感觉。

“难道说灵魂待在戒指里,肉身在外面睡觉也会睡得很香吗?应该不会吧?哪有这种功能?→_→如果是真的话,我以后不就成卷王了吗?”

白天学习,晚上也学习。

卧槽,飞龙骑脸怎么输啊?

“你在那神神叨叨什么呢?”

“没有没有,我在想今天的学习任务呢,想入神了然后就念出来了。”

李鹏举一脸羡慕。

“要是我也有你那脑子就好了,不然也不会次次得班级第三了。

ヽ( ̄д ̄;)ノ”

“你只要像我一样努力,你也可以拿全级第一!”

李鹏举眨了眨眼睛,小小的眼睛里有大大的不可思议。

“努力?你?拉倒吧!”

林咏焱:(。-ω-)

“鹏举啊,你要知道一件事,人和人之间是不能一概而论的,而且,说不定你看到的只是表象呢?人家私下里可能比你更加努力百倍啊!”

李鹏举:“(゚皿゚)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我觉得你的表情有点怪怪的。”

林咏焱:∑( ̄□ ̄)

“哪里有?我在家里可努力地认真学习了,我家的邻居都把我早上的读书声当做闹钟呢!”

林咏焱脸上正义凛然,实际上心里慌的一批。

李鹏举看着林咏焱表情不断变化,嗅到了一种谎言的味道,李鹏举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另外的声音打断了。

“那你………………”

“好的,同学们,我们现在准备开始上课。请各位同学把《水元素基础和衍生元素特性》拿出来,翻到第93页。”

教室里面响起了一阵哗啦啦的翻书声。

说话的人正是林咏焱所在班级的水元素指导教师,也是林咏焱的班主任,名为尉月英,她看起来十分年轻,仿佛是刚从学院毕业的一般,似乎就比林咏焱这个年纪的学生大五六岁左右,待学生和蔼,教导的班级成绩优秀,年纪轻轻就在学校的领导层中小有名气。

“来,同学们,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昨天所学的知识。”

“我先来提问一下:水元素的衍生元素与木元素的衍生元素会有什么产生反应?分类讨论。”

“有同学主动回答吗?”

林咏焱环顾一周,很明显,根本没有。

“没有人举手是吧?那我点名了哦!”

“嗯,江水月。请你来回答一下这两个问题。”

坐在林咏焱右前方的女生如同刚过一夜一样,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冰元素会使带有单一少量草元素的生物进入凋零状态,并且会对草元素进行崩解破坏,然后……然后是…大幅降低攻击力,而……而且三个小时内未能解除凋零状态就会陷入昏迷,失去行动能力直至死亡。”

尉月英笑着点了点头。

“还有呢?”

“老…老师,我不知道了………”

“好了,你回答的不错,先坐下吧。还有同学知道另一种反应方式吗?”

尉老师环顾全班,不出所料,又是完全没有人举手。

“林咏焱,由你来补充完整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吗?”

尉月英笑眯眯地对着林咏焱说道。

林咏焱:唉,习惯了,习惯了。都坐下,看哥怎么操作!

林咏焱站起身来开口说道:

“如果一个生物的草元素是巨量的,那么,冰元素在接触此生物时,草元素会将冰元素崩解为水元素,并进行吸收,转化为草元素,并供给生物以能量。”

尉月英满意地笑了起来。

“回答的很好,不错,坐下吧,大家要多向林咏焱同学学习。”

林咏焱点了点头。

都坐下,基操勿六基操勿六。

同学们:-_-#

“那么,昨天的课程我们就复习完了,今天我们继续接上昨天的内容。”

“哦,对了,同学们,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们,对应元素的的老师只会带你们到高二结束,上了高三之后,各位老师就会回到高一教你们的学弟学妹们了。”

尉月英的话音刚落,教室里哀鸿遍野,同学们的眼里满是不解和不舍。

“为什么啊?老师?”

“难道学校还有比你们更厉害的老师吗?”

尉月英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当然有啦!等你们到了高三,我们班只会有一位老师来教你们学院考试所需要的知识。”

同学们:(°д°)Σ(゚д゚lll)Σ(っ°Д°;)っ

“一个?!”

“学校不是真的在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咯,这位老师能耐可大了呢,我想,折服你们全班同学还是没有问题的,包括林咏焱哦!”

林咏焱:(;゚Д゚)!

“老师,你怎么说得我好像很厉害似的?”

话音刚落,全班死寂。

全班起码有90%以上的目光看向林咏焱,要是目光能杀人的话,估计林咏焱早已被轰杀至渣。

林咏焱:━Σ(゚Д゚|||)━

“我…我也没说错啊,你们不要这么看着我,很吓人诶。”

你听听你听听,这是碳基生物能说出来的话吗?

“好了,回到正题上来吧!目前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么多,想要了解这位老师的庐山真面目,等你们上了高三就能知道了,反正这高二也没有多久了呀!”

“好了,收回心思!认真上课!翻开书本第95页,看第二段的第四行,水元素…………………”

林咏焱低头看向手中的戒指,可能是因为朱雀苏醒的原因,戒指上的红色云纹颜色更加鲜艳,其他的云纹显得黯淡无光。

要不是试试集中注意力进入戒指内部呢?

林咏焱这样想着,随即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毕竟自己还不知道灵魂进入戒指后,身体会有什么变化,说不定会直接软倒在地上?

还是在家里试吧。

下课铃声正好响起。

“好的,同学们,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课代表记得把练习册上对应的章节布置给同学们完成。先下课吧,下节课记得准时回来。”

“好耶!准时下课欸!”

“胖子!走!打篮球去啊,昨天是我状态不好,看我今天不把你打出屎来!”

“来就来,谁怕谁啊!我今天就要把你打进屎里!”

“莹莹酱,我昨天在购物中心看到了一个颜色特别好看的口红!我买下来了,大出血啊!但是真的太好看了!”

“啊?真的吗?我看看,哇,真的好看!你的嘴唇有草莓果冻一样的感觉耶,我能不能尝一口?”

“哒咩哒咩,不要,啊!!!你又挠我的痒痒肉!”

“来,让我看看!”

“不要!”

林咏焱与男同胞:━Σ(゚Д゚|||)━

白天有些平淡的过去。

随着今天最后一节下课铃的响起。

“好耶,放学啦!”

“走走走,快走快走,再不走就没球场了!”

“等我等我,东西还没收拾好!”

“等个屁,再等就没有球场了!好自为之吧您嘞!”

“卧槽,你怎么跟狗一样?”

林咏焱用手捂住额头。

我的同学为何如此跳脱?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回到家中,张清心早已做好一大桌丰盛的饭菜。家人和睦地坐在饭桌前有说有笑。

渐渐长大也渐渐发现,家才是最温暖的地方,那里有我最爱的人,所以给自己点时间,不管怎样都要回到那个最开始的地方,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

家,永远是一个人心中最温暖的港湾。

林咏焱坐在自己的书桌前,继续捣鼓着碎片。

“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啊?看这玩意儿这么硬,拿来当做偷袭别人的武器确实非常好用。”

“偷偷跟在别人的后面,抓起碎片就往他头上招呼,一击即倒,绝不反弹。”

林咏焱摇了摇头,收起了这有些危险的想法。

“不如去问问那只朱雀,或许她知道一些什么?正好我也要尝试一下主动进入戒指。”

林咏焱翻身上床躺好,闭上眼睛,开始凝聚精神,随后又睁开眼睛,想起了什么。

“差点就把碎片忘了,先试一下把这个碎片放入戒指吧!到时候一不小心进去了,可就不太好出来了。”

林咏焱拿起最大块的碎片,贴在戒指上,尝试凝聚精神。

十分钟之后。

“啊啊啊!!!!!!!!”

“好难啊!!!!!!”

林咏焱看着面前的碎片,感到一阵心累,这怎么凝聚灵魂力量啊?什么叫凝聚灵魂力量啊?那只鸟说的这么不清不楚,你是谜语人吗?

算了算了,再急没有用,静下心来再试一次。

这一次,林咏焱没有直接拿起碎片就开始捣鼓,而是先调整坐姿,调整自己的呼吸,放缓心跳。

“呼~~~~~~”

林咏焱长舒一口浊气,他觉得自己已经到了最佳的状态,拿起碎片,贴紧戒指。

闭眼。

静心。

凝神。

林咏焱对着这枚戒指发出了自己迄今最强大的主动灵魂指令:

“收容!”

林咏焱感觉到自己的左手一轻,睁开眼睛,手上的碎片已经消失不见。

林咏焱愣了一下,随后便是狂喜。

“芜湖!起飞!!!!!!!”

“我觉得我又行了!!!!”

“芜湖芜湖芜湖芜湖!!!!”

这房子虽然说不上特别豪华,但是隔音做的还是蛮不错的,要不然的话整棵树屋都能听得到,毕竟木头本来就有隔音的效果嘛。

但林咏焱那类似返祖的叫声还是引来了父母的询问。

林咏焱连忙解释是因为自己解出了一道特别难的题目才会如此失态,这才让父母放下心来。

看着手上的戒指,林咏焱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兴奋。

“以后我就有一个随身携带的大仓库了!嘿嘿嘿!”

“接下来就是让我自己进去了,还得用手机拍着自己,看看我的灵魂进入戒指后会有什么反应。”

林咏焱再次翻身上床,躺在床上面向天花板,在床边设置好手机之后,闭眼凝神。

林咏焱那学习能力不是吹的,记下刚才将碎片放进戒指里的状态与感受,循着刚才那种感受开始摸索。

有了经验之后,再做一次果然得心应手,林咏焱感觉自己身体一轻,开始下落。

林咏焱:(ノ)゚Д゚(ヽ)

“啊啊啊!!!!!!”

突然的叫声并没有持续很久,毕竟一进入戒指就会出现在中心的白色石砖上空,高度只有两米,不算多高,但还是有点疼的。

但非常遗憾的是,被林咏焱放进来的物品也会出现在中间的白色石砖上。

所以,理所当然的。

林咏焱一屁股坐到了那块碎片上。

叫声的音量突然拔高,由惊慌失措变为了撕心裂肺。

“嗷啊啊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