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出世

  • 一明元素
  • 奔跑的虾米
  • 3370字
  • 2022-05-15 06:12:37

林龙高中

高二六班

林咏焱顶着两个熊猫眼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才刚坐下,放下书包,趴在桌子上头埋在两臂之间睡了起来。

而刚刚看到林咏焱那两只熊猫眼的同学开始交头接耳:

“咏焱昨天晚上不是跟胖子去吃宵夜吗?这,这干啥去了?”

“谁知道呢,说不定昨天晚上冲多了?”

“他俩去吃宵夜?不会是那啥去了吧?”

“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树莓汁吗?”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我脸上一直有车轱辘印。”

钟进刚一进教室,就看到在座位上呼呼大睡的林咏焱。

钟进:(ง ˙o˙)ว

“这家伙昨天晚上没睡觉吗?”

钟进询问旁边的同学。

“谁知道呢,昨天他不是跟你去吃宵夜了吗?”

“我们是去吃宵夜了,可是我十一点就走了,甚至我连他有没有结账都不知道。”

同学:“⊙ω⊙说不定是他没钱结账被老板扣在那洗碗?”

钟进:???????

“不至于不至于,我们跟老板挺熟的,就算当时没钱给明天给也成啊。”

“那我就不知道了,有人传言说你们俩昨天晚上那啥去了。”

钟进一愣,你奶奶个腿!

(╯°Д°)╯︵┴┴

第一节课和第二节课上课的时候,林咏焱保持着一种昏昏欲睡的状态,只要老师喊下课,他当场把头埋到手臂里面睡觉,这种情况在第三节课才开始改善:林咏焱终于把头抬起来听课了。

这种情况令老师都有一些惊奇,林咏焱这孩子十分听话,以前上课从不睡觉,今天怎么这个状态?该不会开始摆烂了吧?

老师走近一看,霍,这不是会打功夫的那啥嘛?老师十分欣慰,认为林咏焱一定是复习到了通宵才会这个样子,点了点头,满脸笑容的走开了。

同学们,钟进:Σ(っ°Д°;)っ

第四节课下课的时候,林咏焱终于没有在睡觉,但还是看得出来有些精神不佳。

钟进走到林咏焱旁边。

“你这小子昨天晚上干啥去了?今天上课睡得冬天的仓鼠似的。”

林咏焱用手抹了把脸,强打精神。

“我昨天不是跟你说要打开那石头吗?”

“啊,那然后呢?你打开了那石头,然后戒指从里面跳出来蹦了一个晚上的迪不成?”

林咏焱白了钟进一眼。

“不是,我昨天晚上回家看了看那石头,用那种凿石头用的精铁凿去凿那块石头,你猜怎么着?那个凿子尖端都卷刃了,那石头上连个白印都没有。”

“然后我想着用普通方法应该打不开,明天跟你讲算了,就让它呆在那里。然后我把那石头放回原位,然后睡觉。”

“睡得正香呢,然后突然听到pang!的一声,我这么跟你讲形容不出来啊,反正就是很大声,能把熟睡的我给震醒,我爸妈都从房间里给惊过来了,打开灯一看,那块石头裂了条缝,我还以为凿多了那个力量最后把它崩了条缝,又继续睡,我以为是结束,没想到才刚刚开始。”

“在整个晚上的时间里,那石头时不时就pang!的一声,我是根本睡不着啊!就连我爸妈都被这块石头给连累了,今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我爸妈都打算跟他们的公司请假。”

钟进:?????????你这怎么越说越玄乎了?

“那你为啥不请假呢?”

“我有的选吗?我爸又用生长术催生竹子了,我估计是我爸昨天晚上没睡好,用这个来报复我。(´д⊂)”

“你也太可怜了点,诶,这玩意真是自己裂的吗?话说石头裂了一个晚上总开了吧。”

“真是它自己裂的,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而且可能是它的硬度太大的原因,崩开的声音也格外的大,有一个跟我们很熟的邻居看见我上学的时候还问我们家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

“今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书桌上的石头已经变成一块一块的了,我把那些碎片收集起来,有些碎片都崩到房间外面去了,然后里面的戒指我也拿到了,你说这玩意儿是不是一个喜欢恶作剧的人弄的?”

钟进:?

“怎么说?”

“你看啊,说不定是有人把某种硬性材料把这戒指封在了里面,然后过了很久这材料老化,它就自己崩开了呢?”

“我不信,精铁凿子算是硬度比较大的凿子了,能在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材料上留下痕迹,能让这种凿子卷刃而不留痕迹的那些材料,都是非常昂贵的,我估计没人这么无聊,把这么贵的材料单纯弄一个恶作剧出来。”

林咏焱愣了愣:好像也是诶。

“你不是说那戒指你拿到了吗?哪呢?让我瞅瞅。”

林咏焱从书包的内侧夹层里一顿翻找,找出来一枚黑黝黝的戒指:

“诺,就是这玩意儿。”

“让我看看。”

钟进从林咏焱手里接过了这枚戒指。

这枚戒指通体幽黑,中间有一条以五彩云纹为主体的环形部分,云纹占据了这枚戒指的大部分空间。

青色,白色,红色,蓝色,黄色的云纹环绕其间,缓缓流动。

“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我可以肯定它跟元素是有关系的。”

钟进信誓旦旦的说。

林咏焱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钟进。

“那你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不是跟元素有关系的?”

钟进:Ծ‸Ծ好像这话也没说错。

“不管了,反正他肯定能与元素产生某种反应,至于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我建议你也不要试,不然到时候你的元痕出现了问题,那就麻烦大了。”

“还用你提醒,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孰轻孰重我还是能分得清的。不过这玩意儿确实是好看,是吧?”

“既然你说他跟元素有关系,那我之后考上学院去问老师不就知道了吗?”

“你怎么把考上学院说的这么轻巧?怎么好像信手拈来似的?”

林咏焱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钟进。

“难道不是吗?”

钟进:………………你怎么跟狗一样?

林咏焱回到家里,坐在书桌前,摘下戒指仔细在灯光下端详。

“既然这玩意儿跟元素有关系,那些碎片带着元素的颜色,那些碎片对着戒指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一位名人说过:实践永远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说干就干。

林咏焱从崩解的碎片中找到了一块比较小的碎片,大概只有一颗米那么大。

很快,他就面临了第一道难题:

怎么把这玩意儿弄得更碎?

能把这东西弄碎只有一种方法,那种方法林咏焱昨天晚上已经见识到了,很显然,那种方法林咏焱没办法用,现在他就要探索另一种方法。

用手捏?拉倒吧,稍微硬一点的石头都捏不扁。

用铁门夹?“吱吱吱吱~咔!”好家伙,合页坏了。

用锤子砸?“砰!!”锤子上出现了一个碎片状的凹坑。

林咏焱:…………………

虽然说要坚持不懈,像蚂蚁一样搬一个土丘,一粒沙一粒土的搬,总有一天会搬完的。可你这也不是土丘啊,是座山啊,还是一整块的,搬?找地方下嘴都够呛。

折腾了一个傍晚,终于!

碎片完好无损,林咏焱无工而返。

我林咏焱堂堂七尺男儿,怎么会被一块碎片所打倒?!

“咏焱,快来吃饭,有你今天最爱吃的酱油鸡翅!”

“哎,来啦!”

只要我接受了自己的软弱,那么我就是无敌的。

还折腾什么碎片?不如去吃饭。碎片哪有饭桌上的饭香?

在吃饭的时候,身为母亲的张清心一眼就发现了儿子身上的不同。

“诶,小焱,你手上的那个戒指是什么?不会是哪个女孩子送给你的吧?”

林咏焱正喝着汤,听到母亲说的这句话,猛地呛了一大口汤。

“咳咳咳咳,妈,您说什么呢?我这个样子,就算我去追也没人要我啊!”

张清心打量着比同龄人高半个头的儿子,转头对着林鑫炎。

“要是当年追我的两个人,另一个有儿子这么帅,我也不会看上你啊。”

林鑫炎:??????

这是在说自己当年还没有儿子帅吗?

“妈,你还记不记得我小时候有一天出去玩,抱着一块透明石头回来?”

“当然记得了,你那时候对着这块石头宝贝的不得了,里面好像还有块黑黑的东西,吃饭睡觉都抱着它,昨天晚上不是还崩得乒乒乓乓响吗?”

“对啊,这个戒指就是里面那块黑东西,今天早上我看到那块石头裂了,这个戒指就出来了。”

“这么神奇?拿过来让为父端详一番。”

林鑫炎拿起这枚戒指,左看右看,看了几分钟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叹了口气。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看上面的纹路,跟五种元素似乎都有关系,这世界上跟五种元素都有关系的东西可不多,好像国家那里也就十几件吧,还有一些掌握在私人的手里,我也不懂,毕竟我只是一位打工人,等你考上学院,或许可以问老师这东西是拿来干什么的。”

“我同学也是这么说的,好像没啥区别。”

“你同学?是不是那个小胖子?”

林咏焱夹起一只鸡翅,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

“是啊!他好像了解一点高三的知识,但学院的知识没人跟他说,我也不知道。”

“算了,继续讲下去好像也没什么用,等小焱考上学院,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说的也是。”

酒足饭饱之后,林咏焱照例复习起了元素种类与元素反应基础,这些知识早已被林咏焱背的滚瓜烂熟,对于班里的其他同学来讲,可以说是降维打击。

但还是要复习,毕竟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时间很快过去,来到了11点,夜已经开始深了,林咏焱也打起了哈欠。

“今天就到这里,睡觉吧。”

翻身上床,盖被,关灯,闭眼一气呵成。

“昨天晚上没睡好,今天晚上一定要睡个好觉。”

林咏焱意识逐渐模糊,很快进入了梦乡。

但今天的梦乡,怎么是一片黑漆漆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