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汝听,人言否
  • 一明元素
  • 奔跑的虾米
  • 3137字
  • 2022-05-19 14:53:25

林咏焱在说出这句话的两秒内,他欣赏了一场世界上最精彩的变脸表演。

这只胖手的主人先是一愣,脸上的表情经历了惊讶,疑惑,最后硬生生转变为愤怒,似乎在后悔跟林咏焱说话。

林咏焱感觉到两只胖手夹住了自己的头,像揉橡皮泥似的使劲揉搓。

“你自己听听你自己说的啥!这特么是人应该说的话吗?!”

面前的小胖子是林咏焱从小到大的好兄弟,是从小穿一条裤衩的那种铁,也是林咏焱的同班同学,在班里处于中游,属于努力学也冲不上去的那种,这让胖胖的钟进非常苦恼,听到林咏焱如此凡尔赛的话,自然十分上头。

“唔呜唔唔,我唔………………”

林咏焱的脸被钟进揉得变形,根本说不出话来。

“你伤害了我幼小的心灵,你应该请我吃两顿宵夜!”

林咏焱面对钟进那种要杀人的目光,打了个寒颤,无奈地点了点头。

林咏焱的脸猛然被松开,他轻轻地用手掌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红的脸,嘶~真疼啊。

林咏焱看向旁边的小胖子钟进,此时,钟进脸上完全没有了愤怒,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阴谋得逞的笑容。

“嘿嘿嘿,烤腰子,羊肉串,快乐水,嘿嘿嘿嘿,哧溜。”

林咏焱无奈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这就是变脸如翻书吗?

之前只在书上见过,还以为是夸张手法,小说果然是来源于现实。

晚上。

荣哥大排档。

钟进拍了拍已经半饱的肚子。

“啊,真好吃,不愧是荣哥的手艺。”

“胖钟啊,好吃就多吃一点,反正是你旁边的三火同学请客吗?”

“老板,再来六串羊肉串!多放孜然!”

“好嘞!”

荣哥的手艺远近皆知,尤其是他那一手烧烤手艺,属实是林区一绝,但是并没有什么人知道荣哥来了多久,从哪里来,这家店仿佛是凭空出现,但荣哥的手艺很快就掩盖了对他身世的讨论,好吃的东西难不成还塞不住八卦的嘴不成?

就好像你创造出了一块两nn的芯片,只要你能批量生产,谁管你这芯片的技术从哪儿来的,造它就完了。

林咏焱和钟进是荣哥大排档的常客,来的多了,自然也就跟老板熟了起来。

羊肉串很快端了上来,钟进如风卷残云一般迅速消灭了六串羊肉串。

林咏焱看着钟进面前的三十几根竹签,再看看自己面前的寥寥几根,再次扶额。

“你怎么能吃这么多?”

钟进正回味着,听到这句话,低头看看自己的游泳圈,老脸一红,跳过了这个话题:

“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有人不想考第一,你平时看起来还没有我努力,怎么考试比我好那么多?真想打开你的脑子看看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人和人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钟进:(ノ=Д=)ノ┻━┻

“行行行,不跟你说这个,你难道觉得我们现在学的基础知识不重要吗?”

林咏焱仔细思考,他发现自己的内心其实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抗拒元素基础知识。

自己内心其实是认可这些知识的,也认可它们的重要性,毕竟它们都是学院的敲门砖嘛。

“可是我真的不认为元素知识对我们现在这个阶段有什么帮助,不能实际操作,也不能进行战斗和辅助。”

元素的释放需要特定的方式,而这种方式,只有学院才会教学,去问老师,老师也绝对不会跟你透露半分消息。

这种做法让林咏焱十分费解,但他又想到,钟进家里好像有人是战斗系学院的毕业生?

林咏焱眼前一亮,他决定问问钟进,为什么现在不能学元素中级和高级知识?

“钟进。”

“嗯?”

“我其实是觉得我们现在学的这些知识也是重要的。”

“那不就对了,好好学就行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不能现在学习释放元素和实操元素反应?”

钟进一愣。

“想过啊,其实我也知道原因。等一会儿,你先让我捋一捋,让我想想怎么跟你说………”

过了几分钟。

“咳咳,大概捋清楚了………”

“是什么原因?说说看。”

“刚刚撸完串,有点咸,有点口渴啊。”

钟进露出了“你懂的”那种笑容。

林咏焱:(ノ๑´Д`๑)ノ彡┻━┻

“老板,来一瓶冰冻的快乐水!”

“好嘞,马上就来!”

“嘭”

“小焱,看我给你整个活!”

胖子抓起快乐水,打开瓶盖,用嘴堵住瓶口,转动快乐水,使之形成一个漩涡,然后再张开血盆大口。

“吨吨吨吨吨吨吨吨吨。”

一瓶快乐水被钟进在三秒内一口气旋完。

“怎么样?我这喝可乐的方式你没见过吧?”

林咏焱:……………………

生活不易,小焱叹气。

“行了行了,还是快点告诉我吧,我都要崩溃了都。”

“咳咳,我们现在是高二级了嘛,其实我要讲的内容在我们高三级的时候老师也会讲。”

“我也是听我的表哥说的,之后我问他这内容为了什么,还有学院里边的东西他就不跟我说了。我现在跟你说的就是我知道的全部。”

钟进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再次开口:

“人类的身体分为五大部分:躯干,四肢。头颅算在躯干部分里面。”

“嗯……人的身体里还有五条叫元痕的通路,各自分布在人体五区之中,呃…元痕的走向……大概是………这样,这样,这样,这样最后这样。”

钟进用他的手指点着林咏焱的身体。

一于天灵盖下行至尾椎骨。

二,三于胸腔行至手心。

四,五于骨盆下至足弓。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具体是什么样子的,好像是要激活,激活之前还要检测元痕是否能承受元素流动,然后打通什么的,我哥说的也不太清楚。”

“至于你说的战斗技巧,只有关于战斗的学院才会教,但是释放元素的方法,中高级元素反应之类的是所有学院都会教的。这个你倒不用太担心,毕竟你看现在哪个成年人不会释放元素?”

“我们现在学习的虽然都是基础,但是你看现在什么玩意儿不是靠这元素基础建立起来的?”

“我们现在不能学习中高阶的知识好像是与我们现在的身体有关,我们的身体还未发育完成,承载不了元素所带来的力量,强行释放的话,可能会让元痕破损,诶,咏焱,你知道这玩意儿破损会有什么后果吗?”

“你都没说,我怎么知道?”

钟进笑了起来,笑得有些邪恶,用一种有些阴森的语气说道:

“人体会承受不住元素的巨大能量,会膨胀起来,表面出现道道血痕,然后……”

“嘭!!!!的一声爆炸开来。”

林咏焱:“Σ(゚д゚lll)”

钟进看着林咏焱好像有些被吓着了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你看你那样,哈哈哈,骗你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咏焱:“╰(‵□′)╯”

“虽然人不会变成一个炸弹,但是会破坏元痕的完整性,影响以后的元素使用,我们华夏甚至有案例,在检测元痕尚未能承受元素时强行使用元素能量,左手的元痕彻底被破坏,左手再也无法使用元素,所以我们现在不能使用元素,老师也不让我们使用元素是很正常的。”

“怪不得老师和我爸妈听到我想用元素都那么大反应。”

钟进:?

“你跟老师和爸妈说了?”

“对啊,还吃了一顿竹笋呢,到现在我屁股还是痛的。”

钟进:太可怜了→_→

林咏焱:┐(T__T)┌

“哦,对了,我建议你还是认真考试吧,毕竟你现在拿了那么多次第一,成绩突然退步,老师说不定让你再抄两百遍基础知识,再吃一顿竹笋。“

”我今天经过办公室的时候,“不小心”听到老师说你的成绩有退步的迹象,打算采用雷霆手段遏制这个趋势,毕竟你现在是老师眼里的香饽饽,老师肯定要尽力让你的成绩不下滑。”

“话说你的成绩那么好,不如你在课后教我,我给你满意的报酬,怎么样?”

林咏焱奇怪地看了钟进一眼。

“报酬什么的就算了,不过我有一个东西需要你的帮忙。”

“什么东西?”

“我们小时候玩游戏,我挖的那个透明彩石头。”

“啊,我知道啊,那时候你还拿这玩意在我面前炫耀了一个星期,气的我牙痒痒,那石头里不还有一戒指吗?等会,你不会还没把那戒指给弄出来吧?”

“我觉得那石头好看,就没对它动手。”

“那你现在…………”

“看腻了,想把那玩意儿取出来不行吗?”

“行行行,反正是你的东西,我也管不着,那你想怎么把那玩意儿取出来?”

“管他呢,重锤之下,众生平等。给它一锤就完事了。”

钟进:(눈_눈)

林咏焱抬头看天。

“现在几点了?我记得你妈不是让你晚上早点回家吗?”

钟进愣了一下,缓缓地抬起颤抖的左手。

“嗷!!!!!我玩完了,现在都十一点了,我妈让我十点半回家,我现在还在外面浪(*゚◇゚)”

钟进抓起一旁的书包,头也不回的飞奔而去。

“咏焱,明天见!记得你还欠我一顿宵夜!”

林咏焱:-_-||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