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你说实话,你今年多少岁?

  • 一明元素
  • 奔跑的虾米
  • 8557字
  • 2022-05-22 17:17:40

林咏焱迅速冲刷干净身体,穿上一套自己认为最干练的衣物。

林咏焱站在镜子前,用手轻轻摸着自己的脸,似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甩了甩头:算了,还是先干正事吧。

林咏焱打开洗澡间的门,迎面撞上自己的母亲。

张清心盯着林咏焱,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这四个字,现在的林咏焱已经达到了一米九的身高并且面容达到了颜值巅峰级别,自己的妈突然认不出来也是很正常的。

张清心走上前来用手捏住林咏焱的脸使劲扯。

“妈,你干嘛,有点痛啊。”

“你是谁?你不是小焱,我家小焱没那么高,而且也没那么好看。”

原来我在我妈妈心中的形象是这样的吗?太悲伤了。

林咏焱因为脸被自己的妈扯的有些变形,说话也有一些变声。

“妈,我真的是小焱,只是睡了一个晚上变高而且变帅了而已。”

张清心脸上写满了狐疑。

“我不信,说出一件你小时候的事给我听听。”

林咏焱一脸无奈,开始搜索自己脑海中小时候干的傻事儿,最终还是无奈地开口:

“妈,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回姥姥家的时候,我在路上捡了一根棍子,然后趁你们在拉家常,我偷偷跑出去,用棍子把附近一亩田的油菜花那开的花全给打烂了,然后你们还赔了人家好多钱来着,具体多少是因为太小了,记不清了。”

林咏焱刚刚说完就感觉到捏自己的脸的手加大了力度,而且开始左右摇摆,林咏焱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了母亲的河东狮吼。

“你这孩子,还有脸说这事!怎么你小时候就这么多手多脚呢?当初我们可是赔了好多钱呢!你姥姥好说歹说才阻止了你爸想用棍子把你屁股打开花的想法。”

林咏焱:原来我的小时候就差点死了一次了吗?Σ(っ°Д°;)っ

“妈,那你说我是不是林咏焱?你觉得我是的话就赶紧松手吧,我的脸有点痛啊,我的脸被你捏坏了怎么办?到时候长挫了找不到女朋友,你就抱不上孙子了。”

这句话果然杀伤力巨大,张清心立马就松开了捏儿子脸的手,也没有问林咏焱怎么做到这么帅的,毕竟哪个当妈的会嫌弃自己的儿子帅得如此离谱呢。

张清心满脸笑容。

“哎呀,我儿子长得真帅,以后肯定能找个漂亮的女朋友。”

“妈,我才十七岁好不好,找女朋友这种事对我来说也太早了点,妈,先不说了,我先去市场买点鸡翅,等会儿回来我给您露一手。”

“好勒,哎,我儿子真乖!”

林咏焱如同逃跑一般冲出家门。

对于找对象这件事,似乎年轻人都非常有默契的选择视而不见,就算被逼的去相亲,我也要摆烂。

找对象干什么?

事儿还没干完呢,找什么对象?

对不对?

就像我一样,我也没有哇。

(っ`-´c)

林咏焱从外面买回鸡翅返回家中,趁着家中没人注意到,迅速逃到房间中,锁上了房门。

随后灵魂迅速进入须弥空间。

林咏焱睁开眼睛的瞬间就看到朱雀正立在自己面前好奇地盯着自己。

林咏焱被朱雀盯着有些头皮发麻,开口问道:

“你盯着我干什么?”

朱雀听了这话并没有移开视线,而是绕着林咏焱飞了几圈,然后落在林永炎的面前,啧啧称奇:

“没想到赋灵液居然还有这种效果,这我刚开始其实也是没想到的,来小家伙,让我看看你发育……不是……元痕激活得怎么样了?”

“难道你也不知道赋灵液有这种效果?”

“我当然不知道,我只是听其他人说的,真要喝的话,我还是第一次见。”

林咏焱:⚆_⚆?

林咏焱跳过了这个话题并且假装没有听到朱雀说漏嘴,而是正经的回答了朱雀的问题:

“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我的身体里现在已经有了五条不同属性的元痕,话说我现在除了拿着那把炎狱•朱雀输出就没有其他的攻击方式了吗?”

朱雀摇摇头,迟疑道:

“这我怎么知道?不过你手上只要是拿着东西,你都可以对它进行灵能附着,使这件物品被灵能强化,带有元素的特性和获得较高的硬度。”

“至于你所说的更多的攻击方式,在我的记忆中,目前并没有适合你的元式,可能又是被主魂碎片封印了吧?”

朱雀思索着什么,但似乎并没有结果。

“或许主魂想要的是循序渐进,而不是让你一步登天,如果靠着技能威力去碾压别人,你会过度依赖这种感觉,而到时候遇到过于强大的敌人的时候,你没有足够的灵能支撑,还有体质去抵抗的话,你分分钟就会挂掉,这样对你的成长其实百害无一利。”

林咏焱点了点头,露出一种“我懂的”表情。

“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我也是懂的,我也蛮有自知之明的,这方面你都不用担心,如果有什么是不靠努力就能得来的话,那么这东西绝对不会是好东西。”

朱雀叹了口气,点点头继续说道:

“既然你明白就好,但我建议你还是少用炎狱•朱雀,毕竟这把武器太过于有标志性,而且这把武器的灵能波动在上古时代几乎可以说是万物皆知。”

“你平时还是随便挑一把重剑武器去使用吧,实在不行的话,一根粗一点的铁棍也是可以的,如果实在遇到不可战胜的敌人的时候,你也可以随时在战场上把炎狱•朱雀给召唤出来,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反正这把剑这么重,压都能压死他。”

林咏焱还想说什么,被朱雀接下来的话打断:

“如果你真的使用了这把武器,那么一定要注意,不能让这把武器在外界的时间超过一分钟,否则地下的东西很有可能会暴动起来。”

林咏焱挠了挠头,疑惑道:

“那些魔灵好像一时半会儿也追踪不了我在哪里吧?一分钟多了也没事吧?”

朱雀一脸严肃,摇了摇头:

“并不是,魔灵所能感知到的范围远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而且据我所知,大部分顶尖学院的地下都有一道魔渊之口,虽然只是一些小的裂缝,但是对于现在的你们来说也足够恐怖,不然你以为那些顶尖学院为什么会这么分散,而不是集中起来教育呢?如果你只要不懈怠,以你这个年纪的天赋是足以进入顶尖学院的,甚至有过之而不及,如果炎狱•朱雀在外界暴露的时间过长,很有可能会被魔灵感知到,从而发起攻击。”

林咏焱想起了什么,急忙开口:

“那我那朋友呢?你觉得他也可以进入顶尖学院吗?”

朱雀听到这个问题,思索了一会儿道:

“比较勉强,反正你也可以督促一下他,毕竟天赋还是有的,只不过好像有点懒?”

“确实有点,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完全也可以去同一间学院啊!”

“你想这么远也没用,下星期三你让那小胖子去激活元痕,你的话,就不用了,直接问那个学院的人要测试金痕无晶的设备,然后随便找个东西附上火元素,对着那个设备输出就行了。”

“你现在的战斗力绝对是要超过大部分金痕无晶的,那么你进入学院基本上就十拿九稳了,唯一的变数就是那个小胖子,如果他没有三种属性的元痕的话,对于你可以去的顶尖学院来讲,很有可能会拒绝他。”

林咏焱听了这话,心中不禁有些忐忑,然后摇了摇头。

“你说的对,既然已经做足了所有准备,就算出现了意外也只能随他去了,我也没办法的。”

“话说朱雀你有没有比较普通的重剑啊,难道我真的要拿一根铁棍附上火元素去揍人吗?”

朱雀歪着头看着林咏焱。

“难道不行吗?”

林咏焱的嘴角疯狂抽搐。

别人都是拿长矛,利剑,劲弓进行输出,不能说威风凛凛吧,只能说气势上就比较牛逼。

那我拿根铁棒子是怎么回事?这气势上立刻就被别人压倒了一头啊。

“你管你手上拿的什么武器呢,就算是一根铁棍,你也得打出你手上有一根神棍的气势来。”

“气势绝对不是站在那里摆个花架子就能显露出来的,而是在战斗中逐步流露出来的。你说的那不叫气势,那叫装逼。”

林咏焱:눈_눈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事实上你是不是已经没有存货了。

林咏焱摆了摆手:

“那就算了,没有就没有吧,我拿一块板砖附上火元素都能拿来砸人。”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一直等你,除了老六。

林咏焱现在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身形一闪,再细看时,林咏焱已经从须弥空间中消失。

五天后,林咏焱和钟进站在一个十字路口的左边,望着对面一座宏伟的建筑正交头接耳。

这座建筑占地约六平方公里,里面的大楼排列的十分紧密,但有些地方却空荡荡的,因为接近五米高围墙的原因,林咏焱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不过他猜测可能是训练场地什么的。

而在钟进和林咏焱对面的巨大牌坊的头顶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青洲学院。

“咏焱,这就是青洲学院吗,你再看看手机上这里到底是不是青洲学院。”

林咏焱无奈地摇摇头,指着那个巨大的牌坊。

“你自己瞅瞅,那是什么?”

钟进恍然大悟,然后又愁眉苦脸起来:

“可我们要怎么进去啊?直接走进去吗,会不会被人说啊,我们看起来……准确来说是我看起来感觉根本就不像是学院的学生啊。”

“你怕什么?有人认识你吗?都没人认识你,你还怕什么?大不了失去学院五年择偶权而已。”

钟进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五年找不到女朋友这青春就浪费了啊,那也不就是说我那相反的梦要成真了吗?你还用一种非常平淡的语气说而已???!”

“我这么帅,不怕没人要啊。”

钟进:(▼皿▼#)

“我能揍你吗?”

“不能,而且你也打不过我。”

“氜!”

林咏焱和钟进走到青洲学院大门前。

在行走的过程中有,多位小姐姐对着他们两个指指点点:

“欸?香香!你看那里有个个小哥哥,好帅啊,是不是你的菜呀?”

“哪里哪里?让我看看,好像真的哎,那旁边的那个是弟弟吗?”

“可能是吧,你看那个身高差别这么大,他们好像去的是青洲学院门口吧?”

“好像是吧,应该是哥哥带着弟弟去检测元痕是否达标吧?”

“不知道啊,现在也没到开学的时候吧?哎,不管了不管了,我要把小哥哥拍下来,我要舔爆!!!”

“喂喂喂,矜持一点好不好?你激动的泪水都快从嘴角流下来了诶!”

“你还说我,你都已经开始拍照了!”

“什么叫先下手为强啊?”

林咏焱和钟进并没有听到路人的切窃窃私语,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了牌坊下方。

钟进向四周看看道:

“这怎么连门都没有,直接就能进去吗?怎么感觉防盗措施很差的样子?”

林咏焱翻了个白眼:

“学院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吗,而且拥有强大灵能的人都会被记录在案,普通人就算想进去偷东西,直接就被感知到了好吗?!你当门卫还有老师都是吃素的吗?而且我们两个一看就是学生好吗?”

钟进挠了挠后脑勺:

“你说的好像也是,那我们直接进去还是怎么样?”

“先进去看看,找一个老师模样的人问一下。”

“呃,好像也只能这样,诶,咏焱,你看那里有一栋很高的楼。”

“嗯,然后呢?”

“那楼门面前好像有个人,要不我们过去看看?”

林咏焱眯了眯眼睛,他确实看到钟进所说的那栋楼,大概距离有八百米,但没看到有人。

“哪里有啊?你确定你没有看错吧?你视力真的有那么好吗?”

“真的!那个人好像穿着白色衣服,黑色长裤,还戴着副眼镜!”

林咏焱:????????

“你要不信的话我们过去看看,顺便问一下哪里去检测体质。”

钟进拉着林咏焱往那栋大楼走去。

由于是暑假的原因,学院里面并没有什么人,就算偶尔有一个人经过,也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两人。

这一路上都是没有什么阻碍,林咏焱和钟进一边前进一边欣赏着学院的景色。

该说不说的,学院的环境果然要比高中要好了不少。

随着两人与那栋大楼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钟进所说的那个人也逐渐出现在林咏焱的视野里面。

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正盯着手上的一份文件念念有词。

确实如钟进所说,穿着白色上衣,黑色长裤,更重要的是那个人也确实戴了一副眼镜,看起来约莫三四十岁的样子。

“哇!胖子,你视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这你都他妈看得到?!”

“这不是很明显吗?刚才那么大的人你都没看到?”

林咏焱:←_←“没有。”

“算了,你的眼睛已经没救了。”

林咏焱:nnnd

在林咏焱和钟进往那个男人的方向行走的时候,那个男人也注意到了他们两个,但也仅仅只是把视线从文件移开一两秒,往他们两个的方向看了一眼,就继续翻看手中的文件。

林咏焱和钟进在靠近那个男人的时候,也听到了这个人所说的话:

“龙洲那边的学院是不是有大病啊?居然叫我挑十个人去那边,还说要什么最天才的学员,放屁!我自己拿着培养不了吗?这他妈不是赤裸裸的挖人吗?老子一个都不会送过去!今天这个贱我必须要犯!先打个电话给他们说明白了,交流可以有,但人,我一个都不会给!”

林咏焱和钟进愣了一下,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对视一眼。

“要不我们去别处问问?”

林咏焱摇了摇头:

“再等等,他似乎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老师。”

“你又有何高见?”

“这不是很明显吗,能拿到龙洲那边给的文件,还有似乎能直接挑选学员到龙洲那边去,他还说了要自己培养,而且更为重要的是。”

林咏焱笑了一下继续道:

“能直接打电话怼龙洲那边的人。”

“那你说这样的人能简单吗?”

“也确实,要不我们等他情绪稳定下来再问问他?”

“本来就应该这样,我们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先熟悉熟悉环境再说,别一来就搞出点事情出来。”

那个男人掏出手机,有些奇怪地望了林咏焱和钟进一眼,好像听到了他们俩的议论。

随后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按了几下,将手机拿到耳边开始打电话。

等待了几秒后。

“喂,老秦,你是不是给我们学校发了个文件?说要挑十个优秀学生去你们那边做交换生?”

“嗯,没错,是我是我,你就说有没有这回事儿吧?”

“你是怎么开得了这个口啊?你们那边没有质量高的学生吗?”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话,男人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声音的音量也猛然提高。

“没有?没有个屁!你知道你这叫什么行为吗?你这叫恶性竞争!你这是赤裸裸的挖人!”

林咏焱和钟进面面相觑。

“我告诉你,今年我们学校一个三痕以上的都没有!你告诉我!我还怎么给你优秀学员?”

“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儿了,今年我一个人都不会给!老子今天这个贱我必须要犯!”

“你说什么?什么叫语气放端正点?还要给我一点颜色看看?来来来来来,以前你就打不过我,难不成你现在就打得过我了吗?”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话,男人的脸色缓和了些许。

“我知道国事当前,其他事都要让道,但在我这培养跟在龙洲培养有什么区别呢?你看,你这就是不相信我。”

“嗯?什么叫我培养的都是些无赖?还一股野蛮子气?告诉你,老子就是这么培养的,老子也是这个样子!在战场上不需要斯文!我们只需要浴血搏杀的猛士!你看那些个小鲜肉!有用吗?到时候魔灵冲破封印,他们只会像丧家之犬一样嘤嘤狂吠!我培养的是战士,不是一群懦弱的软蛋!年轻人不气盛那叫年轻人吗?战士不野蛮那能叫战士吗?”

林咏焱眼神一凝,眼前的这位男人虽然不知是什么身份,他不仅知道魔灵,而且对于这些还未冲破封印的生物给予了极高的重视,而更让林咏焱肃然起敬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更是深知一名战士的气魄和责任,而最重要的,是他对敌人的态度。

“好了,先不说了,我给你打这个电话是告诉你我想干什么,而不是询问你的意见。”

“什么?还给你找有才能的年轻人?放屁!老子自己这边还没有呢,拉倒拉倒!拜拜,再见,挂了啊!”

面前的男人直接放下手机,也不听对面还想说什么,冷哼一声,挂掉电话。

林咏焱:我靠,好霸气,好屌。

钟进: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虽然我不知道他强不强。

男人将手机放到裤兜里,把手中的文件随便往旁边一扔,随后看向林咏焱和钟进。

还没等男人说些什么,林咏焱率先开口:

“您是这所学院的老师吗?”

男人听到这个问题,笑了笑:

“老师?好像以前是,但现在好像也是。”

林咏焱了然,隐隐猜到了面前这个男人的身份。

“那您既然是了解这所学校的,那您知不知道测试体质的地方在哪里?”

男人奇怪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

“是你要测试,还是那个小胖子要测试?”

“是我们两个。”

男人的脸色更加奇怪,眼神盯在林咏焱身上的时间格外的长,最后展眉一笑,挥挥手道:

“行吧,反正也用不了多长时间,跟我来吧。”

林咏焱疑惑,难道他能看出来我的身体状态吗?

来不及多想,男人的身影已然走远,只能赶紧跟上。

男人将林咏焱和钟进带到了离刚才那栋大楼大概五百米左右的一个矮小,但占地巨大的建筑中。

男人将手机放进门口的卡槽里。

在卡槽表面点摁了几下,这座建筑的大门轰然打开。

林咏焱探头望去,这所建筑在大门打开的瞬间将所有的灯一一点亮,里面十分空旷,仅有几台设备默默的立在那里,等候着受检人的到来。

林咏焱和钟进跟着男人走到其中一台设备面前,男人对着这台设备哐哐哐一顿操作,设备被迫亮了。

“好了,你们谁先来?”

林咏焱挠了挠头道:“老师,您这么造这台设备,这玩意儿真的不会坏吗?”

“坏了就坏了,反正再买一个就是了。”

男人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

男人的态度有些随便,或许他认为今天只是普通的一天,这两个孩子今天只是来测试一下体质,并不会发生什么事。

钟进向前走了一步,举起手臂,非常兴奋的说:“我!我!我!我先来!”

男人笑了起来,笑得有些奇怪。

他用他那粗壮的手臂一把抓住钟进的肩膀,然后用力一拔,钟进瞬间如同飞鸟一样飞向天空,然后又被男人的手牵引着一下子拍到设备上。

设备上正好有个人形的垫子,然后男人趁钟进还没有反应过来,迅速用垫子上的带子把钟进给束缚了起来。

钟进后知后觉,开始手脚乱动,但是已经晚了。

“咏焱!救我!”

林咏焱并没有什么动作,学院里面怎么可能让人乱来嘛。

男人顺便拿起设备上的一块抹布,随手卷了一下就塞进了钟进的嘴里。

“呜呜……呜…………”

好了,现在已经什么也做不了了,钟进为鱼肉,男人为刀俎。

男人将一个巨大的透明头盔扣在钟进的头上,随后在设备的面板上点按几下。

瞬间几十条有类似电极一样的东西附着在钟进的全身,电极猛然一颤,钟进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男人笑了笑,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好了,这样就行了,等半个小时出结果吧,你呢?就一直站在这里吗?”

林咏焱摇了摇头道:

“不,我现在想要问您的是,测试灵能等级和力量的设备在哪里?”

男人笑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笑容。

“看来我没有猜错,你真的在十七岁完成了元痕激活,看来我感应的没有错嘛,你想要测试哪个等级的?”

林咏焱想了想开口说道:

“就最普通的金痕无晶吧。”

男人把林咏焱带到了另一台更加巨大的设备面前,开口说道:

“既然你选择这个等级的测试,那么你现在的等级应该就是金痕无晶吧,你先把手掌按在旁边的那个印子上。让我看看你的确切灵能还有属性。”

林咏焱看着眼前的这台设备,将手放到旁边的手掌凹槽上,设备亮起,开始运转。

林咏焱感觉到这台设备似乎有带动体内灵能的作用,体内的一缕灵能开始不受控制的运转起来,那一缕灵能在全身运转一周后回到了原位,那种身体灵能被控制的感觉也渐渐消失。

设备的显示屏幕上面开始出现了几行字,男人赶紧凑过去看,生怕错过什么。

“元痕等级检测完毕”

“当前等级:金痕无晶”

“元痕属性检测完毕”

“当前属性:金,木,水,火,土”

当男人看到最后一行字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然后男人的脸就像变色龙一样,从红润变为赤红。

男人慢慢地转头,死死的盯着林咏焱,仿佛林咏焱下一刻就会脚底释放查克拉直接飞走。

男人大踏步走过来,呼吸粗重两眼通红,他用手死死的摁住林咏焱的肩膀,直接开口:

“你有兴趣进入我们青洲学院吗,你的年龄似乎没有高考吧?我直接帮你免了高考怎么样?”

林咏焱笑了起来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老师,我们还没有测试灵能威力呢。”

面前的男人再次加重了抓林咏焱肩膀的力度。

“检测个屁,还用检测的吗?快点说句话,来不来我们学院,我保证你可以得到这所学院最优厚的培养!如何?”

林咏焱摆了摆手。

男人以为他要拒绝,气得当场就要爆粗口。

“我他………………”

“老师,还是先测一测灵能威力吧,或许有什么惊喜也说不定呢?这流程还是要走的嘛。”

男人稍微冷静了一下:对呀,既然他能在十七岁达到金痕无晶,而且元痕属性又是举世罕见的五属性元痕,那么战斗方面应该也不会差吧。

男人松开了手,但还是一直盯着林咏焱:“测试灵能威力的设备就在旁边,我带你过去吧。”

林咏焱跟随着男人来到了另一台设备面前,这台设备看起来十分简陋,只有一根立在地上的金属大棒(?)。

“来,释放你目前最强的攻击,轰击这根灵能检测仪,让我看看你这小怪物还有什么能耐。”

林咏焱在四周寻找着什么,然后转身,捡起了地上的一根铁棍。

“你这是干什么?直接释放灵能攻击不就行了吗?”

林咏焱没有说话,只是将铁棍牢牢的攥在左右手中。

男人皱了皱眉,想不出来面前的林咏焱想干什么。

林咏焱的身体表面开始泛出红色的灵能,而铁棍表面也出现了一道一道的火焰纹路。

男人瞪大了眼睛:难道他是要………………?

还没等男人想出个所以然来,林咏焱已经对这根铁棍完成了充能。

林咏焱小腿发力,腰部将力量上传,双手带着铁棍,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悍然轰击在检测仪上,爆发出了强大的火元素灵能波动。

但即使是如此程度的攻击,检测仪没有出现任何位移,甚至表面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检测仪开始发出嗡嗡的声音,随后汇报出了这次攻击的等级。

“攻击者等级:金痕无晶”

“实际释放灵能等级:金痕二晶”

检测仪发出单调的声音。

但这道声音对于男人来说无疑是天籁之音,这昭示着一位天才在自己面前的诞生。

男人再次激动起来,直接冲到林咏焱面前,非常郑重的说:“告诉我,你到底进不进青洲学院?”

“还有你这小东西真的只有十七岁吗?告诉我,你实际到底多少岁了?你是不是用了什么方法蒙过了我的眼睛?”

林咏焱无奈的笑了起来:

“老师,我真的只有十七岁,况且您也应该有能力查到我的身份吧?您是院长,应该有这个权利吧?”

“还有,如果确实可以的话,我确实想进入青州学院进修。”

男人笑了起来,非常开心的笑了。

“你很聪明,不光体现在对这所学院的选择上,还有对我身份的猜测上,我在打电话的时候,你们的对话我都听得一清二楚,你的观察力和推断能力都算是同龄人顶尖的那一批了。”

“那么现在,我以青州学院的院长江城的身份正式向你发出邀请:你,愿意加入青洲学院这个大家庭吗?”

林咏焱也笑了起来,开口说道:

“是的,张院长,我认为我是愿意加入青洲学院的,并为此感到荣幸。”

男人哈哈大笑起来,并开始手舞足蹈:

“哈哈,老秦那个老东西,还想要天才?哈哈,这个学院我还不了解吗?我说没有那就是没有,我一个都不给他!想从我这捞点好处,没门!”

这时,钟进所在的机器发出了嗡响,似乎检测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