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什么叫五边形战士啊?
  • 一明元素
  • 奔跑的虾米
  • 4900字
  • 2022-05-22 22:05:54

“喝!!!!!!!!!”

“嘿!!!”

须弥空间中。

两倍重力。

林咏焱挥舞着炎狱•朱雀,尽情地挥洒汗水,经过多日的负重训炼,林咏焱已经基本掌握炎狱•朱雀的重量分布和挥舞规律,基本上不会出现一出招就把自己放倒的情况。

但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在两倍重力训练完之后,恢复到平常重力时,林咏焱在挥舞炎狱•朱雀的时候经常会出现用力过度的情况。

林咏焱在训练的时候适应了一百六十公斤的炎狱•朱雀,身体的肌肉已经记下了挥舞炎狱•朱雀所用的力量,形成了肌肉记忆。

而在恢复正常重力后,炎狱•朱雀就变成了八十公斤,而肌肉输出的力量还是匹配着一百六十公斤的炎狱•朱雀,很容易让林咏焱用力过度而失去身体平衡,这种力量忽大忽小的情况让林咏焱有些苦恼。

林咏焱曾经问过朱雀这个问题。

“这说明炎狱•朱雀的重量已经匹配不了你现在的力量了。”

“听说你和那个小胖子说要去测试激活,这件事还是尽快排上日程吧,尽快激活元痕然后把炎狱•朱雀的重量提升上去,不然的话重量忽大忽小对你掌握炎狱•朱雀也没有什么好处。”

“喝!!!!!”

林咏焱右脚向前一踏,双手带着一百六十公斤的炎狱•朱雀从身体左边挥出,画出一个完美的半圆之后,在身体右边收力,炎狱•朱雀的剑尖点地,临时充当了一根支撑住,稳住了林咏焱的身体。

“好家伙,我两个月前连这把剑都拿不起来,今天居然能拿着两倍重量的炎狱•朱雀尽情挥舞,的的确确是进步神速了。”

林咏焱:(~ ̄▽ ̄)~

“朱雀,你觉得我现在对炎狱•朱雀的掌握程度怎么样?”

朱雀看着林咏焱鼻子快要翘上天的样子,心中暗笑,决定打击打击。

“一般一般,也就那样,你现在只能算是入门,连一个最基本的招式都没有,而且挥舞的速度太慢,破绽太大,要是对面灵活一点,一刀你就倒了。”

“你之前不是说,等我掌握炎狱•朱雀就教我使用重剑的招式吗?你会不会是忘了。”

“忘了?怎么可能?我的记忆是永恒的,只要我不死记忆就会永远存留在我的灵魂中,不过你现在确实是合格了。”

“那你要教我什么?怎么教啊?”

“你们的世界不是有一种叫做全息投影的技术吗?很可惜,我也会。”

林咏焱:???????

朱雀展开翅膀一缕缕的火元素在翅膀尖端上凝聚,最终凝聚为一个直径半米的火元素球。

朱雀翅膀向下一挥,火元素球顺势落到地上,逐渐凝聚为一个跟林咏焱差不多高的人形。

火元素所组成的人形通体为艳红色,浓郁的红元素在人形的表面流转不息,更让林咏焱惊奇的是,我们的身体里竟然也有五条类似于元痕的通路,而且火人的手中还有一把类似于炎狱•朱雀的重剑。

“来,你看着它的动作学着点,我只演示一遍,凝聚一个火元素体也太耗费能量了。”

“我这唯一的一套招式名叫炎雀焚天,一共三式,仔细看好!!最最重要的是,注意火人的元痕中灵能的走向!你只有完美复刻了元痕里的灵能走向,你才能释放出炎雀三式!”

“什么看它?看什么?”

林咏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正疑惑时,那个火人居然转头看向林咏焱的方向。

让林咏焱吓了一跳。

“看清楚了,现在是第一式!气贯长虹!”

朱雀的声音猛然响起,提醒了林咏焱,林咏焱开始仔细地盯着火人的每一个动作。

火人抓着一把大剑,开始运动起来。

火人双手元痕中的火元素能量有一部分注入了它手中的大剑中,大件的尖端突然突出了一节由火元素所构成的剑锋,火人开始大踏步向前移动并挥舞手中的大剑,在前方用手中的大剑不断画出倒八字的形状“∞”,风雷赫赫,无坚不摧,仿佛这就是为了面对千军万马的冲锋而被研发出来的招式。

“第二式,陨炎!”

朱雀的声音再次响起。

火人抓起大剑,高高跃起,同时将大剑高举过头顶,跳跃至最高点时开始下落,下路的过程中把大剑压至腰部,将头颅和双手里的元痕灵能全部注入至剑身,然后将全身的重量压到大剑上,侧剑身向着地面,最终火人与大剑同时冲击地面,激起大片的烟尘。

“第三式,炎斩!”

火人将大剑扛在肩上,全身元痕的火元素开始向着肩膀上的大剑急速汇入,火人肩膀上的大剑越来越亮,散发出一种恐怖的温度,在达到某个临界点之后,火人肩膀上的大剑已经如太阳一般耀眼,相反的,是火人身上的火元素能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下去,与此同时,火人左脚向前大踏一步,肩膀上的大剑奋力向前挥出,巨量的火元素从大剑上奔涌而出,凝聚成了一只火鸟,火鸟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向前飞行,在飞行至五十米左右时逐渐消失。

在示范完成这三式之后,火人身上的火元素能量已经极其稀薄。

最终在林咏焱的注视下缓缓消失。

“woc,这看起来好像很牛逼的样子,但似乎我没激活元痕我也用不了啊!你搁这儿给我画大饼呢?”

“你先练练动作不行吗,要是没有指定的动作,你连元痕里的灵能你都不能准确调动。”

“到时候你想释放双手的灵能,结果释放了双脚的,你直接起飞了,那就好笑了。”

好家伙,将查克拉聚集于脚底,然后起飞是吧?

林咏焱似乎想起了什么,眼前一亮扭头对朱雀说道:

“你之前不是说直接把赋灵石液喝下去,不就能获得五种属性的元痕了吗,而且我现在体质也达标了,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天直接激活元痕,不然每天训练真的是累。”

“现在激活元痕是可以的,而且就以现在你的元痕强度来讲,可以说基本上是十拿九稳。”

“但是你不要忘了,你的境界达到了金痕无晶之后,炎狱•朱雀的重量就会增加到一百八十公斤,再加上两倍重力,那可就是三百六十公斤,小家伙,你可要想好了。”

“不就是负重增加,顺便再辛苦一点嘛?这跟我对力量的追求有什么关系吗?而且加重训练的难度,不也能加快我的实力增加吗?”

“既然如此,我尊重你的选择,你把一个能承受千度高温的容器拿进来,用来装赋灵液,嗯?你愣着干什么?”

“大姐啊,你让我上哪去给你找一个熔点为千度以上的容器啊?就算是陶瓷,一千多度放下去热胀冷缩直接就爆了好吗?!”

林咏焱一脸无奈。

“你能不能有一点常识啊?!!!怕它局部受热爆炸,那你就先预热啊!!!”

朱雀直接就被气笑了。

“嗯?对哦,等会我现在给你拿个碗进来。”

林咏焱大囧,如同逃跑一般传送出了须弥空间,过了好久,林咏焱才把一个陶瓷碗拿进来,只不过脸上还有些许尴尬的神色。

林咏焱啊林咏焱,练连这种常识都不知道,真是白做了这么久的人。

林咏焱把碗放到朱雀面前,朱雀一挥翅膀,一缕小火苗凭空出现,虽然说是小火苗,但它所蕴含的能量和温度让人根本不敢靠近。

“把碗拿高一点,不要让那个碗离这朵火苗太近,不然烤爆了这个碗你又要去再拿一个。”

朱雀在旁边提醒着林咏焱。

林咏焱在拿碗的时候,顺便还拿了一把火钳,林咏焱用火钳把这只碗夹住,在那朵小火苗上烘烤。

在烘烤了将近十分钟过后,那只碗已经红透了,甚至在烘烤比较久的部分已经出现了玻璃。

林咏焱赶忙把这只接近千度的碗放在地上。

朱雀用火元素力操控着所有赋灵石碎片,悬浮在碗的上空,开始加热。

林咏焱在一旁盯着朱雀的操作。

赋灵石在那朵火苗的烘烤下,开始渐渐融化。

“嘀……嘀……嘀……嘀……”

赋灵液滴落的声音单调而空灵。

最终,半碗赋灵液出现在林咏焱面前,它微微摇晃着,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朱雀一挥翅膀,那朵小火苗凭空消失,她盯着林咏焱,想看到他喝下赋灵液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毕竟朱雀自己也只是听过,没有看到有人真正喝过。

林咏焱等待了许久,直到这只碗上的红色褪去,恢复到刚刚拿进来的样子。

林咏焱轻轻拿起这只碗,碗上还有残留的温度,有些许烫手,林咏焱。对着赋灵液表面吹了口气,停下了动作。

朱雀:?

喝啊!tnnd!为什么不喝?!

“你为什么还不喝啊?”

“烫嘴啊。”

“。。。。。我不打扰你喝了,我走了哈。”

“等等,你不能走,你这么着急走干什么?”

“你以为你在灵魂体的状态能喝下去吗?还不是要出去喝?你都出去了,我不走还干什么?反正我在戒指里也能看到你喝。”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在这里面下毒了呢?”

朱雀:????????

“懒得跟你贫嘴,哼!”

朱雀一扭头,直接消失在空间中。

林咏焱拿着赋灵液,摇了摇头,身形一闪,也消失在了须弥空间中。

空间外。

林咏焱闭着眼睛坐在凳子上,手中还拿着那只碗。

林咏焱猛然睁开眼睛,扫视了一圈周围,视线最终落在手中的聚灵液上。

林咏焱微微摇晃手臂,碗中的聚灵液也随着他的动作开始摇晃起来,视线飘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约一分钟之后,林咏焱的手臂停止摇晃。

拿起碗,凑近嘴,一仰头,一饮而尽。

赋灵液入口温热,大概是没有完全冷却的原因。

林咏焱砸吧着嘴,好像有点甜?

喝完最后一口赋灵液,林咏焱将碗重新放回桌子上,闭上眼睛,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林咏焱的身体上开始泛出五色的流光,而后全部汇集到胸口,并开始分流,向着不同的身体部位流动而去。

白色流光向头顶移动。

蓝色流光向右手移动。

黄色流光向左手移动。

青色流光向右脚移动。

红色流光向左脚移动。

在刚开始,林咏焱还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直到五色流光开始向身体不同部位流动,他开始出现了不良反应。

流光似乎在摧毁着身体内还未激活的元痕,然后流光跟随着破坏的脚步创造着一条新的元痕,这种疼痛不同于上一次肉体撕裂的痛苦,而是属于身体内部涌动不断的痛楚。

元痕基本上算得上是这个世界的人的命脉,命脉被摧毁而后重组,其中的痛苦让人想想就不寒而栗。

现在的林咏焱这种经历着这种痛苦,他的表情十分扭曲,额头已经出现了豆大的汗珠,身体已经弓成了一只虾米,并且因为过于痛苦,林咏焱的喉咙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嘶吼。

人在经受过于强大的疼痛的时候,并不会大喊大叫,而是会本能地绷紧全身所有肌肉来抵抗痛苦,这时候连肺部肌肉都会僵硬,呼吸都十分困难,又何来的大喊大叫呢?

“呃……啊……我靠……呃………………我囸……呃啊…………”

林咏焱身上的衣物已经出现了水渍,但痛苦还未结束,痛苦的尽头在哪里?他不知道,只能继续忍受而没有其他办法。

一个小时之后,林咏焱躺在地板上大口喘气,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脸上的表情满是痛楚和后怕。

“痛,太痛了。”

林咏焱抬起了自己的左手,看着手心中微微流转的黄色灵能,脸上的后怕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兴奋和欣喜。

林咏焱一抖手臂,黄色灵能消失在手心,再次出现时已经转化为了红色灵能。

虽然说元痕带有属性,但也仅仅是带有,土属性的元痕也可以毫无阻碍地运转火元素灵能,运转的速度和方式没有任何差别。

元痕的属性只是用来说明自己能使用多少种属性的元素能量,对于元痕里面运转的是什么元素的灵能则完全没有限制。

但是如果在使用灵能的过程中贸然切换元素,很有可能会让灵能在元痕中逆流冲击内脏,从而失去战斗力,不管人的身体表面有多么坚韧,内脏都是柔弱的。

林咏焱笑了起来:哥现在也是能使用灵能的人了。

林咏焱笑得十分开心,似乎有人随便去问他:你怎么能长这么高啊。

他都会开口说:你怎么知道我现在能使用五种元素的灵能了?

某人:你难道是狗吗?

林咏焱乐此不疲地在手心转换元素。

他能感觉到,随着他使用元素,元痕里面的灵能也在逐渐减少。

粗略估算,最多也只能释放两次炎斩,如此想来,先手炎斩压制对面似乎有点不太可能,毕竟炎斩在飞行过程中能量有所损耗,只能先用其他两式打对面的状态,然后炎斩收尾。

林咏焱停止思考,转而看向自己的身体状态。

林咏焱站起来打量自己。

“我靠,全身都湿完了,还是先去洗个澡吧,身上怎么还有点臭臭的?”

林咏焱来到冲凉房,脱下已经湿透的衣服,抬头看向一边墙壁上的镜子,顿时愣住了。

一米九身材。

黄金比例。

八块腹肌。

还有这迷死人不偿命的俊美面容。

林咏焱:?!?!?!?!?!?

你确定我喝下这东西只是用来激活元痕吗?????

怎么感觉像是夺舍了另一个人一样???

林咏焱捏着自己的脸,一边打量着自己。

“嘶~有点痛,这好像不是错觉啊,要不出去看看我妈还是不是我妈,万一打开门一个人都不认识,那就完蛋了。”

林咏焱打开冲凉房的门,试探着向外面喊了一声。

“妈,今天晚上吃什么?”

“焱焱,今天晚上吃酱油鸡翅,但是没有鸡翅,你去买一点吧。”

张清心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的,等我先洗完澡再去买。”

林咏焱重新关上了门,拍拍胸口。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怎么了呢,不过这到底是激活元痕的作用还是喝的赋灵液的作用啊?”

“算了,先洗个澡,然后再进去问问朱雀,顺便再把那把炎狱•朱雀拿出来,哈哈我已经迫不及die了!”

只要心中有自己想做的事,做什么事都是很快的。

男人在这个世界上要做的事其实只有两件,想做的事和应该做的事,前提是想做的事不犯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