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管这叫老师?

  • 一明元素
  • 奔跑的虾米
  • 5584字
  • 2022-05-20 09:57:13

面对着多日许久不见的太阳。

林咏焱眼睛里居然泛出了泪花。

我训练了整整两个月啊,你知道我这两个月是怎么过来的吗?你知道吗?!耶稣来了都不可能让我拿不起炎狱•朱雀,反而有可能被我一剑砍死,上帝都救不了耶稣,我说的!

拿着那大宝贝训练真是太苦了。

苦是真的苦,但练完之后爽也是真的爽。

尤其是训练完之后,在平常重力的情况下,感受着挥舞炎狱•朱雀的快感,一时训练一时爽,一直训练一直爽。

林咏焱现在自我感觉极好,感觉就算是三个钟进也打不过自己,不管你练过什么,打败过多少人,只要我把大宝贝拉出来,你就得跪。

钟进:礼貌你吗?

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任何的技巧都形同虚设,不要跟我说什么四两拨千斤,因为我是万斤。

今天是星期三,今天天气倒是蛮好的,林咏焱也该去钟进家里执行自己的承诺了,既然朱雀说钟进练过,那应该考上学院是没问题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去同一间学院。

林咏焱想着两个认识的人在学院里互相照应还是没问题的。

思绪纷飞间,林咏焱已经到达了钟进的家,林咏焱把车锁在路旁的立柱上,走到钟进家的门前,抬手轻轻的地敲了敲门。

“你好,有人在家吗,我是林咏焱,钟进叫我过来辅导一下他。”

过了一会儿,房门内传出拖鞋拍打地面的声音。

“咔嚓”

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打开了门向外张望,看到是林咏焱就满脸笑容地打开了门口。

“阿姨。你好,我是小焱。”

“哎呀,是小焱啊,自从上了高中,你就很少来我们家玩了呢,来,先进屋吧。”

林咏焱跟着钟进的妈妈来到客厅。

桌子上摆满了各种水果零食。

“来,小焱,随便吃随便吃,今天没准备什么好吃的,让你见笑了哈。”

林咏焱笑着对钟进妈妈说:

“没事的,阿姨,这些先放着,钟进叫我过来辅导他。唉,阿姨,钟进他人呢?”

“他呀,还在睡觉呢!怎么叫都叫不醒他,本来看他起身了,可听着没声,回去看他又躺床上了。”

“没事的,阿姨,我去叫他。”

“好的好的。”

钟妈连连点头。

“小焱啊,你是他同学,帮阿姨狠狠的叫醒他,泼冰水都行,不用给阿姨面子,反正阿姨叫他自己洗。”

林咏焱:ꉂ(ˊᗜˋ*)

林咏焱走进钟进的卧室,好家伙,一片漆黑而且呼噜声震天。

林咏焱先是走到房间一侧的落地窗前,然后猛然拉开窗帘,天气晴好,灿烂的阳光照进了钟进的房间。

钟进仅仅只是翻了个身,把被子往眼睛那里一遮,继续睡觉。

林咏焱走到钟进的床边,弯下腰对着钟进的耳朵开始念咒:

“你没考上学院,你要重读高三,你没考上学院,你要重读高三,你没考上学院,你要重读高三,你没考上学院,你要重读高三,你没考上学院,你要重读高三…………”

这句话对钟进的杀伤力无疑是巨大的。

钟进的眼皮开始颤动,随后大喊一声,如同一只刚放进滚烫油锅里的虾米,从床上弹起。

钟进刚刚醒来就看到林咏焱在床边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似乎脸上有种阴谋得逞(?)的笑容。

钟进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

“咏焱,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咏焱的笑容凝固了,这句话把林咏焱都给整不会了。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吃了很多肉?”

“是啊,哎?你怎么知道?”

“因为很明显,肉里的脂肪已经把你的脑子塞住了,导致你现在的脑子有点不好使……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星期几?”

钟进愣了一下:

“哎呀,瞧我这脑子,不好意思啊,忘了忘了。”

“快起床,快起床!你不是说让我来辅导你吗?我来了你却还在睡觉。”

钟进似乎想起了什么,转头对着林咏焱说:

“咏焱,我刚才做了个噩梦。”

“梦见什么了?说来让我开……不是,开导你一下。”

“我梦见我躺在床上,旁边有个魔鬼,然后一直对我念叨着你没考上学院,你要重读高三,你没考上学院,你要重读高三,说了好几遍,我立马就惊醒了。”

“咏焱,你说这梦会不会成真啊?”

“我觉得不会,因为梦里和现实都是相反的。”

“真的吗,可是我前几天梦到我很快就会找到女朋友诶。”

“这说明你要单身一辈子。”

钟进:∑(°Д°)

“算了算了,不说了不说了,越说越恐怖,只要我装作没听到你说的话,那我就不知道。”

林咏焱:(‧_‧?)自欺欺人是吧?

钟进翻身下床,很快完成了洗漱并吃起了早餐,在吃早餐的途中还不忘拿着林咏焱给他的笔记来看。

“咏焱,你要不吃一点这个火腿肠和煎蛋,可好吃了,我跟你讲。”

“算了算了,我吃过早餐,现在肚子还是饱的。”

“那怎么行?早餐必须要吃好啊,美好的一天必须从美味的早餐开始啊,来,正好这里多了一个碗,我夹一点给你,反正我也够吃了。”

盛情难却,林咏焱最终还是吃了一个煎蛋和几片火腿肠。

“好了,早餐也吃完了,你先把高考模拟卷拿出来做,最好限时训练,我看看有什么问题。”

钟进拿着厚厚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坐到书桌前,开始限时训练。

林咏焱站在钟进旁边看着他做题,并默默记下钟进所出错的点,心里盘算着怎么样说才会比较好。

很快,一个半小时过去。

钟进完成了一张高考模拟卷,开始照着答案批改,在完成批改之后,计算总成绩,这张高考模拟卷总分一百五十分,钟进拿了一百一十四分。

林咏焱仔细检查这张卷,发现钟进虽然主元素和衍生元素之间的关系整理得不错,算是可以通过高考的水平了,但是衍生元素和其他衍生元素之间的反应关系则是惨不忍睹。

尤其在最后两道有关衍生元素的大题目中,总分三十六分的大题,钟进仅仅只拿了三分。

“从这张卷子上来看,你拿我的那本笔记来看还是挺有效果的。”

“至少你现在已经达到了青洲绝大部分学院的入学要求,但是你要想在里面获得更好的资源,你就必须把分数提到一百三十分以上,那时候你就有机会进入一些龙洲地区的学院,甚至可以去冲击一下学院里面的唯一传奇。”

林咏焱语气一转。

“但是,你拿了我的笔记一个多月你就做出这种东西来?!先说还行的部分,你一个多月前说你自己主元素和衍生元素之间的反应傻傻地搞不清,对不对?”

“对啊。”

“这次你这部分做的还行,值得表扬,但是你衍生元素这一部分还是那个老样子,你先说说看,你觉得是什么因素限制了你的发挥。”

“我觉得主要还是衍生元素之间反应的量,不同衍生元素相对的多或者相对的少,都对最后的结果有不同的影响,甚至还要计算!”

“还有就是衍生元素反应的名称太多了,而且这名称还跟衍生元素的名称没啥关系,我记得太混乱了,就像这个大题,足足出现了六个反应名称,你知道吗?我当场脑瓜子嗡嗡的。

“这只能说明你对于知识的掌握还是不够深刻,这种情况,外人是很难帮助得到的,只能靠自己死记硬背,记下所有的反应名称和两种衍生元素的比较量,而且衍生元素就那么四个,一共十六种反应名称,倒也没有那么难记吧?”

“你记完了吗?”

“我肯定记完了,不然我哪来的第一?”

“那为什么我记不了?”

“我只能告诉你,人和人的脑子真的不能相提并论,人的头脑在早上记忆力最好,但是你看你早上在干什么?你在这个年纪,是怎么睡得着觉的?”

“那你这说了等于没说,总感觉七顿饭我亏了。”

“我可能小赚,但你永远不亏。”

“这还不亏,我都快到姥姥家去了!”

“急了急了,你看你,冷静一下,来看,这是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给你编写的,这里面有目前高考卷和高考模拟卷出现的所有新题型。”

“什么新题型?”

“你这张卷子能掌握的,已经掌握得差不多了,而在这种情况下,你要堤防的,就是那些出卷的老阴逼拐七八个个弯来问你。而我这一本笔记,能让你在读完它之后,把那些弯硬生生给他掰直过来,让他所设的陷阱形同虚设。”

钟进听完,眼底发光,把这本笔记从林咏焱手中抢了过来。

“不光是这样,我还给你非常直观的总结了所有衍生元素的特点还有反应,我问你,你亏吗?”

“我这哪里是小赚,简直就是血妈赚!你教我,你是老师,但你给了我这个,你就是我爹!!!”

林咏焱:╭(°A°`)╮

无中生儿是吧?

“不至于不至于,话说你以前是不是练过武术啊,结果现在又没练了你就变胖了,是不是啊?”

“你怎么知道?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就叫我去练体术,练了十年左右,然后上了高中就没有去练了,然后身材就走样了。以前我们一群小孩子在一起玩的时候,没有人能掰手腕掰得过我,对不对?”

“那时候我还奇怪你哪来那么大力气,结果你是去偷偷内卷!”

“我是被逼的好吗?!”

“啊对对对,你现在不光要在学习上给力,你的体质也要跟得上来,你看看哥这一身健子肉,满满的力量感有没有?没有想学习好,体质必须要先好,什么叫身体是学习的唯一本钱啊?”(战术后仰)

“哦,我懂了!你是去哪里锻炼的?我也想去。”

“只要你想锻炼,在哪里都能锻炼,比如说在自己身上挂亿点负重,然后做俯卧撑,引体向上之类的运动,提升你的臂力和体质,到时候激活元痕的时候如果表现好,那就不是学院来挑你,而是你去挑学院了。”

“听你说得也蛮不赖的,我之前的体术老师也建议我每天都要锻炼,但是因为上了高中,学业比较繁忙,就没有在家里练过了,不过我毕竟练了十年,虽然现在没练,但是饿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就不信你才练了一个多月就能赶得上我,来来来,掰掰手腕。”

林咏焱和钟进坐在桌子两旁的凳子上,同时伸出右手握住对方的手掌。

“我可是练了十几年的,你要是能把我秒了,我当场,就把这桌子给吃下去。”

“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来吧!”

“三,二,一,开始!”

在听到开始的瞬间,钟进只感觉到一股巨力从林咏焱的手掌上传来,自己竟然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钟进:Σ(っ°Д°;)っ

“嘭!”

钟进的手背已经完全接触桌面。

林咏焱:我想过你可能会输,但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输了。

“这,这不对吧?我TM被秒了?”

林咏焱笑了起来,抽出手掌拍了拍钟进的肩膀。

钟进已经完全愣在了当场。

“小老弟,你不得行啊,你的力气不够哇!你现在一时半会儿力量也没我大,还是赶紧去看看我给你编的那两个笔记吧。”

“我,我怎么想不开要去自找打击啊?成绩比我好,体质方面现在也比我好,我靠,我不活了!!”

钟进:哭唧唧(´;ω;`)呜呜

“要是我跟你讲,我现在已经达到激活元痕的条件了,你会怎么样?”

距离林咏焱拿到戒指已经过去了两个月,林咏焱提前两个月完成了朱雀所为他定下的目标:四个月达到激活元痕的要求。

现在林咏焱已经能正常挥舞炎狱•朱雀,只不过反震力量的问题还没解决就是了。

林咏焱曾经问过朱雀,他是否可以把炎狱•朱雀带出戒指空间。

朱雀的回答是可以,但同时,朱雀也告诫林咏焱不要用着用着上头了,毕竟这炎狱•朱雀不同于普通的武器,一剑下去可开山劈石。

真的有人会比山还硬吗?有,但在青洲林区里完全不可能遇见。

毕竟现阶段炎狱•朱雀下压攻击所携带的重力势能已经远远超过了炎狱•朱雀自身所的重量,有人拿起六十斤都够呛,更别说是有人操纵着极速下坠的炎狱•朱雀了,被打中除了凉凉没有第二个下场。

我起了,一重剑秒了,有什么好说的?

“我会当场从八楼的树窗口跳下去。”

“那你跳吧。”

钟进:(‧_‧?)你在逗我吗???你怎么突然间行了??!!而且你居然都不挽留我一下吗??

“但是你毕竟练过,身体基础还是有的,说不定你也达标了呢?”

林咏焱没有说出朱雀的原话,因为现在根本不可能有人直接看出来一个人的元痕是否达标,又不是人人都有朱雀的通透视角,要是真的说出来,不是没人信,就是会被人当成傻子。

“我只能说我的体质比大部分同龄人都要好,除了你这个妖怪。咏焱,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每天拖着灵能列车来锻炼,不然你怎么可能这一个月提升这么多?”

林咏焱:?????????

我每天拖着将近千吨的列车去训练????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啊!话说你的脑洞也太大了点,要不这小说你来写?

“要去检测体质的话,我倒是知道一个地方。”钟进歪着头想了想开口说道。

林咏焱听完之后摇了摇头。

“我们学校?我们学校哪有这种东西,等到高三考试的时候,很多学院会派人带着体质检测的设备来我们学校,检测完毕之后,合格的当场就招了,所以我们学校是不会有准备这种东西的。”

“那你说去哪?”

“我的建议是直接去学院。”

“喂喂喂,你是认真的吗?我们两个高三的去学院确定不会被打出来吗?”

“这有什么的,你能在高三之前元痕达标,那么说明你已经达到了学院的招生标准了,要是还有人愿意给你激活一下,元素属性要是有三种的话,那基本就是嘎嘎起飞了,还考什么高考,而且现在是暑假,学院也没什么人,里边又没人认识你,你怕什么?”

钟进:(=°ω°)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我觉得还是有点怪怪的,而且我还没办法反驳。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

“还不急,毕竟暑假那么长,我们可以先和学校的老师说一下,算了,还是不问了,反正老师估计也不会信。不管了,我们直接莽进去就算了,学院里面总不会有灵能狙击枪对着学院门口,等我们一踏进学校门口就把我们俩给毙了吧?”

“我有点担心我的生命安全……有计划吗?”

“有,而且十分周全,保证万无一失。”

“说来听听,我有一种感觉,我们两个在大声密谋。”

“呃,不用你感觉,我们就是在大声密谋,不用在意这些细节,听好了,我的计划就是:随机应变。”

钟进:Σ(っ°Д°;)っ果……果真吗?

“反正到学院门口,肯定有人问我们来干嘛的,我们实话实说就是了,去测试一下又不会出什么逝,说不定测试通过之后,学院老师看我们高三都没有,元痕就达标了,指不定就把我们收进学院了呢?听我的,干它就完了!”

“总感觉你说的不太靠谱,而且你也有一点太过于乐观主义了吧?”

“还是做好最坏的打算,去巩固一下基础知识,然后考个一百三十分以上,直接去挑学院。算了,我听你的,毕竟我们俩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只是去测试一下元痕合格了没有,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吧?应该……吧?”

林咏焱摇了摇头,拿起旁边桌子上的高考模拟卷:

“所以喽!闲话到此结束,你休息也休息够了,再做一张卷子,我再看看你的知识漏洞。”

钟进接过卷子开口说道:

“行吧,不如我们下个星期三去青洲学院看看。”

“好家伙,我本来以为随便去哪间学院测试一下就行了,结果你直接盯上了青洲首府的学院,行啊,你这胃口挺大呀!”

林咏焱一脸惊奇的看着钟进。

“算了算了,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把这卷子给写完,还是多做一手准备,要是到时候高考的时候,有类似的题目出现,我不会做的话我就懵了。”

“…………”

“擦擦……擦……擦擦”

房间中安静下来,只剩下笔尖与纸张的摩擦声,啊~是学习的味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