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答疑解惑

  • 红口袋
  • 林风雪
  • 3191字
  • 2022-05-11 19:30:47

我愣住了,我的处境十分荒唐——我在一家咖啡馆里,午夜时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眼前的人在跟我讲,菜单的封面上有关于改变客人人生的启示。

一般的度假可遇不到这种事情。我当时不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那个夜晚等待我的还有很多。

凯茜看着我说:“你看,约翰,一旦你真的问出了那个问题,寻找答案就会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你会发现你早晨醒来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那个问题,在接下来的一天中,你脑海里也会时不时闪过那个问题。它有点儿像一扇门,一旦你打开,就很难再关上。”

我意识到,“你为什么来这里?”还有更深层的含义,并非我一开始看到时以为的那样。通过凯茜的话,我明白了,那个问题并非简单地在问人们为什么来这个咖啡馆。

“没错,”凯茜打断了我的思绪,“问题与咖啡馆无关,而是在问一个人为什么存在。”

我靠在卡座的靠背上,环视四周,感到震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心想。

我努力理清思绪:“凯茜,我只是想吃点儿东西。你刚才说的那些话让人觉得非常诡异。如果你刚刚讲的那扇门和每天闪过脑海的念头都是真的,那为什么要问自己这种问题呢?我就从来没问过,我现在也挺好的。”

凯茜放下菜单。“是吗?”她问,“你真的挺好吗?”她说“挺好”的时候带着一丝善意的嘲弄,好像在引导我去解释什么叫“挺好”一样。“很多人都觉得‘挺好’。但有的人就是要寻找比‘挺好’更令人满意的状态、更棒的生活。”

“所以他们来了这家‘为什么咖啡馆’?”我也用讽刺的语气说道。

“有些人是的。”她的声音柔和而平静,“你来是为了这个吗?”

她把话题绕了回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里。我甚至不确定自己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如果我坦诚面对自己,我得承认,我多年来都在想,除了我已经体验到的事物,生活是否还有更多的可能性?我并不是说生活很糟糕。当然,生活偶尔令人沮丧,尤其是最近,可我有体面的工作,也有知心的朋友。生活还好,甚至可以说挺好。可我心底隐约有种别样的感受,就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就是因为产生了这种感觉,人们才会问出那个问题。”凯茜说。

我惊呆了。她再次道出了我的想法,而且我突然意识到,她的话可能是对的。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又来到了悬崖边。这一次,我往前迈了半步。

“凯茜,能再多跟我说说那个问题吗?”

她点点头:“我刚才说,问出这个问题就好比打开一扇大门。人的心灵也好、灵魂也罢,不管你用什么词形容,它都会去追寻答案。这个问题会占据提问者生活的优先位置,直到他有一天找到答案。”

“你是说,一旦有人问自己‘我为什么来这里?’他就再也无法抛开这个问题了?”我问。

“不,不是无法抛开。有的人只是不经意瞥到这个问题,也许还仔细看了,但最后依然会忘记。有的人问了自己这个问题,并且在某种程度上真的想知道答案,他们就很难再忽视这个问题了。”

“假设有人问了这个问题,也找到了答案。”我问,“那然后呢?”

“这是件好事,也是件很有挑战性的事。”她笑着说道。

“我刚才说,提问这个行为本身就能产生寻找答案的动力。”

“要是有人找到了答案,就会产生另一股同样强大的力量。人们一旦知道了他们为什么来,为什么存在,找到了活着的目标——他们就想实现这个目标。这个目标就像藏宝图上代表藏宝地点的×?。一旦看到了×,你就很难假装没看见,很难不去寻宝。回到我们说的具体问题上,一旦有人知道了他们来这里的目标,他们从情感上、甚至从生理上,都很难不去尝试实现那个目标。”

我往后靠了靠,努力体会凯茜讲解的一切。“这么说,提问会让情况变得更糟。”我答道,“我就说嘛,人最好还是永远不要问那个问题,继续原有的生活,不要打开潘多拉的盒子。”

凯茜看着我:“可有人选择提问。只要时机成熟,每个人都得问自己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只好紧张地大笑。想到自己之前迷路时终于看到街灯有多么兴奋,现在的我不知该作何感想。

“需要面对的事情太多了。”我说。

“我希望你不要觉得这些事情要‘面对’,而是要‘迎接’。”凯茜回应,“你知道吗?你之前形容的那种感觉,不是一种别人告诉或描述给你听的感觉。如果有一天你决定放下那种感觉,就勇敢做出选择吧,只有你自己才能给你自己做决定。”

说完,她站起身:“我得离开一下,去看看你的特色早餐做得怎么样了。”

我已经完全忘记了我点的早餐。她一提醒,我才慢慢回过神来,原来我依然坐在一家咖啡馆里,依然饥肠辘辘。

我的大脑飞速旋转。我低头看看菜单,重读了一遍第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来这里?

比起第一次读的时候,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已经有了全然不同的含义。我努力回忆凯茜之前的话:“这是在问一个人为什么存在。”

我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好像某种东西正拽着我去问那个问题——我还记得我和凯茜交谈时在菜单上瞥到一眼的那个问题。

我为什么来这里?

我记得凯茜说,认真对待这个问题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真是疯了。”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揉了揉眼睛,“我只想吃点儿东西,加点儿油,找个地方打发几个小时。我为什么要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呢?”

我把杯中的水喝了一半,放下杯子,发现迈克站在我桌旁,手中拿着一个大水壶。

“要加水吗?”他问,“你好像需要多喝点儿水。”

我接受了他的提议,他便给我加满了水。

“我叫迈克。”他说。

我站起来和他握握手:“很高兴见到你,迈克,我是约翰。”

“你没事吧,约翰?我走过来的时候,感觉你正在陷入沉思。”

“差不多。”我重新坐下,“凯茜刚才跟我解释了菜单封面上的那行字。我还在努力理清思绪,琢磨它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

我一说完,就意识到迈克可能对我和凯茜刚才的对话一无所知。虽然他是店主,但想出那个问题和封面提示的人也可能是凯茜。好在我的话没有让他产生丝毫疑惑。

“哦,那个问题可不简单。不同的人会在不同的时期面对那个问题。有的人在小时候就想清楚了,有的人长大一些才开始想,还有人终其一生都没想明白。这个现象其实挺有意思。”

看来迈克似乎对我们的交谈过程了然于胸,我决定把我心中的疑惑向他吐露一番。

“迈克,凯茜说,如果一个人对自己提出这个问题,他的生活就会发生一些改变。”我指了指菜单,“我想知道,他们之后会怎样?”

迈克扫了一眼菜单:“你是说他们提问之后?还是找到答案之后?”

我愣了几秒钟,仔细想了想他的问题。“两个都有。关于一个人如何找到问题的答案,找到答案之后又要怎么做,我们没有聊太多。她只是稍微跟我解释了一下,找到答案的人会是什么样。”

“好吧,关于如何找到答案,我认为没有一个适合所有人的统一方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技巧,我认识的人就是通过这些技巧找到了他们的答案。”

我想接话,但一时不知说什么。我的直觉告诉我,关于如何寻找那个问题的答案,我如果发表一番见解,可能就更难回避向自己提问这件事了。

“确实是这样。”迈克说,“换了凯茜,她也可能会告诉你同样的道理。”

他似乎也知道我在想什么,尽管我根本没说出口。对此我只是稍有些惊讶。

其他人寻找答案的方法,我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兴趣知道。毕竟,我连自己想不想提出那个问题都不确定。

“迈克,还有另一个问题呢?找到答案的人会怎么做?”

迈克笑道:“这样吧,我先去看看你的饭做好没有,回来再回答你的问题。”

过了一会儿,他端着摆满盘子的托盘回来了。“这些都是我的吗?”我问。难道菜单上我点的套餐下面还有两大段介绍被我看漏了?

“当然啦。一份早餐里面有煎蛋卷、烤面包片、火腿、培根、新鲜水果、炸薯饼、饼干,还有单面煎的薄煎饼。”

我环顾四周,想再找三个人和我一起吃。

“除了这些,我们还有配烤面包的果冻、配薄煎饼的糖浆,配饼干的蜂蜜,还有专门配煎蛋卷的特制土豆沙拉。幸亏你饿了。”

“哪有人会饿成这样啊!”我说。

“约翰,你会吃惊的,有时候你只是没意识到,你早已准备好接纳新事物了。”

迈克把餐点放在桌上:“约翰,我得和那边那对儿情侣多说几句,我一会儿就回来,如果你还想聊,我们可以接着聊。”

“好啊。”我看着面前的盘盘盏盏,“没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