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为何而来

  • 红口袋
  • 林风雪
  • 2316字
  • 2022-05-11 17:17:17

阿霖注视着凯茜走向咖啡馆另一端的包厢,那里坐着一对情侣,他们三人开始交谈。不管他们说的是什么话题,大家心情一定都很愉快,因为三人都笑意盈盈的。

“这地方应该不错。”我想,“也许我应该随便点个东西吃。”

阿霖的注意力重新回到菜单上。“没别的选择了。”我想,“我的车没油,方圆两百英里内貌似也没有其他能吃东西的地方,尽管这地方看起来有些古怪,但截至目前还没发生什么离奇的事情。”

这样一想,我的担忧减轻了点儿。凯茜去了趟厨房,出来的时候端着两个草莓大黄派从我身边走过,这让我的担忧又减轻了许多。我特别爱吃草莓大黄派,可上次吃已经是多年以前的事儿了。我想这意味着我应该在这里待一会儿。

抛开那些奇怪的问题不谈,菜单上的餐点看上去十分可口。尽管现在根本不是早餐时间,我还是决定点一份早餐。凯茜还在和那对情侣说话。我已经想好要点什么了,于是又把菜单翻到了背面。

你为什么来这里?

一个餐厅问食客这种问题,听起来很怪。一个人为什么要来你们餐厅,你们难道不知道吗?一个人来到餐厅吃饭,难道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里吗?我怀疑自己没看懂这个问题。

你为什么来这里?

凯茜走过来,打断了我的思考。

“想好点什么了吗?”

我刚想回答,但记起菜单封面上那行字,客人可以在点餐前询问服务人员。“差不多想好了,”我边说边指了指那行字,“我到底可以问你什么问题?”

“哦,那个啊。”她又露出了微笑。

我越来越喜欢她的微笑了。

“过去几年,我们发现来这儿待过的客人都会发生一些变化。”她说,“所以我们想让其他人都慢慢体会‘你为什么来这里’的问题。我们先和客人分享一些他们可能期待的事情,方便他们更好地接受他们原本以为自己能接受的事情。”

我彻底糊涂了。她说的是餐点、是咖啡馆,还是完全在说另一样东西?

“如果你准备好了,”她说,“我给厨师看看你点了什么,让他给点儿意见。”

“当然……”我心里感觉更困惑了,“可以啊。给我来份早餐。虽然现在不是早餐时段,但你们也能做吧?”

“你想点那个啊?”她问。

“是的,没错。”

“没问题。今天的午餐时间早就过去了,反倒是离明天的早餐时段更近。”

我瞄了一眼手表,已经晚上十点半了。“你看问题的角度真有意思。”我说。

凯茜微笑道:“从不同的视角看待事物,有时候能帮助我们解决问题。”

她记下我点的餐,转身离开。我注视着她走向厨房的背影,发现她把菜单留在了桌上。

凯茜有点儿像禅师一样……

搞的阿霖一头雾水,模棱两可……但好像又有那么一点意思!

凯茜走近点餐窗口,我看到厨房里还有一个男人。他拿着木制调羹,显然是厨房里管事的那个人。凯茜凑近窗户,对他说了两句话,他则探出头来瞧了我一眼,看到我也在看他,便微笑着冲我招了招手。

我也向他挥手,觉得有点儿好笑,我可没有在咖啡馆里跟厨师挥手致意的习惯。凯茜和那个男人交谈了几分钟,然后把我的点菜单放在小小的圆形票夹上,转身向我走来。那男人把票夹拿正,看了一会儿,把它带进了厨房。

我的注意力重新回到菜单上。我开始重读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来这里?”——这时,凯茜来到我的桌旁,在我对面的卡座上坐下。

“刚才那个人是迈克。”她说,“这个咖啡馆是他开的,做饭也归他管。他说待会儿有空出来见见你。我问他你点的这份餐有没有问题,他说量很大,但他觉得你能吃完。”

“你们还有这种特殊服务啊。”

她笑了。“有啊。现在我们来聊聊这个吧。”她说着指了指菜单封面上让客人询问服务人员的那行字,“我看你一直在看菜单背面的问题,这句话就和那个问题有关。”

我不懂她怎么知道我一直在看那个问题,但我没接话。

“是这样,”她说,“单看一个问题是一回事,把这个问题变一变就是另一回事了。”

“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听起来很简单,好像对人完全没有影响,”她回答,“但如果你把问题稍微变一变,就能改变一些事情。”

我困惑地看着她说,“改变一些事情?什么事情?是说我没法在这儿吃饭了,还是说我点的东西没有了,得换一份别的?”

“不是,”她脸上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是比这更大的改变。”

我实在不明白她要说些什么,但她显然不是在开玩笑:“我可能听不太懂。”

凯茜指了指菜单:“如果这个问题不问别人,而是问你自己——你就不再是以前的你了。”

我听得一怔。不再是以前的我了?这是什么意思?我突然感觉自己站在一面陡峭的悬崖边缘。我不知道她接下来让我前进的一步,结果是立刻死亡,还是永远幸福?

“和你想的差不多,”她笑着说,“不过没那么夸张。”

我还没来得及问她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她就继续说道:“先不要管这些,我来给你解释。你读一下菜单上第一个问题,但是要用事不关己的态度读,就好像你瞥到的一个路牌。”

我飞快地低头看了眼菜单。让我吃惊的是,上面的问题已经不再是“你为什么来这里?”。

而是“我为什么来这里?”。

我读完之后,那行字立刻变回了“你为什么来这里?”。

“怎么回事?”我激动地问,“菜单变了吗?你怎么做到的?”

“约翰,我觉得你可能还没准备好面对这个问题的答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怎么做到的?菜单上的字怎么变了?”我已经彻底糊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我是否要继续待在这儿把事情弄明白。这时凯茜再次用一个问题抓住了我的注意力。

“约翰,你看清菜单变化之后的文字了吗?”

“当然看清了,我刚开始看的时候是另一行字,后来又变成了现在这行字。为什么会这样?”

凯茜把菜单翻到正面,指着那句“点餐前……”。“是这样的,约翰。”她开始解释。

“你看到的那个问题,变得不一样的那个问题……”

“问‘我为什么来这里?’的那个问题。”我插话道。

“对。这不是一个随便提出来的问题。对它一瞥而过是一回事;认认真真去看,然后扪心自问又是另一回事——你的世界会发生改变。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极端,所以我们才在菜单封面上写了提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