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陷入迷茫

  • 红口袋
  • 林风雪
  • 3252字
  • 2022-05-11 17:06:33

上路前,阿霖打印了从网上搜来的驾车路线图,当时阿霖还觉得这是明智之举。“用不着什么地图,”我想,“只要按这份简单明了的指示图开就行了。”

可现在指示图没用了。于是阿霖拿出手机,准备打开地图。“系统无法使用”,屏幕上只显示了这么一行字。以前我自驾时总是随身带一本地图册,要是现在也带着就好了。

“就算找到高速公路出口,也没什么用,反正我压根儿不知道怎么走才能到目的地。”我大声地自言自语,精神状态变得越发糟糕。

开了28英里,我终于看到一个出口。

“真是见鬼,”我一边想一边把车开上出口匝道,“这个高速路口既没有加油站,也没有快餐店。全世界可能就这一个什么都没有的路口,恰好就被我碰见了。”我朝左边瞧瞧,一片空旷,再朝右边瞧瞧,还是一片空旷。

“好吧,”我说,“看来不管走哪条路都一样。”

我驾车右转,心里记下现在是往西开,提醒自己到下一个路口该往右转。这样一来,我总能回到往北去的路上。这段路是双向两车道,一条通往远方,另一条通往来时的方向。我完全不知该选哪条。这儿的过往车辆极少,路边的房舍更少。我间或瞥到一栋孤零零的房子、几处家庭农场,除此之外只有森林和草地。

一个小时后,我彻底迷路了。我只路过一个狭窄的路口,那儿竖着好几块标识牌,让人一看就知道情况不妙。开出40英里后,不仅一个人没见着,还开上了一条名字带个“古”字的路,跟“65号古路”这种路名感觉差不多,周围一片荒凉。

接下来又出现了一个路口,和我之前经过的路口几乎一样小。无奈之下,我在这儿右转,心想,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但至少方向没错。可接下来这条路的名字里也带着一个“古”字,真倒霉。

将近晚上8点,夕阳西下,一天就要过去了,我越来越沮丧。

“早知如此,我就该留在高速公路上等。”我生气地说,“原本是为了不耽误一个小时才离开,现在不仅浪费了两小时,还迷了路。”

虽然眼下的情况不怪我的车,打它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但我还是朝车顶捶了一拳。

10英里、15英里、20英里过去了,前方还是一片空旷。我只剩下半箱油了。现在肯定不能往回开,剩下的油绝对撑不到堵车的那个地方;就算撑得到,我可能也找不到来时的路。就算我成功返回,那条路上也还是没有加油站。

我唯一的选择就是硬着头皮往前开,寄希望于前面有加油站和吃东西的地方。我的丧气程度和油表的指针相反,正越升越高。

因为家里有许多工作和生活上的烦心事儿,我才决定远行,想散散心;换句话说,家里的事儿已经够烦了,真没想到出了门还是这么烦。旅行的目的明明是为了让自己放松心情,再次鼓足干劲啊。

“真是个怪词,”我想,“鼓足干劲,一泻千里;再鼓足干劲,再一泻千里……循环往复,什么时候才算是个头啊?”

太阳已经完全沉到树影之后,薄暮逐渐笼罩乡间。云朵染上了少许粉红和橘黄,反射着天光的余晖,可我的注意力都在路上,满心为越来越糟的情况担忧,基本没怎么注意天空。路边依然杳无人迹。

我再次眺望路的尽头,看是否有加油站的影子。“还剩不到四分之一的油,油表指针还在下降。”我大声说。

上一次我睡在车里,还是从大学开回家的路上。那是多年前的事儿了,我并不打算让历史重演。可倒霉的是,眼前的情况和那一次越来越像。

“我得睡一觉。”我想,“万一车没油了,我得有足够的力气走出去找人帮忙。”

油表指针就要滑到标有E字的红线之下时,我看见了光亮。考虑到自己目前的惨状,我往回开了几英里路,在之前一处十字路口左转。其实,左边的路也没有任何有人的迹象,但我还是选择左转。至少这条路不是以“老”字开头,我仅仅因此做了决定。

“人到绝处,必能逢生。”我大声说。

我离光亮越来越近,终于看清那是一盏白色的街灯,在远方孑然独立,散发着明亮的光,它四周一片空旷。

“天哪,拜托了,这里可千万要有人啊。”我像念咒一样重复着这句话,驱车开过与街灯之间的最后四分之一英里路。果然,灯下有东西。

我下了主路,将车开进一片铺碎石的停车场。我惊讶地看到一座小小的长方形白色建筑,屋顶上竖着淡蓝色的霓虹灯,上面写着店名“你为什么来这里咖啡馆”。还有一个令我惊讶的发现,停车场里竟然还停着其他三辆车。“他们是从哪儿来的?肯定和我从同一个地方来。”我想,因为我在路上至少有一个小时没见过别的车了。“这是件好事,没准他们知道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钻出车外,将双臂举过头顶,伸了几个懒腰,舒展僵硬的身体,然后向店门口走去。黑漆漆的天空中挂着一弯大大的新月,成千上万颗星星在闪耀。我打开咖啡馆的门,门把手上的小铃铛响起来,宣告了我的到来。

一股令人食欲大开的香气扑鼻而来,我在惊喜之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饿。我决定,不管散发出这等香气的是什么饭菜,我都要点上三份。

咖啡馆里有种老餐厅的氛围,狭长的白色吧台旁摆着一圈镀铬底座、红色软垫的高脚凳,前窗边有一排红色的卡座,每个卡座围成的开放包厢里都有一张桌子,桌上有一个放砂糖的小玻璃瓶,一盏银色小壶,我猜里面盛的是往咖啡里加的牛奶,此外还有配套的盐摇罐和胡椒粉摇罐。

门边的柜台上放着一台老式收银机,旁边有一个木衣帽架。这家咖啡馆令人感觉舒适,是那种可以坐下来和朋友们聊很久的地方。可惜我一个朋友也不在身边。

一个女招待本来在远处的包厢和两个客人交谈,这时转过头来微笑着对我说:“请随便坐吧,哪儿都行。”

我努力收起过去4个小时里堆积如山、依然没有平复的沮丧情绪,尽力也给她一个微笑。我选了一个靠门的包厢,一屁股坐在红色塑料座椅上,这才注意到椅子非常新。我抬头望望四周,吃惊地发现咖啡馆里的一切都是新的。

“老板一定是认为市区早晚会扩张到这里,”我想,“所以才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新开一家咖啡馆。”

“嗨!”一声招呼打断了我关于房地产的实惠价格和住房开发机遇的思绪。说话的是那个女招待,“我叫凯茜,你好吗?”

“嗨,凯茜!我叫约翰,我有点儿迷路了。”

“看来确实是的,约翰。”她顽皮一笑,答道。

她说话的语气模棱两可,我很难判断她说的是我确实叫约翰,还是我确实迷路了。

“你为什么来这儿,约翰?”她问。

“唉,我在路上遇到了一些意外情况,本来想绕开,结果迷路了。我饿得半死,油箱也快见底了。”听我发完牢骚,凯茜再次顽皮一笑。

“我跟你保证,”她说,“饥饿的问题我们肯定能帮你解决。至于其他的,我们看看再说。”

她从前门的架子上取下一本菜单递给我。我不知道是因为光线问题,还是因为开车太久精神疲惫,总之我发誓,她递给我菜单的那一刻,我看到菜单上的字模糊了,然后又重新出现。“我一定是太累了。”我这样想着,把菜单放在桌上。

凯茜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点餐板。“要不先点杯东西喝,再仔细看菜单。”她建议道。我点了一杯柠檬水。

这一天的经历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先是花了好几个小时行驶在荒凉的老路上,然后又在这仿佛世界尽头的地方发现了一家咖啡馆,现在遇见一个笑容顽皮的女招待。我拿起菜单,看了看封面。

“欢迎来到‘你为什么来这里咖啡馆’”,这句话占据了整个封面的上半部分。这行字下方有一行小黑字——“点餐前,请先询问我们的服务人员,您在此停留的时间意味着什么。”

“我希望它意味着我能吃到好吃的。”我边想边翻开第一页。

菜单上是常见的咖啡馆餐点。早餐在左上栏,三明治在左下栏,前菜和沙拉在右上栏,主菜在右下栏。我把菜单翻过来,吃了一惊。只见菜单背面写着一个大标题,“等餐时请思考”,下面是三个问题:

你为什么来这里?

你害怕死亡吗?

你满足吗?

“这和随便看两眼体育版新闻的感觉不太一样啊。”我想。正当我要重读一遍那三个问题的时候,凯茜端着我要的柠檬水回来了。

“有什么想吃的吗?”她问。

我把菜单翻回到封面,指着咖啡馆的名字。

“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啊,每个人似乎都对这个名字有自己的解释。”她回答,“其实,我们这儿大部分人都把它简称为‘为什么咖啡馆’。你现在要点餐吗?”

我还没准备好,甚至有点儿想穿上夹克马上离开。这个地方绝对不一般,这种不一般在我看来更接近诡异,而不是与众不同:“不好意思,凯茜,我还得再想想。”

“没关系,”她说。“慢慢想,过会儿我再来问你。另外,约翰,”她带着一丝浅笑说,“别担心,交给我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