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五味杂陈

  • 红口袋
  • 林风雪
  • 6109字
  • 2022-05-11 19:33:31

就在张秀娥要离开这槐树范围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人。

和张秀娥擦肩而过的时候,一下子就伸手扯住了张秀娥的衣服,紧接着人就倒了下去。

“哎呦,疼!”那人大声嚷嚷着。

张秀娥此时愣住了,这是碰瓷的?

接着让张秀娥更是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张秀娥低头一看,差点没气笑了,地上的那个人可不就是她的亲奶奶张婆子是也!

张秀娥探究的看着张婆子,她这又是想作什么妖儿?

张婆子此时扬起手臂,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张秀娥:“你这个不孝的,我今日真是出门没看黄历,竟然撞上了你!”

张秀娥冷眼看着张婆子恶人想告状。

“哎呦,我真是苦命,有个儿媳妇,一连下了三个赔钱货,这大赔钱货,还是个不孝的,鼓动小赔钱货撞了墙寻死!”张婆子叫嚷着。

张秀娥不咸不淡的说道:“奶奶,你这是做什么?你快点起来,地上多凉?”

这话听起来是关心的,可是仔细一品,那就是没承认是她撞的张婆子。

“只是奶奶,你年纪大了走路就要小心一些,今日撞到的是我,到也没什么,若是改日撞到了旁人,可怎么办?”张秀娥继续说道。

这话让人挑不出理来,却直接把问题推到了张婆子的身上。

张婆子怒目看着张秀娥:“你这小赔钱货,撞了人还想抵赖不成?”

张秀娥叹息了一声:“奶奶,我知道你是不待见我,可是你也不能当众这样闹呀!”

张秀娥本想让张婆子受不了大众的目光,然后放弃闹事儿的。

可是很显然,张秀娥算是估计错了张婆子那脸皮厚的程度了。

张婆子哪里会在乎大家的目光?这一次,张婆子的张婆子就是为了找张秀娥的麻烦。

张婆子算是彻底的记恨上了张秀娥。

若不是张秀娥,她们老张家,怎么会从这村子里面人人都羡慕的地主的亲家,变成了人人嘲笑的对象?若不是张秀娥自立门户了,害她不能把张秀娥给卖掉换钱,她的玉敏是不是能有一份不错的嫁妆?

想到张玉敏,张婆子心中的怒火更胜。

这张家一脸出了两个寻死的,张家的名声算是坏透了,这可是直接就会影响到张玉敏的亲事呢。

张玉敏长的还算是不错,若是想找个普通人家,就算是被张秀娥和张春桃牵累了,那也是能的,可是张玉敏是什么心气儿?

她怎么可能愿意嫁给村子里面的这些泥腿子。

她可是一直幻想着,去镇子里面,找一个好人家,再不济也要找一个有铺子的,去做那收钱的女掌柜!

张婆子和张玉敏想的好,可是那镇子上面的人,又有几个能看上张玉敏?

现在张家又出了这么多的乱事儿,张玉敏更是没办法嫁到镇上去了。

张婆子此时算是铁了心了,就算是张玉敏不能嫁的好,那也不能让张秀娥落了好,至少也得让张秀娥丢尽人,在这村子上都待不下去!

张婆子怒声嚷道:“你这个不孝的赔钱货,哎呦,明明是你撞了我,这个时候还要倒打一耙!真是不孝!我们张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玩意儿呢!”

张玉敏敛眉,目光之中满是恼怒。

张婆子也太过分了,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张婆子这样的奶奶。

张婆子一边嚷嚷着,一边扯着张秀娥,这么一晃,张秀娥背篓里面的东西就洒了出来。

张婆子似乎没有想到,张秀娥的背篓里面竟然会有这么多的东西。

尤其是……那明显是装了吃的油纸包。

张婆子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闹事儿了,手一伸,就把那油纸包抓在了手上,这么一打开,三个白白胖胖的大包子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张秀娥心中暗道不好,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谁让这张婆子,着实是眼疾手快呢?

张婆子这个人,干活的时候不见得多勤快,只是在那发号施令,可是占便宜和闹事儿的时候么?那可是一个好手呢!

“呀!”张婆子有一些惊讶,似乎没有想到张秀娥竟然会有这样的好东西。

“东西给我!”张秀娥语气不善的说道。

今日买包子的时候,她都没舍得买自己和春桃那一份的,只是给三丫和周氏买的。

张婆子的老脸一沉:“你买包子的钱是哪里来的?你说!是不是偷家里钱了?”

张秀娥好笑的看着张婆子,张婆子这还真是什么屎盆子都往自己身上扣呢!

张秀娥嘲讽的看了一眼张婆子:“这钱是我自己的!至于从哪里来的,咱们现在已经分家了,我也算的嫁出去的女儿了,似乎和你没什么关系了!”

“人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难不成这娘家人,还有资格管这嫁出去的女儿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张秀娥不满的说道。

“你哪里有什么钱!这钱一定是从家中偷的!我说呢,我前不久丢了银钱!原来都是你偷的!”张婆子一脸愤恨的看着张秀娥。

张秀娥是彻底无语了,张婆子这个人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她什么神魂拿张家的银子了?这张婆子竟然能信口就来!

这要是放在现代,完全可以给张婆子一个影后的称呼了!

此时周围已经有人用指责的目光看着张秀娥了。

张秀娥的情况他们都知道,这样从张家出来,怎么可能有银子买包子吃?

要知道,他们这有家有收入的,平时都舍不得买包子吃呢。

难不成,张秀娥真是拿了张家的银钱?

张秀娥可不能任由张婆子说自己偷东西,在这村子里面生活,若是这偷儿的名声被落实了,那以后在这村子里面,可是寸步难行。

她可不希望以后无论自己走到哪里,都有人防备着自己。

张秀娥的眼睛一红,此时委屈的看着张婆子:“奶奶!你怎么能说我偷你的银子呢?前几天我娘生病的时候,你不是说家中只有八个铜板吗?给我娘抓药都不够,还是我苦苦的求了回春堂的掌柜的,才便宜拿给我的!”你既然只有八个铜板,那怎么会有铜板让我偷?”张秀娥反问着。

看样子,张秀娥是说偷东西这件事,可是仔细一品,大家就能知道了,张婆子平时是没少苛待周氏。

其实张婆子苛待周氏的事情,大家都隐隐的知道,这是这人家院子里面的事情,再加上周氏不是嘴碎的,又有一些胆小和柔善,从来都不把这件事情往外说。

大家也都是道听途说,并不肯定。

如今听着张秀娥这么说,大家看着张婆子的目光就鄙夷了起来。

周氏虽然说没生儿子,可是做活的时候,比不一个壮劳力差,这一年怎么也能给这个家赚二两银子,张婆子竟然连几个铜板都舍不得拿出来!

还真是抠门,苛刻啊!

张婆子被众人看的脸有点发烧,她强词夺理的说道:“我是在你娘生病之前,就把这钱给丢了!”

张婆子虽然觉得张秀娥和以前有一些不一样了,甚至敢和自己顶撞了,但是还是不怕张秀娥的。

许是以往欺负张秀娥欺负习惯了,这个时候还想按照老的想法,把张秀娥狠狠的压住。

“我千辛万苦把你拉扯大,没有嫌弃你是一个赔钱货把你给扔了,没有想到,你竟然不知恩图报,反而还要偷家里的血汗钱!”张婆子恼怒的说道。

张秀娥冷声说道:“千辛万苦的把我拉扯大?我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在这个家中当牛做马了这么多年了,我都认了,毕竟我是张家的人!”

“可是你不能这么污蔑我!你是我奶奶我尊重你,可是我不能不要名声,春桃以后好了,还要嫁人呢!这事儿咱们必须说清楚!”张春桃一脸的坚定。

若是直接就和张婆子顶撞,在这个重孝的年代,直接落不得什么好。

但是如果说,是为了自己的妹妹,才来和张婆子顶撞和掰扯这些事情的,那就是情有可原“你说我拿了家中多少铜板?”张秀娥扬声问道。

“这……”张婆子有一些愣住了,本就是瞎说的,哪里有数额?

“奶奶,按照你的说法,咱们家可穷了呢,你有多少个铜板,你不应该是数的清清楚楚的吗?”张秀娥反问着。

张婆子犹豫了一下,刚刚开始的时候,她是想说只有几十个铜板的,但是这个时候心中已经有了新的想法,她的眼睛微微一转,就开口说道:“咱们家一共丢了五百个铜板,这可是半两银子呢!”

张秀娥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婆子:“你的意思是我拿了半两银子?”

张婆子心一横:“可不就是半两银子,这都是当初你成亲的时候,乡亲邻里们送的礼钱。”

其实张婆子还有别的银钱,可是这些都不能露了明处,于是就把这些钱拿出来说事。

大家本来还在这事不关己的看热闹,可是一听张婆子提到这礼钱,大家的心中就不痛快了,甚至还有了一些愤恨。

正常来说,谁家嫁女儿,他们都是不会随那么多的礼钱的。

可是张秀娥成亲的时候,张婆子早早的就在村子里面宣扬过了,说是张秀娥是到聂地主家当少奶奶的,他们不少人都种着聂地主家的地,就算是不种聂地主的地的人,那也不想着得罪了张家。

万一张婆子以后狐假虎威的来找茬咋办?

所以大家给张家随礼的时候,那可是大出血了呢。

让谁花钱谁的心中痛快?最可气的是,花了那么多的钱,到了张家都没吃上一口好饭!

若是张家还和聂地主家有瓜葛,那他们自然不敢表现出来什么,可是现在呢,张家和聂家怕是结亲不成,从而变成结仇了!

在这个的情况下,谁还会给张婆子面子呀?

现在这事儿不管是谁对谁错了,众人都是厌恶的看着张婆子。

张婆子这个时候不等张秀娥说什么,已经抢白的说道:“我知道你的日子过的苦,这银子你拿了,我也要不回来了,你就把你的丁籍张秀娥听到这,嘲讽的看着张婆子:“奶奶,你是这想让我回到张家,然后可以再次把我给卖了!”

“半两银子的数目可不少了呢,这要是告到衙门去,足以治你一个污蔑之罪了!”张秀娥一本正经的说道。

张婆子骂骂咧咧的说道:“你拿了家中的银子,还敢去衙门告我?简直就是反了天了!”

张秀娥扫视了张婆子一眼:“我拿银子的时候?你可有亲眼看到了?”

“我……”张婆子这个时候想说有。

张秀娥似笑非笑的说道:“如果你看到我拿银子,为什么不阻止?奶奶,你说话的时候可得仔细一点,不然那就是污蔑呢!”

“我不管,反正你这一穷二白的,根本就不可能有银子买东西!不是从家中拿的,是从哪里来的?”张婆子不依不饶。

张秀娥噗嗤一声就笑开了,看了一眼围观的众人说道:“若是有人在路上看到你们买了东西,觉得你们穷,不会有这银子,难不这银子就是从她那偷的了吗?大家以后可要小心一些,买了什么贵重的东西,都要躲着我奶奶一些,我这才三个包子,就给人赖上了,若是别人……”

众人此时鄙夷的看着张婆子,这张婆子可不就是这样一个人?稍有不慎沾染上,就会惹的一身骚!

张秀娥此时继续说道:“大家或许都好奇这银子是哪里来的,我就实话实说了吧,我上山挖野菜的时候,找到了一点珍贵的药材,卖了那么点银子,回春堂的掌柜可以作证。”

回春堂在众人的耳中,可是一个响当当的存在。

张秀娥搬出来这回春堂的掌柜的,大家就相信张秀娥说的是真的了。

张婆子见张秀娥真的说出这银子来的路了,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来路了,脸上的神色讪讪的。

“就算是你卖了药,那也不能证明你没从家中拿银子!”张婆子强词夺理的说道。迁回家里,咱们这事儿就算是了了。”秀娥好笑的看着张婆子:“你要是一定要这么说,那咱们就到衙门去评评理!”

张秀娥是行得正做得直,根本就不怕到那衙门走一遭。

可是张婆子不一样呀?她见张秀娥说去衙门,似乎不是说起来吓唬的,真的有想去的想法,这内心就怕了。

张婆子嘟囔了一句:“那到不用,万一真的是你偷的,官府的人处置你,还不是丢咱们老张家的脸?”

张秀娥道:“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现在就算是你不想追究我偷银子的事情了,我还想追究你污蔑我的事情呢!”

张秀娥刚刚逼着张婆子说出一个数目,她是想到了,这张婆子不会随便说一个小数的,如果真是因为几个铜板起纠纷,衙门的人也未必会管。

她刚刚就是为了坐实张婆子污蔑的事情!

“我不去!”张婆子的脸色微微一变。

张秀娥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张婆子,虽然说这一次她算是抓住了张婆子的小辫子,但是她现在还真是不能把张婆子拉到衙门去。

且不说,就算是坐实了污蔑的罪名,那张婆子也顶多就是挨个几板子,还是得回来。

就说她真的把自己的亲奶奶送到了衙门去,不管是因为什么事情,有什么理由,这都足以让人觉得她不孝!

付出太大成果太小的事情,张秀娥是不愿意去做的。

这一次,她也就是吓唬一下张婆子而已,告诉张婆子不要随便来招惹自己!

“既然你不去,那以后就不要说我拿了家里面的银子!丢了老张家的脸,对你有好处?还是对我有好处?”张秀娥冷哼了一声说道。

张婆子的老脸有一些挂不住了,她不跟张秀娥去,好像就默认张秀娥没拿银子了。

可是她刚刚还想用这件事情,把张秀娥逼回来,然后把张秀娥卖了呢!她不免有一些不甘心,但是这个时候又怕衙门的人,只好不做声了。张秀娥弯腰,去张婆子的手中拿被张婆子抢走的包子,她都没舍得吃的东西,才不会便宜了张婆子呢!

“你干什么?”张婆子一脸惊怒的看着张秀娥。

张秀娥指了指张婆子手中的包子,开口说道:“这包子是我的。”

“哎呦,你这个不孝的孙女,刚刚把我撞倒在地上,现在且不说给我几个包子做补偿,就算是把用这包子来孝顺我,那也是应该的!”张婆子哀嚎了一声,一脸痛心疾首。

张秀娥此时一脸为难的看着张婆子:“我也想孝顺您呀,只是我卖了那药,买了这些药和包子就什么都没剩下了,你也知道的,春桃受的伤不清,现在才醒转过来能吃点东西,我这才咬牙给春桃买了三个包子……”

“您是当奶奶的,总不会和春桃抢包子吃吧?要是往常,您吃也就吃了,可是春桃因为你要卖了她的事情,撞坏了脑袋,这才刚刚好一点,正是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

“我今日走的时候,可是和春桃说了,一定会带包子回来的,难不成什么都不拿回去吗?她现在可是一只脚在鬼门关里面,我不忍心骗她啊……”

张秀娥满脸都是为了妹妹着想的神色,语气也哀哀戚戚的,分外惹人同情。

她这一番话,一边把自己已经把所有银子的事情花完了的事情说了出来,这让一些人就不会打什么主意了。

这一点还真是没有什么人怀疑,张秀娥那背篓里面的,都是回春堂的药包,可是好多个呢!

除了药就剩下三个包子了!这三个包子哪里够张秀娥和张春桃两个人吃呀?明显就是张秀娥自己不吃,只给自己妹妹买了。

当然不会有人怀疑张秀娥给自己买了,没带张春桃的份。

没看见那些药么?若张秀娥不疼爱自己的妹妹,这些药完全没必要买。

一边又装了可怜,让人觉得张婆子咄咄逼人。

于是,事情就成了,张婆子厚颜无耻,要讨要张秀娥给自己妹妹养身子用的包子!

这也太过分了,哪里有这样当奶奶的?

孙女被逼成这样,就算是不去照顾孙女,那也不能从孙女的口中拿吃的呀?

此时在人群之中,已经有一个人站了出来:“我说大妹子,这就是你不对了,我看秀娥自己都舍不得吃,给春桃省下一口子吃的,你怎么能和孩子抢呢?”

张秀娥感激的看了一眼这个人。

说话的是刘婆子,在村子里面那是有名的厉害人物,张婆子这样的,都不敢随便招惹刘婆子。

刘婆子这个时候站出来,也绝对不是因为可怜张秀娥,完全是因为她对张婆子非常有意见,这个时候想来找茬,于是张秀娥这件事情,就成了她埋汰张婆子的一个事端。

张婆子一脸厌恶的看着刘婆子:“怎么哪里都有你的事情?这可是我们张家的事情!和你没关系!”

刘婆子这个时候却是嗤笑了一声:“是你们张家的事情没错,可是往大了说,这还是咱们青石村的事情呢!”

“你这样欺负咱们青石村的小辈,我们看不过去!就说春桃那丫头,若是真的变成傻子了,咱们村子里面出了一个傻子,这名声也不好听呀!不知道的人若是以为春桃是先天性的傻子,没准还会觉得咱们青石村的风水有问题呢!万一外村的姑娘不愿意嫁过来怎么办?万一咱们村子里面的姑娘嫁不出去又怎么办?这个时候,你和春桃抢这包子吃,那就是不对!这就是祸害大家!”刘婆子哼哼着,一脸得理不饶人的神色。

张秀娥瞪大了眼睛看着听着刘婆子的话。

这刘婆子的解释也太牵强了吧?竟然能把这春桃傻不傻的事情,和村子里面的风水扯上关系,还和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扯上了关系。

张秀娥顿时觉得自己应该像刘婆子看齐。

刘婆子的这话音刚刚落下,其他几个围观的人,也开始七嘴八舌的指责张婆子了。

张婆子本来人缘就不好,今日还当着众人的面演上这么一出闹剧,若是没有的带头声讨张婆子也就罢了,可是既然有人站了出来,那其他人也就不怕什么了,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