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煞费苦心

  • 红口袋
  • 林风雪
  • 6139字
  • 2022-05-11 19:30:25

对面是一对儿年轻的男女。

少年约莫有十七岁,那少女的年纪稍微小了一点,和张秀娥这身体的年纪差不多。

少年的背后背了一把弓箭,女子则是背了一个竹篾背篓。

那少年肤色黝黑,人长的还算是周正,此时正笑着,给人一种阳光积极的感觉。

张秀娥看到这两个人,却想不起来这两个人是谁了,想来在张秀娥的记忆里面,这两个人是无关紧要的那种人吧。

但是张秀娥觉得这两个人肯定认识自己,于是就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那少年看到张秀娥的一瞬间,眼睛微微一亮,似乎有一些惊喜。

至于那少女,则是不满的撇撇嘴,给了张秀娥一个鄙夷的目光,表现出很明显的厌恶。

张三丫这个时候已经用那清脆的童音喊人了:“许大哥。”

张三丫顿了顿,才接着喊道:“梨花姐。”

看的出来,张三丫似乎对这个叫梨花的少女有一些意见,但是人小鬼大的她,还是恭恭敬敬的招呼了。

张秀娥这个时候也顺着三丫的称呼喊道:“许大哥,梨花,你们也上山?”

她没喊梨花姐,两个人的年纪看起来差不多,这要是喊错了,可是尴尬的很。

许姓少年这个时候笑着说道:“是呀,上山布置一些陷阱,看看能不能打到一些野味。”

说到这,许姓少年补充了一句:“梨花说是要上山找一些药草,就和我一起来了。”

张秀娥听到这,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这许姓少年是和自己解释梨花为什么和他在一起一样,这让张秀娥觉得一些不自然。

和自己解释这个做什么?

张秀娥把自己心中的疑惑压了下去,告诉自己一定是想多了,张秀娥留下的记忆里面,根本就没有这许姓少年的,说明这个人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于是张秀娥就笑着说道:“那你们快去吧,我和三丫这就回去了。”张秀娥说完了,正想继续往山下走呢,许姓少年却忽然间喊住了张秀娥:“我听说你从张家搬出来了?现在住在那鬼宅里面?”

张秀娥点了点头,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想来整个村子里面的人都应该知道,自己搬到那鬼宅里面去住了吧?

许姓少年的眼中带起了一丝叫做心疼的神色,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

那边的梨花已经开口说道:“秀娥姐,你住在那也挺好的,毕竟你嫁过人了,这住在村子里面,顶着寡妇的名头,别人说不准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呢。”

张秀娥的目光一冷,扫视了一眼梨花。

这姑娘要不是人傻,真的不会说话,那说这些就是故意来找茬的!

幸好自己不是原主那个玻璃心的,要是原主还活着,听到这样的话,说不准还会去自杀一次。

许姓少年的眉毛一皱,低声斥责道:“梨花!你不许胡说。”

梨花不满的扬起了自己的娇俏的圆脸,一双眸子里面满是不服气:“哥!我这也是为了秀娥姐好!”

这一声称呼,让张秀娥微微一愣,还以为这少女和这少女是一对儿呢,敢情儿这两个人是兄妹。

也是,在这古代,没有成婚的年轻男女,可是不能随便走在一起,更别说是一起上山了。

就算是订了亲,两个人这样上山也会被人诟病的。

可是如果是兄妹,那就不用讲究这么多了。

张秀娥此时此时又道:“我们先走了。”

虽然说她感觉到了梨花的敌意,但是她并不想和梨花纠缠,至少不想莫名其妙的和人吵架。

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和这梨花是什么关系呢!

总不会有人莫名其妙的就讨厌她攻击她吧,说不准是和原主有什么仇怨呢,只是张秀娥实在是想不到,两个人会有什么仇怨。毕竟原主这个人,为人懦弱胆小,委实不是一个会得罪的人。

张秀娥转身的瞬间,感觉到那少年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直到她走远了,那少年才把目光给收回去。

张秀娥感觉到这些,并没有回头。

而是低声问道:“三丫,许大哥和咱们的关系很好吗?”

“许大哥?他对咱们姐妹三个都不错,不过对二姐说,他对我和她好,那是看在大姐你的面子上……”童言无忌,张秀娥这才随口一问,张三丫就把自己知道的说了。

张三丫对张秀娥很是信赖,面对张秀娥的时候,没有什么鬼心眼,更是不会防备,这要是张婆子问,三丫保准一个字儿都不会说。

张秀娥听到张三丫的这一番话,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这明摆着是有问题呢么?那少女对她两个妹妹好,是因为她……这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吧?

难不成自己真的没想多?这个少年对她有意思?呸呸呸,不对,是对原版张秀娥有意思?

张秀娥多嘴问了一句:“对了,许大哥叫什么来着?我这忽然间就想不起来了……”

张三丫有一些诧异的看着张秀娥:“姐,你这是怎么了?许大哥叫许云山呀,你不记得了吗?”

张秀娥看着三丫,低声说道:“我记得的,只是可能在山上晒太阳晒久了,头有一些晕,你这么一提醒我就想起来了。”

得了张秀娥的解释,张三丫也就放下了心中的疑惑。

以前她吃不饱饭上山干活的时候,有时候也会觉得忽然间眩晕,什么都不记得了呢,想来大姐也是这种情况吧?

大姐这些日子吃的是好了,可是身上的伤还没好利落呢,会有这样的情况也不足为奇。

张秀娥此时却是不敢继续问关于许云山的事情了。

她话锋一转,直接就道:“梨花好像越来越不喜欢我了。”

张秀娥这话说的很是巧妙,若是她和张三丫说梨花不喜欢她,或许张秀娥早就和张三丫说过这个,但是这越来越么……就算是张秀娥以前没说过,这么一说也没什么错。

张三丫闻言,小脸皱成了一团,哼哼了两声:“还不是因为许大哥?姐,你不用理会那梨花,她就是嫉妒许大哥对你好!以后不管她说什么恶毒的话,咱们都要当做没听见!”张秀娥又是一愣,梨花不喜欢她是因为许云山。

可是这两个人不是兄妹么?

难不成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或许说,这梨花有恋兄情节?看到自己的兄长对别的女子好,这心中就吃醋?

唔,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

张秀娥稍微把事情理的顺了一些,心中很快就把这件事情放下了,毕竟她不可能喜欢上许云山,她现在是一个寡妇,想要在这村子里面再继续嫁人,很显然不大容易。

而且就算是嫁人,她也不会嫁给许云山。

她不打算招惹许云山,这些事情和她也就没了什么关系,再加上张秀娥的记忆里面也没这许云山,想来两个人应该没有发展到多亲密的地步。

顶多也就是这许云山对原主有一些好感。

现在离天黑还早着呢,张秀娥也不让三丫现在回去,在她这三丫多少能躲躲清闲。

张春桃见两个人回来了,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她把竹篓子拿了下来,迫不及待的看着,希望能从里面找到什么好东西,她对张秀娥抓到野鸡的那件事情,可是念念不忘呢。

最终,张春桃在竹篓子里面翻出来两条巴掌大的鱼。

“姐,你下水抓鱼了?”张春桃的眉毛一竖。

张秀娥暗道不好,当下就道:“那个……”

“你的伤口还没好利落呢!现在就下水!这可怎么了得?要是伤口再裂开或者是发炎怎么办?”张春桃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

这个时候,到是分不清谁是姐姐了。

张秀娥也是从水中出来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了这个。

因为受伤的是原主张秀娥,她毕竟才到这身体之中没多久,虽然得到了张秀娥的记忆,可是这有的时候,难免有一些不协调。

这不,下水的时候一个大意,就把自己的伤口给忘记了。

索性伤口已经结痂,她站在水中,胸口的位置虽然被水打湿了,但是并不是特别严重。看着那一脸关切和恨铁不成钢的张春桃,张秀娥选择了虚心接受教训。

也就是至亲姐妹,真心关心她的人才会这样。

张春桃的性格有一些风风火火的,这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又再三嘱咐了张秀娥,万万不可以随便下水气也就消了。

“扒这些树皮,和揪这些树叶子做什么?这东西就是喂猪猪都不吃的!”张春桃一脸的不解。

张秀娥心中暗笑,猪是不爱吃,可是做成了调料,人可是爱吃的很呢。

“二姐,刚刚我们碰到了许大哥还有梨花姐。”张三丫好像是忽然间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

张春桃的脸色顿时就不善了起来,看着张秀娥问道:“梨花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张秀娥笑了起来:“你看你姐现在是好欺负的吗?再说了,许大哥也在呢,会管着她的。”

张秀娥随便一想就能知道,今天那许云山要是不在那,梨花说不准还会说出多少难听的话呢。

张春桃这才长松了一口气:“也是,当着许大哥的面,梨花也得装的人模狗样的。”

听着张春桃毫不留情的说着梨花,张秀娥觉得春桃和梨花的矛盾也不小。

“对了,姐,你见到许大哥没好好谢谢许大哥吗?你受伤的时候,用的那金疮药,就是许大哥送来的,我后来打听了,要是在药堂买,那金疮药少说也得值二两银子!”张春桃忽然间说道。

张秀娥这才猛然想起来,张春桃曾经给自己用过金疮药,说是许大哥给的,原来这个许大哥就是这个许云山。

听着这金疮药需要二两银子,张秀娥顿时觉得自己欠了许云山的人情了。

不管许云山是对她好还是对原主好,这么贵重的东西她都受用不起!简单来说,就是她要把这二两银子给还了。

拿人手短吃人口短,二两银子在青石村这样的山村里面,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了,张秀娥不想和许云山有纠葛,那就不可能平白无故的用了这东西。

只是……

她现在就是想有骨气的把银子给还了,那也还不起啊,这事儿还得慢慢来。

“我下次见到他的时候,会好好感谢他。”张秀娥收回心绪,回着张春桃刚刚的话。

张春桃此时又絮絮叨叨的说道:“姐,许大哥对你还是不错的,你可别因为梨花的事情,埋怨许大哥……许大哥是把梨花当成亲妹子看的。”

张秀娥从这话里面捕捉到了关键的信息。

当成亲妹子看的?那也就说不是亲妹子了?

如此一来,张秀娥算是明白了,梨花为什么会这么厌恶自己了,肯定是因为这梨花喜欢许云山,至于许云山呢,看上了原主张秀娥。

这简直就是活脱脱的三角恋!

张秀娥万万没有想到,到了这山村里面,竟然还会被卷到这样的感情纠纷里面。

知道了因由,张秀娥就下定了决心,赚了银子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把许云山的金疮药钱给还了,然后离许云山远远的。

且不说她现在根本就没有想找男人过日子的想法,就算是有,也不会是许云山。

在这村子里面,她是一个寡妇,还是一个克夫的寡妇,许云山想娶自己没那么容易吧?

就算这都不是问题,张秀娥也过不了自己心中的坎儿。

许云山喜欢的是原主张秀娥,她占了张秀娥的身体,这是无奈之举,但是万万不会和一个喜欢原主张秀娥的男人成亲!更何况,她并不喜欢许云山。

打定了主意,张秀娥的心情就轻快了许多。

张春桃此时已经把锅里面的骨头油给舀出去了,温了一些水在锅里面。

中午剩下的东西不多,晚饭张秀娥就煮了粥,因为中午吃的饱,姐妹三个人这个时候并没有吃太多。

张秀娥又留了两个玉米面的饼子,把饼子割开,里面夹了一些肉,让三丫悄悄的带回去。

转日,张秀娥就带着家中所剩无几的银钱出门了,出门之前,再三吩咐了张春桃。

“春桃,这些桂皮还有香叶,你仔细看着一些,若是下雨了,一定要赶紧拿到屋子里面去。”张秀娥吩咐着。张春桃对张秀娥这样的行为表示不解,但是她在家中实在是无所事事,也不能出这院子,张秀娥吩咐下来什么,她都会认真的给办好。

张秀娥出门的时候,天色才蒙蒙亮,她打算早去早回。

到了镇子里面,张秀娥直接就奔着回春堂去了。

回春堂的掌柜看到张秀娥格外的热络:“小姑娘,这一次是不是又有好东西要卖?”

张秀娥微微一笑:“这次我是来买东西的。”

掌柜似乎有一些失望,灵芝这样的药材一直都是稀缺的,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只要到了他的手里面,那都是能赚银子的。

他虽然失望,但是还是笑眯眯的说道:“你想买什么?也算的上老主顾了,我一定给你一个合适的价钱。”

张秀娥就依次的把自己需要的东西给报上了:“八角,干姜,柏芝,肉蔻,木香,陈皮……”

掌柜有一些不解的看着张秀娥:“没有药方子吗?”

张秀娥本就是不抓药,哪里有药方子?于是她就开口说道:“这些东西,你每一样给我抓一小包……”

说到这,张秀娥顿了顿:“不过的钱不多,你能先告诉我,需要多少银钱吗?”

这些东西到都是常见的药材,这回春堂也有卖的,只是这样不用药方,把这药材乱抓一气的,掌柜是还没见过。

“这些东西到不值钱,只是你这样抓药难道没问题吗?”掌柜善意是提醒着。

难不成是这小丫头的家中有人生病了?然后请不起郎中,就自己胡乱抓药?可是也不像是呀,有买这些药的钱,足以请郎中好好的写药方了。

就在掌柜想不通的时候,张秀娥已经开口问道:“怎么?这些药放在一起吃会死人吗?”

掌柜微微一愣,这还真不会,这些药都是比较温和的药材了,放在一起当饭吃,也不会把人吃出毛病来。

“这里面有一些东西,不适合有身子的人吃。”掌柜善意的提醒了一下,他还记得张秀娥买过安胎药。张秀娥闻言点了点头,这个根本就不在考虑范围内,她买这个又不是要熬药,还没有听说孕妇不能吃调料品的。

既然是调料品,那自然是放的少。

再说了,这东西放的多也没人吃呀!

“掌柜的,你就给我抓药吧,要是不方便的话,我就去别家了。”张秀娥继续说道。

掌柜也就是善意的提醒,这个时候哪里有把生意往外推的道理?只要不是买什么砒霜之类的剧毒的药物,他根本就不会管太多。

之所以会关切的问问,那也是因为和张秀娥算是熟识。

再说了,就算是八角不适合孕妇吃,就这一小包,全部吃下去也不会有问题,再说了,就算是张秀娥莫名其妙的买了这些东西是去害人的,就凭着这八角,也不会追究到他的头上来。

毕竟朝廷只是规定了砒霜,红花等药物,不能随便买卖,可没说这些普通的药物。

至于什么干姜之类的,除了辛辣味道浓重一些,还真是没有其他的害处了。

张秀娥很快的就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一次用了八十个铜板。

张秀娥把几个纸包串成一串,用手拎着,就出了药堂。

又买了一个捣蒜用的石碾子,这东西比较贵,用了三十个铜板,之后张秀娥就不敢在镇子上面闲逛了。

这越是逛,她就越是觉得自己的家中缺少太多的东西。

不过张秀娥还是咬牙买了一个背篓,这东西是必须用的,总不能总用张家的,说不准什么就被张婆子发现了,到时候肯定是要生不少事端的。

索性这东西不贵,没有什么成本,只需要给以手工费就可以了,不过就是五个铜板。

离开镇子之前,她犹豫半天,最终买了三个包子,她现在可舍不得大手大脚的买包子了。

这三个包子,是给周氏和三丫买的。三丫的年纪太小,正是嘴馋的时候,张秀娥又着实喜欢三丫,于是愿意宠着一点,至于周氏,她平白的占了人家女儿的身体,总是觉得过意不去。

就算是替原主尽孝。

而且周氏也许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但是绝对是一个好母亲,如今又有了身子,在张家根本就吃不饱,她愿意拿出一些钱来,给周氏补充一下油水。

不然就周氏现在这个身体情况,不管生下来的男孩,还是女孩,都有可能熬不过去。

在这古代,生孩子那可是要命的事情,身体虚弱一点,很可能就挺不过去。

张秀娥可不希望周氏因为生孩子,然后一命呜呼。

钱虽然不多了,可是她好手好脚的,可以一点点来赚,但是人命就这一条。

不然等着她以后后悔都找不到地方。

张秀娥这次,就没有再买东西了。

因为出来的早,这次买的东西不多,跑的地方也少,到了村子里面的时候,不过才中午时分。

村子那颗大槐树下,此时聚集了不少人。

张秀娥路过的时候,那些人都把目光落在了张秀娥的身上。

想来张秀娥出嫁,再到克夫成了寡妇,又到后来从张家出来,在村子里面可闹出不小的动静,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早就变成了村子里面这些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这些人看到张秀娥的时候,目光都有一些古怪。

一来是因为张秀娥的一些传闻,二来么,那是因为她们刚刚,正说着张秀娥的事情呢,现在张秀娥出现了,虽然他们不觉得张秀娥听到了什么,更是不会害怕张秀娥,可是多多少少的都有一些心虚呢。

张秀娥对着众人柔柔一笑,然后就低头走了过去。

这些人看着张秀娥的目光,也从刚刚那种奇怪的目光,变成了讶然。

他们似乎没有想到,张秀娥如今气色会这么不错,而且还变得落落大方了起来,看着那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容,似乎心情也是不错的。

这和他们想的完全不一样呀。

他们还以为,张秀娥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甚至还自杀了,这个时候就算是不想死,那整个人也会过的疯疯癫癫,死气沉沉的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