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无标题章节

  • 红口袋
  • 林风雪
  • 6207字
  • 2022-05-11 19:56:54

且不说那姐妹之情和周氏的母爱,就说这古代的粮食,吃起来比现代用花费催生,农药护航生长的粮食,好吃的太多!

就说这玉米,带着一种淡淡的属于植物的甜香,闻到这味道就让人食指大动。

当然,张家的玉米饼子因为搀了麦麸子,再搀了野菜,可就不会有这样好闻的味道了。

金黄色的玉米饼子,一面是膨松微软的,另外一面是挨着锅,是甜脆的。

张秀娥把家里面的两个大盘子都装满了玉米饼子,然后就端了上来。

周氏此时已经被震惊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么多肉,还有纯玉米面的饼子,这才张家,就算是逢年过节的也不一定能吃的上。

张秀娥看着周氏说道:“娘,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吃呀,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着张秀娥也坐下了,家里没有筷子,这筷子是张秀娥用柳树枝儿自己做的,把上面的皮儿扒掉,里面是白色的木质,虽然有一些不伦不类,用起来也不是特别的顺手,但是好歹有用的。

周氏却是迟迟不肯动筷子,呆呆的看着这一桌子的吃的。

“娘,你别心疼,我们现在不缺东西吃,家里有玉米面子,井里面还吊着二斤肉呢!你快点吃。”张秀娥催促着。

“秀娥,你那里来的钱买这些东西?”周氏迟疑了一下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其实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自立门户搬出来了,这女儿的事情她就不应该管这么多。

可是张秀娥今年才十五岁,在周氏这,也不过就是一个才及笄的孩子!再带着年纪更小的春桃,周氏是真的担心。

张秀娥叹息了一声:“娘,实话和你说了吧,上次卖灵芝,不是卖的三十个铜板,那个时候在张家,我们怕给奶奶知道,就没和你说实话。”

卖灵芝的时候,她还不怎么相信周氏,自然不可能把这事儿说出去,再加上在张婆子的眼皮下,当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别怪姐姐,是我出的注意。”张春桃抢先说道。

“你们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娘很高兴。”周氏这个时候觉得非常欣慰,至于卖了多少银子,她已经不想关心了。

她的心中只知道一点,也幸好有这银子,不然秀娥和春桃两个人就这样出来了,哪里能吃的上饭?

“娘,你既然知道我们有银子,和银子是哪里来的了,那就应该放心吃了,你多吃点肉,给肚子之中的小弟弟补补。”张秀娥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周氏红了眼睛,孩子们自己过的都辛苦,还知道孝顺她这个当娘的,她这心中觉得窝心啊!

在这村子里面,谁不嘲笑她周氏?说她周氏生不出来儿子,没办法给四房传宗接代,是个绝户,到老了也不会有人养老送终。

可是她看,她这三个女儿不比别人家的儿子差!

就冲着这孩子们不管吃了什么东西,都惦记着她这个没用的娘,就能看出来了。

“是娘……苦了……你们……”周氏含泪道。

张秀娥见气氛有点不对,连忙笑着说道:“什么苦不苦的,没你生我们,我们哪里会有命?这吃苦的机会都轮不到我们呢!”

张秀娥这话说的讨巧,周氏闻言,心中的悲伤也少了几分,一下子就笑开了。

周氏这个时候也发现,自己的大女儿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当然,她希望自己的女儿有这样的变化,总也比以前那唯唯诺诺的样子好的太多。

如果秀娥还是以前的性格,她这还真是很难安心,会想着秀娥会不会什么时候想不来了就又一次自杀了。

如今么……

周氏看着那一脸笑容的张秀娥,脸上带起了欣慰的笑容,这样的秀娥是肯定不会自杀的。

对于张秀娥的变化,周氏虽然觉得有一些惊奇,但是已经在自己的心中给出了答案,觉得张秀娥是经历了天大的变故,又差点没死成,受了刺激,才会这样的。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了,那性格从唯唯诺诺,变得坚韧起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周氏此时也不犹豫了,开始吃桌子上面的东西。

骨头上面的肉,多少都带着一些筋头,这筋头已经被张秀娥煮烂了,此时吃在口中,口感格外的好。

周氏恨不得自己的舌头也一起吞下去了。

再吃一口那纯玉米面的饼子,周氏差点没哭出来。

她是多久都没吃过这样的好东西了?

以前还是姑娘的时候,在家的时候,就算是家中再穷再苦,逢年过节的时候,也会吃上这样的纯玉米面饼子。

到了张家,第一个年的时候,她就生了大丫,从坐月子的时候开始,就饱受白眼,别说纯玉米面的饼子了,就是搀了麦麸子的饼子,她都吃不饱!

周氏这个时候一连吃了四个饼子,还吃了好些菜。

也幸好张秀娥今天做饭的时候,想着带了晚上的份,所以做的多,就算是四个人卯足了劲吃,那也够呢。

不过张秀娥见大家吃的差不多了,就连忙说道:“大家先别吃了,咱们的肚子里面都没什么油水,忽然间吃这么多东西,容易闹肚子。”

还真不是张秀娥心疼这肉和饼子,就算是剩下了,还不是大家一起吃?

就算是周氏过不来,张秀娥也会让三丫带回去的。

她只是担心大家吃多了,再好的东西那也不能吃撑了!到时候非但不会补身子,还会起到反作用伤身呢。

周氏被张秀娥一提醒,这才回过神来,有一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娘吃的有点多了。”

说着,周氏有点局促。

张秀娥见状,就知道周氏这是有一些误会了,于是连忙开口说道:“娘,晚上的时候,我让三丫给你带回去吃,吃多了闹肚子,对于有身子的人不好。”

周氏的心中的确是有一些内疚,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许是因为孩子们的热情,许是因为真的太多年没吃过这么多的好东西了,到了后来竟然有一些控制不住了。她那蜡黄色的脸上,已经印满了生活的苦难。

此时她温和一笑,虽然说她已经被生活折磨的没人样儿了,但是这笑容里面,还是带着母亲的慈祥。

“秀娥,我知道你心疼我。”周氏释然一笑。

刚刚的确是她想错了,秀娥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给她送,又怎么可能嫌弃她吃的多?

她会那样,那也是因为自己不好意思,才会想左了。

周氏吃饱了,脸色就红润了起来,此时身体也有了力气,就站起身打量着这院子,又到屋子里面看了一眼,见两个孩子吃住暂时都不愁,也就安心下来。

这就准备离开了。

她要是再不回去,家中指不定怎么闹腾呢!

临走的时候,周氏语重心长的对着张秀娥说道:“秀娥,娘知道你长大了,有主意了,但是娘还是忍不住多嘴的说一句,你就算是现在手里面还有银子,那也不能这么花用,你得考虑以后,没银子的时候要怎么过日子?按照你这个花法,怕是也所剩无几了吧?”

周氏一语中的,张秀娥现在还哪里有什么银子了。

也就剩下一些用来应急的铜板了。

张秀娥怕周氏担心,当然不会把自己的情况说出去,而是安慰着周氏:“娘,你就放心好了,我这心中有数。”

“你也别嫌弃娘唠叨,把娘的话记在心中,对你有好处。”周氏柔声说道。

张秀娥哪里会嫌弃周氏唠叨?

也只有亲生母亲,才会这么唠叨呢!要是别人的话,那只管吃肉就好了,才不会管这些事情呢。

张秀娥笑着保证着:“我晓得,一定会把娘的话记在心中。”

见张秀娥的脸上总是挂满笑容,周氏的心中也是感慨万千,自己的女儿遭了这么大的劫难,或许也不全是坏事儿。

就算是现在,秀娥成了寡妇,但是总是比以前过的开心和自由的。等着她这胎若是生下了儿子,在张家说话也有地位了,就想办法托人给秀娥找个婆家。

一个女孩子,总不能这样过一辈子吧?

周氏此时已经在心中为张秀娥打算了,自然,这样的打算若是给张秀娥知道了,那肯定是不乐意的。

张秀娥虽然不抗拒嫁人,但是也不会为了嫁人而嫁人。

如果随便就盲婚哑嫁了,找了一个类似自己便宜爹的男人,再遇上一个张婆子一样的婆婆,那她这才刚刚重新开始的人生,可就是要毁成渣渣了。

不过周氏想的也是以后的事情,现在还不会行动。

至少也得等她生了儿子,这样秀娥的名声也能好听一点,现在村子里面可是有不少人说,是秀娥妨碍了她呢,让她一直生不出儿子来!

周氏心疼自己的女儿,当然不相信这些。

只是人言可畏,秀娥才刚刚克死了聂公子,总也得等着风头没了再给秀娥说亲。

周氏回到家中的时候,张家早已经剩下残羹冷饭了。

张大湖此时也吃完了饭,闷声说了一句:“你回来了?”

说着张大湖就伸手从自己的怀中摸出来了两个窝窝,低声说道:“快点吃吧,我悄悄给你留下来的。”

周氏看到这窝窝,叹息了一声。

她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和张大湖相处了。

这么多年下来了,她对张大湖的所作所为,多少都是有一些诶怨气的,这些怨气积少成多,让她觉得自己已经有一些扛不住了。

开始的时候,她还会觉得张大湖会偷偷给自己藏一些吃的,是疼爱自己的行为,很是感动。

可是久而久之的,她就发现,她特别厌恶张大湖的这种行为!

他为什么就不能光明正大的反抗张婆子?给她拿吃的?他为什么就不能在她和张婆子争执的时候,站出来护着她?

她开始的时候,也不是这么懦弱的,在娘家的时候,她也是家中的宝贝,家中的日子虽然过的苦,可是爹娘从来都没有让她受过气。

可是自从她嫁给了这个外人看起来勤奋老实踏实的男人之后,就没有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

周氏摆手说道:“我不吃了。”

本就心情不好,又在张秀娥那吃饱了,这个时候哪里还能吃的下去让人糟心的菜窝窝?

张大湖有一些不解的说道:“梅子,你就算是不想吃,也得想想肚子里面的小的……”

此时张玉敏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当下就嚷嚷着:“四哥!你竟然偷东西!你不知道今天我和娘都没吃饱?”

张大湖有一些手足无措的说道:“你嫂子今天还没吃东西呢,我给她留的。”

“左右肚子里面还是一个赔钱货,吃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张玉敏的语气很是刻薄。

想着张秀娥竟然敢出去立户,那张春桃竟然宁可死也反抗被卖的事情,害的她的嫁妆成了泡影,张玉敏对四房的意见就非常大。

这个时候不免的就迁怒到自己的兄嫂身上。

“你嫂子肚子里面的,也许是儿子呢!”张大湖反驳着,只是这声音有几分无力。

张玉敏嗤笑了一声:“生三丫的时候,你们也是这么说的!我看你们就是想骗吃骗喝的!”

张玉敏那还算是秀美的小脸上,满是恶毒和狰狞。

周氏顿时悲从心中来,若是她这一胎还是女儿,怕是她就得去投湖了!她就是不想死,这个家估计也容不得她!

这个时候,张婆子也出来破口大骂。

周氏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了屋子里面,坐在那良久都没有动过,不知道想着什么。

再说张秀娥这边,上午的时候她们已经把这院子彻底收拾好了,下午她们就想出去找点吃的。

总不能坐吃山空吧?

家中也只有一点存粮了,若是再不快点赚钱或者找吃的,以后肯定是要饿肚子的。

张秀娥这次可不想等着饿肚子了,再开始找吃的了。

而是想着先未雨绸缪。

下午的时候,张秀娥也上了山,至于张春桃,这个时候还不能出来呢!

张春桃很是着急,感觉自己好像被圈起来了,但是她是一个聪明人,知道张秀娥不让她出去,那也是为了她好。

张秀娥把吃剩下的骨头,全部用刀给劈开,放到了锅里面,这骨头里面能熬出不少油,这么扔了太可惜了。

吩咐张春桃时不时的加一把柴禾,看好了这锅。张春桃得了张秀娥的吩咐,就在家中待着了,她是个勤快的,干待是待不住的,那锅也不用时时刻刻的看着,于是就找了几根木棍子,用最笨拙的办法,开始翻地。

一把锄头可不便宜呢,现在家中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买这个。

张秀娥不知道加重发生的事情,这个时候正在漫山遍野的找吃的呢。

不得不说,这山上能吃的野菜不少。

长寿菜,苋菜,灰菜,婆婆丁,马齿笕,这些菜都是能吃的。

只是,这野菜能吃,那到底是野菜。

人不是猪,吃一些野菜就能吃饱,人要是只吃这些野菜,那哪里能受的住?就算是不饿死,那也会因为吃不饱,身子虚生病!

在这医疗条件极差的古代,就算是感冒发烧这样的小病,那都是可能要人命的!

家中现在还有一些野菜,张秀娥出来的目标,根本就不在这些野菜上。

她想找一些能卖钱的东西。

只是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张秀娥已经没有足够好的运气再碰到灵芝这样稀奇的东西了。

她最终,把目光放到了桂树上面。

那天她去镇子里面买调料的时候,也就能看到一些糖醋酱油什么的,桂皮花椒大料什么的,根本就没有!

她想到这,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她的眼睛微微一转,自言自语的说道:“可不能傻到直接就卖桂皮什么的,得把这些东西都磨成粉,混合在一起,让人看不出来什么是什么……”

等着张秀娥回过神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带起了兴奋的笑容。

没错,她打算去卖香料!

既然想到这了,她就不犹豫了。

桂皮很容易就能找到。

至于八角么……新鲜的八角还没长成,到是能找到一些去年剩下的,还挂在树枝上面的,这东西虽然被雨水浇过,味道没最开始的时候浓烈了。但是把一些没有成熟的,还紧闭着的八角的外壳撬开,里面还是能闻到浓郁的香气的!

要是直接用来炖菜,或许没什么效果,但是如果把这东西给撬开磨成粉,虽然差点事儿,但是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可是花椒这东西,却是不好找了。

这地方是有会花椒树的,但是花椒不如八角强悍,那小小的一粒,是很难在树上保存的。

但是花椒的确是她现在很需要的东西。

张秀娥有一些头疼,这才刚刚开始行动呢,怎么就遇见了难题呢?

她站在一颗花椒树下发呆,良久,张秀娥的眼前一亮,竟然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这可是古代呢!大家治病都是用中药的。

她要是没记错的话,花椒也是神农百草经上的一味药材呢!连带着那八角也是!

张秀娥虽然不确定这个朝代会不会有什么神农百草经,但是这也是一个中医发达的时代,这样常见的可以入药的植物,药堂不可能没有吧?

想到这里,张秀娥就在这山上转了一圈。

砍了好多肉桂枝。

也许在药堂也是能买到桂皮的,但是这漫山遍野的都是,她为什么要花钱去买?

只有自己找不到的,她才会花钱买呢!

她的银子可不多!是乱花不得的。

除了桂皮,还有肉蔻,木香,白芷,陈皮,干姜,这些东西若是没有意外的话,都可以在药堂找到!

这么想着,张秀娥的脸上就满是兴奋的神色了。

她看了看天色,今日天色已经晚了,她若是出去了,回来的时候肯定不早,她自己到是不怕,可是她不放心把春桃一个人留在家中。

现在且不说她们住的这地方有不少关于鬼怪的传说,就说这地方荒凉偏僻,她就多少有一些不放心张秀娥想到了赚钱的办法,心情很不错,这个时候她到了水边。

这条小河是从山上蜿蜒留下的,水还算是清澈。

她就坐在这河边给桂枝扒皮,之后又把上面的尘土洗掉,放在河边的石头上晒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张秀娥瞧见河水里面好像有银光闪过,她的眼睛微微一亮,若是没看错的话,那是鱼吧?

张秀娥有一些激动,没有想到这河水里面竟然有鱼,而且看起来,这鱼的个头不小。

她直接就拖了自己的外衫,到水里面抓鱼。

她这个办法很是笨拙,在水里面扑腾了很久,才抓到了两条巴掌大小的鱼,这个效率也是够低了。

张秀娥叹息了一声,她肯定不是第一个发现这水里面有鱼的人,只是抓鱼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若是有渔网或许还好一些。

只是这又不是渔村,谁会耗费精力去做一张渔网?

等等……

渔网现在看起来是非常不现实的了,但是地龙呢?

想到这,张秀娥的眼睛一亮了,是了,她可以编地笼,刚刚真是傻了,竟然没有想到这个办法。

也许这村里面的人不知道怎么编地笼呢,可是她会呀,她以前去旅游,曾经在云南的一个村子里面,看过别人做这地笼,还买了一个小号的当工艺品呢。

她没有亲手做过,但是按照记忆里面的来编,怎么也能编一个八九不离十出来。

张秀娥从水中上来,身上的衣服都湿了个差不多。

不过她穿的都是粗布衣服,就算是湿了,衣服粘在身上,也不会出现肉隐肉现的情况,更是不会露出什么玲珑有致的身材。

就她?现在整个一个豆芽菜!从上到下都是细细弱弱的!

张秀娥抖了抖水,把自己的东西都装在了背篓里面,这背篓还是三丫的呢,等一会儿三丫回张家的时候,还得还回去。

要是给张婆子发现背篓不见了,三丫能讨了好去吗?

张秀娥又帮三丫割了会儿猪草,有了张秀娥的帮忙,三丫的活计很快就做完了,两个人就一起下山,下山的时候竟然发现了月桂树,这也是好东西,张秀娥摘了不少月桂叶,这就是在现代常用的香叶了。

虽然说她不可能把现代的香料给配齐了,但是弄个差不多还是可以的。

这会张秀娥刚刚把整理好的树叶子放在背篓里面,让三丫背着,至于她自己,则是背起了那用绳子捆好的,沉甸甸的猪草。

眼见着就要到山底下了,却和人迎面撞了一个正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