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胡吃海塞

  • 红口袋
  • 林风雪
  • 5527字
  • 2022-05-11 19:21:44

二姐!你没事儿了!?”张三丫很是欣喜。

张春桃连忙笑着说道:“我当然没事,我还没活够呢,肯定不能用力撞!”

等着张三丫从惊喜之中回过神来,张三丫就环顾四周,打量着这院子,那目光在歪脖子槐树那,来来回回的看了好几眼。

最终她尝试着往屋子里面走去。

看到屋子里面那新的,松软的被子的时候,她忍不住的在上面打了一个滚儿。

张秀娥和张春桃此时已经把给张三丫留下的饭菜拿了出来。

张三丫也不犹豫,直接就抱着碗开始喝粥,这带着野菜香和肉香的粥,是她以前从来都没有喝过的。

她喝了两碗,张秀娥连忙拦住了她,不让她继续喝了,这要是再喝下去就得撑坏她了。

张三丫抹着眼泪:“姐,你对我真好。”自从大姐的嫁人之后,大姐已经给她改善了好几次伙食了。

“三丫,中午的时候给你炒肉,到时候我去喊你,一起过来吃……至于给奶的猪草,姐早去一会儿,帮你打了就是了。”张秀娥一边给张三丫擦眼泪一边说道。

她和春桃现在是从张婆子的魔抓之中逃出来了,到是苦了三丫了。

张三丫走的时候,张春桃还没有忘记嘱咐张三丫一番,千万不要把在这吃了饭的事情,吃了什么告诉给别人。

且不说那肉遭人眼红,就是那猪血,若是给人知道了,那都是解释不清楚的事情。

现在他们已经住在了鬼宅的里面,本来就会让人诟病,这要是再传出去她们吃猪血的事情,那说不准就会传出什么难听的谣传呢。

万一再把她们当做妖怪,或者是鬼上身了,虽然可能不至于用火烧死她们,但是孤立她们却是很有可能的。

张秀娥是一点都不想在意别人的看法,可是既然生活在这村子里面,那就不能太特立独行,要是真的被这些村民一起孤立,那就是是寸步难行了。她或许还好,可是春桃的年纪还小,是需要朋友的,再说了,以后肯定是要嫁人的,她总得考虑这些。

一上午的时间,张秀娥和春桃两个,把屋子都整理了出来,这屋子里面的尘土被打扫干净之后,再把里面原主人没有带走的杂物给搬出来,除却那有一些破旧的门,和彻底坏了的窗户,以及一些碎掉的瓦片,整个房子还是非常宽敞和整洁的。

张秀娥在自己的心中琢磨着,在她转到足够换房子的银子之前,她们姐妹两个人都要住在这,以后稍微有点钱了,再修缮一下,这地方住起来或许也没有那么糟糕。

看起来比张家的房子还要阔气几分呢。

张家的房子不少,但是都是茅草的顶儿的屋子,尤其是那西屋,不但阴暗而且破旧。

一家五口人挤在里面,真的很难称得上是住的舒心。

这院子不小,后面还有一块空地,姐妹两个把空地收拾了出来。

张秀娥望着这块空地,脸上带起了笑容,指望着这块地种粮食那肯定是不行的了,要是种一些菜,却是足够姐妹两个吃的。

眼见着就到中午了,张秀娥就让春桃在家等着,她则是上了山。

三丫的年纪那么小,可是现在却要做原本属于她和春桃两个人的活,哪里能做的完?

她也想让三丫放张婆子的鸽子,不管张婆子怎么念叨就是不干活,可是如果三丫这样的话,回去肯定是要挨揍的,她舍不得三丫吃苦。

在这个朝代,重男轻女是非常严重的现象。

一般的丫头,只要不打死了,就算是去衙门告,也告不出来什么。

顶多打人的人,会被一些心善的人指责一番,可是这有什么用?

张秀娥这些日子也割过猪草,干活也非常利落。

上山帮着三丫割猪草的时候,她忽然间想起了一个事儿,几天前,她在这救了一个奇怪的人,现在这个人不会已经死在这了吧?

这么想着,张秀娥觉得自己的心就痒痒了起来。

她非常好奇这个人后来怎么样了,可是又怕自己过去了,看到是一具尸体,吓人且不说,还容易惹祸上身。

但是如果不过去看,她这心中就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她一边割猪草一边看了一眼三丫,这些日子三丫都是独自一个人上山在这片割猪草,万一这个人真的死在这了,给三丫瞧见了,这胆小的丫头,还不得吓坏了?这么想着,张秀娥就打算顺着自己的心意去看一眼。

现在山上也没有什么人,都早早的回去吃饭了,也只有张家的孩子,才会苦命的中午没饭吃,还要干活了。

张秀娥暗道,自己就去看一眼,如果那个人死了就赶紧回来。

如果人没在那,就说明那个人走了,或者是死在了别的什么地方,和自己更没什么关系了。

张秀娥看了一眼三丫:“三丫,我去找找有没有野鸡蛋什么的,你先在这割猪草。”

张三丫不疑有他,当下就应道:“大姐,你去吧。”想着自己曾经吃过的烧鸡蛋,张三丫觉得自己的口水有一些泛滥,但是她早上吃了不少东西,就算是这个时候想到好吃的,有一些想吃但是也不会太饿。

张秀娥此时已经快步的走到了自己安置那黑衣人的石头处。

她放在那的树枝还在,不过人却不见了。

张秀娥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的长松了一口气,幸好这个人不在了,万一这个人真的死在这了,给衙门的人知道了,谁知道这朝代有没有什么厉害的捕快什么的,从上面找到属于自己的蛛丝马迹。

就算是到时候这事儿证明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但是和命案沾上,也绝对不会什么好的体验。

张秀娥把那树枝给扯开,打算把这地方彻底的毁掉,绝对不能让人知道,这地方曾经藏了人。

张秀娥这才把树枝给拿走了,目光就落在了两块石头的缝隙处,这地方好像有什么东西。

她伸手一摸,然后把东西拿了出来。

对着阳光一看,却是一块质地非常好的白玉!

白玉的面,还缀着一个络子,络子上面带着几颗翠绿色的珠子,一看也是价值不菲。

就算是在现代的时候,张秀娥也没有真正摸过这样的好东西,只是在珠宝专柜里面,看过几次而已。

不过很显然,这块白玉,比她以前看到过的所有的玉,质地都要好!放在手中清清凉凉的,好像有寒气释放出来。

暖玉虽然贵重,但是到底还是常见的,这一块,和普通的玉很显然不一样,如果一定要形容的,很明显是一块寒玉。

这么奇特的东西,张秀娥可没见过。

她忽然间觉得自己的手有一些抖,生怕这玉被自己掉在地上摔碎了。

她当下就牢牢的把这这块白玉给抓紧了。

这样的好东西,青石村里面的人是不可能有的,就算是有人有什么宝贝,也不可能带到山上来,又出现在这个地方,很显然,就是那黑衣人的。

可是这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是黑衣人落下的?还是说,是黑衣人故意留下来给自己的?

黑衣人走的时候,好像还特意遮挡了这一处,就算是有人路过,那也不会发现这玉,除非是自己,才会仔细观察这一处……

张秀娥觉得,是非常有这个可能性的。

但是她并不确定,又担心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她想来想去,就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之中,自己应该怎么办?

她站在这好一会儿,好一会儿她就忽然间惊醒了过来,自己能怎么办?

不管这东西是给自己的,还是说是黑衣人用来答谢自己救命之恩的,那她都不能把这东西留在这。

这东西扔在这,给别人看见了,拿走了那就是真的拿走了,她可不认为每一个人都会好心的把这东西保管起来,等着黑衣人来寻找。

这么想着,张秀娥就把这玉佩贴身放好。

她现在的日子过的挺苦的,这样的玉佩随便当掉,就足以让她立刻在古代过上好日子,但是张秀娥并不想这么做。

也不是因为她多么的高尚,想要把这东西物归原主。

就算是她知道了这东西就是黑衣人留下来答谢她的,那她也不会随便就当掉的。她现在还不知道这黑衣人的身份,但是很明显,黑衣人出现在这的时候,肯定不是因为遇见了野兽,身上的剑伤足以证明,黑衣人是被人追杀,才会落到这个地步的。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就算是黑衣人本身不是什么凶恶的人,那么也会有非常穷凶极恶的仇家。

张秀娥可不想惹祸上身。

说实话,她宁可没看见这块玉佩,心情还能轻松一点。

她左右四顾看了一眼,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刚刚做的事情,这才快步离开了。

她现在住的鬼宅就在山下的小树林里面,上午打完的猪草和挖的野菜,张秀娥就都带到了鬼宅里面。

张春桃已经把野菜洗干净,玉米面也和成了面块儿,看样子很快就要下锅了。

张秀娥连忙说道:“你和三丫一起玩会儿,剩下的我来做。”

张春桃道:“姐姐,你这也忙了一天了,肯定累了,我来做饭就行。”

张秀娥笑眯眯的看着张春桃:“我来做饭吧,肯定比你做的好吃。”

张秀娥扫视了一眼张春桃拿出来的一些熟肉,只有几小块,看的出来张春桃有一些舍不得放。

那大骨头上可是剔下来小半盆的肉呢,天也一点点的热,家里除了这个还有二斤肉呢,要是不赶紧吃了,到时候肯定坏掉了。

自然,她知道,在这样的山村之中,肉就是有一些坏掉了也不会扔。

可是她可不想吃坏肉,早晚都是吃,何必不吃新鲜的?

张秀娥想了想,索性就把这小半盆肉都给拿了出来,她打算多炒点,吃不完的话,那晚上稍微热一下就继续吃,可以省下不少事儿。

滋啦……

油放到锅里面,发出了一阵响声。

张秀娥把整理院子的时候,找到的葱,切成了岁末,扔到了锅里面。

之后就是把肉下锅,等着肉有了香气,这才把野菜下锅。

整个院子里面,顿时就满是香气。

她把锅里面的菜装了出来,在锅里面放了一些水,之后就在这边上贴玉米面的饼子。

说实话,张秀娥这几天还真是有点怀念大米和白面了。

以前在现代的时候,吃大米白面都腻歪了,偶尔还会想着吃两口粗粮,可是到了这古代么,整个人就正好相反了。不过张秀娥也就是想一想,并不会太不切实际的去买。

现在有玉米饼子吃都够好的了,要知道前几天在张婆子的眼皮下,那可是有上顿没下顿的,甚至有的时候也只能喝一些刷锅水!

一想到刷锅水的那个味儿,张秀娥都想吐了。

这才把饼子贴上,外面就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张春桃和张三丫到底年纪小了一些,又听了太多关于鬼宅的流言蜚语,这个时候脸色都有一些白,很显然是有一些怕了。

“姐,你说谁会来咱们这边?会不会是……鬼。”张春桃哆嗦了一下。

张秀娥笑着拍打了一下张春桃的头:“瞎想什么呢,别吓到三丫,就算是鬼,那也没有白天来的道理!我看呀,要么是好奇这里的人,要么就是一些小兽……”

“如果是人那不需要害怕了,万一是什么兔子之类的野味么,姐就捉来给你开荤!”张秀娥一脸豪气万丈的样子。

说话间,她就拿起了菜刀往外走去。

和张秀娥说的不一样,如果是人的话,她反而是有一些害怕了。

她带着张春桃两个小姑娘住在这里,难免不会有一些胆子大人的打她们的注意,就算是不是看上钱,那也可能是看上人!

张秀娥有一些紧张的从围墙的孔洞里面走了出去,这才一出去,张秀娥当下就把菜刀扔到了地上,有一些紧张的往前走去。

“娘!你怎么来了!”张秀娥的声音很是急切。

此时周氏正捂着肚子倒在了围墙外面,看起开是被石头给绊倒在这了。

“春桃!三丫,你们快过来!是咱娘!”张秀娥连忙喊道。

周氏此时脸色有一些发白,张秀娥连忙扶着周氏,那边的春桃和三丫也过来了,姐妹三个人好一会儿才把周氏挪到了院子里面的凳子上。

三双大大小小的不同的眼睛,此时都紧张的看着周氏。“娘,你没事吧?是不是肚子不舒服?我这就去给你找郎中!”张秀娥有一些紧张的说道,说着,张秀娥就要往外跑去。

周氏却是一把抓住了张秀娥的手,声音有几分虚弱的说道:“娘没事儿,刚刚不小心摔了一下,有一些被吓到了,看到你们三个好好的在这,我就好多了。”

周氏说着话,那苍白的没有几分血色的脸上,就缓和了几分。

张秀娥见状,这才长松了一口气,想来周氏过来的时候,摔的到是不严重,但是莫名其妙的摔了,再联想着这鬼宅的传言,所以就有一些慌神了。

“娘,那可不是,我们三个都好好的在这呢!”张秀娥笑眯眯的说道。

那边的张春桃也凑了过来:“娘,我也没傻,你就放心吧!”

周氏最担心的就是张春桃了,虽然听张三丫说了事情的经过,但是她还是有一些害怕的,生怕自己的女儿是真傻了,张秀娥和三丫说那话不过就是安慰她的。

如今亲眼看着张春桃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才算是彻底的安心起来。

说起来,当她知道张秀娥带着春桃离开的时候,心中是有一些慌神的,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两个孩子竟然这么有主意!

不过也幸好这两个孩子有主意,若是真的被卖了,去当丫鬟的或许还好点,万一被送到了窑子之类的地方,那这一辈子可就彻底的毁了。

周氏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个油纸包,张秀娥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昨日给她的包子!

她竟然没吃,而且还悄悄的留到了现在!

这油纸包里面除了两个包子之外,还有几个菜窝窝,很明显就是周氏从牙缝里面抠出来的。

也是周氏有了身孕,那张婆子还能给周氏几个菜窝窝吃,不然,周氏和她们也是一样的,每次也就一块两块的菜窝窝,实在饿得受不了,那就只能喝刷锅水。

要知道,这刷锅水在别人家,那都是喂猪用的!

张秀娥看到这一纸包的东西,有一些窝心,没有想到周氏为了她们,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

“娘,这包子给你送去了,你怎么不吃?”张秀娥虽然感动,但是还是有几分生气。

她们几个饿一些也就罢了,再说了,她们自从出来了,那还没挨过饿呢。

可是周氏的肚子里面可是有孩子的,以前这营养就跟不上,现在还要给她们省出来口粮,那肚子里面的小的,能长好吗?

“你们出来了不容易,娘担心你们挨饿……”周氏的声音有一些虚弱。

看到周氏这样,张秀娥也生不起气来了,看了一眼这包子和窝窝说道:“这都凉了,咱们也别吃了,春桃,你去把桌子支起来,中午就让娘和咱们一起吃饭。”

“别,我一会儿回去,还能赶上午饭吃上几口。”周氏连忙说道。

她不知道自己的两个女儿在这吃什么,可是不管吃什么,她都不能在这搀和了,她吃了,保不齐女儿们就得挨饿。

“娘,你就不关心我们吃什么吗?就坐在这等着吧,再说了,你刚刚受了惊吓,现在就这样走回去,很容易动胎气的,你不考虑自己,也得考虑我们没出生的弟弟呀!”张秀娥拦住了要走的周氏。

嘴上还没有忘记说着吉利话,周氏一定是非常盼望这一胎是个男孩吧?

周氏见状,心中也暗自想着,她看看这几个孩子吃什么也好,这心里也能有个数,大不了一会儿她不吃便是了。

张春桃此时已经把一张上面有了一些裂缝的桌子支了起来,虽然残破,可是不耽误使用。

三丫这个时候已经用盆子端菜过来了。

等着这菜放到了桌子上的时候,周氏就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盆子几乎都是肉的菜!

张秀娥又到灶间,把锅盖掀开,此时锅里面的玉米饼子已经好了,传出来了一阵清香的味道。

张秀娥忍不住的深吸了一口气,穿越到这苦哈哈的地方,又接手了这苦根儿原主的身体,的确是一件悲惨的事情,但是穿越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