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满载而归

  • 红口袋
  • 林风雪
  • 3982字
  • 2022-05-11 19:26:35

这屠户姓孙,这个时候张秀娥又想起来一件事情,已经甜甜的喊了一声:“孙大叔,你明日是不是还杀猪?”

“我每天都杀猪的。”孙屠户笑着说道。

“那猪血你卖不卖?”张秀娥连忙问道。

孙屠户皱着眉毛说道:“这东西不卖的,都扔了,怎么你想要?猪血可晦气的很,你要这东西干啥?”

张秀娥被孙屠户这么一说,才猛然的想起来,这地方现在没人吃猪血的,更别说什么东北杀猪菜里面的血肠了,那都是不可能存在的。

这里面的人都觉得猪血晦气,是整个猪身上最带着死气的东西,所以要放掉。

可是张秀娥不是这么认为的,猪血可是好东西,就算是没办法做血肠,那做成血豆腐,也是能吃的。

不说春桃,就说她自己,现在这身子,都十五岁了,竟然还没有来月事!要知道,在这个地方,十五岁都可以生娃了呢!

她是真的担心自己的身体出什么问题。

现在只要能想到方法滋补一下,她就不会放过的。

她还没有想到以后会嫁人生子的事情,但是身体是自己的,总不能因为营养跟不上,把自己耽误了吧?

张秀娥知道自己是绝对不能和孙屠户说,自己要猪血是用来吃的,于是就编造了一个理由。

张秀娥一脸苦恼的说道:“我妹妹现在生病呢,用这猪血可以打发了邪祟……所以,我就想着……”

民间治病的偏方多了去了,孙屠户觉得张秀娥说的有一定道理,就笑着说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那你明日清晨到我们家去取吧,记得自己拿木桶,不要你钱。”

张秀娥连忙唉了一声,甜甜的说道:“我以后买肉,就来你们家!”

这句话,直接就取悦了孙屠户,他笑着把几块碎肉,带着一点猪皮,都给张秀娥一起装了,算是送给张秀娥的。

肉不多,张秀娥可以自己拎着走。她又转身在不远处买了桶和盆子,连带着两只粗瓷碗,以及两只盘子。

如此算起来,她付完买东西剩下的钱,竟然只有五百个铜板了!

张秀娥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西沉了,想一想她竟然出来一天了,也没有吃东西。

一想到这,肚子也有一些饿了。

她看了看包子,最终一咬牙,买了十二个。

然后就去找了那赶车的瘸子,把自己买的东西都一一拿了,这才往村子里面赶去。

到了村口位置的时候,张秀娥看了一眼赶车的瘸子说道:“吴爷爷,你在这等我下可以吗?我送东西回来,然后带着妹妹来取东西。”

张秀娥可不敢让这牛车大摇大摆的进村子。

虽然说这银子她来的光明正大的,但是这才搬出来,少不了有人惦记着她们,这财不外露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她的意思也不是一辈子都藏着掖着的过,但是至少现在必须谨慎一点。

张秀娥回到那荒宅的时候,顿时觉得有一些窝心。

此时院子里面的杂草已经被人拔掉了,一些杂物也被整理了出来,再往屋子里面一看,本来满是尘土的屋子也干净了,此时张春桃还在干活呢!

张秀娥看到这一幕,连忙说道:“春桃,你快点别干了,帮姐拿东西去。”

张秀娥一边说,一边把自己带回来的东西放到了屋子里。

剩下的东西,姐妹两个人一起往回搬,用了两趟就搬完了,在最后一趟的时候,张秀娥结了钱。

回到家中之后,张秀娥连忙把今天买的包子拿了出来,开口说道:“还热乎着呢,你快点吃。”

“一会儿你出去看看,能不能想办法见到三丫,把剩下的给三丫和娘拿去。”张秀娥吩咐着。

张春桃也是饿坏了,几口下去,一个大包子就吃完了。

她猛地喝了一口水,然后才有一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姐,你吃了没?”

“我买的时候就吃了!你放心吃好了,给娘和三丫也别拿多了,拿多了他们吃不完,反而麻烦。”张秀娥嘱咐着。

张春桃连忙点头,就算是姐姐不说,她也会这么做。真是没想到,姐姐现在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看起来,嫁给聂地主的儿子,也不是什么坏事儿,至少姐姐聪明了,不然按照姐姐的性格,不管嫁到谁家去,肯定都是要受欺负的。

想到这,张春桃的脸上就带起了几分欣慰的笑容,这个时候,张春桃看起来到是更像是姐姐。

张春桃吃完了,就出去送包子。

张秀娥再三的吩咐了,要注意别被别人看见,实在见不到张三丫,就回来找她。

谁知道,张春桃这一出去,就看见张三丫背着重重的猪草往回走,竟然是这个点了才回来!

张春桃连忙拦住张三丫,让张三丫把东西吃了,然后帮张三丫一起,把东西往回搬。

好在天已经黑了,离得远了都看不清谁是谁,不然她可不敢这样帮忙。

张秀娥其实就是想把张春桃给支走,不然她收拾东西和干活,张春桃肯定不会在旁边看着的。

至于会不会被张婆子发现,这一点张秀娥还真不是太担心,张春桃可机灵着呢,再说了天也黑了,看人都看不真切了,一般这个时候,也就四房的人在外面打水或者剁野菜。

她现在利落的把床给铺好,厚被子铺在下面,薄被子盖在上面。

至于床上用的帷幔什么的,她现在可没这个钱来买。

之后她又把锅放在了灶台上,张春桃已经把灶台给收拾干净了,甚至还找了一些干枯的树枝放在旁边。

张秀娥把锅边儿用泥给掩好,就生起了火。

今晚看起来是没办法吃肉了,她就把猪肉用木桶吊着,放到了井里面。

猪骨头这东西不好放,她打算马上就煮了。

等着东西都收拾好了,张春桃也回来了,她一进院子,就开口问道:“姐,你这是煮了什么?好香!”

张春桃今天收拾东西的时候,收拾出来一盏油灯,还有两根蜡烛,只是可惜油灯没油,只能点着蜡烛。屋子里面很是明亮,灶坑里面还有红彤彤的火。

天气虽然微凉,但是这屋子里面却是温暖的很。

火光洒在张秀娥的脸上,让张秀娥忍不住的感慨着,生活也不是那么的糟糕。

“我把骨头煮了,这东西不好熟,晚上用锅闷一晚上,明天早上起来再烧一下,应该就熟了。”张秀娥笑着说道。

张春桃眼馋的掀开了锅上面的木盖子,眼馋的看了一眼,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她以前可从来都没想到,自己还能吃上这么好吃的东西。

才想到这,张春桃当下就紧张了起来:“姐,咱们的银子是不是都快用完了?”

张秀娥干笑了一下:“那个……差不多。”

张春桃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起来:“只是可惜了,咱们两个都是女娃,没有地……咱们得想办法多赚钱,不然没钱买粮食。”

这村子里面的人,谁家吃的粮食不是自己种的?很少有出去买的。

就算是买,那也是因为自家没种这样粮食,把自家的粮食卖了,再买别的。

张婆子会这么讨厌姐妹三个,那就是因为这姐妹三个是女娃,女娃在这个朝代是没有地的。

由此可见,女娃在这个朝代的地位有多卑贱。

张秀娥见张春桃那一脸忧心的样子和小老太太有得一比,于是就忍不住的说道:“春桃,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赚钱的。”

张秀娥说完了,春桃还是叹息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听进去还是没听进去。

张秀娥此时也不多说什么了,她知道自己就算是说再多也没什么用,除非真的拿钱回来了,张春桃才会放心。

晚上的时候,有了新被子,两个人睡的非常踏实。

虽然说窗户还漏风,但是这毕竟已经到夏天了,这不下雨的时候,就算是再冷,也冷不到哪里去。第二日天才蒙蒙亮,张秀娥就醒了。

现在时间非常有限,她可不能浪费了,这样虽然有点累,但是总也比以后饿死要好。

张秀娥把猪血打了回来,就在隔壁的村子里面,回来的时候,天也才刚刚大亮。

已经有一些人开始下地了,大家都忙着干自己的活,到是没有什么人搭理张秀娥。

想来张秀娥这个人,以前在村子里面也是一个非常没存在感的。

张秀娥回来之后,张春桃才刚刚醒过来。

此时她已经开始干活了,她的勤快总是让张秀娥有一些无地自容,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才十二三岁的孩子干活干的多!

“呀。姐,你弄这些猪血做什么?”张春桃有一些惊异的看着张秀娥。

张秀娥压低了声音说道:“这是用来吃的。”

“这东西晦气的很!不能吃!”张春桃有一些紧张的说道。

张秀娥见状,连忙说道:“我可以把这东西做好吃了,我昨天去镇子里面,就发现有大户人家的人买这个呢,说是很是滋补的。”

说到这,张秀娥顿了顿:“至于晦气,咱们连这鬼宅都住了,还怕什么?没准还能以毒攻毒呢!”

张春桃此时怔忪的看了一眼那桶猪血,开口说道:“那就听你的,不过咱们吃这东西,可是万万不要给人知道了。”

“知道了,你这个小老太婆!”张秀娥伸手点了点张春桃的额头说道。

张春桃顿时恼羞成怒的看着张秀娥:“你才是小老太婆呢!你可是我姐,比我老!”

姐妹两个此时嬉闹着,让张秀娥有一种恍惚感,仿若她就是生在古代的张秀娥一样,有着一个惹人疼的妹妹。

或许,她已经一点点的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了。

张秀娥此时把锅里面的骨头捞了出来,让张春桃往下剃肉,至于她,先是把锅最上面的一层油给舀出来,接着就用这骨头汤,开始做血豆腐。

只是可惜不能做成血肠了,也只能这么讲究了。

血豆腐做好之后,张秀娥尝了一块,还算是软嫩,味道也鲜美。

要是能有点酸菜什么的,就能做出东北人最爱吃的杀猪菜了。

张秀娥在现代的母亲是个东北姑娘,父亲是个南方人,所以她是什么都爱吃。就比如她爱吃东北的炖菜,同事也爱吃川南一代辣椒等等。

只是可惜,现在她只有血豆腐,还有一些昨天张春桃哦收拾院子的时候,从野草里面找到的野菜。

许是有种子洒在这院子里了,竟然还有一片小白菜。

张春桃没舍得拔下来,如今就先吃这野菜。

张秀娥又用锅烫了玉米面粥,至于张春桃剃下来的肉,她取了一点,放在了粥里面。

早上就吃这粥以及血豆腐。

开始的时候张春桃死活都不吃这血豆腐,看着张秀娥吃的喷香,这才忍不住的尝了尝。

再说那粥,里面掺了野菜和肉,味道也很是不错。

最要紧的是这粥很浓,而且两个人可以卯足了劲的喝!

以前在张家的,哪里能喝上这么浓的粥?就算是有,那也不是她们能喝的。

在张家,他们四房人是就是草芥,其他人才是宝贝呢。

两个人吃完了,就开始干活,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张秀娥就出去在路上等着了。

这才等了没多大一会儿,就瞧见张三丫背着大大的竹篓子上山了,看到这一幕,张秀娥的心中一酸,她没能把张三丫带出来,心中多少都是有一些愧疚的。

在张秀娥看来,自己既然占了张秀娥的身体,那就有必要替张秀娥照顾妹妹。

况且,这两个妹妹也都是贴心的,她也是发自内心的疼爱。

“三丫,走,跟姐去吃早饭。”张秀娥招呼着。

张三丫怯怯的看了一眼那鬼宅的方向,最终点了点头。

到了鬼宅的时候,张三丫先是在那破旧的围墙那张望了一眼,等她看到那干干净净的院子,已经正在那整理东西的张春桃的时候,当下就放开了张秀娥的手,惊喜的往里面跑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