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人心惶惶

  • 红口袋
  • 林风雪
  • 3392字
  • 2022-05-11 19:13:46

张秀娥冷哼了一声:“我站在的可是咱们村的路,这路什么时候成了你们张家的了?”

张婆子见张秀娥敢和自己顶嘴,气不打一处来,一张老脸顿时就狰狞了起来:“夭寿的赔钱货!你还敢和我顶嘴了!”

张秀娥冷哼了一声:“我是赔钱货,说的好像你不是赔钱货一样!”

张婆子顿时大怒,这个时候她说不过张秀娥,目光就落在了张三丫的身上:“你个小赔钱货!还不快点回来!和那克夫的寡妇站在一起做什么!”

克夫,寡妇,这两个字,放在现代人的耳中听起来都是非常刺耳了,在这样古代小山村里面,这可是非常恶毒的骂人的话。

张秀娥本想和张婆子好好掰扯掰扯的,但是当目光触及到了张三丫的时候,她的气势就弱了下来。

心中暗道,现在三丫和周氏都在张家呢,她要是在这个时候和张婆子和张婆子吵的厉害了,三丫和周氏说不准要怎么被欺负。

尤其是三丫,刚刚都因为自己挨了骂了。

想到这里,张秀娥就在自己的心中叹息了一声,有一种浓浓的无力感。

这个时候,她已经不想和张婆子争论了,对张三丫说了一声:“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情就到那鬼宅找姐。”

吩咐完了,她转身就离开了。

张婆子看着张秀娥走了,用鼻孔出气,重重的冷哼了一声,那感觉好像就是自己战胜了,张秀娥怕了她一样。

“还不快点去打猪草!你两个死鬼姐姐都不在,这些活都得你来做!”张婆子冷眼对着张三丫说道。

小小年纪的张三丫,拿起了两根绳子,又背起了那几乎有她大的背篓,默默的就上了山。

她今早其实还没吃饭呢,昨天晚上更是没吃饭。

但是这个时候,张三丫已经不敢说什么了,她知道自己要是多说什么,保准要惹一顿骂,说不准连带着晌午饭都要赔进去。

而且娘的身体不好,要是奶奶继续数落她,娘一定会着急的……

张三丫的年纪不大,但是小小年纪,脑子里面能想不少事情了。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张家的孩子们,尤其张春桃和张三丫,那都是个例子。至于原主张秀娥,这懦弱的性子想来也不是天生的。

完全是因为张家上上下下,除了四房的人,谁不顺心都会骂两句打两句,这就是好人,被这样欺负习惯了,也会有几分痴呆。

张秀娥此时不知道张家发生的事情,她是走着去镇子里面的。

她现在虽然还有一些银子,可是现在不比在张家了,她要照顾自己和张春桃的生活,这点银子哪里够用?

以前张家再不好,咋也能吃个垫底的东西,而且用的东西就算是破旧,那也是不需要操心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他们现在没被子,便是下井打水的木桶和绳子都没有,更是没有锅碗瓢盆,这些东西哪样不要钱?

这银子总也不能花的干净了吧?

两个人现在这身子都虚弱的很,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有个头疼脑热的,到时候她和张春桃真的要病死了,可不会天真的以为张婆子会伸出援手。

至于亲爹,那是一个不能指望的。

亲娘呢,到或许到时候有心帮忙,可是周氏的身上怕是连一个铜板都不会有,到时候也只能干着急。

把种种都考虑到里面去,现在的张秀娥,就必须把一个铜子掰成两半儿花。

再她转到下笔钱之前,她都必须这样!

不过回来的时候,张秀娥知道自己就必须得雇车了,她要买的东西可多了,自己是拿不回来的,单说一口锅,她就不可能背回去。

现在的锅,都是那种厚实的铁锅,而且个头都不小,可没有现代那种轻巧的小炒锅呢。

一进镇的时候,张秀娥就看到了那些赶车的人,这些人都是常年在这拉活的,价钱么,都还算公道。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其中一个瘸腿的赶车人,答应张秀娥,太阳下山的时候,可以送她到青石村,总共需要十五个铜板。

张秀娥定好了车,这才到去买自己需要的东西。现在最需要解决的就是被子的问题。

到了布铺里面,张秀娥看着那玲琅满目的布,还有那些成品的东西,有一些眼花缭乱。

掌柜是一个女人,身上穿了一身宝蓝色的绸缎襦裙,人为胖,一看就知道是吃的好睡的好。

她皱着眉毛看着张秀娥,脸上多少有点嫌弃的意思,看着张秀娥说道:“你想买什么就告诉我,可别上手摸,要是摸脏了我这布可就不值钱了!”

这掌柜的说话,多少有点刺耳,很明显是瞧不起张秀娥。

张秀娥非常想转身就走,但是想着下一个铺子的态度,或许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而且她的时间有限,只好憋闷着一口气忍了下去。

“你这有成品被子吗?最便宜的被子怎么卖?”张秀娥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被子是有,最便宜的当然是薄的,陈年的棉花做的,一床被子需要三百个大钱。”掌柜介绍着。

张秀娥听完了不由的咂舌,这被子咋这么贵呢!

要知道,一个铜板那是能买两个大馒头的,相当于现代的一块钱的购买力呢!这最便宜的被子竟然还需要三百个铜板……

不过转瞬间,张秀娥就想通了,古代可没有什么织布机,也没有什么弹棉花的工具,这一切都得手工来。

单说这是织布吧,就是一件非常耗时间的活计了。

张秀娥看了看那被子,是麻布的,很是粗糙,而且只有薄薄一层,但是张秀娥此时也没更多的选择了。

她皱着眉毛看了看被子,开口说道:“能不能便宜点?”

掌柜此时见张秀娥要买东西,虽然看不上张秀娥,但是态度还是和善了不少:“小姑娘,我看你也是一个实在人,根本就没要高价,你可以出去打听打听,我这被子已经是最便宜的了。”

女掌柜说的还真是实话,她看张秀娥的穿着,就知道张秀娥不是肥羊,根本就没说虚价,怕把人给吓走了。秀娥又看了看那稍微厚一点的被子,开口问道:“这床被子呢?”

“五百大钱。”掌柜随口答道。

张秀娥叹息了一声,一脸愁苦的样子,开口说道:“如果我说,我两床都买了,再买一些布,你能不能便宜一点?”

“那你先看看布吧,看好了咱们一起商量。”掌柜见张秀娥真的要买东西,脸上的笑容又多了几分。

虽然说丫头看起来挺穷的,买的东西也都是便宜的,但是如果买的多,她还是有一些赚头的。

“布也是要最便宜的吗?”掌柜问道。

张秀娥点头。

掌柜拿了两种粗布给张秀娥看,一种是深蓝色的,一种是黄色的,一看就粗糙劣质的很,不过好在这古代的染色剂还算是纯天然,这布料上面还没有什么刺鼻的化学试剂味道。

“哎,对了,我这还有一些细棉布,但是这些细棉布受了潮,在库房放着的时候,又沾了从湿木头里面滴出来的水,所以有一些黄色的水圈,看起来不怎么好看……”掌柜的好像忽然间想起来什么似的开口说道。

张秀娥的眼睛一亮:“给我看看。”

张秀娥看到了这些白色的布,上面果然有大大小小的水圈,因为不是普通的水圈,所以是洗不掉的,但是洗不掉,也不影响这布的质地,就是有一些不好看而已。

“如果你想要,那这些布,一尺比粗布多给两个铜板就行了,要知道平常可是贵一倍呢。”掌柜的笑着说道。

这布她根本就不好卖,就算是一般的穷人家,那也是爱干净的,很少有买这样的。

张秀娥此时自己的生活都出现了问题,更不会有人去那鬼宅看她们,她当然不会穷讲究这些,管她好不好看呢,能睡舒服了才是王道。

于是张秀娥就把这些细棉布都包了,又分别扯了五尺蓝色粗布,以及五尺米黄色的粗布,这样林林总总的算起来,竟然要九百个铜板了。

经过一番砍价还价,张秀娥省下了五十个铜板,顺便还要了两块手帕大小的厚棉布,回去正好用来擦脸。她先付了定金,东西就先放在这,等着她买好了东西,带着那牛车来取。

不然拎两床被子出去买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买了被子,其次就是锅,以及菜刀。

这两样东西也没什么好挑的,镇子里面就一个铁匠铺子,东西更是没什么花样儿,不过银子可没少用,连刀带锅的,竟然用了二两银子!

还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她这还没买什么呢,身上的银子就花去一大半了。

剩下的银子,她更是不敢乱花,买了一些盐,以及一小袋子的玉米面,这东西可以用来煮粥,也可以用来蒸饼子,至于其他的调料和米粮,张秀娥是看都不敢看了。

路过肉摊的时候,她咬牙买了二斤肥瘦相间的肉,又买了一斤肥肉,总也得有点油吃。

张秀娥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这买肉了,昨日还买了两大块肉呢,算是老主顾,所以卖猪肉的屠夫,格外的热情。

“哎,你看看还有没有别的需要的了?”

张秀娥扫视了一眼,眼馋的看了一眼猪大肠,这东西不值钱,但是……处理这东西是需要用盐和醋的,这东西可是贵的很,她舍不得啊!

“这猪骨头怎么卖的?”张秀娥最终把目光放在了猪骨头上。

煮了骨头汤吃了,怎么也能滋补一下她们这瘦弱的小身板。

尤其是春桃,现在正是长身子的时候,可不能耽误了,再加上她还想偷偷的给周氏和三丫开小灶,觉得这大骨头是最适合的东西了,简直是老少皆宜!

“呀,这骨头,两个铜子一斤!”

张秀娥的眼睛一亮,这是真的不贵呢,上面还零零星星的带了不少肉。

买回去把肉剃下来,也不会亏,就是多费点时间,最要紧的是,这猪骨头的里面是可以熬出油的!

“这些我都要了!”张秀娥的眼睛发亮。

“好嘞,我给你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