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自由自在

  • 红口袋
  • 林风雪
  • 4355字
  • 2022-05-11 19:11:36

“我告诉你,你那大闺女身上的伤还没好,小闺女又生死未卜,两个人肯定得饿死在外面,保不齐啊,还会让什么给祸害了!”

“哼,这样的搅家精,死了也活该!你也别想着去帮她们,给我知道了,仔细我扒了你的皮,踹掉你肚子里面的小赔钱货!”

张婆子的辱骂声一句一句的,落在周氏的耳中,分外的刺耳。

周氏的身子本就虚弱,被这么一骂就昏了过去。

至于张秀娥和张春桃两个人,此时正和孟郎中说着话。

“你们两个,不若到我那住一夜吧。”孟郎中叹息了一声,这两个孩子还真是苦命。

张秀娥摇摇头:“孟叔,今日的事情已经很感谢你了,若是我们到你那去会连累到你的名声,你放心我已经找好了落脚的地方了!”

她现在虽然年纪小,可是那也改变不了她的是寡妇的事实。

人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她若是带着张春桃两个人,到了孟郎中家,肯定会连累孟郎中被人说三道四。

等着张春桃好过来,那张婆子肯定是要扣脏水在孟郎中的身上的。

孟郎中被这么一提醒,也知道自己有点过了,于是就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瓶药,递给了张秀娥:“这药可以治疗外伤,你们留着用吧。”

说完了,孟郎中也不等着张秀娥再说什么感激的话,转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张秀娥觉得眼睛发酸,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存在的。

“姐,咱们去哪儿?”张春桃此时小声问道。

现在在张春桃的心中,张秀娥的形象是非常高大的,就说这一次吧,要是没有张秀娥她根本就不可能得到自由。

她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能感觉的到自己的姐姐真的不一样了。

以前那个懦弱的,只会哭的姐姐,如今已经可以撑起一片天了。

说话间,天上已经飘满了乌云,星子和月亮都被挡住了。

冷风吹来,本就瘦弱的两个少女,几乎要被风吹走。

“春桃,你还记得林子里面荒屋吗?”张秀娥开口道。

张春桃的脸色微微一变:“我知道是知道,可是那屋子闹鬼,咱们难道要住在那吗?”

张春桃的神色之中带着些许的惧意。

张秀娥点了点头:“总也比被被雨淋死要好,春桃,咱们两个现在已经这样了,大不了碰到野鬼,死了之后咱们也变成鬼!谁怕谁还不一定呢!”她会知道这个地方,也是原主特别怕这个地方,所以才把记忆留给了她。

张春桃听张秀娥这么说,脸上的神色松动了起来,她本也不是胆小的姑娘,此时已经豪气的说道:“咱们就去这里住着!”

张秀娥这才带着张春桃往山林里面走去。

这处屋子没有在村子里面,而是山下面一个树林之中。

据说以前这住着了一个喜欢穿红鞋的老太太,不过后来这老太太自缢了,按照老话,死的时候穿红,那是要变成厉鬼的。

这村子里面的人本就愚昧,以讹传讹,最后就成了这真有鬼。张秀娥本来也不信这一套的,但是想着自己都能穿越过来了,那魂魄一说或许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此时她实在没有地方去,这个时候只能装作不怕的样子过去。

她若是怕了,那张春桃岂不是更怕?

这是一处不算小的院子,外面用土墙围了起来,门上上了锁。

好在围墙有一块倒了,两个人就这样溜了进去。

院子里面早已经荒草丛生了,这地方格外的阴冷荒凉,怪不得大家都不愿意过来呢。

院子中央有一棵大槐树,还是歪脖子的。

大家都说那老太太是在这里上吊的。

张秀娥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往前打量着。

前面是三间屋子,这屋子的做工不错,墙体是用的青砖,至于房顶么用的是瓦片,这院子要是放在村子里面,也算的不错的了。

当然,这地方荒芜太久,已经破破烂烂了。

再加上那恐怖的传闻,所以根本就不会有人惦记这院子,如今到是便宜了姐妹两个。

张秀娥的心中暗道,这个地方就算是不能长久居住,但是暂时做个落脚处也是可以的。

最要紧的是,张婆子这个人格外的迷信,这地方她打死都不会来的。

别看张婆子一听耀武扬威的,但是这个人有的时候是非常胆小的,就比如,她非常怕鬼!

窗棂已经坏掉了,这屋子里面肯定是要漏风的,但是总也比在荒郊野岭的好。

张春桃似乎有一些害怕,这个时候忍不住的往张秀娥的身旁靠了一下。

张秀娥在自己的心中叹息了一声,张春桃到底还是一个孩子,她抓住了张春桃的小手,温声说道:“春桃,不怕,有姐在呢!”

“姐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什么牛鬼蛇神都不怕!”张秀娥的语气坚定,在无形之中给了张春桃力量。

张秀娥说这话,可不是空口来风的呢。

她可不就真的是死过一次的人?张秀娥带着张春桃往里面走去,木门已经破烂,微微一扯就坏掉了,两个人就这样抹黑进去了。

里面有一些废旧的桌子,此时都是东倒西歪的放着。

一道闪电过来,整个屋子里面的情况,就清清楚楚的出现在了两个人的面前了。

屋子里面有一张拔步床,这床到不是特别旧,看的出来,当初的主人造这床是没少花银子的,上面可是用了红漆,此时虽然脏兮兮的,那红漆的上面也有了一些细小的裂缝,但是还是能感觉到,这床的做工精致。

张秀娥把一张倒在地上的椅子扶起来,往那床上走去。

她伸手晃悠了一下那拔步床,这床竟然是出人意料的结实,至少她用这个力气晃动的时候,这个床并没有东倒西歪,更是没有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

那边的张春桃看到这一幕,已经从惊恐之中回过神来了,一脸惊喜的说道:“这床真好!比咱们家的床好多了!”

张春桃说到这里,脸色微微一冷,哼哼了一声说道:“已经不是咱们家的了!”

看的出来,张春桃对张家是积怨颇深。

张秀娥伸手摸了摸张春桃的那干枯如稻草一样的头发,语气温和的说道:“春桃,你放心,以后姐姐会让你住上更好的床,更大的房子的!”

她的双手握拳语气坚定,这话绝对不是为了敷衍张春桃,而是发自内心的承诺。

张春桃抬头看了看,屋顶有几处瓦片是破碎的,现在想上去修根本就是不可能了,看起来今夜也只能这样将就一下了。

她们姐妹两个,这一日也是累坏了。

张秀娥把床上的被子扯了下来,上面的灰尘已经没有办法抖落了,其实这被子的料子不错,可是如今的张秀娥,是真不想用这被子。

这地方或许不是传说之中的鬼宅,但是少不了是死过人的,不然也不可能传的神乎其神的。

再加上这屋子的主人走的时候,没有带走这辈子,要么是仓促,要么就是这辈子裹过死人什么的。她不怕这个,但是一想到要睡这样的被子,那肯定是不舒服的。

更何况,这辈子已经脏到这个地步了?里面说不准长了多少虫子和细菌呢!张家那破被子,都比这个好太多了!

张秀娥可不想刚到这,就染上什么病。

她看了看那光秃秃的床板,在屋子里面找到了一块破布,就到了院子里面。

此时伴随着巨大的雷声,已经开始下雨了。

张秀娥就接了一点雨水,把破布弄湿,回来之后仔细的把床板擦干净。

接着又把自己那破旧的外衫脱了下来,扑在上面。

“春桃,你还有伤呢,躺在这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咱们明早再办。”张秀娥含笑看着春桃。

春桃点头,她的确是累了,而且今天为了逼真,多少是真用力撞了自己的头,此时早都昏昏沉沉的了,要不是不想让姐姐一个人忙活,她早就倒下了。

睡觉的环境有一些恶劣,甚至不断的有冷风灌进来,但是姐妹两个此时互相依偎着,竟然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踏实。

至少,她们两个人不用担心明日一早,张婆子就把她们随便嫁人或者是卖掉了。

人累到了极致,别说这是硬床板了,就是水坑那也能睡的着。

张秀娥的伤还没有好利落,今日折腾一日,整个人已经有一些隐隐的发烧了,更是熬不住。

没多久,姐妹两个人呼吸就均匀了起来。

此时外面狂风肆虐,电闪雷鸣,树木随风摇曳着,这院子里面有几分鬼影森森的感觉。

姐妹两人却沉浸在了甜美的梦乡之中。

第二日一早,张秀娥就在鸟儿清脆的叫声之中醒过来了。

她往外看了一眼,天已经晴了,院子之中的大槐树上面,有几只雀鸟正在上面欢快的蹦着,叫声就是它们发出来的。

雨后初晴,空气之中带着泥土和草木的芳香。

张秀娥起身走到外面,忍不住的长吸了一口气,脸上洋溢起了一丝笑容,这空气之中,都有自由的气息呢!

虽然说如今她是一个寡妇,但是她现在是宁可在外面做一个寡妇,也不会想回到张家做张婆子的孙女!她好歹是一个现代人,她不求自己在这古代翻手云覆手雨的,更是不希望当什么红颜祸水,被各种英豪追逐喜欢,她只想做一个能解决自己温饱,并且把日子越过越好的小农女,这应该不难吧?

这院子里面是有井的,只是打水用的桶和绳子,都已经坏掉了。

好在院子里面有一个水坑,里面积攒了不少雨水。

这水坑里面的水经过了沉淀,还算是清澈。

如今的张秀娥也不穷讲究什么,此时就就着这水坑里面的水,把脸洗干净了,又咬碎了一根杨柳枝,把自己的牙齿清理了一下。

她不敢洗头,没有热水她的身上又有伤,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张春桃此时已经醒过来了,学着张秀娥的样子把自己清理干净。

都收拾好了,张春桃就开始自发的收拾屋子了。

张秀娥看到这一幕,开口说道:“春桃,我去镇上一次,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吃的,你在家中别乱跑,也别做太多的活,有什么等着我回来一起干。”

其实张秀娥是想带着春桃一起到镇子上面的。

可是现实情况不允许,怕是没多久,整个村子里面的人都会知道春桃变成傻子了的事情,现在带着春桃出去,实在是不合适。

且不说这些人,就说张婆子,若是给张婆子知道春桃好了,就算是猜不到被算计了,那也会扯着春桃回去被卖!

所以暂时,是万万不能让人知道春桃好了的消息的。

至少也得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了,张婆子把抛弃春桃的罪名落实了,这个时候再让春桃好起来。

就算是张婆子还想闹事儿,那她和张婆子争论的时候,也能硬气一点!

张春桃抬起头来,看了看院子里面的歪脖子树,瑟缩了一下,很显然还是有点害怕的。张秀娥也发现了,她也不想把春桃一个人扔在这,但是这也是没办法事情。

她叹息了一声,两个人不知道要在这住多久,这是早晚都得适应的。

张春桃此时咬咬唇说道:“姐姐,你去吧,你放心我一个人在这不会有事儿的。”

张秀娥点了点头,一脸忧心的说道:“一定要注意安全,而且不要累到了。”

这个孩子的骨子里面很是好强,张秀娥还真怕她把自己累到了。

张春桃连忙点头:“我晓得的。”

张秀娥这寻到自己藏银子的地方,然后把银子取了往镇子上面走去。

也幸好她当初多留了个心眼,没把银子藏在张家,不然……现在她根本就没机会回去把银子给拿回来。

路过张家的时候,张秀娥往里面张望了一下,当然不是因为舍不得张家,而是有点担心周氏,自己昨日就那么带着春桃离开了,也不知道周氏能不能受得了。

张三丫此时从西屋之中探头出来,看到张秀娥在这,就一脸惊喜的冲了过来:“大姐!”

“三丫,咱娘现在怎么样?”张秀娥有一些担心的问道。

张三丫闻言,小脸就皱巴成了一团,忧心忡忡的说道:“咱娘就是担心你和二姐,你们昨夜去了哪里?二姐醒过来了没?有没有淋雨?”

张秀娥小声给张三丫说了。

张三丫捂着嘴惊呼了一声,一脸的惊恐:“你们去了那鬼宅!”

张秀娥温和一笑:“三丫别怕,那地方根本就没鬼,等得空了,我带着你去看看你就知道了,你就告诉咱们娘,我们俩现在好的很,淋不到雨也饿不到。”

张三丫猛然点头,她一定得告诉娘,不然娘再担心下去,身体说不准会怎么样呢。

姐妹两个人还想说点什么,张婆子就从屋子里面快步走了出来。

看到张秀娥那一瞬间脸色一黑,直接就开骂:“你个丧门星,又回来做什么?快点滚!别把晦气传给我们老张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