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伶牙俐齿

  • 红口袋
  • 林风雪
  • 3330字
  • 2022-05-11 19:09:12

接着张春桃就喊了一声:“我死也不要被卖!”

说着就往墙上撞去,这一下子张春桃可没少用力气!众人的目光都被张秀娥吸引了,没有想到这个闷声不吭的小姑娘,竟然会忽然间发狠。

这一下子撞过去,还真没有人反应过来去拦着。

张春桃撞完了,直挺挺的就躺了过去。

张婆子见状,连忙说道:“钱娘子,咱们还是先签契约吧。”言语间竟然只关心银子,没有在乎张春桃的死活。

可是钱娘子也不是个傻的,这个时候就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可不想买个死人回去,请个郎中来看看吧。”

说到这,钱娘子补充了一句:“这请郎中的银子你来出。”

“还愣着干啥,你想你妹死就站在这别动!去找孟郎中过来!”张婆子看着张秀娥就气不打一处来。

张秀娥一溜烟的出去了,等着张秀娥回来的时候,张春桃还躺在原地,没有人动一下。

孟郎中给张春桃诊脉,之后也不说话只是叹息。

张婆子关心自己的银子,这个时候就忍不住的问道:“她怎么样了?”

孟郎中摇摇头说道:“怕是不大好,她这一下子下去,若是不得到及时的诊治,就算是醒过来,也怕是要变成傻子……”

“那治病得多少银子?”张婆子继续问道。

孟郎中犹豫了一下说道:“她的情况比较严重,少说得十两银子,而且……这还不一定能治好……”

“什么?十两银子!”张婆子惊怒了起来。

孟郎中叹息了一声:“张家婶子,你是知道我的,我这是觉得咱们乡里乡亲的才这么便宜的,若是到了镇子里面,少说也得二十两银子……”

孟郎中说到这,就道:“若是你们没有银子,也可以先欠着我的,以后慢慢还。”

张婆子还真是挺相信孟郎中的话的,他的诊金和药,在这十里八乡的都是最便宜的了。可是十两银子?这丫头才值四两银子,傻子才会拿十两银子给这丫头治病!

那边的钱娘子听到这个,更是不可能要这丫头了,带走这人,直接就得花十四两,回去还得养着,最要紧的是不一定能好……

这简直就是坐等着赔钱的买卖啊。

钱娘子不打算做这生意了,也不想在这纠缠了,起身就要离开。

这边的张婆子看到这一幕,哪里会让钱娘子就这么走了?当下就说道:“钱娘子,这人你不买了?”

“我不想买个傻子回去,咱们这生意做不成了。”钱娘子给了张婆子肯定的答复。

张婆子被这接二连三的事情刺激的,顿时有一些怒火攻心的意思:“我家二丫头,是因为你才撞墙的,你怎么能说买就不买了呢?”

钱娘子皱着眉毛看着张婆子,这人怎么这么胡搅蛮缠的?

“我就是不打算买了。”钱娘子的声音冷硬,她是做人牙子的,往常都是和什么人打交道?怎么会怕张婆子?

“不成,你就算是不买,也得留下十两银子给我家二丫头治病!”张婆子怒声说道。

钱娘子好笑的看着张婆子:“我看被摔坏脑袋的是你。”

张婆子被人挖苦了,哪里会善罢甘休了,当下就要去拉扯钱娘子。

张秀娥的舅奶奶看到这一幕,连忙就起身拉住了张婆子:“大妹,这钱娘子在镇子里面也是有头有脸的,你可不能把人给得罪了!”

说到这,她也忍不住的责怪起了张婆子。

要不是张婆子说给事成之后给她二十个铜板当中间费,她才不会应承这差事呢。

这要是把人给得罪了,张婆子在村子里面生活也没什么,可是她在镇子里面,钱娘子随便用点手段,她在镇子里面就活不下去啊。

很显然,钱娘子不想张婆子这样不讲理的村里泼妇计较,这个时候已经伤了马车,头儿也不回的离去了。张婆子被人拉住了,此时只能骂骂咧咧的看着钱娘子走了。

其实被人一提醒,张婆子还真是不敢和钱娘子作对了。

她的心中有气发出不出来,到了屋子里面看见张秀娥就要一巴掌扇过去:“都是你这个搅祸精!”

张秀娥的身子一侧就躲开了,凉凉的说道:“我现在已经立户了,都说出嫁从夫,就算是我夫君死了,那我也是聂家的人,不算是张家的人,你是我奶也不能随便打我了。”

张秀娥顿了顿补充了一句:“有时间在这打我,还不如关心下春桃呢。”

张婆子扫视了一眼倒地不醒的张春桃,想着张春桃就算是醒过来也是会是个傻子了,就气不打一处来,本来就是赔钱货,这要是变成了傻子,嫁不出去也卖不出去,到时候可不是要赔更多的钱?

孟郎中此时也在这帮腔:“张婶子,这人你是救还是不救?”

张婆子冷哼了一声:“不救!”

张秀娥此时在红着眼睛说道:“这是我妹妹,你不救我救!”

“好啊,你有本事就带着这个便宜货滚出家去!”张婆子愤怒不已。

张秀娥等的就是张婆子这句话,此时她沉声说道:“我带着春桃走也行,不过不管春桃是死是活,都和你没关系了!”

张婆子巴不得呢,不然张春桃死在家中,或者傻在家中,那可都是晦气的很,没准还会影响到玉敏的亲事。

“滚!现在就滚!以后不要再到张家来!”张婆子怒声骂道。

“三丫,你去找里长过来,孟叔,你帮忙写一份文书。”张秀娥有条不紊的说道。

她可不想等着张春桃醒过来之后,再一次被张婆子找回去卖了。

孟郎中随身都是带着笔墨的,毕竟这村子里面可不是每家都有笔墨,写药方的时候只能用自己的。

张秀娥口述,孟郎中执笔。

大意就是说,张婆子和张春桃以后没有任何关系。

宋里长此时已经来了,到了张家,他就瞧见了地上躺着的张春桃了,他微微的皱了皱眉毛。

张家的这些乱事儿,他也知道一些,不过这村子里面打骂女孩子的人家可不只这一家,他这清官难断家务事,所以也不管这个。

不过这要是闹出人命来了,他就不能不管了。前不久张秀娥才从鬼门关回来,怎么瞧着这张家二丫头也自杀了?那头明显是自己撞得。这张家也太不像话了!

宋里长的声音微沉:“到底怎么了?”

孟郎中先开口把张春桃的情况说了。

宋里长听完了,就把目光落在了张婆子身上。

张婆子躲闪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这和我可没关系,是这丫头自己要寻死觅活的。”

张秀娥此时哽咽的说着:“里长,你一定要给我和春桃做主啊,我奶要把我们卖给人牙子,我有了丁籍,她就开始逼春桃,春桃气不过就撞墙了!”

“现在春桃出气多进气少,奶奶也不拿钱给春桃治伤,我今日请您过来,就是希望您能做主,让春桃和这个家有个了断,我如今既然已经自立门户,那就带着春桃出去单过!”

说到这,张秀娥的声音坚定:“至于治病的银子,孟叔,我给你写欠条,当牛做马的我都还,若是如此春桃还是没醒过来,那我也会好好安葬了她,就算是春桃醒来后变成傻子了,我也会照顾春桃一辈子!”

言语之中句句姐妹情深,听的大家都动容不已。

当然,照顾大家可不包括张婆子,此时张婆子已经骂骂咧咧了:“你想滚就滚,何必作妖!”

不过因为宋里长在,张婆子多少收敛了一些。

里长不是多大的官儿,但是在村子里面还是有一定威慑力的。

宋里长此时皱着眉毛说道:“既然你也不想要张春桃了,张秀娥又像带着她走,就把张春桃的丁籍迁到张秀娥的户下吧。”

张婆子此时一刻钟都不想看到张秀娥和张春桃了,连忙就应下了。

她其实也想问问里长张秀娥丁籍的事情是怎么样的,但是这个时候差点闹出人命来,她看着里长就心虚。

心中又想着,这丫头不管到哪里,都是她的孙女,她以后还是有把办法拿捏在手心的。孟郎中此时也拟好了文书,给张婆子念了一遍,张婆子最终不情愿的按了手印,这是同意放人了。

其实张秀娥此时更想和张婆子断绝关系的,可是张秀娥也知道,这事儿过犹不及,现在要断绝关系的话,大家都会觉得她闹的太过分,甚至有不孝顺的嫌疑。

而且周氏和张三丫还要在这个家中生活的。闹大了,对大家都不好。

如今这个结果,她已经很满意了。

这屋子里面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这院子里面的人哪里能不知道?三房的没过来,那是聪明,不想过来触霉头。

至于张大湖?下地还没回来呢。

周氏呢?被张婆子给支走了,让周氏去隔壁做绣活去了。

此时周氏才回来,看到张秀娥背着张春桃出来的这一幕,着实是吓了一跳。

“秀娥,这是咋了?”周氏连忙问道。

“快点滚!别死了脏了我家的地!”张婆子在屋子里面怒声骂道。

张秀娥开口说道:“娘,你别着急,我现在不能多留了,你让三丫给你说发生了什么。”

说着张秀娥就走了,她可不想在这个晦气的地方多待一秒钟了!

没多大一会儿,周氏就从张三丫的口中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瘫坐在地上,无声的哭泣着,这次要不是大丫头有主见,这两个丫头估计都被卖了。

周氏已经知道张三丫这是装的这么虚弱,到是不担心这个了。

可是新的担心又蔓延在心头,天色已经黑了,这两个孩子要到哪里去生活呢?

周氏这么想着就急了起来,想要出去找这两个孩子。

可是张婆子好像早就猜到一样,站在门口拦着,劈头盖脸一顿骂。

“你个老赔钱货,养出来的小赔钱货,还知道忤逆我了!竟然偷偷的弄了丁籍!现在你还想去找她们?简直就是做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