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伶仃大醉

  • 红口袋
  • 林风雪
  • 3498字
  • 2022-05-11 19:06:29

只不过张秀娥是女子,没有宅地,要是想以后有宅地的话,是需要用银子买的。

宋里长不知道张秀娥以后要住在哪里,不过想着张家人应该不会让张秀娥流落在外,也就没多管了。

张秀娥离开了里长家,哪里还会犹豫,又去了一次镇子里面。

不过这一次张秀娥可不是自己走着去的,而是拦了一辆牛车,给了两个铜板,就轻松的到了镇子里。

又花了二十文钱,给录入的丁籍的掌事打了酒,张秀娥很利落的就把这事儿给办好了。

之后张秀娥又坐了牛车回来。

她的时间很是紧张,可耽误不得。

回来了,张秀娥又拎着自己藏起来的猪肉,和张春桃一起找到了隔壁村子里面的孟郎中。

这就是给张秀娥娘医病的那个郎中。

青石村的人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是找孟郎中给医病的。

孟郎中的年岁不大,三十出头的年纪,面相斯文,气质温沉。

孟郎中的医术算不上多高明,但是人品还是不错的,比如给周氏医病的时候,考虑到周氏的情况,都是尽量少要诊金,开药也是挑着便宜的来。

此时他瞧见姐妹两个来了,一脸疑惑的问道:“是不是你们娘又难受了?”

张秀娥和张春桃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就摇摇头道:“这次来找你是别的事情。”

说着张三丫就一下子跪了下来,张秀娥还没有跪人习惯,这个时候就站在旁边抹着眼泪。

这一下就把孟郎中给吓到了。

“孟叔!如今只能有你能救我了!”张春桃的声音哽咽。

“你这也不像是有病的样子,快点起来,哪里不舒服和我说说。”张郎中看着这样的张春桃有点揪心。

他也去过张家几次,自然知道张婆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张春桃此时咬唇说道:“我没生病。”

“那你这是……”孟郎中彻底疑惑了。

张秀娥此时抹着眼泪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奶要把春桃卖掉。”

孟郎中听到这,心疼不已,这张家怎么能卖孩子呢?

“孟叔,我们这次就是求你来帮忙的!”张春桃开始磕头。

“大侄女,你快点起来,我也有心帮忙,可是我就是一个郎中,也说服不了你奶奶……”孟郎中可不想和张婆子打交道。

这样的人,就是谁沾染上都得惹一身腥气。

张秀娥哀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孟郎中听完了,迟疑了一下。

“孟叔,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想被卖……”张春桃苦苦哀求。

张秀娥此时把猪肉,并着二两银子递给了孟郎中。

孟郎中迟疑了一下说道:“好吧,不过东西我不能收。”

“叔,你帮这么大的忙,这些东西就拿着吧。”张秀娥连忙说道。

孟郎中想了想,把猪肉接了过来,至于那二两银子,则是给了张秀娥:“你们姐妹两个人要离开张家,少不了有用钱的地方,还是留着吧。”

张秀娥有一些哽咽,孟郎中的确是个好人!

姐妹两个人从孟郎中家回去的时候,心情轻松了不少。

张春桃叹息了一声:“只是这次不能把三丫一起带出来了。”

“过犹不及,这次要是把你们两个人都带出来,奶肯定起疑心。”张秀娥安慰着。

至于张三丫,她的年纪还小,张婆子也就欺负她一些,不可能把她卖人,她就算是想卖,也不会有人要这个年纪的丫头。

等到时候她赚了钱,只要给足了张婆子钱,她就不信带不走张三丫!

这一点姐妹三个人也商量过了,张三丫的心中虽然难过,但是也懂事,没有要求着一定要带她走。

这一整天,姐妹两个一直在折腾。

猪草和野菜也没割多少,她们拿了东西回到张家的时候,心中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这刚刚到张家,姐妹两个人就皱起了眉毛,家门口停着一辆马车,很显然是来客人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心知肚明这客人是来做什么的。

张秀娥没想到,张婆子的动作这么快,不过也幸好她也没闲着,紧赶慢赶的把事情都给跑了。

虽然说没少花银子,但是在张秀娥看来,这银子是死的人是活着的,只要她们姐妹两个能好好的在一起,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赚来银子的张秀娥长吸了一口气,给自己鼓足了劲儿,这才往里面走去。

一会儿可是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张春桃的心中有了底也还算是镇定。

姐妹两个到了院子里面,就放下了那清脆的猪草,以及一篮子野菜。

张玉敏看到两个人回来了,难得的没有指责两个人带回来的东西少,而是急匆匆的往屋子里面走去。

没多大一会儿,张玉敏就招呼着姐妹两个人:“奶找你们进去。”

进了屋子,张秀娥就瞧见屋子里面坐了两个陌生人。

一个是一身干净粗衣打扮的干瘦妇人,这个人是张秀娥的舅奶奶。

另外一个,则是涂了一脸白脂粉的胖女人,约莫三十多岁,她的目光在张秀娥和张春桃的身上扫视而过,最终说道:“大的四两,小的三两。”

张婆子一听就不干了,这可和她想的有出入呢。

当下就说道:“我养这两个赔……”赔钱货三个字没说出来,这都要卖钱了总不能轻贱了自己的东西吧?

于是张婆子重新说道:“我养这两个丫头这么多年可没少花银子,七两太少了!”

胖妇人是个贼精的,此时笑着说道:“这两个丫头干瘦干瘦的身上都没二两肉,不管往哪里卖都不会有人要,我还得养她们一段时间,再多了我就赔钱了。”

张婆子咬牙说道:“十两!没有十两我就不卖了!”

胖妇人此时目光回转,不知道想着什么。

张秀娥气不打一处来,还真的当她是死人么?当着她的面竟然和人议论她和妹妹值多少钱!

张秀娥此时似笑非笑的说道:“奶,你要卖什么?咱们家什么这么值钱?难不成你要把小姑给卖了?”

张玉敏听到这个,脸色一黑:“你这个贱丫头,我告诉你,娘这次是要把你和张春桃给卖了!”说完了,张玉敏就等着张秀娥哭。

可是张秀娥并没有哭,脸上带起了一丝奇怪的神色:“要卖了我们吗?”

张玉敏觉得奇怪,她以前随便说点什么,就能把张秀娥惹哭了,现在的这个张秀娥,还真是让她意外。

没来由的,张玉敏觉得有一些不安,那白皙的小脸上满是疑惑。

她在家中可是很少干活的,算是娇养的,所以和张秀娥黑瘦的样子有很大的差别。

“对,就是要卖了你们!”张玉敏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那恐怕要让奶失望了,我现在不是张家的人,奶想要卖了我,怕是不合情合理呀……”张秀娥继续说道。

还没等着众人说什么,张秀娥就看着那胖妇人说道:“这位大婶,我看你面善,所以好心告诉你一声,我已经是出嫁了的闺女,虽然死了夫君,如今是个寡妇,但是也不能算是张家的人,你买了我……以后要吃官司的。”

胖妇人听到这,脸色一黑,她可不知道这张家大丫头竟然是个寡妇!

要是寡妇的话,能是这个价钱吗?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胖妇人的声音微沉,有几分气势。

张婆子恨不得把张秀娥的嘴给缝上,此时她咬牙解释着:“这丫头虽然嫁过人,但是这才嫁过去,就被抬回来了,还是个清白的身子,不管你往哪里卖,都不会耽误价钱的!”

“是这样的吗?”胖妇人目光回转,不知道想着什么。

“是这样的,是这样的。”张婆子生怕胖妇人反悔,连连解释着。

张秀娥冷声说道:“我已经是自己立了门户的人了,你们要是卖了我,那就是自私拐卖人口,给衙门知道了,那是要判刑的!”

“什么?你自己立了门户?”胖妇人惊呼了一声。她本来是想借着这件事情压价的,但是听到张秀娥这么说,还真是淡定不住了。

她是做这个的,当然知道自己这一行很容易和拐卖扯上关系,这可是万万不能的,至少在明面上不能。

这张家丫头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除了张家人肯定不少人认识,要是她真的把人不明不白的买走了,还真是容易出事儿。

“你这个死丫头,还不给我闭嘴!”张婆子气的咬牙切齿。

“钱娘子,你可不要听她胡说,这丫头口说无凭的,就是想坏掉咱们的买卖!”张婆子连忙解释着。

张秀娥这才知道,这个牙婆叫钱娘子。

她看着钱娘子,开口说道:“钱婶子,你长的就和活观音一样,我是真心不忍坑你……你可不要上了我奶奶的当。”

说着张秀娥就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自己的丁籍来。

这是一张印着官戳的硬纸,上面明明白白的写了她的名字,以及籍贯之类的信息。

钱娘子看到了这东西,再听着张秀娥说的话,就怒目看着张婆子:“我好心买你家孩子,你竟然想要害我!”

张秀娥的舅奶奶此时连忙开口说道:“这东西莫不是假的吧?”

张秀娥似笑非笑的说道:“钱婶子,你若是不信回头到镇子里面打听一下,若是没我这号人,我和你走便是了……”

其实钱娘子一看,就知道这东西是真的了。

张婆子此时恨恨的看着张秀娥,恨不得从张秀娥的身上咬下来一块肉,但是这个时候,张婆子还真是不能教训张秀娥,当务之急是要换银子。

她以后有的是时间收拾这个贱丫头!

钱娘子此时开口说道:“这买卖怕是不能做了。”

“别介呀,这大丫头不行,这不还有二丫头和这小丫头呢吗?”张婆子连忙说道。

张三丫被点名了,微微的哆嗦了一下。

钱娘子扫视了一眼张三丫,似笑非笑的说道:“这个年纪太小,买回去是伺候人,还是让人伺候?”

果然让张秀娥猜对了,张三丫的年纪小所以还是安全的。

张婆子一脸的肉疼,银子呀银子,就在她的眼皮子下飞走了,她这能不心疼吗?

她连忙谄媚的笑道:“你看这二丫头值多少钱?”

“最多我只能给你四两,多了没有,要是不成的话就算了。”说着钱娘子起身就要走。

张婆子生怕钱娘子反悔,连忙说道:“成,成,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张秀娥给了张春桃一个眼神,张春桃回了一个,示意张秀娥别担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