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苦尽甘来

  • 红口袋
  • 林风雪
  • 3479字
  • 2022-05-11 18:55:18

姐妹三个人收拾了好一会儿才收拾完。之后张春桃又抹黑搬出了一个木板子,把一些野菜放在上面,剁的细细碎碎的。黑天做这个,是很容易割手的,但是不做不行。

这是鸡鸭明天的口粮,要不是不做,张婆子都能扒了张春桃的皮。

就算是这样,屋子里面还是时不时的传来张玉敏不悦的声音:“给我小声点,你们不睡觉,我还要睡觉呢!”

好不容易忙活完了,姐妹三人这才去睡觉。

被子是潮湿的,姐妹三个人睡在床上有点挤,稍微一动,床就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张秀娥万分担心这床会塌了。

最要命的是,晚上还能听到老鼠挠床脚的声音。

可是累及了的张秀娥,最终还是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为了防止被骂,张秀娥和张春桃起了一个大早,顺带领着张三丫,就一起上山了。

张三丫的年纪小,爬山的时候有一些费劲,但是她还是抿唇跟上了,整个过程中都没有喊一句累,到了地方之后,张春桃就开始挖野菜。

看着这小小年纪的孩子这么操劳,张秀娥的心中叹息了一声,还真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呢。

张秀娥把昨日藏好的鸡蛋拿出来了,生火烤了分给了大家。

也幸好昨日多了一个心眼,没有把东西往回拿,不然哪里能留住?

张春桃手脚麻利,看着野菜就飞快的用一把断了把的镰刀连着一块根儿给割起来,镰刀只有刀头了,在一头缠着一块破布,这样不至于割手。

然后利落的把人要吃的,和猪要吃的给分开。

张秀娥一边跟着张春桃挖野菜,一边想着在这山上找点吃的,不过事实证明,抓到野鸡的好运气没有一直延续,但是给张秀娥找到了另外一样东西。

蘑菇。

昨夜下了一场小雨,山上的气温又温热,蘑菇自然开始生长。

“姐,你拿蕈子做什么?这东西有毒,快扔了!上次闹饥荒的时候,有人吃了就毒死了!”张春桃一脸的惊恐。

张秀娥愕然,这不就是最常见的香菇么?怎么就有毒了?

不过转瞬间张秀娥就明白了,这地方的人应该不会分辨蘑菇,有人吃了蘑菇死了,所以大家对蘑菇更是避之如蛇蝎。

想到这点,张秀娥就随手把一块蘑菇放到了自己的口中。

“姐!你还想自杀!”张春桃一脸的惊恐。

张秀娥笑着说道:“这种是没毒可以吃的,我答应你不死了,就不会寻死了,你看我这都吃完了,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吗?”

张春桃一脸的惊疑不定:“真没毒?”

张秀娥看着张春桃那黑红的小脸上满是惊恐,安慰着:“放心好了,真没毒。”

“你怎么知道的?”张春桃一脸狐疑。

张秀娥好笑的说道:“刚刚还有鸟儿下来吃这蘑菇呢,鸟儿能吃,咱们人怎么就不能吃了?”

张春桃这才一脸恍然:“原来是这样的……姐,你太聪明了,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不过这东西你拿回家,奶也不会吃的,少不了骂咱们一顿。”张春桃叹息了一声。

张秀娥哼了一声:“咱们晒成蘑菇干,等着饿了的时候加餐用。”

就算是张婆子想吃,她还不会给呢!

“那好吧,我看到了这蕈子,就给你采回去,不过你可答应我,不能乱吃东西了。”张春桃一脸的心有余悸。

张秀娥点头,然后就开始继续自己的采蘑菇大业了。

很快就到了一个小河的附近,河水清澈,淙淙流淌着,似乎能带走张秀娥莫名其妙穿越的哀愁。

她在河水之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十五岁的少女,瘦弱的可怜,身上没二两肉,还带着不少伤,以前过的哪里是人的日子?

就在这个时候,张秀娥忽然间瞧见河水之中,飘着几丝的血迹,她犹豫了一下,站起身来一边张望一边往上走着。

没一会儿,就瞧见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躺在水中,那血就从他的身上流出来的。

张秀娥迟疑着看了一眼这个男人,他的身子微微动了动,很显然这个男人还没有死。张秀娥此时也没多想什么,左右张望了一下没有人,就把这个男人从水里面捞了出来,不然就算是这河水没多深,也能把这个男人淹死。

她的心中暗道,兴许是在山上遇见什么野兽了吧?

这么想着,张秀娥就把这个男人拖到了几块大石头中间,这地方好歹能稍微安全一点。

这样的动作,让张秀娥觉得很吃力,毕竟张秀娥此时也是有伤在身的,虽然说伤势已经稳定下来了,但是这样用力,伤口还是疼的厉害。

张秀娥气喘吁吁的坐在这,打量着这个男人。

许是失血过多,他的面色有几分苍白,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单看面相,这的确是一个冷俊的男子。

这男人的受了伤,伤口的位置大概在胸口,张秀娥不是真的古人,当然没有什么男女收受不亲的想法,此时直接扯开了这男人的衣服,一道手指长的伤口,横在他的胸膛上。

张秀娥皱了皱眉毛,这很显然不是被野兽咬伤的,应该是刀剑伤口。

张秀娥此时已经不想多管闲事了,她站起身来就想离开,可是最终还是没忍心就这样走了,拿出了自己随身带着的金疮药,往他的伤口上撒了一些,又帮他稍微包扎了下。

然后低声说道:“我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至于接下来你是生是死,那都是你的造化了。”

说完,张秀娥就起身找了一些树枝子,挡在了这男人的身上。

一来是能遮挡下阳光和风,二来么,也能隐藏一下这个人。

张秀娥可没有什么救人救到底的想法,她现在是自身难保,可管不了太多。

给人知道了,她这样救了一个男人,她这个新寡妇的名声说不定会怎么样呢!

她的内心是洒脱的很也不在意这些,但是若是每个人都戳她的脊梁骨,她在这村子里面,怎么能生活的下去?

张秀娥此时已经飞快的离开了事发地,可别招惹上什么麻烦,离开之前她还咬咬牙把自己要加餐的烧鸡蛋,留了一个在这。此时已经快到正午了,张秀娥担心张春桃找她,于是就飞快的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却不小心的摔了一跤,此处的山坡还是比较陡的,她就顺着这山坡往下滚落,好一会儿她才奋力扯住一棵树停了下来。

此时张秀娥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疼出来了。

她忍不住的嘶了一声,然后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不用说这个时候伤口肯定有一些裂开了。

她扶着树喘息着,忽然间她的目光就愣住了。

她扶着的这棵树,有一根枝干是腐烂的,这到不是什么稀罕的,稀罕的是……上面生了三朵灵芝!

没错,这的确就是灵芝。

就算是张秀娥没见过真正的灵芝,但是在现代那个信息格外发达的社会里面,看看电视也知道灵芝长什么样了。

不过后来,据说灵芝也能种植了,所以价钱并不会特别贵。

现在这灵芝可是纯野生的啊,最要紧的是,古代人医病都是用中药的!灵芝和人参这都是疗伤圣品!

张秀娥看着这三朵灵芝,眼睛都冒光了。

只是可惜这灵芝都不是很大,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更何况灵芝这样的稀罕物呢?

张秀娥顿时觉得,自己身上的伤都好了几分,心中满是欢快的情绪。

她小心翼翼的,连带着一部分树干给抠下来了,然后小心翼翼的用衣服包起来,这才慢慢悠悠的往回走。

刚刚回到张春桃和张三丫挖野菜的地方,张春桃就一脸紧张的冲了过来:“姐,你去哪里了,担心死我了!”

以前张秀娥的性格懦弱,所以别看张春桃的年纪比较小,可是多数时候,都是张春桃照顾张秀娥的。

张秀娥神秘兮兮的把自己衣服里面的东西给两个人看。张春桃也是认识这东西的,她微微一愣:“这是灵芝?”

“没错了,我上次去给药堂抓药,那药堂就摆着灵芝,说是镇店之宝呢,不过可比你这个大多了……”张春桃的语气很是兴奋。

张秀娥问道:“春桃,镇子里面的药堂应该是收药的吧?”

张春桃笑着说道:“收的收的,姐,不过你这东西还是别交给家里面了,我看那奶的样子,以后指不定怎么欺负你呢,你的身上有点钱也能方便一些。”

张秀娥感激的看了一眼张春桃,还真是一个心疼姐姐的好妹妹。

那边的张三丫正往这张望着,她此时一脸郑重:“大姐,二姐,你放心我也不会说的!”

张秀娥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就算是小小年纪的张三丫,也是这么懂事儿。

穿越过来虽然有很多糟心的事情,但是能拥有这样的姐妹之情,也算的上有失有得了,或许也不是太糟糕。

此时几个人已经挖了一堆野菜了,应该回家吃饭了。

到了张家,少不了的就是张婆子那熟悉的骂声,不过张秀娥已经不是原来的张秀娥了,张婆子的这些骂声虽然让她听着不舒服,但是并不会引起她太大的反应。

听习惯了之后,张秀娥就直接把这骂声当成了耳旁风。

她愿意骂就骂呗,反正累的是她!自己又不会少一块肉。

张婆子还是希望周氏能生出个儿子的,下午的时候,就抠出了几个铜板,让张春桃去镇子里面买药,走过去可是需要一个时辰,回来的时候又是一个时辰,这一来一回的就得天黑了。

也不知道张婆子是咋想的,放心一个小丫头这样出门。

至于张大湖?这一次还真是有心帮忙,但是被张婆子派去除草了,这个点哪里能回来?

不过这事儿到是正中张秀娥下怀,她正愁没机会去镇子里面呢,自己去又多少有一些人生地不熟的,如果能和张春桃一起去当然好。

正常来说,张婆子没有那么容易放人,这次不知道怎么了,目光回转了一下,竟然没管张秀娥。

这让张秀娥觉得,张婆子有些不对劲,指不定心中憋着坏呢。

她无奈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头,自己还真是被骂习惯了,这张婆子一时不骂,都不自在了呢。

张春桃当然乐意和张秀娥一起出门,她絮絮叨叨的说道:“姐,你别看我出来累,但是总也比在家中被奶使唤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