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如日中天

  • 红口袋
  • 林风雪
  • 2819字
  • 2022-05-11 18:51:57

伴随着噼里啪啦的火声,没多大一会儿,就传来了烤鸡的香味。

鸡蛋此时已经熟了,姐妹两个各拿了一半,也顾不得烫,直接就往嘴里面送去。

张秀娥感觉到口中那喷香的鸡蛋,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在现代的时候,这鸡蛋早就吃腻歪了,谁会当这东西是稀罕玩意?

可是此时,她这身子的原主没吃过几次鸡蛋,这鸡蛋到了口中,那是格外的香,让她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指头都吞下去。

张春桃拿起一块鸡蛋放在了口中,小心翼翼的品了一会儿,然后就红着眼睛咽了下去:“姐,我以前从来没大口吃过鸡蛋。”

张秀娥听了有一些心酸,按理说张家的日子过的也不至于这么苦,可是无奈张婆子抠门,哪里会给女孩子们吃好东西?

等着鸡肉熟了,张春桃先是把两个鸡腿,外加鸡胸肉都扯下来了,递给了张秀娥。

张秀娥疑惑的看着张春桃。

张春桃笑着说道:“姐,这肉你吃,我人小吃不了多少的。”

刹那间,张秀娥就觉得自己的眼睛发酸,张春桃的年纪不大,但是却知道照顾姐姐,十三岁在现代不过就是一个孩子,这个时候还在母亲怀里面撒娇呢。

可是张春桃却宁可苦了自己,也要让着她。

张秀娥拿了一个鸡腿,把剩下的肉给了张春桃:“我这身子有伤,肉吃多了不好。”

“就是因为有伤才应该多吃。”张春桃一脸的坚定。

张秀娥又让了几次,张春桃这才把肉分成了两半,自然,张秀娥那半还是大的。

等着姐妹两个人吃饱了,就躺在青色的草地上,看着那天空的浮云。

“姐,聂家公子今天安葬,你不会想不开吧?”张春桃忽然间侧过头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张秀娥好笑的看着张春桃:“你放心好了,我才不会这样呢,只是可惜了你,姐成了克夫的寡妇,少不了要连累你的亲事。”“我不怕连累!我张春桃这么能干,怎么可能嫁不出去?我不但要自己嫁出去,还要给姐姐也找个好婆家!”张春桃的声音很是坚定。

张秀娥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心佩服张春桃这份坚强和乐观。

不过想来也是,在这样的家庭之中生活着,要是不坚强乐观,难道还要和这原主一样,遇到点挫折就自杀么?

两个人也不敢多歇着,之后就飞快的打猪草,这一次张春桃没有拦着张秀娥帮忙了。

两个人做活就是比一个人快,差不多的时候,两个人就结伴回家了。

便是这样,回去的时候还是有点晚。

这才到张家门口,就瞧见张婆子正双手掐腰,骂骂咧咧的站在院子里面。

张秀娥的心中咯噔一声暗道不好,这老妖婆不知道还要作什么妖呢。

这才进门,就是劈头盖脸一顿骂:“两个赔钱货,这一捆猪草也要用这么长的时间?”

“姐,你去喂鸡。”张春桃给了张秀娥一个目光。

张秀娥知道,张春桃这是想办法支开她,让她免了老妖婆的骂,但是张秀娥哪里能让张春桃一个人承担这些?于是就道:“春桃,你去吧。”

张婆子见自己被无视了,直接就扬起了扁担,开始往两个人的身上轮。

就在张秀娥以为自己躲不过这一劫的时候,院子外面忽然间冲进来一个瘦弱的女子,一把就把姐妹两个搂在了怀里面:“娘,这两个孩子犯了什么错,让你这么打?”

张秀娥微微一愣,很快就明白过来了,抱着自己的女人,是自己的便宜娘亲周氏。

此时院子的外面,还站着一个肤色发黑的憨厚汉子,应该就是她的爹张大湖了。

“呦,大赔钱货回来,护着小赔钱货了!”张婆子一看周氏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扁担又一次挥舞了起来,这一次是落在了周氏的身上。

周氏这也是才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家中的遭遇,又听说张秀娥被逼的自杀了,这才匆忙回来,此时哪里会让张婆子打到张秀娥的身上?

就算是因为这女娃受了不少气,但是这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

她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张秀娥死吧?

张秀娥感觉到周氏的回护,有一些愣神,在原来的记忆里面,这个娘亲可是非常软弱的,从来都不敢和张婆子顶嘴,她们姐妹三个被骂,她根本就不会拦着张婆子。

张秀娥此时甚至感觉到了周氏那浓浓的母爱。

也许,不是她不想护着自己的女儿吧?周氏这样的山村女子,多少都会重男轻女,觉得自己没生儿子所以就矮人一头,才一直忍辱被欺。

“不许你打我娘!”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直接就往张婆子的身上冲撞过来。

这就是张秀娥的三妹张三丫了,张婆子说她是赔钱货,不需要名字,所以大家就一直喊她三丫。

张婆子没有想到这母女几个人,竟然都敢反抗自己,扁担一下又一下的打了下来,根本就不顾及什么。

张秀娥冷眼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张大湖,这个男人……还真是……算不上男人!

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妻女被打,一点表示都没有!

就在此时,周氏哎呦了一声,然后人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张婆子看到这一幕,气的啐了一口:“还装死?”

“血……”张春桃颤抖了一下,指着周氏的裙子说道。

此时张大湖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直接冲过来了,拦住了张婆子:“娘,梅子好像有喜了,可不能打了!”

张婆子微微一愣,古怪的看了一眼张大湖,然后就冷笑了一声:“就算是生下来了,不还是赔钱货?”

张大湖沉声说道:“万一是儿子呢?”

“扶着她进屋吧,找个大夫看看,哼,一家子赔钱货,有肚子了也不知道小心一点!”张婆子骂骂咧咧的熄火了。

她还真担心把周氏打流产了有点理亏,这个时候也没折腾什么幺蛾子了。

张三丫此时已经飞一般的跑出去找郎中了,至于张秀娥则是摸到火房烧热水,周氏醒来之后,怎么也得有口热乎水喝吧?

此时张秀娥在自己的心中,是真的把周氏当成自己的母亲了。

她或许软弱,或许无能,但是的确是爱自己的孩子的。

至于这个爹么……怕是只爱儿子吧?想到这,张秀就忍不住的冷笑了一声。张家的灶台在另外一间偏房里面,用泥糊成的,上面放着一口大铁锅,偏房的窗户小,屋子里面格外的阴暗,这家连一盏像样的油灯都没有,就算是有,也是不可能给张秀娥用的。

张秀娥只能把自己的头凑到了灶口,这才感觉亮了一些。

周氏的确是有孕了,这个孩子到底还是保住了,只是胎位不稳不能做重活,而且这次诊病,用了十个大钱,这还不算抓药的钱。

张婆子知道了,免不了又是一顿骂。

张秀娥家住在院子西边的房子里面,张婆子带着张玉敏住在中间的屋子里面,至于张家老三张大河,则是住在东边的屋子里面。

此时张大河的媳妇陶氏探出头来,扫视了一眼:“不下蛋的鸡,还喂什么粮食!”

陶氏一连生了两个儿子,现在大儿子已经十七岁了,还在外面做学徒,小儿子今年六岁,和张三丫一个年纪,她自觉有儿子腰板硬,虽然也怕张婆子,但是欺负周氏那还是不在话下的。

到了晚上用饭的时候,一个身着浅粉色衣服的少女,端着一碗东西到了西屋。

“这是娘让我给你送来的糖水!”那少女神色倨傲。

张秀娥看了一眼,知道这是就是自己的小姑张玉敏了。

“小寡妇,你看什么看?我明天就让我娘把你卖了!省的坏了咱们家的风水!”张玉敏毫不避讳人的骂着,冷哼了一声就转身出去。

张秀娥一脸尴尬,又一次清晰的认识到了自己这克夫的寡妇的身份。看起来还真是不受待见呢。

自己必须赶快想办法离开这张家了,就算是张家人只是嘴上说说,时间长了她也受不了啊!

至于饭,她们姐妹三个可没权力上桌子吃,等着众人都吃完了,她们才上了桌子。

看着那豁口盘子里面的一点菜汤,几个被掰的碎碎烂烂的窝窝,姐妹三个人闷声吃了起来,吃完了,则是把这些碗碟都收拾起来。

张家借来的桌子都还回去了,自家剩的坑坑洼洼的,收拾起来格外费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