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开始暴走

  • 红口袋
  • 林风雪
  • 3440字
  • 2022-05-11 18:45:53

因为吃了药,这个时候的张秀娥身体好了不少,她更是不会和原主一样伤神,所以精气神还是不错的,她冷哼了一声说道:“当寡妇好!总也比去给那聂公子当夫人好!”

就冲着聂家的行事作风,给聂公子当夫人?那她以后的日子,也只是会无尽的悲催!

虽然说在张家也不怎么好,但是她是寡妇了,是不是就可以自立门户搬出去住?

想到这,张秀娥的心反而是轻快了起来。

等着身体稍微好点,她就要想办法搬出去,至于现在……她在这张家好歹有一处遮雨的地方,怎么也得熬过这段最艰难的日子。

张婆子骂够了,就到屋子里面找张秀娥发脾气。

她的一张老脸上,早已经满是褶子了,皮肤干黄,此时生起气来,露出一口大黄牙,分外的狰狞。

“你这个夭寿的丧门星!还有脸活着?要我看!你现在就应该死了!”张婆子怒骂着,还忍不住的伸脚出来踢张秀娥。

张秀娥的身子虚弱,没有办法躲开,到是张春桃眼疾手快的趴在了张秀娥的身上,替张秀娥挨了这一下子。

“奶,聂家公子保不齐还会醒来,毕竟现在还没下葬,你要是真的踢死我了,就算是以后我过了好日子,也不会对你的好的!”张秀娥怒声说道。

张婆子微微一愣,这停尸七日的时候,还真是有一些人命不该绝会醒过来。

聂公子上一次不也是没气儿了醒过来了吗?要是这一次聂公子真的会醒过来……不成,现在还不能把张秀娥得罪狠了,左右就七天的功夫。

要是聂公子被下葬了,她就要让这孽障好看!

不过虽然是有渺茫的希望,张婆子对张秀娥的态度依然好不到哪里去,此时愤愤不平的啐了一口,这才转身离开。

张秀娥心疼的看着张春桃:“春桃,你疼不疼?”张春桃却是嘻嘻哈哈一笑:“姐,我不疼……都习惯了。”

最后一句话,让张秀娥的心一揪,都习惯了……

这一家子以前的日子,到底是怎么过的?

“姐,你今天很不一样,竟然敢用这样的语气和奶奶说话。”张春桃笑着说道。

张秀娥吓了一跳,别是给张春桃看出来什么不一样的了,当下就说道:“我现在连死都不怕,才不会怕她呢!”

张春桃理解的点了点头,一向懦弱的姐姐这次都能自杀,可见真的是被逼狠了,如今有这样的改变,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接下来的几日,张秀娥就一直在这养伤。

张婆子把刷锅水给了张秀娥,这是用来喂猪的,张秀娥根本就咽不下去,但是想着这里面好点有点菜渣子,还是忍了再加上张春桃从自己的牙缝上扣出来的菜窝窝,她总算是活了下去。

除了张春桃,张秀娥没有看到自己其他的亲人。

周氏领着张三丫回娘家了,至于张大湖,出去给人盖房子了,也就是在这几日的功夫,张婆子就把张秀娥给嫁了。

张秀娥暗叹了一声,这便宜爹娘在张家还真是没有什么地位。

和他们住在一起的,还有她的小姑张玉敏,不过她眼见着也到了出嫁的时候,担心沾染上晦气,可不会来看张秀娥呢。

说起来,他们的三叔张大河也和他们住一起,不过自从张秀娥出了事儿,他们都是绕着这偏房走的。

许是怕染上晦气,所以还没有来找张秀娥的麻烦。

七日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张秀娥此时已经能自由活动了。

她换上了一身打了无数补丁的衣服,身上清爽了不少,伤口隐隐作痛和发痒,有一些难熬,但是张秀娥知道,自己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她第一次仔细的打量着张家,用木头插的栅栏,已经被雨打成了灰黑色,歪歪斜斜的,一阵风过来准保倒下。

除了偏房一共三间屋子,土墙,房顶上面压着茅草。

院子里面养了一头猪,此时正哼唧哼唧的叫着。

“张春桃,你这个贱蹄子,还不快点去打猪草,围着你那个丧门星姐姐干什么?”张婆子看着张春桃又在张秀娥附近转悠,怒声骂道。

张秀娥说道:“奶,我也要打猪草。”张婆子冷笑了一声:“既然没死,那就和你妹妹一起去干活吧,至于那聂公子的事情,我劝你还是别想了,聂公子今日出殡!”

张秀娥没有反驳,她需要再站稳一点脚跟,她现在还真是两眼一抹黑呢。

这一次想跟着张春桃出去,那也是想看看周围的环境。

要想反击,那总也得了解了一切再说。

张春桃担忧的看了一眼张秀娥,最后拿了一捆用来背猪草的麻绳,带着张春桃出了门。

张秀娥原来的记忆很是残缺,只记得一些要紧的人,说白了,就是给她留下深刻心理阴影的人,主要就是张婆子这样的,至于其他的她还真是想不起来。

这一次跟着张春桃出来,张秀娥都不认识路。

好在张春桃为了照顾张秀娥,都是慢悠悠的走在张秀娥的前面。

出了张家的院子,往村子的里面看去,就是一处连绵不断的青山,远远一看便能瞧见山上满是郁郁葱葱的植物。

村子的左右,开了不少良田,此时有一些人正在劳作着。

两个人要去的,就是这村子后面的青石山。

太阳才刚刚升起来没多久,草木上的露水还没有干掉,这样的时候很少有人来上山的,但是张婆子可不会管这些,左右来这干活的,都是这些赔钱货丫头。

“姐,你仔细点别摔到了,伤口裂开了可就不好办了。”张春桃一边走一边担忧的回头。

张秀娥此时心情极好,离开了那让人压抑的张家,她只觉得天大地大,来这异世虽然不是她愿意的,但是就冲着这青山绿水的好环境,也不算太亏本。

她随手摘下了一朵野菊花,闻了一下,淡淡的香气萦绕在口鼻之中。

这几日心中的郁结之气,好像一下子就散开了。

等走到半山腰一处树木稀少的地方,张春桃就开始打猪草了。也不是随便什么样的野草猪都吃的,主要就是灰菜,苋菜等一些常见的野菜。

张秀娥本想帮忙,但是张春桃说什么也不让张秀娥做事儿,只说自己快点,帮张秀娥把那一份也打出来。

张秀娥左右张望了一下,青石山上的植被众多,在这打猪草也没什么前途,要是能找到一些别的可以吃的用的东西就好了。

于是张秀娥就告诉张春桃,自己要采集一些野花儿玩。

张春桃生怕自己的姐姐想不开,如今瞧着张秀娥的心情好了起来,哪里会拦着?只告诉张秀娥不要走远。

张秀娥点了点头,看了一会儿这才走到树林里面去。

一些野虫此起彼伏的叫个不停,让张秀娥充分的感觉到,这片大地是那么的充满生机。

其实有一些野虫也可以吃的,但是张秀娥的确是不喜欢这些东西,也没想着吃这些东西,她现在琢磨着能不能找到点鸟蛋之类的东西。

还别说,也许是瞧着张秀娥太可怜了,还真是让张秀娥有了一些新发现。

在杂草丛中趴着一只山鸡,这山鸡一动不动的,下面是它的巢穴,很明显,这山鸡是在这抱窝呢。

抱窝时期的山鸡一般情况下都不会离开自己的蛋,是以张秀娥靠近的时候,它还是坚守着自己的阵地。

张秀娥看到这山鸡的瞬间,眼睛都亮了起来。

不说别的,她饿啊,这几日她每天也就是喝一些刷锅水,再吃张婆子施舍下来的一块菜窝窝,要不是张春桃时不时的省下口粮来,她又有伤在身,早就撑不住了。

开始的时候,还能从鸡窝里面摸鸡蛋,可是后来张婆子每天晚上都来摸鸡屁股。

明日会不会下蛋,这一摸一个准,她要是还敢动这鸡蛋,准保第二天没半条小命。

她一边流着口水,一边把自己的身上披着的罩衫给脱了下来,然后奋力往前一扑。咯咯……

野鸡挣扎着,张秀娥此时已经抱着这野鸡起身了。

把衣服拴好,这野鸡是跑不了。

她低头一看,这里面有十枚鸡蛋,只是可惜,有一半在刚刚她扑下去的时候被压碎了。

她有一些心疼,眼睛一转,就在旁边找了一个大树叶子,把这鸡蛋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将碎开的蛋壳扔掉,至于蛋液都存了起来。

要是在张家,她准保就生吃了。

但是现在么,她还不想生吃,她真是受够了那种腥气的感觉了。

于是她就小心翼翼的把剩下几个鸡蛋揣在自己的兜里面,背着自己用衣服捆好的山鸡,托着那个装满蛋液的大树叶子,去寻了张春桃。

“春桃!春桃!”张秀娥的脸上满是迫不及待。

张春桃以为自家姐姐出了什么事情,吓了一个激灵,连忙凑过来看了一眼。

等着张春桃瞧见了张秀娥手里面的东西,一脸惊喜的问道:“哪里来的?”

张秀娥就把事情说了,顺便把另外的收获给了张春桃看。

张春桃本想说把这山鸡卖了的,但是看到自己姐姐那面无血色的脸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就低声说道:“姐,咱们找个没人来的地方烤了吃,这一次你嘴可严实点,万万不能告诉咱奶,不然她得打死咱们。”

张秀娥太老实了,以前张春桃也带着张秀娥吃过几次独食儿,谁知道转瞬间就让张婆子给唬出来了,然后两个人自然少不了一顿胖揍。

这一次张春桃为了自己姐姐的身体也算是拼了。

张秀娥笑着看着张春桃,没有想到这才十三岁的小丫头,竟然这么有心眼儿。

不过这样也好,总也比和自己那愚孝的爹好。

两个人摸到了一处水潭附近,张春桃就用自己割猪草的刀,利落的把野鸡杀了,至于张秀娥么,则是在旁边捡柴禾。

捡柴禾的过程之中,扒了一块桂皮,又找了一点野葱回来。

单独烤肉少不了有点腥气,但是有桂皮和野葱,多少能去点腥气。

这样的搭配烤出来的肉,不见得好吃,但是也不会太难吃。

张春桃此时已经把山鸡的毛拔了,便是鸡肠子,都用水仔细的冲干净了,这东西就算是不好吃,那也是二两肉,如今是一点都浪费不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