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幡然醒悟

  • 红口袋
  • 林风雪
  • 2154字
  • 2022-05-11 18:42:08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张秀娥把这生蛋敲开了一个小孔,允吸了一个干净。

末了,她看着自己那堪比枯柴一样的手,张秀娥就算是不自杀,离饿死了也不远了吧?

她想了想原主的记忆,最终决定把鸡蛋壳揉碎,扔给了那些鸡鸭,看着鸡鸭把鸡蛋壳吃掉,她这才长松了一口气,斜倚在墙上整理原主的记忆。

原主的家的人口有点复杂。

她的爷爷叫张宝财,这媳妇就是张婆子了。

两个人一共生了三儿两女。

张秀娥的父亲排行老四,上面有一个大姐,两个哥哥,下面还有妹妹,却是张婆子的老来得女,和张秀娥同岁。

张秀娥的父亲名叫张大湖,母亲是周氏。

父亲在张秀娥的记忆里面,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愚孝过分的男人,母亲周氏呢,是一个干瘦干瘦的,一连生了三个丫头的可怜女人。

张秀娥今年十五岁,才刚刚及笄,下面还有两个亲妹妹,分别是张春桃,还有张三丫。

张秀娥常年生活在张婆子的压迫下,性格很是软弱,就说这一次嫁人吧,她几乎是没有任何反抗的就去了,不过想来也是,张秀娥就算是想反抗,也没这个本事。

等着张秀娥才把记忆理的差不多,偏房的门就被悄悄的推开了。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一身灰色的一看就知道是男子衣服改成的衣服,上面满是补丁,她的小脸干瘦,头发和稻草一样干枯,唯有一双眼睛亮的有神。

张秀娥吓了一跳,连忙闭上了眼睛。

这小丫头走过来之后,小心翼翼的查看了张秀娥的伤口,把张秀娥包扎的地方给解开了,然后往上面洒了什么东西。

张秀娥感觉伤口一疼,忍不住的就睁开了眼睛,怒目看着这丫头。

“大姐,你别怕,这是许大哥送来的金疮药,对伤口有好处的。”这丫头连忙安抚道。

张秀娥这才回过神来,这是她的二妹张春桃。

“春桃……”张秀娥艰难的开口了。

张春桃连忙说道:“姐,你什么都别说了,我知道你的心中苦,但是咱们还是得活下去,你这要是死了,可就如了奶奶的愿了。”

张春桃顿了顿补充了一句:“昨天奶怕我闹事儿,把是锁起来了,不然我拼了命都不会让你嫁过去的!”

说到这,张春桃压低了声音说道:“奶奶说了,你要是死了,连个坟包都不会给你!还省口粮了。”

“所以咱们得活着,好好的活着!”张春桃那青涩的小脸上满是坚定。

张秀娥一下子就心酸了起来,忍不住的哭了。

许是初到异世第一次被人关怀,许的原主的记忆,让张秀娥的心中对眼前的这个丫头感动不止。

她的声音沙哑:“二妹,你放心,我会好好的活着。”

张春桃笑了起来,从自己的怀中摸出来了一个黑面的菜窝窝,递给了张秀娥:“这是我昨天偷着藏起来的。”

张秀娥知道,家中的孩子吃几个菜窝窝,张婆子都是会数清楚的,张春桃把菜窝窝留下了,肯定就是自己没吃饱。

菜多面少,面还是粗面,里面混合不少麦麸,吃起了特别刮嗓子,但是她为了能让自己活下去,还是一口咬下去,

她的心中暗道,二妹,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二妹,我以后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

正在说话间,门又一次被大力推开了。

张秀娥连忙把嘴里面的菜窝窝给咽下去。

张婆子看了一眼两个人,忽然间开口说道:“把你姐扶到屋子里面去。”

张秀娥微微一愣,张婆子这是转性了?

张家的屋子也没比偏房好到哪里去,地面泥泞,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一张瘸腿的,用圆木疙瘩支撑起来的床,就放在这屋子里面。

这是张秀娥姐妹三个的床,上面的被子也是硬邦邦的,带着已经洗不干净的黑色,一看就有很多年头了。

等着到屋子里面,张秀娥看见了那送自己回来的胖媒婆,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我说,你还真是好运气,你不知道啊,昨天还真是好险,你刚刚到聂家聂公子就没气儿了,可是谁知到晚上的时候聂公子竟然缓过来了,聂夫人说了,这多亏了你,现在让我接你回去继续拜堂呢!”胖媒婆一脸兴奋的说道。

张秀娥听完了这话,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她挣扎了一下,咬牙说道:“我不去!”

“哼!不去?由不得你!”张婆子的脸一冷,直接就忽略了张秀娥的意见。

可怜张秀娥这个时候身子虚弱,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于是又一次被塞进花轿,好在为了不让她就这么死去,这些人还有点良心,在拜堂之前,给她吃了药重新包扎了伤口。

只不过这药里面,有一些让人昏昏欲睡的药物。

以至于,张秀娥只记得自己和一只大公鸡拜堂了,然后就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

张秀娥就听到了张婆子的怒骂声:“夭寿的!下贱的不要脸的蹄子,本以为你还能救活聂公子,谁知道这才过去继续拜堂,聂公子就彻底没了气息!”

张秀娥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感觉有一些迷糊,自己不是到了聂家么?咋又回来了?

此时她又一次被扔到了偏房。

张婆子就站在院子里面骂着,至于张春桃,这个时候正陪着张秀娥呢。

张春桃小声的给张秀娥讲了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聂家公子在第一次被她克死之后,竟然缓过来了,聂家人知道她自杀差点死了,觉得是她替聂公子挡了一劫,然后就就把她给请回去了……

唔,这个请字是比较客气的说法,在张秀娥看来,自己就是被绑回去的。

这一次她更倒霉了一点,刚刚拜堂,聂公子就彻底没了气儿,连带着一起没气的,还有聂家的老夫人。

听说这一次,这两个人死的透透的了。

聂老爷和聂夫人中年丧子,彻底把怨恨发泄在了她的身上,于是她倒霉催的又让人给扔回来了。

如此一来,张秀娥就算不是原主,也不能保持平常心置身事外了,这都是什么糟心的事情?这些人折腾出来这么多的花样,最后竟然把事儿怪在了她的身上?

“姐,这一次你已经拜堂了,是真的成了寡妇了……这事儿圆不过去了,你要挺住。”张春桃抹了一把眼泪,总结了事情的后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