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天煞孤星

  • 红口袋
  • 林风雪
  • 2636字
  • 2022-05-11 18:39:53

聂家来的人听到这,目光之中带起了几分鄙夷,这还真是痴人说梦。

这些人此时已经想快点离开这一院子猪粪味儿的农家院了,直接就把那几乎不能自己走路的张秀娥,塞到了花轿里面。

张婆子看到这一幕,眼睛一转,就吩咐着自己的三儿媳妇:“你在家招待着,我跟去看看!”今天聂家少不了大鱼大肉的,去吃个饱再回来才够本呢!

说着竟然领着张玉敏,要跟到聂家去!

聂家这次也来了一个主事的婆婆,打心眼里就轻贱张家,她冷哼了一声说道:“你还是别跟着了,要是冲撞到了我家公子,仔细你赔不起!”

说着也不等张婆子说什么,这主事的婆婆就吩咐了两个人,押着张婆子往张家送。

张婆子骂骂咧咧的:“我们张家可是聂家的亲家呢,你们怎么能这么对我们?你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不过此时她骂也没什么用了,聂家的人只想赶紧把这穷丫头抬回去冲喜,才不想多争执呢!

聂家今日要迎娶新妇,可是感觉并不怎么热闹,反而是冷清的很。

聂家在这十里八乡的,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地主了,单说那门上的匾额,都是鎏金!门口还立着两座威武的石狮子!可气派了呢!

不过此时花轿走的并不是正门,而是从侧面的角门进去的。

张秀娥正从自己的袖口里面,摸出了一个发馊的馍馍吃着,张婆子说她左右都要出嫁了,多吃多赔,没给她饭吃,这还是她早前存下的。

聂家今天也没有什么宾客过来,这冲喜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再加上聂老爷因为聂公子的病,憔悴了很多,此时实在没精力应付客人。

“夫人,人来了吗?”聂老爷有一些焦急的问道。

聂夫人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可谓是风韵犹存光彩照人,此时她轻笑了一下说道:“到了。”

此言刚落,一个干瘪的老头就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公……公子没气了!”聂老爷的身子微微一晃悠,整个人就栽倒了过去。

至于聂夫人,闻言脸上带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

村中央的位置生着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槐树,正是正午时分,不少人下地或者是挖野菜回来的人,都会忍不住的在这歇一歇。

此时几个婆子正眉飞色舞的说着什么。

“嘿!我看这次老张家是走了大运喽!”

“是啊,这次那张家大丫可是嫁了一个好人家,以后张家一家子可都要过有钱人的日子了!”

一个五十多头的婆子,如同斗胜了的公鸡一样,负手阔步的在这走了一圈,满意的听着大家的议论,这便是张婆子了。

她的孙女可是嫁到了地主家当正妻呢!以后稍微掉下点渣子来,就比这些穷鬼强太多了!

这只是明面上的话,大家的心中可嘀咕着,这张家可真抠门,张秀娥嫁的那么好,也不整点像样的饭食!不过这些话,这些人可不敢当着张婆子的面说。

他们不指望以后能沾光,但是还是免不了想着,若是给张婆子记恨上了,以后使绊子可怎么办?

不管那张秀娥是不是冲喜,毕竟是嫁到了聂地主家啊!

“唉!你们快看,那不是早上接张家大丫的花轿吗?怎么又回来了?”树下有个人忍不住的惊呼了一声。

张家婆子微微一顿,往村口的方向看去。

此时张秀娥正坐在花轿里面,痛苦万分的捂着自己胸口,手上还拿着一把染血的剪子。

张秀娥咬牙低咒着:“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怎么就穿越了?”

看着这一身大红的衣服,再看看手中的剪子,显而易见,这是一个自杀的新嫁娘!张秀娥此时觉得自己的脑子之中,隐隐约约的浮现出来一些原主的记忆。

这些片段零零星星的,她这么想就有一些头痛欲裂,只是大概知道了,张秀娥被自己贪慕虚荣的奶奶,卖给了聂地主家那得了痨病快要死了的儿子冲喜。可是谁知道,花轿才到聂家,聂地主的儿子就没了命。

聂夫人一口咬定了是张秀娥克夫,这不……张秀娥就被抬回来了。

被抬回来的张秀娥也是一根筋的,想着自己要是这样回来,少不了被自己的奶奶打死,于是就趁乱摸了一把剪子带到了花轿上。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这原主张秀娥一死百了,正在乘坐电梯的倒霉版张秀娥遇见电梯事故,醒来的时候就接收了这破败的身子。

张婆子此时连忙冲到了花轿门前,一脸谄媚的看着花轿旁边的胖媒婆:“大妹子,这是咋回事儿啊?咋还把空花轿给抬回来了?”

胖媒婆一脸横肉,此时语气不快的说道:“不是空的,你家张秀娥才过去,就把聂公子给克死了,聂夫人让我把人给送回来。”

张婆子一脸惊怒的看着花轿:“你是说张秀娥在里面?”

胖媒婆随手掀开了花轿的门,然后开口说道:“你可看清楚了,人我给你送回来了!以后咱们就两清了。”

“不行,不行!这人都嫁到聂家了,怎么还能给送回来!大妹子,我可是给了你五十个大钱的,你是怎么办事的?”张婆子的声音尖锐了起来。

之后就是两个人的争吵声了。

张秀娥在花轿里面已经要昏厥过去了,她知道自己这是失血过多。

要是再这样下去,她肯定是要一命呜呼。

虽然说莫名其妙的穿越了,她的心中不痛快,但是好歹有命在,她可不敢保证自己就这样死了,还会不会有下一次睁开眼睛的机会。

于是张秀娥就哑着声音开口了:“疼……”

此时张婆子才不会看张秀娥一眼呢,这个丧门星,本以为她嫁过去家里就能过好日子了,哪成想竟然又被送回来了!

不过好事儿的刘婆子,往花轿里面张望了一眼,这一张望,就看出来那大红的嫁衣上是染了血的,当下就惊呼了一声:“血!”

“张秀娥自杀了!”

“这次看张婆子还怎么嚣张,呸!”

“夭寿嘞。”

转瞬间,刚刚艳羡的声音就变成了嘲讽和鄙夷的,可见张婆子在村子里面的人缘不咋好,并没有人因为张秀娥的事情同情张家。

后来张秀娥也没了什么知觉,只记得自己和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被人扔来扔去。

等着她再次清醒过来时候,抬头就看见了那破旧的,已经有了裂痕的屋顶,歪歪斜斜的眼见着就要倒塌的墙,身上盖着的是一床带着异味的,硬邦邦的发黑的棉被。

至于身下,不用手摸,张秀娥也能感觉到,那是一层稻草。

旁边有一些聒噪的叫声,她侧过头来一看,这屋子里面有一处用围栏挡了起来,三只母鸡两只鸭子正在里面扑棱着。

很快的,张秀娥就从原主的记忆里面知道了,这是张家的偏房。

平时里面不住人的,主要就是用来做鸡圈和柴房。

张秀娥苦笑了一下,如今看来这张家人是不打算管自己了,她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想来不会这么容易就死了,如此……她更是不能这么干熬着了。

此时天色蒙蒙亮,大家都没有起来,也没有人管张秀娥的死活。

到也方便了张秀娥折腾。

她慢慢的坐起身来,扯开自己的衣服看了一眼。

伤口并不是特别深,也没有到心脉处,这让张秀娥长松了一口气,幸好这小丫头下手的时候,有一些手抖。

她找到了自己一块干净的里衣,扯了下来把自己的伤口包扎上。

等着忙完这一切,张秀娥才感觉稍微好了点,肚子却是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张秀娥动了动,艰难的移动到一手之隔的鸡圈处,从围栏的缝隙里面伸手进去,摸了一个鸡蛋出来。

是生的,但是张秀娥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失血过多又没吃饭,这样下去是会熬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