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绿色海龟

  • 红口袋
  • 林风雪
  • 2808字
  • 2022-05-11 17:25:42

凯茜的问题直击我的内心。做大多数人做的事能帮我实现存在意义吗?没等我回答,她就又开口了。

“约翰,你见过绿海龟吗?”

“海龟?”

“对,”凯茜说,“海龟的一种。准确来说,是种绿色的大海龟,脚蹼和头上都长着绿斑。”

“我好像在照片里见过。”我说,“这种海龟怎么了?”

“说起来奇怪,”凯茜开始说,“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堂课,就是从一只绿色的大海龟那儿学到的,这堂课教会了我每天该做什么样的事。”

“它告诉你什么了?”我没忍住笑。

“很有意思,”她也笑着回答我,“它并没有真的‘告诉’我任何道理,但它依然教会了我许多。当时,我正在夏威夷海滩浮潜。那一天的体验棒极了,我见到了一条身上有紫色斑点的鳗鱼和一只章鱼,这两种动物都是我第一次见。我还见到了成千上万条鱼,五彩斑斓的,有明亮的荧光蓝,有最暗沉的深红,你根本没法想象。”

“就在距离海滩100英尺的地方,我在几块巨大的岩石旁边下潜。我向右一转,看见一只绿色大海龟在我身边游着。那是我第一次在野外看到海龟,高兴疯了,连忙上浮,摘掉浮潜用的呼吸管,漂在水面上观察它。”

“我低头一看,发现它就在我正下方,正往远离海岸的方向游。我决定在水面上看它一会儿。它时不时划动脚蹼,但更多时候只是在水中漂着。让我惊讶的是,尽管它看起来游得很慢,我还是跟不上它的速度。我当时穿着蛙鞋,能推动我在水里向前游。而且我也没穿浮力背心或者其他会拖慢我速度的装备。尽管这样,我拼命划水想跟上去,但还是离它越来越远。”

“大概过了十分钟,它就彻底把我甩掉了。没想到我竟然游不过一只海龟。我当时疲惫不堪,又失望,又有一点儿难堪,只好折返,浮潜游回海岸。”

“第二天,我回到同一个地方,希望能看到更多海龟。我在水中大概游了30分钟,终于看到一群黄黑相间的小鱼,和另一只绿海龟。它绕着珊瑚打转,我就观察了一会儿。当它往海洋深处游去时,我跟了上去。我再次吃惊地发现,自己还是没法跟上它。就在这时,它给我上了人生中宝贵的一课。”

凯茜说到这儿就停住了。

“凯茜,你不能把故事讲一半啊。它到底教给你什么了?”

她笑了:“我还以为你根本不信一只绿海龟能告诉人什么道理呢。”

我也笑了:“我确实对它能不能‘告诉’持怀疑态度,但这个故事听到这里,我开始相信它确实能教给人类一些事情。所以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我浮在水面上,突然发现,海龟的动作遵循着海水的运动规律。当海浪推向岸边,与海龟行进方向相反,海龟会浮起来划水,但仅仅是为了让自己浮在原地。当海浪向海洋的方向涌起时,它会加快划水速度,这样就可以乘着海浪前进了。”

“海龟从不与海浪相争,而是巧妙利用海浪的力量。我之所以无法追上它,就是因为我不顾海水的方向,自始至终都在划水。一开始,我还能和海龟并驾齐驱,有时候还得放慢速度等等它。但是在反方向的海浪中,我越是用力向前游,就越是感到疲惫。等到海浪前进方向再次与我游泳方向相同时,我却没有足够的精力顺势向前了。”

“随着海浪一来一去,我越来越疲惫无力。海龟却始终借助海水的力量,优化自己的效率。这就是它游得比我快的原因。”

“凯茜,”我说,“谢谢你给我讲这个关于海龟的好故事……”

“绿海龟。”她微笑着插话。

“好吧,绿海龟的故事。大家应该都会喜欢这个绿海龟的好故事,我也一样。而且我热爱海洋,可能比别人更喜欢这个故事。但是,这和人们怎样充实自己的生命有什么关系,我不知道。”

“你还没明白呀,亏我之前还对你寄予厚望呢。”她再次露出微...-

好吧,好吧,”我说,“让我想想。”我回想了一遍她讲绿海龟故事之前我们的谈话。然后我再次开口:“你是说,如果一个人弄清了自己为什么存在——知道了自己的PFE,他就能把时间花在有助于实现PFE的事情上。你还说,没弄清自己PFE的人也会花时间做很多事。因此我得出一个结论,他们是把时间花在了无益于实现PFE的事情上。”

“思路不错,我觉得你很快就能悟到一个大道理了。”她说。

“同感。”我说着微微一笑,表示领会了她的打趣,“我认为,海龟——绿海龟教给你的是,如果你和你想做的事不在同一个频道,你就会浪费许多精力。等你有机会做你想做的事时,你可能已经没有力气或时间了。”

“非常好,”她说,“谢谢你说了‘绿海龟’,而不是‘海龟’。”她稍稍收敛笑容:“那对我来说是相当重要的一个时刻,绝对是我人生中‘原来如此’的顿悟时刻之一。”

“每一天都有很多人想要让你把时间和精力花在他们身上。比如你收到的邮件。如果你打算参加所有活动,参与每次促销,享用每一项不请自来的服务,你就没有空闲时间了。这还只是邮件而已。再想想那些想通过电视、网络、餐厅、旅游地等等来吸引你注意力的人。你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在做大家都在做的事,或者别人想让你做的事。”

“第二天遇见海龟后,我回到沙滩上,满脑子都是刚悟出来的道理。我坐在沙滩巾上,把它们写进日记里。在我的人生中,那些想要消耗我注意力、精力和时间,但与我的PFE并不相关的人、活动和各种事物,就是涌向岸边的反向海浪。而能帮我成就PFE的人、活动和事物,就是涌向大海的正向海浪。因此,我在反向浪上浪费的时间和精力越多,留给正向浪的时间和精力就越少。”

“一旦想清楚这一点,我看待事物的角度就不一样了。我开始谨慎选择‘划水’的时刻,关注自己‘划水’的理由。”

“有趣。”我回想了一下她的故事,同时也开始思考自己每天的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了什么地方,“我明白你为什么说绿海龟给你上了一课了。”

“凯茜,你先别走,我能跟你借一张纸、一支笔吗?”

“当然可以。”她从围裙口袋里取出一支笔,从点餐板上扯下一张纸,把这两样东西放在桌上。

“你会得出一个惊人的答案。”她说着眨了一下眼,离开了餐桌。

“你怎么知道……”我刚开口问她,她却已经走去后厨了。

我开始在纸上写数字。人的平均寿命是75年……我大学毕业时22岁……每周我有6天会收到邮件……每天我醒着的时间是16个小时……每天我会花20分钟查收快递和电子邮件……

完成所有计算之后,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得出的答案。我又算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

我这才意识到,关于反向浪带来的消极影响,凯茜说得一点儿也不夸张。从我大学毕业时算起,以75岁的寿命为前提,我每天花20分钟打开和浏览我并不太感兴趣的邮件——这些时间累计起来几乎占据了我生命中的一整年。

我验算了三遍,结果没错。大学毕业后我大概还有53年时间,如果我不小心的话,其中一年就会被浪费在阅读垃圾邮件上。

“怎么样?”凯茜从厨房回来了,但我还沉浸在验算中,没注意到她。

“你说得对,”我回答,“结果的确很惊人。其实我不仅感到惊讶,而且几乎感到震惊。谁能想到,光是看个垃圾邮件就能花掉你人生中的一整年呢?”

她笑道:“约翰,不是所有邮件都是垃圾。”

“我知道,但至少对我来说,很多邮件确实是垃圾。而且,垃圾不止这些。我刚才在想,还有没有其他‘反向浪’占用了我每天的时间和精力。”

“确实应该好好想想。”她说,“我之所以说那只绿海龟深深影响了我,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她笑了笑,转身向咖啡馆另一端的客人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